首頁 » 梅豔芳胞兄梅啟明告電影公司致眾叛親離,為省錢沒請律師,被指勝訴偏低 網友:遺產界KOL

梅豔芳胞兄梅啟明告電影公司致眾叛親離,為省錢沒請律師,被指勝訴偏低 網友:遺產界KOL
2021/12/06
2021/12/06

梅豔芳的哥哥梅啟明突然狀告電影《梅豔芳》製作方侵權,不只是要求片方停止侵權,更公開索賠。以梅啟明的過往的行為操守來分析,他告片方侵權的目的多半不是因為想要維權,而是想要從中獲得賠償。不過梅啟明這一次不只是勝算不大,還嘗到了眾叛親離的滋味。事情被曝光後,從前與他同一陣線的母親覃美金調轉槍頭痛斥他財迷心竅,如今他的第二任妻子也對他的行為表示不屑,直斥對方沒良心。

而從法律的角度來說,梅啟明雖然註冊了梅豔芳的商標屬實,但是他的勝算並不大,反而很有可能會因為損害別人的智能財產權,由原告變被告。如果真的走到這一步,梅啟明真的就是得不償失,自己把自己推向了深淵,令本來就已經不好的名聲,變得更不好。

梅啟明的名聲在坊間早就已經爛透了,他給人留下的印象就是不事生產,全靠梅豔芳的遺產過活,並且為人相當不知足。在過去18年,他頻頻與母親覃美金四處「招搖」,為爭奪梅豔芳的遺產想盡各種辦法,根本就不顧顏面,也正是這樣,他與母親一起被媒體封為「遺產界的KOL」,貪錢成為了他最大的標籤。

而除了貪錢之外,梅啟明私生活還不檢點。70歲的梅啟明有過兩段婚姻,如今第二任妻子是馬來西亞人士Joey,對方比他小16歲,兩人育有一個13歲的兒子。不過Joey與兒子這些年已經返回馬來西亞生活,梅啟明以照顧梅媽為名留在了香港獨自生活,夫妻倆分隔兩地。而在2021年8月梅啟明曾被媒體曝光與一名金髮女子十指緊扣逛街,女方被指是小三,對此梅啟明並不否認,還聲稱沒有問題,完全不把妻子放在眼裡。

所謂物極必反,太過自以為是,總有一天就會眾叛親離,簡單來說,做任何事情都應該有個度,過頭了就是自找苦吃,如今梅啟明就嘗到了這個惡果。這一切就是從他開始提告《梅豔芳》片方開始的。這一次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在他這一邊,就連母親覃美金在獲悉此事之後,都忍不住痛斥兒子財迷心竅,只不過老人家年事已高,根本無力阻止。

再接著就是梅啟明的妻子,近期她從馬來西亞返回香港,在接受隔離後出關,馬上就有媒體採訪她,針對的是梅啟明有小三以及狀告《梅豔芳》片方這兩件事。梅啟明的妻子坦言對丈夫在外有小三毫不知情,從來就沒有縱容對方在外沾花惹草。而以Joey的態度來看,她與梅啟明的關係並不是太好,她暗示梅啟明已經很久沒有給自己與兒子生活費,更痛駡對方沒良心,相信這才是她會返回到馬來西亞生活的原因。而對于梅啟明控告《梅豔芳》片方這件事,她直言對方不是人。

雖然眾叛親離,沒有人支持,不過梅啟明依然我行我素,根本就不當一回事。他始終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問題,甚至覺得自己依然占上風,有勝訴的把握。從表面上來看梅啟明狀告電影公司侵權一事,他的確是有理有據,因為「梅豔芳」的商標的確為他所註冊並擁有,但是如果真的要打官司,梅啟明的勝算又不是很大,甚至還會面臨被反告的風險。

香港某知名律師對梅啟明這個案子進行了較為深入的分析。他表示注冊商標很簡單,也很容易,人人都能註冊,但是打官司就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不是因為某某申請了商標名,就能完全佔有這個名字,特別是這類索賠官司。梅啟明如果想要借著梅豔芳這個商標勝訴並索賠,他就要證明自己曾經協助過梅豔芳成名,或者對梅豔芳的成名做過很大的貢獻,一般情況下,如果他是梅豔芳的經紀人或是唱片製作人或是導演,勝算才大,否則只是擁有一個商標名就想索賠基本沒有說服力。如果這樣都成立,那梅啟明豈不是還可以狀告唱片公司,以及其他電影公司?說到底就是梅啟明把事情想得太過簡單。

另外,梅啟明所提交的入稟狀,是本人親自撰寫的,而不是由專業律師所寫。這說明梅啟明想省下律師費,根本就沒有請律師團隊為他出謀獻策,由此也見他的格局太小,根本就沒有充分準備。而未來一旦要去到打官司的程度,梅啟明就要聘請律師,這個費用不小,加上他的勝算不大,如果輸了官司,不只是要自己給律師費,還要支付電影公司的訴訟費,絕對是得不償失,而最後賠償沒拿到,還惹得一身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