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人患重病,立下遺囑,將房產留給兒子,女兒得知后鬧上家門:那房是我買的!

老人患重病,立下遺囑,將房產留給兒子,女兒得知后鬧上家門:那房是我買的!
2022/06/04
2022/06/04

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突然拽住一女子的頭髮,嘴里怒罵道: 「再說冤枉話,我不會放過你!」

老人的突然的舉動讓在場的社區工作人員始料未及,眾人連忙上前阻攔,才讓他停止動手。 據悉,該女子是老人的親生女兒。父親為何要對自己的女兒下此狠手?他們之間究竟發生怎樣不可調和的矛盾?

不孝之女爭奪房產

老人名叫陳樹森,時年65歲,是一名退休工人,和老伴每個月共有四千元的退休工資,可以說是不愁吃穿。他膝下有一兒一女,都已結婚生子。

2014年年初,他突然查出身患重疾,擔心時日不多,便親自寫下遺囑。他在遺囑中明確寫到,要將自己的所有遺產,包括位于芭蕉湖小區的一套200平方公尺的房子, 全都留給兒子陳明(化名),不考慮給女兒陳麗(化名)。

得知消息后, 幾年不與家里聯系的女兒突然上門來爭奪這套房產。對此,老人十分氣憤, 他認為女兒沒有資格分房;因為建這套房時,她從未出過力,大都是兒子、兒媳在操持。另外, 這麼多年來,女兒也未盡過贍養父母的義務;

十幾年來,女兒連一個月幾百塊的零花錢都不愿給他出,甚至指責不該讓做女兒的來承擔這種義務。以前沒錢他也還能夠理解,現在生活變得富裕卻依舊如此,這讓他對女兒陳麗十分失望。

據老人介紹, 陳麗與丈夫經營一家二手車店;經過多年打拼,兩人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掙了不少錢, 名下有幾套房,還在富豪區買了一棟別墅,每人開著一輛豪車。

在老人眼中,女兒既不缺錢,也從不過問父母的狀況,自然也就沒有資格分得自己的財產。只是他沒想到, 整整4年對這個家不聞不問的女兒,會在他立下遺囑后,突然出現爭奪房產。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陳老夫婦決定去找女兒說清楚。

老兩口來到陳麗所在的二手車市場,卻沒有見到人,好不容易打探到電話,表示希望能和她約個地方見面談談房子的事, 可話還沒說完,陳麗便掛斷電話。

隨后,母親給她打去電話,多番勸說下,陳麗終于同意見面。一個小時后,雙方在社區調解室見面。

一坐下,陳麗便開始講述矛盾的緣由, 她說,以前自己和家人一直都相處得很好,但在四年前為了房子的事,她和父親的關系鬧得很僵。而她之所以來爭這套房產,是因為當初房子是以她的名義購買的,購房所花的8萬塊也是她出的。

對于女兒的說法,陳老予以否認,并擺出早已準備好的購房協議和賬本。 該購房協議書上,戶主一欄清楚地寫著陳明的姓名;而賬本中也詳細記錄著該房擴建時的開銷和勞動明細,也就是說,誰出錢買了什麼,誰出力做了什麼,這些基本都是陳老和陳明承擔。

這時,陳麗拿起購房協議,指著戶主一欄告訴眾人, 戶主原本寫的是「陳麗」,后來被父親私自改成了「陳明」。

大家仔細一看,上面的確有涂改過的痕跡。

父親私自轉移女兒的房產

陳麗稱,這套房是鄰居李叔的,當時聽說他打算賣掉, 父親便勸說她拿出8萬元購買,并承諾將房子登記在她名下,那時她只有23歲,在父親的要求下, 她出錢買下房子,并登記在自己名下,之后,她將購房協議交由父親保管。

但就在4年前,她發現父親背著她變更了房產,將戶主改成了弟弟的名字。父母偷偷轉移財產的行為,讓她十分驚訝,

這也是她為什麼會和家里關系鬧僵,整整4年沒有再踏進家門一步的原因。

對于女兒的說法,陳老怒不可遏,指責女兒憑空捏造事實。他解釋,當初他只是借用了女兒的名義和8萬元來購買這套房產; 而且他和女兒也有言在先,如果60歲前還上這筆錢,房子歸兒子;如果沒有還上,房子仍是女兒的。

「大概在我50幾歲的時候,就把這筆錢還給她了。」陳老認為, 他已經兌現承諾把錢還清,理應有權支配這套房子,這才自作主張找到單位把戶主改成兒子的名字;而這些修改都是有單位蓋章證明的,并非擅自涂改。

對于父親買房是以借錢名義的說法,陳麗予以否認。 「你說你借個幾萬塊過個20年才還,那我還不如買給你住,當時我就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沒有答應借給你。」

聽到女兒的話,老人立即起身,稱自己沒有半句假話,并當著眾人的面發誓,指著陳麗大聲說道: 「今天你要是敢從我陳家弄走一分錢,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子孫三代!」

陳麗也絲毫不退讓, 「我拿自己的房子給你們住了9年,那麼信任你們,你們卻這麼對我,良心過得去嗎?」這話徹底激怒了陳老,陳麗話音才落,他便一把拽住她的頭髮,咬牙切齒地罵道: 「再說冤枉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見狀,眾人急忙上前阻攔。老人的行為讓陳麗十分委屈,她哽咽著對眾人說道: 「這就是我不愿意跟他單獨見面的原因,根本就沒法溝通清楚,我說的明明就是真話!」

對此,陳老一再強調,當初買房子需要的錢是「借用」女兒的名義給兒子購買的,他已經按照約定把買房的錢還清,房子不屬于陳麗;

加上后期的擴建也是他和老伴以及兒子、兒媳共同完成, 這套房子無論如何都不再與陳麗有任何瓜葛。可陳麗非說房子是她的,實在令他憤怒。

兒子身患殘障

陳老向記者透露,自己之所以堅持把房子留給兒子,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兒子其實是個小兒麻痹癥患者。說到這些陳老不由落下愧疚的眼淚。

妻子第一胎生的是女兒,受農村思想的影響,他希望家里有個兒子傳宗接代;想著以后老兩口動不了了,還能靠兒子養活,于是強烈要求妻子再生一個。

兒子陳明出生三年后,因為夫妻倆的疏忽,不幸患上小兒麻痹癥;盡管他們四處求醫,還是讓他落下終身殘障, 夫妻倆因此愧疚了一輩子。讓他安慰的是,兒子十分孝順,而且 踏實肯干,雖然有殘障但也憑借努力結婚生子,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正是基于這樣的愧疚,老人才決定把房子留給兒子, 這樣也能讓兒子一家今后有個生活保障。然而,他的一片苦心卻得不到女兒的理解。那麼對于這套房產,陳明又有什麼樣的想法呢?為此,記者撥通了陳明的電話。

陳明表示,眼下他只想治好父親的病,對其他的事一概不想管;也希望父親不要再操勞房產的事,能夠安心治病。 「只要姐姐可以孝順父母,想要的都可以拿走。」

兒子主動放棄房產,陳老堅決不同意。他表示,自己對女兒沒有任何要求,也不需要女兒贍養, 只求女兒能夠簽字保證,今后不會為房子與兒子對簿公堂,那樣他死也瞑目。

只是令人疑惑的是,陳麗生活富裕,為什麼還要與殘障弟弟爭這一套平平無奇的房產呢?

陳老告訴記者, 最近社區都在傳芭蕉湖小區要進行拆遷的消息。陳家這套房子靠近市區,又是自建房, 面積大約有200多平方公尺,一旦拆遷價值將會翻上十幾倍。

那麼這個消息是否屬實呢?社區主任表示,小區確實有這麼一個說法, 但并不確定,因為他們并未接到相關通知。難道陳麗爭奪房子,真的是為了拆遷款嗎?

對此陳麗表示自己不住在附近,并不知情。 但即便房子真要拆遷,如果房產不是自己的,她一分都不會要。她承認房子擴建是父母還有弟弟一家人的功勞,但當初買房是自己出的錢,

而且還是父親強烈要求自己買的,也從沒說過是借,更沒說過什麼時候還。所以,她之所以執意要回這套房子,并不是為了任何金錢利益, 而是因為父親背著自己把房產轉給弟弟,讓她覺得自己沒有受到尊重。

但老陳似乎并不在意女兒的感受,將遺囑遞給女兒, 鄭重向女兒表明,無論她認為公不公平,這都是他的心愿。畢竟兒子是個殘障,而女兒有錢有本事,也不差這點錢;只有把遺產都給兒子,他才能夠安心; 希望女兒能理解,簽字保證不再爭奪房產;今后就算是恨,也只恨他,不要把恨意放在弟弟身上,找弟弟的麻煩。

看到父親的遺囑里對自己沒有考慮半分,陳麗不禁感到一陣心寒。

從小到大她在這個家就不受待見,但她依舊選擇為這個家付出,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為這個困難的家庭打下基礎;而父親生病她也并沒有置之不顧,所有需要她出錢的地方她都義不容辭。 該盡的義務她都盡了,然而父親卻不記她半點功勞;遺產分配不考慮她就罷了,對她的付出也只字不提,根本沒把她當成這個家的一份子。

陳麗表示,父親把遺產都留給弟弟是父親的權利,她沒意見, 但房子是屬于她的產權,不應該由父親來分配。

陳老再次強調,自己已經把買房的錢還給女兒,有權利分配這套房產。陳麗否認有父親借錢還錢一事之說,并回應道: 「如果房子真的是你的,你今天就不會喊我來這里,也不需要我簽字,你既然不把我當做女兒看,我也只是爭取我的權利。」

聽了這些話,陳老撲通一聲跪在女兒面前, 「就當是我求你了!」

見狀,陳麗急忙跪在父親面前,解釋道:

「我也是個有尊嚴的人,屬于我的就是我的,房子就算是要給,也應該由我來給弟弟,而不是你要我放棄,由你來處理。」社區調解員將兩人扶起來,耐心地進行一番勸說,希望雙方能夠換位思考,相互理解彼此,各退一步,才能根本地解決問題。

最終,陳麗答應做出讓步,表示只要回屬于自己的那一半房產,然而陳老卻不愿給女兒一分錢。得到這樣的結果,陳麗無話可說,離開社區。

父母對一個孩子的偏愛,對另一個孩子來說就是一種傷害,對整個家庭來說也很有可能會是一種隱患。父母與孩子之間,不只是需要愛與敬,更需要相互尊重,這樣的「家」才能夠和諧美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