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鄭中基,桀驁不馴愛自由,今年過半百,真愛成往事,他已也浪子回頭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鄭中基,桀驁不馴愛自由,今年過半百,真愛成往事,他已也浪子回頭
2022/04/16
2022/04/16

「為何還喜歡我,我這種無賴,是話你蠢,還是很偉大,在座每位都將我踩,口碑有多壞,但你亦永遠不見怪……」

創作人李峻一曾說, 《無賴》不過是他的個人自白。

歌詞里既有小人物的無奈、自嘲,又有對女友的歉意、愧疚。

飲醉酒、愛自由、常犯錯、愛說謊、會內疚、貪新厭舊、怕結婚、不忍心……

可這首歌更像是為 鄭中基量身定制的。

或許是感同身受,或許是天賦異稟,加上他極具辨識度的聲線,每一句歌詞都被賦予了不同的味道。

放蕩不羈也好,深情款款也罷,那些年有人借著一首《無賴》求婚成功,伴隨著熟悉的歌詞、旋律,聽紅了眼。

有人在那場頒獎典禮上,打敗陳奕迅,拿獎拿到手軟。

從此,在香港歌壇有了一席之地,還被打上了 「歌神接班人」的標簽。

可令人想不通的是,明明可以成為下一個「張學友」,他卻偏偏要做「周星馳」!?

難不成就因為他有個厲害的老爸?

仗著自己有背景,就狂妄不羈愛自由?

一、背靠老爸,一路開掛

1972年3月9日,鄭中基含著「金湯匙」在臺灣新竹出生了。

那一天,大半個香港娛樂圈都紛紛送上祝福,連天后鄧麗君也是其中之一。

為啥?還不是因為他有個叱咤風云的老爸——

鄭東漢,年輕時和泰迪羅賓組樂隊,憑著一把吉他紅遍香港。

攢夠了人氣、名氣,年紀輕輕的他便從臺前轉到幕后。

24歲的鄭東漢,當上了 寶麗金唱片的總經理

在這之后,他不僅一路開掛成為了 寶麗金的亞洲總裁

還在鼎盛時期,一手捧紅了 鄧麗君、張國榮、張學友、譚詠麟、Beyond、劉德華、黎明、王菲等大半大牌巨星。

在香港娛樂圈,鄭東漢的地位可想而知。

說他是 「樂壇教父」,也絕不是夸大其詞。

父親有著這樣的身份,這樣的實力,也讓鄭中基從降臨到這個世界開始就注定不平凡。

在別人家孩子還在隔著電視屏幕仰慕崇拜各路明星的時候,鄭中基卻早已和這些男神、女神打成一片。

得天獨厚的條件,讓他從小跟著父親混跡錄音室, 張學友、譚詠麟、陳慧嫻等等歌星的專輯唱和聲。

他的和聲初體驗就獻給了張學友的 《屈到病》

23歲那年,鄭中基與張學友一起拜師學藝,在歐丁玉的引薦下,鄭中基把自己的錄音Demo交給一些制作人試聽。

不久后,他滄桑、厚實的聲線,便成功吸引了「音樂詩人 」周治平的注意。

就這樣,鄭中基成了他旗下的簽約藝人。

在經過一系列專業、系統的培訓后,鄭中基在一年后發行了人生中的第一張國語專輯 《左右為難》,不僅有周治平擔任制作人,更有 張學友和他合唱主打歌

其中還包括他的譜曲處女作《像一首歌》。

一出道就是如此豪華的配置,放在其他人身上怕是想都不敢想。

但對于「港圈太子爺」來說,這不過是剛剛開始!

接下來的幾年里,鄭中基先后推出 《情深》《絕口不提!愛你》《戒情人》《我真的可以》等專輯。

還賣出了第一首為其他歌手寫的歌 《夢游》,被收錄在第二張國語專輯《別愛我》中。

期間,他又與陳慧琳合唱了 《制造浪漫》,與許志安、張學友一起合唱了 《甲乙丙丁》

短短幾年,鄭中基已然成為香港樂壇炙手可熱的歌手,膾炙人口的旋律、深情動人的歌詞,一首又一首情歌,戳中了癡情男女心中的軟肋。

也讓他成為了別人口中的「歌神接班人」。

到了2005年,一首《無賴》讓鄭中基打敗陳奕迅,橫掃華語樂壇各大獎項。

在音樂生涯登上又一高峰的同時,他也成為了當之無愧的金曲歌王。

看得出來,鄭中基確實繼承了父親的音樂天賦。

天生的好嗓子、不羈的痞氣,讓他收割了大把人氣,奠定了在樂壇的扎實地位。

可從小眾星捧月般的待遇,也成了他任性的資本。

二、無賴中的無賴?

雖然鄭中基長相平平,但卻幽默、嘴甜,幾句話就能把女生逗得哈哈大笑。

加上他有錢又有才,身邊從來不缺對他前赴后繼的姑娘,典型的招桃花體質。

不管是事業還是情路,對于鄭中基來說好像從來沒受過什麼阻礙。

根本就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時間久了,如此這般肯定會出問題。

1997年,有媒體曝出鄭中基和女助理談戀愛,甚至在女方懷孕后, 以百萬分手費讓其打胎

兩年后,鄭中基在一次聚會上結識了 楊千嬅

在這之后,他便開始了窮追猛打。

彼時,楊千嬅還只是一名新人歌手,對于鄭中基的追求,害怕帶來不好的影響,因此一開始是果斷拒絕的。

誰能想到,鄭中基竟然寫了一首以她生日命名的歌來大膽示愛。

「你的生辰,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的皇后。」

如此赤裸裸的表白,哪個少女能頂得住?

美人最終繳械投降,兩人就這樣確定了戀愛關系。

公開之后,兩人也沒打算藏著掖著,一起逛街、一起上節目,明目張膽地撒糖秀恩愛。

主持人對楊千嬅的稱呼也自然而然變成了阿嫂。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甜蜜了不過短短四個月,鄭中基卻被單方面宣布分手。

而且還是看了報紙上的新聞才得知此消息的。

至于其中原因,大概還要歸結于他本性難改?

沒錯,就是在和楊千嬅交往的這段時間里,他的緋聞八卦也從沒斷過。

有香港媒體報道說,兩人剛剛在一起不到一個月,鄭中基就 移情別戀玉女張柏芝

紙根本就包不住火,更何況是熱戀期的男女,稍微有點風吹草動肯定更加敏感。

當時傳出楊千嬅對此事非常不滿,兩人頻頻吵架,卻又都不肯各讓一步。

最終只能以這樣的結局收場。

分手后的楊千嬅并不好過,總是約朋友出去借酒消愁。

有次,她收工后走進黃偉文喝酒的夜店,連續點了8杯長島冰茶。

之后,便有了黃偉文專門為她寫下的那首 《可惜我是水瓶座》,也有了那句 「要是回去,沒有止痛藥水,拿來長島冰茶換我半晚安睡。」

就算意難平,卻終究抵不過現實,而鄭中基也成了楊千嬅唯一公開承認過的前男友。

那麼,在楊千嬅為愛買醉、以淚洗面的日子里,鄭中基又在干什麼?

2000年,鄭中基在從洛杉磯飛往臺北的飛機上,先是違規喝酒,被發現后又借著酒勁大鬧機艙。扯空姐頭髮、捶打鄰座外國旅客、用手控制住副機長的脖子……

現場一片混亂,最后飛機只能迫降在阿拉斯加機場。

以至于,他一下飛機就被以襲擊和騷擾兩項罪名逮捕,被判罰款 2500美元,并保留案底。

如此惡劣的行徑,加上媒體的肆意報道,鄭中基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不僅形象大受損害,事業一落千丈,老爸也放出狠話,讓他自己去想辦法找出路。

經此一遭,曾經趾高氣揚慣了的公子哥,也只能放下身段從頭開始。

三、落魄「太子基」,勇闖影視圈

在那之后,鄭中基只好放下音樂生涯,轉身進軍影視圈。

看在鄭東漢的面子上,劉偉強打算給他一次機會,讓他參演自己執導的《愛君如夢》和《不死情謎》。

不過,此時的鄭中基仍然沒搞清楚自己的處境。

放著來之不易的機會不珍惜,《愛君如夢》開工第一天,他就大膽遲到。

為啥?因為他 酒駕撞人,進了法院

還好,2003年,他和梁朝偉、楊千嬅合作的喜劇 《行運超人》成績不錯,也讓他憑此 提名第2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

從此,鄭中基對自己的定位和方向有了新的認知。

他開始在無厘頭電影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

在這之后,他又出演了 《龍咁威》《我要做Model》《喜馬拉雅星》《至尊無賴》等多部港式喜劇。

他表情夸張、造型搞怪,將「賤」、「丑」演繹得淋漓盡致,在不同的影片里,上演著不同的「無賴」戲碼。

曾經的「歌壇之王」,如今卻被冠上「爛片之王」的稱號。

好在在無數次裝瘋賣傻的癲狂式表演中,鄭中基也算是磨練出了演技。

2007年,鄭中基在 《老港正傳》中飾演兒子「小港」,一個雖然先天不足,卻屢戰屢敗、越挫越勇的年輕人。

正所謂: 「喜劇的內核是悲劇」。

在鄭中基的演繹下,這個平凡的小人物的故事喜感卻又扎心,直戳觀眾淚點。

憑此角色,他再次 提名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

2013年,憑著 《低俗喜劇》他終于斬獲 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這也意味著被踢出歌壇的他,憑著演技和實力,重新在影視圈里找到了歸屬感,得到了認可。

令人唏噓的是,當天給他頒獎的正是昔日舊情人楊千嬅。

歷經起起落落,鄭中基捧著獎杯站在臺上感慨道: 「劉德華先生跟我說過,浪子回頭金不換。」

四、浪子回頭?

2004年,由于共同出演電影《追擊8月15》,他與 阿SA結緣。

兩人并沒有公開戀情,哪怕一年后,被港媒曝出 戴著同款吊墜,仍然對這段關系閉口不提。

在2006年勁歌金曲的頒獎典禮上,劉德華在一旁起哄讓他快點結婚時,得到的回應卻是鄭中基滿臉尷尬地說 自己沒婚結

隨后采訪到他身后的阿Sa,她也只是說 希望自己32歲再結婚

一年后,港媒再次報道鄭中基過于沉迷夜店,導致蔡卓妍與其分手。

然而,這些分分合合的傳聞并不是空穴來風。

只不過,兩人始終沒有對外公開。

直到2010年3月27日,兩人在香港九展臨時舉辦記者招待會,承認已于4年前 在美國注冊結婚,并已經決定失婚,正在辦理相關手續中。

至于其中原因,想必又是各種猜測、各種版本。

有人說是因為鄭中基本性難移,沒有哪個女人受得了自己的老公三心二意。

有人說那時阿Sa正處于上升期,沒法為了這段婚姻放棄事業,心甘情愿成為一名家庭主婦。

還有的聲音則指向Angelababy就是導致他們失婚的根本原因……

但在招待會現場,鄭中基聲淚俱下,阿Sa更是泣不成聲。

他們表示曾經真心相愛過,也曾共同度過一段快樂時光,沒有第三者,只是彼此性格不合,因為過于了解,只能分手收場。

半年后,鄭中基和有線第一代女主播 余思敏走到了一起。

2011年7月12日,余思敏為他生下一個女兒,兩人這才正式步入婚姻殿堂。

可此時距離那個哭得稀里嘩啦的失婚現場,也不過才過去短短一年。

任誰看了不得懷疑,這不會又是「無賴」的把戲?

但令人驚訝的是,在這之后傳說中的「浪子回頭」仿佛真的正在鄭中基身上上演。

大概是初為人父的喜悅,讓他體會到父親的不易,為他建立了身為男人的擔當和責任。

不得不說,和余思敏結婚后的鄭中基卻是收斂很多。

在自家演唱會上,帶著妻子和一雙兒女出席,一副其樂融融的幸福景象。

平時也會和妻子一起去超市采購,只不過身為公眾人物,只能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再出門。

2017年1月份, 鄭中基邀請楊千嬅參加他的演唱會,作為壓軸出場兩人合唱一首《制造浪漫》。

一曲結束,鄭中基向她鞠躬表示感謝,楊千嬅問他: 「我想知道你怎麼這麼大膽敢請我,你用了這麼大的人情卡,打算怎麼還呢?」

一向桀驁不馴的鄭中基,此時卻有些結巴地說道 :「我,我想我會還的。」

那一刻,臺上的兩人,再也不是當初年輕的模樣。

他們已然各自奔赴幸福,臺下坐著的正是他們此時最重要的家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或許是某個時間節點,或許只是潛移默化之中,曾經的那些過往,曾經的那些愛恨情仇,似乎都已經煙消云散。

大概這就是所謂的「當愛已成往事」。

就像鄭中基在《無賴》中深情演唱的那般: 「常犯錯愛說謊 ,但總會內疚,遇過很多的損友,學到貪新厭舊,亦欠過很多女人。」

一字一句,分明就是對他前半生的真實寫照。

而那句「浪子回頭」,從不是因為他們經歷了多少感情,從不是因為那個特定的女人。

只不過,在一次又一次的分崩離析中,他們找到了最真實的自己,學會了面對,也學會了如何去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