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陌生人偷偷入住自己房子2年多,房主把人趕走一年半后卻被提告:一位「住戶」離開了,家屬反向房主索賠660萬

陌生人偷偷入住自己房子2年多,房主把人趕走一年半后卻被提告:一位「住戶」離開了,家屬反向房主索賠660萬
2022/05/01
2022/05/01

2019年,常年在大城市務工的劉女士回到老家,竟意外發現自家臥室躺著一男一女,一經詢問,兩人已在這里非法居住了兩年多,這讓劉女士疑惑之余倍感生氣。

更無奈的是,劉女士兩次讓他們搬離自己的房子均被對方拒絕,直到第三次兩人才悄悄離開,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

但沒想到,一年半之后,劉女士竟然收到一紙訴狀,內容竟是此前那對陌生人在霸占房屋居住期間有一位家屬去世了,因此要向劉女士索賠660萬余元。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此案的判決結果又會是什麼呢?

房間里的「不速之客」

農村出身的劉女士雖相貌平平,沒有讀過幾年書,但她平時做事非常努力上進,周末一般都很少休息,而這麼努力的理由也非常簡單,她改變自己的命運。

從懂事起,劉女士就立下去大城市定居的志向,她不愿一輩子待在農村種地、養魚、相夫教子,過一個普通村婦的生活。她覺得城市的高樓大廈,商貿林立的街道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等到再大一些,成年后的劉女士毅然決然地離開老家,來到就近的城市。

孤身一人來城市奮斗,經歷的苦難可想而知。因為劉女士學歷不高,一開始只能做臟活累活。但為了夢想,她一直在咬牙堅持,從未叫苦叫累,她甚至把24小時當36小時用,一天要打好幾份工。

就這樣,憑借自己的雙手,她攢下了人生第一桶金,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做起了小生意。

樸實善良、為人老實的劉女士,因為缺少經商的經驗,以及商人的精明,她的生意并沒有做得風生水起,不過,值得欣慰的一點是,與剛來惠州時相比,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然而,僅僅生存下來可不能滿足劉女士,她的目標是買房。那個時候,老家房價兩三萬元一平方公尺,對她來說算是一筆巨資。

為了買房,她一直很節儉,賺到錢就存起來,積年累月,她終于存夠買房錢。加之當地買房政策是不限戶籍,如愿以償,她在老家城區買下一處房產。

可是,真的安定下來后,野心勃勃的劉女士又不愿就此止步,既然自己有能力靠雙手掙錢在城市買房,那就還有進步空間。

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2017年,正好外地有一筆生意找到劉女士。聽聞這個消息,她沒有一點猶豫和糾結,風風火火地跑去那邊,開始了第二次闖蕩。只是當時走得匆忙,她在老家唯一的掛念---那套房子都還沒來得及處理。

可也就是這個想法,讓劉女士的生活被徹底打亂。

2019年的一天,劉女士回到老家,2年多沒回家,劉女士還是有一絲想念。

懷著期待,她走到門口,這個時候劉女士還沒發覺任何異常,直到拿出鑰匙開門的一瞬間,她被眼前的場景驚掉了下巴。

明明這麼長時間沒人居住,但房間里卻充滿煙火氣。客廳更是雜亂無章,到處都堆放著生活用品和雜物。

這讓劉女士遲遲不敢進門,那一瞬間,腦海中涌現出萬千想法。

她先是在心里納悶,難道是時間太長,忘記走之前自己有沒有收拾房間?但看起來,有些東西還比較新,這個猜想被否定了。

那如果不是自己弄亂的,難道是曾經被小偷「光顧」?但自家門鎖正常,且家里根本沒有值錢的東西;

再難道是家里人來過?但按理說,家里人知道自己在深圳,就算來惠州肯定要給自己打電話,但卻從來沒聽說過;

種種猜測都被推翻,與其站在門口胡思亂想不如直接進去一探究竟,最終,劉女士還是鼓起勇氣走進房間。

這不進不知道,一進嚇一跳。

自己臥室內竟然有兩個大活人。一男一女,女的看起來身體狀況不好,男的正在照顧女的,給她喂藥。

劉女士的到來,同樣也讓這兩人震驚不已。三人同時停下手里的動作,那一刻仿佛時間都靜止了,大眼瞪小眼,遲遲沒人講話。

自己的房子明明一直處于空置狀態,怎麼會平白無故地多出兩個陌生人,還跟在自己家一樣,非常怡然自得。緩和了好一陣,劉女士才開口打破了這份沉寂。

「你們是誰?怎麼在我家?」

「你是誰!我們是住在這里的夫妻。」

可能是還抱著碰運氣的心態,畢竟屋主劉女士從未出現過,他們只當劉女士也是「客人」。

劉女士聽著對方的話,一時不知該說什麼,這倆人是怎麼進來的?又在這里住了多久?

我是這個房間的主人!你們到底是誰?

萬萬沒想到的是,聽到劉女士的話,兩人竟不為所動,其中男人提出讓劉女士去客廳談話,不要影響妻子休息。

看著臥病在床的女人,劉女士無奈的來到客廳,隨后她向男人表明自己的態度,雖然同情他們的現狀,但決不允許他們這樣無名無分地住在自己家,如果要住,可以通過房屋中介簽訂租房合同,畢竟自己此次來這里也是想租房。

一聽要花錢住,男人直接搖頭表示:

「我們不租,沒錢租!但我們也不會搬,愛怎樣怎樣吧!」

聽到如此無賴的話,劉女士頓時手足無措,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自己一個弱女子,和他在密閉空間發生激烈爭執,也是對自己不利,況且對方這麼不講道理,萬一情緒上頭,使自己處于危險怎麼辦?

無奈之下,劉女士決定先離開這里,尋求警方的幫助。

莫名其妙被提告

2019年12月11日早上11點,劉女士拿著自己的房屋產權證明去到當地派出所報案。在講明報警緣由后,警方陪同劉女士再次來到她被霸占的家。

這一次,在警方調查下得知非法入住的兩人確為夫妻。男的姓葉,女的姓鄒。

兩人是在2017年5月通過撬鎖的方式,闖入到劉女士家中,沒想到瞎貓撞上死耗子,這間房的主人從來沒有出現過,兩人因而越發猖狂,到最后全當自己家在使用。

2017年,聽到這個時間點,劉女士一下子毛骨悚然,也就是說自己離開老家不久,兩人就「搬」進來生活,至今已經兩年多時間,劉女士對此完全不能接受,直呼:

「你們這是犯法的!快給我出去!」

沒想到的是,即便員警在場,葉先生還是十分無禮,直接把劉女士的話當耳旁風,不僅如此,還氣勢洶洶地喊道:

「我們就不搬!難道你要把我們拖出去麼?你敢麼?」

葉先生的潑皮舉動讓員警也束手無策,員警不能輕易對他動手。

無奈之下,員警只能選擇先勸說講理的劉女士,讓劉女士去提告兩人,這樣就能強制執行搬離。至于當下,最好先選擇離開,從長計議。

聽從員警的建議,劉女士這一次在自己家待了不到半個小時,就又離開了。

作為房間主人,兩次都只能灰溜溜地離開,劉女士回頭想來,覺得自己憋屈至極。

不過說到底,還是自己性格太軟弱,人善被人欺,如今自己的財產被陌生人霸占,自然不能再坐以待斃,她決定去提告二人。

但轉念一想,如果打官司,既耗時又耗力,雖然拿得回財產,但也損耗不少精力。

凡事講求事不過三,思來想去,劉女士決定最后給他們一次機會,如果這次協商,兩人還是之前的態度,下次見面,就鐵定對簿公堂。

令劉女士驚喜的是,這次上門她發現兩人奇跡般地搬走了,空蕩蕩的房間只留下劉女士之前的家具和兩人生活過得「痕跡」。

雖然不清楚葉先生之前明明就氣焰囂張地表示就是要住在自己家里,怎麼會突然悄無聲息地搬走,不過退一萬步想,主動搬走總歸是好事情,之前的不愉快劉女士也決定拋在腦后。

只是,劉女士已經被這幾次上門經歷搞得心力憔悴,她害怕租房也會遇到這種怪事,經過再三考慮,她決定就讓房子這麼空著,寧愿少賺一筆錢,也不要在攤上這樣的事。

這次回老家本就是想著處理房子的事,既然決定閑置,劉女士便在不久后回到深圳,繼續開始自己的生活。本以為一切回歸正軌,殊不知一場更大的「風暴」已悄然而至......

2021年4月30日,距離那場鬧劇已經過去一年半的時間,就在這時,一劉女士突然接到了被提告的消息。

自己一直遵紀守法,怎會被人告?帶著不解和疑惑,劉女士打開傳票,上面的內容直接給她「當頭一棒」。

原來,當年那個非法侵占自己房屋的葉先生于2019年12月11日下午4點41分因高血壓住院,18天后因腦梗離去。

更重要的是,葉先生家屬認為葉先生的離去與劉女士有因果關系。他們認定,葉先生就是因為當天上午與劉女士發生過激烈爭執,才會引發高血壓,最終導致腦梗離去,這其中劉女士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才一氣之下將劉女士告了,并要求賠償660萬元。

對于這個訴狀,劉女士覺得又生氣又可笑,自己的房子被他們非法入住這麼多年,都沒找他們追究責任。現在人離去了,還想倒打一耙,讓自己賠償如此高額的費用,這簡直是在異想天開。

況且當時自己和隨行員警一起,就只在房間里待了半個小時,全程最激動的也只有葉先生一人,當時全然看不出他是有病在身的人。

一而再再而三的禮讓那家人,最終卻換來一紙訴狀,越想越窩火的劉女士隨即著手準備官司,她要還自己一個公道。

艱難的維權歷程

然而,在大眾眼里看來十拿九穩的案子,真正操作起來卻是困難重重。在一次次探尋中,劉女士的自信心也陡然下降。原因是她查到多起「即使被告沒有責任,但仍需對原告方支付相應賠償」的案件。

至此,劉女士認識到靠自己的力量可能無法輕易打贏這場官司,她決定依靠專業的力量,她開始咨詢律師。

幸運的是,上天還是眷顧好人的,在查相關案例和法條時,劉女士發現自己可以提交管轄權異議。不幸中的萬幸是,還有唯一一件東西能夠支撐劉女士走下去,可那竟是農村生活,是那個她曾經奮不顧身、努力想逃的地方,如今卻成了她的「避風港」。

最后,也希望劉女士能早日走出這段陰影,重新開始新的生活,重新變回那個對未來充滿動力和規劃的強女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