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閨蜜背叛,老公偷吃,60歲的她決心離開;今一人自駕周遊世界,直言「60歲我才看透人生,還好為時不晚」

閨蜜背叛,老公偷吃,60歲的她決心離開;今一人自駕周遊世界,直言「60歲我才看透人生,還好為時不晚」
2022/11/04
2022/11/04

這是我們講述的第970位真人的故事

大家好,我是夏姐@60歲夏姐自駕游,河北涿州人。

80年代我家就成了萬元戶,曾以為嫁了個如意郎君,沒想到他卻出軌閨蜜,被我抓了個現行。

從此,我一個人帶著9歲的女兒,還有兩個年幼的妹妹,靠借來的5000元(約2.2萬台幣)開始創業。

那時候不知道什麼叫累,只知道我要掙錢養活家人。事業巔峰時,曾管理著12間門面房。

可命運并沒有眷顧如此努力的我,竟又一次遭到感情背叛。如今60歲的我,才算看透了婚姻,活出了自我。

(樂樂總喜歡躺在我懷里來撒嬌)

1962年,我出生在涿州一個半工半農的家庭。爸爸在供銷社工作,很喜歡文學,但有些雙重性格,在外待人謙恭,在家里脾氣不好,夫妻吵架時還會家暴。

我家有六姐妹,媽媽在家務農,雖然也養家禽,但是家里總是打掃得特別干凈,就是脾氣也很大。一個眼神,我們就知道自己該干什麼,不該干什麼。

小時候不理解媽媽,長大了才知道,爸爸重男輕女,生不出兒子就怨媽媽,因此媽媽過得很壓抑,只能把氣發泄在我們身上。

爸爸在家,從來不幫媽媽干活。媽媽生完孩子十幾天,就得起來干家務,生了這麼多孩子,也沒做好一次月子,因此落下了很多病,身體一直不太好。

我是老大,前幾個妹妹每個都相差三歲,只有五妹跟六妹差兩歲。

(我們的全家福,那個時候只有黑白照)

1976年7月28日六妹出生時,正遇上大唐山大地震,我們那也家家搭上了防震棚。

當時五妹因百日咳在住院,父親在外地工作照顧不到家里。所以必須有人休學,來幫媽媽照顧妹妹們。

我是老大,按理應該是我,但由于學習比較好,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家里人對我抱有很大希望,盼望我有朝一日能考上大學為家爭光。

最終決定讓二妹休學,因為這件事,家人一直覺得虧欠二妹太多。

1979年大學聯考,我差了8分,沒考上大學。爸爸氣得把我雙手捆起來,鎖在房間里用皮鞭抽打。

沒考上大學,自己本就想不開,老想著喝敵敵畏一了百了,只是媽媽把它藏了起來。所以,無論爸爸打得多重,我都不躲也不出聲。

(這是年輕時的我)

媽媽那會對我也是恨鐵不成鋼,一開始也沒攔著。后來從木門縫里看到爸爸連抽帶踢打得太狠,而我不躲也不哭,在外面急得不停地敲門,直到把門撞壞,我才停止了挨打。

我們校長和班主任覺得我平時成績挺好,不上大學太可惜了。就到家里勸爸爸讓我再復習一年。

爸爸也希望我能考上大學,就讓我寫保證書,保證復讀一年,一定要考上大學。這個事根本沒法保證,我就沒寫,因此也沒再復讀。

后來就到縣城跟著泥瓦匠師傅打小工,為了麻痹自己,也為了能多掙點錢,就專干最重的活,用小推車推石方。

那時18歲,身體本就瘦小,推了三個多月,累得更瘦了。也因用力過猛,而導致肺部受傷老是咳嗽,但咳又咳不出來,活也干不了就回家了。當時媽媽看著心疼,求爸爸給我找個輕松點的活。

(小時候我們六姐妹)

第二年,爸爸幫我在離家十多公里的縣城,找了一份皮革廠的流水線工作。每個月掙40多塊錢,自己留10塊左右的生活費,剩下的全部寄回家,加上獎金,一年還能再攢下200多塊錢。

1981春節前,我騎腳踏車載著媽媽去鎮上辦年貨。在路上,碰到一個當兵的也騎著腳踏車,一會超過我們,一會又跟在后面。

當時沒注意,后來才知道,他其實在看我。就這樣反反復復跟到了我們家,偷偷向鄰居打聽我的情況。他就是我的第一任老公。

過年時,我正在家玩麻將,他突然跑到家里對我說:「你同學叫我捎了點東西給你,你出來下。」

(我的小狗樂樂陪我去旅行)

出去之后,他塞給我一封信就騎車跑了。信里是他的自我介紹,他是一名老兵,春節正在休假,很快就能復原了。

但我的第一反應卻是,這人真是莫名其妙。我家家教嚴,如果讓爸爸知道,少不了又是一頓教育,所以也沒敢跟家人說。

我家附近就是兵營,每到探親高峰期,就有很多軍人家屬在村里找老鄉租房子,平常村里經常有當兵的出入,所以我也沒放在心上。

過完春節,我又到涿州上班去了,平時就住在廠宿舍里,一周或兩周回家一次。沒想到他不僅沒有放棄,還開始對我爸媽下起了工夫。

一有空閑就跑到我家,什麼臟活累活都搶著干,不僅幫爸媽做飯,還幫忙收麥子,講笑話逗他們開心。

他了解到爸爸喜歡文學,就把怎麼認識我,我又怎麼拒絕他,寫成了長長的小說,拿給爸爸請教。知道爸爸喜歡看書,無論書多稀缺,都會想各種辦法把它們搞到手,把爸爸哄得很開心。

跟媽媽玩麻將,就不露痕跡地輸給媽媽。再加上一些幽默的話語,媽媽也被他逗得高興得很。

(60歲的我,頭髮都白了)

他在哄我爸媽期間,從不去找我。只是兩到三天就會給我寄一次信,他的文采確實不錯,字也是寫得特別漂亮,但他的長相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爸媽輪流給我做思想工作,最重要的是,他們家比我們家還窮,有5個男孩2個女孩,他是老二愿意做上門女婿。

而我深知父母脾氣秉性,所以一直不愿意招上門女婿,怕未來矛盾太多。但也受不住父母一直在耳邊念叨,最后答應了。

1982年他復員后,為了早些幫襯家里,我們10月份就結婚了。婚后,矛盾也開始了。

從小父母叫我們干活,從不開口,一個眼神我們就知道該干什麼,但對于一個陌生的人來說,是很難接受的。

剛開始他很勤快也很配合,很快就開始反抗了,叫也叫不動了。而夾在中間的我是最難受的。

第二年我懷了女兒,為了脫離這種環境,我任性地搬到了大隊廢棄多年的庫房里。

(這個小船不錯,先來個合照)

老公當了六年兵,在部隊里學會了無線電,于是開了一個修無線電的小門市。因為技術好,還帶了倆徒弟,慢慢有了收入。

我們這有一個習俗,就是生孩子必須要在婆家生。所以,1984年農歷1月,我們回到了唐山遷安縣的婆家。

公婆對我特別好,公公怕我寂寞,天天給我講不同的故事。婆婆也不讓我干活,每天給我做最喜歡吃的。

在相處中,我慢慢了解到,他們其實很不愿意兒子給人家當上門女婿。這一點,我覺得挺愧疚的,所以對他家能幫就幫。

不僅給他們置辦家具,還供三弟到高中畢業,五弟大學畢業。這些事,都是后來他三弟寫信告訴他的。

(我和我的女兒)

農歷2月女兒出生了,沒到滿月,老公就回到涿州繼續做生意了。因孩子太小,我沒有一起回來。在孩子快半歲時,我舅舅突然急匆匆來接我,原來老公出軌了。

我沒吵也沒鬧,就問他孩子那麼小,打算怎麼辦。他雖然始終沒承認,但從那之后,就跟那個女人斷了聯系,為了孩子也怕丟人,我也沒再計較。

老公平時給別人修個小東西都不收錢,外面人人都說他好,生意也越來越大。沒用幾年,我們就成了萬元戶。

1990年,我們在縣城買了一個不到80平米的二層復式樓房。樓的對面是一個食品廠,我在那里做出庫員,工作很輕松。日子倘若就這樣過下去,我也是挺知足的。

(2015年蓋起的農村小院)

可老公一心想做大,就開了一家隸屬于廣播電視局的公司,主要負責安裝衛視天線,俗稱大鍋。在縣城租了二層樓來辦公,還專門給我安排了一個辦公室主任的職位,但我很少去。

有一天中午下大雨,我怕辦公室門口的天線大鍋會倒,就過去看了一下,結果卻看到了不堪的一幕。

當時門在里面反鎖怎麼都敲不開,過了好久,透過玻璃卻看見他和20多歲的小會計從樓上休息室一前一后走了出來。

果然,男人出軌只有零次和無數次。本想私下解決,讓會計直接領工資走人,沒想到老公竟然跑來質問我,結果我倆大打出手。

我踹了他兩腳,他也不含糊,直接給了我一個大嘴巴子,扇得我耳朵嗡嗡了好長時間。

過后他竟以受傷為由,假裝住院,選擇了逃避。如果不是媽媽突然離世,這次一定不會原諒他。

(自家后院休息會)

我倆正處在冷戰中時,媽媽在家做飯突然暈倒了,就這麼過世了。我們也顧不上冷戰了,開始忙活媽媽的后事。

媽媽才53歲,走得這麼突然,讓我難以接受,整天以淚洗面。老公主動承擔起了一切,就像長子一樣為媽媽扛幡,送她下葬。這一路上,只要見人截欞就得下跪,親朋鄰里都對他點頭稱贊。

他這一路跪下來,我確實被感動到了。想起一起走過這麼多年,我家無兒,大事小事他也幫過很多忙,再想想孩子還小,我對他的怨恨也不那麼強烈了。

媽媽去世半年后,爸爸就娶了一個后媽進門。當時五妹16歲,剛剛上完國中,六妹14歲,媽媽去世后也不上學了。倆妹妹不愿打擾父親的生活,就來到城里和我一起生活。

這件事老公也沒有任何意見,并且很支持,慢慢地我就又原諒了他。

(和繼母的合照)

后來,他把生意做到了唐山青龍縣,我因為要照顧孩子和妹妹們,就沒有跟著過去。

我有個要好的閨蜜,經常來家里玩,給孩子買這買那,特別上心。老公走后,我有時無聊,就想約閨蜜一起玩,結果好幾次她都在外地。

1994年正月期間,發現老公走后,閨蜜也緊接著離開了家。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于是安排好家里,帶著照相機和錄音機直奔到青龍縣招待所。

當我看到躺在床上的閨蜜時,心真的很疼,得知他們已經好了四年,那種憤怒與絕望,這輩子都忘不了。

我心灰意冷地回到了家,在極度傷痛下病倒了。與此同時,法院也來收走了房子,我這才知道老公生意虧損,已經把房子做了抵押,還背了很多貸款。

(2021年3月21號開始一人一車一小狗自駕游)

房子沒有了,我帶著女兒和兩個妹妹,只能租房住。與其說帶著兩個妹妹,倒不如說妹妹們在照顧我。那段時間,我心情很差,身體也不好,她們就幫我洗衣做飯,還照顧女兒。

我開始整夜整夜失眠,只能靠吃安定入眠。一開始是2片,后來4片、6片,最多時吃過10片。

一想到老公一次又一次出軌,現在連最好的閨蜜也背叛了我,房子也沒有了,現在的我真的是一無所有了,嚴重的抑陏困擾著我,覺得生無可戀。

于是開始攢安眠藥,等攢夠了一瓶,一口氣全吃了下去,怕沒效果,就用刮胡刀割腕,當時也感覺不到疼,因為比起身體的疼,心更疼。

看著血一滴一滴流到碗里,我也迷迷糊糊睡了過去。等我醒來時,已在醫院四天了。這才知道我吃的藥過了期,割斷的是靜脈。所以從鬼門關走了一圈,又回來了。

(和兩只藏獒合個影)

出院后,我立馬跟他離了婚,孩子歸我。然后向大妹二妹借來5000塊錢,在商場租了一個柜台賣箱包。

開始整個商場只我一個柜在賣箱包,所以生意特別好。一年時間,我還清了債務,還掙了一萬多塊。

后來一個賣玩具的溫州人看我生意好,就在商場租了四個柜來賣箱包,并且打起了價格戰,生意很快就不如從前了。

1995年初,我把箱包清掉后,承包了一個勞務輸出服務站,聘用了兩人在縣城到處貼廣告攬生意。雖然掙的不多,但足夠補貼家用,也能供孩子上學。

就這樣一干就是五年多,誠實守信是我的底線,后來太多不守信用的中介相繼介入,影響到了我們正規勞務輸出的名聲,我就沒做了。

(5月19日到達了雅江河谷,海拔4280米)

2000年,我租了4間門面,轉行做起了打字復印,以及手機通訊。一年后,又租了8間,做起了二手房東。

白天在店里忙,晚上就開麻將館,三缺一的時候,也會陪打牌,有的時候還得通宵。因為休息不好,累得從二層樓梯上滾了下來,摔得鼻青臉腫,連鏡子都不敢照。

盡管如此,面對外人我依然每天嘴角上揚。那幾年,雖然沒掙到大錢,但足夠供孩子上大學。

2009年,女兒大學畢業后,留在了北京。女兒看我孤身一人,常常勸我找個伴。后來遇到了我的第二任先生,他博學睿智,是我欣賞的類型,也有些崇拜他。

也因為他的指點,我投資了農村宅基地,蓋了樓房。女人就該如此,無論何時,都得有屬于自己的棲息地。

當時他有好幾種慢性病,一米七幾的個,因濕氣重,體重最高時將近200斤。

(在拉薩喂鴿子)

為更好地呵護這段感情,2010年我關掉了經營了10年,也擁有很多固定客戶的打字復印店,開始學習各種中醫知識,很快學會了按摩、針灸、艾灸、拔罐兒、刮痧等。還每天給他煮薏米紅豆水,用了3-4年時間,才讓他的身體有了很大改善。

我對他父母也相當孝順,平時吃喝拉撒都照顧得很到位,婆婆生病也不嫌臟不嫌累,一直貼身伺候,直到終老。

可是,有些事并不是你用心付出,就一定能夠收獲幸福的。

2019年初,我發現他某平台的賬號上有幾十條同一個女人的視訊,而且里面全是一些曖昧的話語,那感覺就像我才是阻礙他倆相愛的第三者。

想到我們都這麼大年紀了,希望他能有所收斂。他非但不收斂,還對我冷暴力。更可氣的是,還收到過女方的示威電話。

那幾個月我心情很差,吃不下,睡不好,全身的病也在這時日漸加重。

6月份,相談無果后,我憤然搬離了那個家,然后利用各種中醫知識,一個人默默療傷治病。平時也喜歡看看電視打發下時間。

(我和樂樂到達察爾鹽湖)

當看到肖戰的《奇妙之城》后,就特別想自駕去重慶,吃吃正宗的重慶小面,走走肖戰走過的地方。

因為身體一直不好,從40歲就開始吃降壓藥。所以女兒很不放心,不同意我一人出行那麼遠。

但我意志堅定,想把有限的積蓄花在值得的事情上。經過協商,女兒在我車上裝上了定位器,隨時能查看到我的行蹤,才同意我去重慶。

出行前,因沒走過高山峻嶺,怕有個萬一 ,就跟女兒交代了后事,還簽訂了器官和遺體的捐贈協議。總覺得這輩子不能白來,希望死了也能為他人,為社會做點貢獻。

當我把捐獻卡拍照給女兒時,不到1小時,女兒也申請了器官捐贈。這一點,真為女兒感到自豪。

(我在西藏海拔5000米的地方網紅打卡歌唱)

這些年,忙著做生意,沒有太多時間和精力管她,她反而很自立,學習上沒讓我操過心,品行也很端正,主動獻血過多次,也很有同情心。

2021年3月21日,我帶著兩小狗約克和樂樂開始了自駕之旅,那個時候還不會做自媒體,就邊走邊玩,邊拍視訊邊學習剪輯,8天后到達重慶。

在這里,切實感受到了重慶人民「火辣辣」的直爽與熱情,很多肖戰的粉絲,約我一起去朝天門碼頭看夜景、涮火鍋,一起走《奇妙之城》里走過的路。雖然萍水相逢,但感覺真的特別美好。

這一趟重慶之行,也奠定了我全國自駕游的基礎。4月19日,我又來到了成都。

(在長沙橘子洲拱極樓和車友們合照)

很不幸,剛到沒多久,樂樂就被大狗咬傷了,所以在成都修養了一個月。這一個月遇到很多車友,都是去西藏的。所以,我也萌生了去西藏的想法。

于是跟5輛車組隊,一起進藏,用自媒體記錄著這一路的美麗風景。誰知在經過可可西里109國道時,和前車追了尾。

當時,正好有一群藏羚路過。等我發現前車停下來時,距離只有幾米了,我一腳剎車踩下去,還是撞上了。

氣囊瞬間就彈了出來,崩得胸口巨痛,感覺命都差點沒了。好在最后車和人都無大礙,車還能開,只是車門變了形。以前從沒岀過這麼大的事,加上胸口疼得車也開不了,最后是隊友幫我開的。

因為這次事故,修車加上調養身體,我在格爾木逗留了20天,嚇得我也沒敢和女兒說,就怕她擔心。

(帶著樂樂在三亞的海灘上行走)

不過西藏之行,最多的還是溫暖。有天傍晚,我們車隊扎營在昌都市芒康縣的如美鎮上。到達扎營地時,一個30來歲的小伙想把車停在我車旁邊,為了幫隊友占位,我愣是沒同意。

誰知第二天,我正在刷牙時,聽到小伙說:「大姐,您的車胎沒氣了。」正在我焦急怎麼換輪胎的時候,他二話不說,拿來工具幫我把備胎換上了。

看到他的所作所為,我真為之前占車位的事感到羞愧,再三向他表示感謝和歉意。

他笑了笑,說他也經常接受別人的幫助,無以回報,就想把這份善意傳遞下去。從此我也牢牢地記住了這句話,并時時踐行著!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海天相連的景色真美)

常有粉絲問我:「這一路沒有遇到過壞人嗎?」真沒有,每到一個地方,遇到的都是好人。

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總會有人伸出援助之手,于他們而言,可能只是舉手之勞,但對我而言卻是最真實的溫暖和感動。

這是呆在家里體會不到的,在這一年多的自駕游中,我收獲了好心情,收獲了互幫互助的情誼,也收獲了陌生人給予的真心對待。

感覺自己對以前的事越來越釋懷了,再糟糕的過往,也不過是過眼云煙,過好當下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思維方式也發生了轉變,甚至覺得應該感謝之前的經歷和磨難,不然怎麼會有現在豁達的我。

現在我很滿足,五個妹妹過得都不錯,我們六姐妹每年都要聚上幾次,在一起聊聊家常吃個飯,覺得特別幸福。

(我們六姐妹一有空就會聚一下)

女兒很優秀,也很孝順。唯一遺憾的是,女兒潛移默化受到我不幸婚姻的影響,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希望女兒能早日找到一個疼愛她的老公,早日成家。

我在60歲能看清人生的本質,為自己活一把,也算為時不晚。能找到一種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真的不錯,這種走在路上的感覺真棒!

今年計劃去云南過冬,明年從那直接去西藏和新疆,然后再沿邊境線走一圈,用自駕的方式,丈量一下我們美麗祖國的疆土。

一路走一路行,去體驗下各地不同的風土人情,去結交全國更多的朋友,晚年生活也應該豐富多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