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34歲經歷了喪子、殘障、離異后,嫁給閨蜜的兒子,如今生活幸福美滿,網友:天作之合

34歲經歷了喪子、殘障、離異后,嫁給閨蜜的兒子,如今生活幸福美滿,網友:天作之合
2022/06/10
2022/06/10

2021年10月,湖北宜昌市望州崗的一戶人家正在熱熱鬧鬧地舉辦婚禮。

循著聲音遠遠望去,只見這對新人身著喜服,臉上也始終呈現著難以掩飾的笑容。

可惜的是,漂亮的新娘卻一直坐在輪椅上,而且看樣子比一旁的新郎還要年長幾歲。

與此同時,圍觀的人群中也開始不斷傳出議論紛紛的聲音。

「不會吧,她竟然真的和自己閨蜜的兒子結婚了……」

「聽說她這是二婚,而且還有過孩子呢……」

大家口中的她究竟是誰?這個女人又為何要做出如此奇怪的選擇?

此事,還要從一對好閨蜜講起。

萍水相逢

1988年,尹厚萍出生于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縣仁和坪鎮。

和大多數八零后一樣,她讀完中專以后就選擇了外出打工。

為了賺到更多的錢,尹厚萍毫不猶豫地前往了深圳這個大都市,只身一人開始了打拼的日子。

幸運的是,她在這個舉目無親的城市里很快就遇見了一位老鄉,而且兩人還是國中同學。

一來二去的相互關照中,兩人不久便產生了情愫,并于2009年走上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一年,甜蜜的二人世界便過渡成了幸福的三口之家,這位新成員自然是尹厚萍的兒子。

隨著時間的流逝,兒子也在一天天長大,眼看全家人的吃穿用度一直在與日俱增,尹厚萍夫妻倆決定再次外出打工。

為了能經常回家照看兒子,他們這次并沒有選擇離家太遠的城市,而是直接去了湖北宜昌市區。

也是從2013年開始,尹厚萍把兒子留在了老家給爺爺奶奶照顧,自己則和丈夫一起重新踏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

本以為生活會在兩位年輕人的努力下越來越好,殊不知此時正有一場厄運向這個家庭悄悄襲來。

2013年年底的一個深夜,尹厚萍和丈夫剛剛下班回家,口袋里的手機便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鈴聲。

好奇心驅使的她連忙按下接通鍵,緊接著對面便傳來了婆婆哽咽的聲音。

厚萍呀,你們快回來吧,孩子他掉到水塘了……

話音剛落,尹厚萍便和丈夫連夜趕了回去,遺憾的是,他們連兒子的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

抱著兒子冰冷的尸體,身為母親的尹厚萍痛不欲生,甚至到喪事結束很久她仍然整日以淚洗面。

看著妻子始終沉浸在喪子之痛難以走出,尹厚萍的丈夫更是心疼不已。

思來想去,他決定帶著妻子重新回到宜昌,遠離家鄉這個傷心地,或許才能讓妻子早日走出來。

幾經周折之后,尹厚萍和丈夫終于在宜昌市鎮鏡山路租了一間合適的房子,也是在這里,她認識了一位鄰居大姐,黃俊平。

或許是兩人都是土家族的原因,尹厚萍和黃俊平一見如故,年齡差足足17歲的二人卻絲毫沒有代溝。

沒過多久,尹厚萍便把自己的喪子之痛分享給了黃大姐,黃俊平對此也是心疼不已。

然而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與尹厚萍相比,黃俊平的生活也并沒有順利多少。

黃俊平于1971年出生在湖北省宜昌市長陽土家族自治縣大堰鄉,家庭窮困的她幾乎沒有上過一天學。

在媒人的介紹下,20歲的她很快就與同鄉的一位男子結了婚,并于1993年生了兒子趙應峰。

貪玩是孩子的本性,趙應峰也不例外,10歲的他在和表弟玩鬧時不慎被砍斷了左手的食指。

本就內向的他在遭遇了此次意外后,變得更加沉默寡言,甚至還有一些自卑的傾向。

沒過多久,另外一件雪上加霜的事情就再次降臨在了趙家人身上。

2009年年初,黃俊平的丈夫不幸確診為肝癌晚期,不久便撇下了這孤兒寡母撒手人寰。

丈夫走了,兒子還要讀書,整個家庭的重擔瞬間便落在了一個女人的肩上。

所幸這種苦日子并沒有持續太久,黃俊平很快便在朋友的幫忙下結識了一位同鄉男子胡金鋒。

征求了兒子的同意以后,黃俊平于2010年重新組建了家庭,并在2012年生下了小兒子胡宇航。

唯一值得欣喜的是,這對同母異父的兄弟倆關系非常融洽,趙應峰對這個比自己小20歲的弟弟更是疼愛有加。

看著兩個孩子其樂融融的模樣,黃俊平的臉上總算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2013年年初,黃俊平為了追隨丈夫的工作,便帶著兩個兒子一同前往宜昌市鎮鏡山路租住。

尹厚萍這位年輕姑娘的遭遇讓她深表同情,兩人就這樣在互相分享與扶持中成為了一對好閨蜜。

患難與共

在黃俊平大姐的開導下,尹厚萍很快就走出了喪子之痛。

與此同時,她也明白了人生的道路永遠都不可能一帆風順,自己只有向前看才能讓日子過得越來越好。

所幸上天也沒有辜負這個重新對生活燃起希望的女人,尹厚萍于2014年年底再次有了身孕,并于2015年9月生下了一個女兒。

看著襁褓中可愛的女兒,過往所有的難過都在此刻煙消云散,幸福的生活大概就要從此開始了吧。

自從尹厚萍有了女兒以后,黃俊平幾乎一個人攬下了照顧她的所有工作。

無論是給閨蜜做營養餐還是給寶寶換尿布,這位毫無血緣關系的大姐都盡己所能,整日忙碌在兩家人之間。

也正是因為黃俊平的存在,才讓尹厚萍的丈夫能一心一意工作,以至于母女倆的生活也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隨著時間的流逝,尹厚萍覺得自己不能再當一個家庭主婦了,她也應該為這個家帶來一些經濟效益。

只是女兒還那麼小,去工廠上班簡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正當尹厚萍為工作的事情一籌莫展時,黃俊平主動為其提供了一個建議——創業。

對于女人來說,創業最好的選擇無疑就是餐飲業,制作簡單成本又低的早餐自然成為了首選。

在黃俊平的幫助下,尹厚萍的早餐攤很快就開張了,主營豆漿和雞蛋等一些極其簡單的食物。

眼看生意越來越好,黃俊平又主動把自己做手抓餅的技術傳授給了這位好閨蜜,為早餐攤做了一筆不小的貢獻。

這對勤勞奮進的姐妹,一路互相幫助、互相鼓勵,不是親姐妹卻勝似親姐妹。

好景不長,黃俊平便因為丈夫工作的變動不得不暫時離開湖北宜昌,相處三年的好姐妹也第一次面臨了分離。

所幸此時的網絡已經非常發達,兩人雖然不常見面但通過微信也始終沒有中斷彼此之間的聯系。

2017年10月,向來按時聊天的閨蜜卻忽然斷了聯系,這讓遠在大堰鄉老家的黃俊平著急不已。

一周后,這位失聯閨蜜的手機才總算有人接通,與此同時也帶來了另外一個噩耗。

尹厚萍在國慶期間回娘家幫忙砍樹時,被倒下來的樹枝砸傷脊椎,腰部以下失去知覺,再也站不起來了。

看著視訊里尹厚萍躺在病床上的模樣,手機這端的黃俊平不禁流下了心疼的眼淚,上天為何總是要對這個姑娘不公呢?

為了幫助閨蜜順利渡過難關,她經常省吃儉用拿出一些積蓄通過微信轉賬過去,并且從來不要求償還。

在黃俊平的關心與鼓勵下,尹厚萍逐漸對生活又產生了希望,并試圖尋找一份通過網絡就可以做的工作。

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她最終把目光停留在了微商這個行業,眼下唯一能稱之為商品并進行交易的也只有老家的一些土特產。

只可惜尹厚萍在此之前并沒有接觸過這個行業,而且對手機和電腦這種新興工具也不是很精通。

微商小店在她的打理下并沒有什麼起色,甚至還賠進去不少本錢。

本以為生活對這個姑娘來說已經夠慘了,不曾想她的丈夫又做了愛情的逃兵。

2020年下半年,尹厚萍的丈夫猶豫再三向她提出了失婚,并殘忍地帶走了年僅5歲的女兒。

突如其來的噩耗讓她簡直不敢相信此時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難道上天真地要把自己逼到絕路上嗎?

得知尹厚萍的遭遇后,遠在大堰鄉老家的黃俊平終于忍不住趕了過來,陪閨蜜度過了這段最陰暗的時光。

除此以外,她還主動帶著出行不便的尹厚萍前往湖北宜昌做康復治療,只希望閨蜜能重新振作起來。

眼看閨蜜的氣色一日比一日好,身旁的黃俊平才總算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與此同時,她的腦海里又浮現出了另外一個問題,尹厚萍還這麼年輕,難道余生就要一個人孤獨終老了嗎?

思來想去,黃俊平覺得還是應該給尹厚萍找一個伴,哪怕只是推著輪椅帶她出去走走,也是一種心靈的慰藉。

只是不知道誰會愿意接受這個命運多舛的女人,并甘愿照顧她的下半生呢?

喜結連理

自從黃俊平有了幫助閨蜜找對象的念頭,她的心里就一直為其物色著人選。

只可惜對方一聽到尹厚萍結過婚,而且還是個下肢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就婉言謝絕了這份好意。

正當黃俊平為閨蜜的事情一籌莫展時,不遠處的兒子忽然映入眼簾。

此時的趙應峰已經27歲,卻始終因為手指缺陷造成的生性靦腆而沒有交到女朋友。

倘若能把兒子和閨蜜撮合在一起,兩家不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一家人嗎?

更重要的是,黃俊平的丈夫臨終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兒子的終身大事,也是時候讓他的在天之靈安心了。

來不及猶豫,她連忙把自己這個大膽的想法告訴了兒子,誰知趙應峰聽完以后連連拒絕。

拋開自己與尹厚萍從來沒有見過面不說,她還是母親的閨蜜,自己按輩分也應該喊她一聲阿姨。

然而黃俊平并沒有把兒子的這份擔憂放在心上,愛情本就是兩情相悅的事,只要彼此有好感,任何外在條件都不是問題。

緊接著,她便把尹厚萍的視訊賬號推薦給了兒子,試圖讓他先了解了解對方。

拗不過母親的好意,趙應峰也只能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搜索了這位姐姐的視訊賬號。

殊不知,這一關注還真讓他對這位未曾謀面的姐姐好感倍增。

視訊中的尹厚萍活潑開朗,積極樂觀,讓人很難看出她的身上曾發生過如此多悲慘的故事。

再加上母親的耳濡目染,趙應峰打心眼里覺得這位姐姐是一個極其堅強的女子。

然而再堅強的女子都需要人來保護,自己或許就是這位「護花使者」的不二人選。

趙應峰的一舉一動都被細心的黃俊平看在眼里,她覺得是時候問一下女方的意見了。

緊接著她便在微信上給閨蜜發了一條消息,并直言不諱地詢問道對方有沒有再婚的打算。

所幸尹厚萍也不是一個愛拐彎抹角的人,她立刻便表示自己渴望遇見那個有緣人,只是不知道對方能不能接受現在的自己。

聽到這里,黃俊平連忙迫不及待地追問其對另一半有沒有什麼要求。

話音剛落,尹厚萍便作出了一個回答,只要男方不嫌棄自己,她什麼要求都沒有。

對方的回答再次堅定了黃俊平心中那個大膽的計劃,她相信兒子就是那個能給閨蜜幸福的男人。

與丈夫商量之后,黃俊平終于捅破了這層窗戶紙,向尹厚萍坦言道自己想讓兒子與其在一起的想法。

誰知一向脾氣溫順的尹厚萍聽完這個提議后竟勃然大怒,并明確表示不會接受這段感情。

她當然知道黃俊平是為了照顧自己,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不愿意去拖累這家善良的人。

所以她也只能通過生氣的方式來掩飾內心的感恩,從而讓這位好閨蜜死了心。

事實證明尹厚萍這個做法并沒有什麼用,黃俊平一眼便看透了她的小心思,并下定決心促成這段婚事。

幾番周折后,尹厚萍最終還是加上了趙應峰的微信,她的第一句開場白就是。

我們可能要不了寶寶,你介意嗎?

令她意外的是,對方立刻便回應道不介意,并且一再表示不愿再看到她一個人艱難度日。

即使隔著手機屏幕,尹厚萍也能深刻地感覺到對方的真心,這位年僅27歲的小伙子瞬間給了她一種心動的感覺。

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人很快便在日常聊天中互相產生了情愫,幾個月后這對網友才終于見了面。

2021年年初,黃俊平得知尹厚萍要前往湖北宜昌做康復訓練,她連忙安排兒子提前在車站等候。

令人驚喜的是,初次見面的二人并沒有出現冷場,向來靦腆的趙應峰甚至還主動找起了聊天的話題。

看著尹厚萍被兒子哄得一臉甜蜜的模樣,旁邊的黃俊平不由得露出了母親般欣慰的笑容。

正當尹厚萍以為自己就要開啟新生活的時候,老天爺又給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2021年4月,尹厚萍不小心從輪椅上摔了下來,本就生活不能自理的下肢再次遭遇骨折,吃喝拉撒也只能在床上完成。

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趙應峰沒有絲毫逃避,而是用實際行動做出了對諾言最好的兌現。

從洗臉梳頭到喂飯吃藥,這個細心的男人全都做到了。

所幸上天也沒有辜負這對相愛的年輕人,同年10月,大病初愈的尹厚萍便和趙應峰走上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的她時不時會把自己的生活經歷拍進視訊,并向網友們分享與丈夫的甜蜜日常。

從這些日常動態里不難看出,在這個新的家庭里,她重新找回了曾經的溫暖。

2022年6月4日傍晚,尹厚萍的社交賬號忽然分享了一則喜訊。

或許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這輩子竟然真的可以再次擁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再次成為母親。

尹厚萍也始終相信,女兒一定是上天為自己開啟新生活而帶來的禮物。

人生本就有舍有得,只有勇敢地走出過去,把內心那扇「門」打開,才會有希望的光照進來。

趙應峰無疑就是尹厚萍的那道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