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謝盈萱:她曾是台灣「最窮影后」,獲獎時身上只有1000塊,領獎台上意外「爆粗口」,43歲「俗女」影后終于紅了!

謝盈萱:她曾是台灣「最窮影后」,獲獎時身上只有1000塊,領獎台上意外「爆粗口」,43歲「俗女」影后終于紅了!
2022/11/17
2022/11/17

演員謝盈萱再為娛樂圈貢獻抓馬場面。

在台灣金鐘獎頒獎現場,獲得戲劇節目女主角獎的謝盈萱,在發表獲獎感言時,誤將獲獎劇目《四樓的天堂》說成《俗女養成記》。

發現口誤后,她下意識地爆了句粗口。

全場嘩然大笑。

頒獎嘉賓戲謔道:「今晚金鐘最[高·潮]。」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謝盈萱身上,就不由讓人會心一笑:對啊,這就很「陳嘉玲」啊。

「一九七〇年代出生的女孩,長成一個現在隨處可見的六年級女性,無論是聽著別人的話還是自己摸著路走來,都是貨真價實地花了半輩子,才活成如今這樣一個和大家一樣,既成材又不成材的普通女人。」

這是作者江鵝在《俗女養成記》自序里寫下的一段話。

謝盈萱在看到《俗女養成記》劇本的時候,一邊哭又一邊笑。

她喜歡陳嘉玲這樣一個「不完美的女主角」。

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劇照

彼時,作為一名剛從劇場演員轉為熒幕演員沒幾年的新人,冷不防一下成為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這種失重感讓她疲憊不堪。

陳嘉玲的「俗」給了她很大的安全感。

她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都是台灣非都會區小孩,都在傳統的家庭中長大,都背負著「淑女」的期待,卻最終成了「俗女」。

1979年12月31日,謝盈萱出生在台灣彰化一個嚴厲的教職員家庭。

她有一個哥哥。兩人經常一起闖禍,一起挨打。

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劇照

因為「喜歡上台的感覺」,在媽媽問她是「學鋼琴還是跳舞」的時候,她選了舞蹈。

高中的時候,她被保送到台灣竹北舞蹈班。

如果人生就這樣順利地走下去,她將來也許會做一名舞蹈老師,然后結婚、生子,成為父輩口中那種最理想的小孩范本。

然而,她拿到的人生劇本不是這樣的。

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劇照

在高中的「即興表演課」上,她玩得很開心,老師也發現她對于即興表演有著屬于自己的創造力。

高三,老師帶著他們去台灣數一數二的藝術院校——台北藝術大學參觀。這個有點臟有點亂的學校里,隨處可見穿著拖鞋行走的人,這個場景一下子擊中了她。

「它沒有規則的那個樣子,讓我很放松。那個瞬間我竟然看到,有種自由的可能。」

就在那一刻,她決定從舞蹈轉學戲劇。

她的人生,從此像一根斷了線的風箏,不知道會被風吹到哪里。

「大學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是老得等的演員。」

謝盈萱的戲劇之路,走得頗為坎坷。

她是復讀了一年才考上的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

念大學的五年時間,她每天都在讀劇本,穿梭在一個個的舞台上,如一條饑渴的魚,奮力汲取著營養。

然而,她卻始終接不到一個女主角的劇本。

困惑的她跑去問老師。

老師直言:「你是特殊型。」

身高176的她,有著令人羨艷的大長腿,還有著非主流的低沉聲線。這在流行白幼瘦的舞台上卻成了劣勢。

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劇照

沮喪當然是有的。

她很快意識到,如果還想繼續這份工作的話,就要成為不可替代的。

她給自己定下了當「最好看的女丑」的奮斗目標。

大學一畢業,她沒有一頭撲進演藝圈,而是選擇成為一名劇團演員,從喜劇起家,專攻配角。

台灣的劇團,是不養演員的。演完這一出戲,可能就沒有下一出了。

她跟著很多的劇團跑來跑去,住過很糟糕的旅館。寒冷的冬天,穿著細肩帶的裙子在沒有暖氣的舞台上演出。

每個月拿著微薄的薪水,一半的生活費需要她去兼職做主持人賺,甚至還需要家里的貼補。

然而,無論怎樣,心是火熱的,是盛滿了希望的。

舞台也回報給了她莫大的歡樂。

曾經有個前輩跟謝盈萱講過一句話:「神來了。」

大學的時候,聽到這句話,她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但是,有一次她站在舞台上的時候,她真的感覺到「神來了」。

那一刻,她突然好像通達了什麼事情,她的身體、她的嘴,帶著全場一千五百多名觀眾,跟她共呼吸。

這種感覺令她沉醉。

她跑過大大小小的劇團,也漸漸在舞台上有了自己的光輝,和很多知名的舞台劇導演合作過,比如林奕華。

《包法利夫人——名媛的美麗與哀愁》里,她用浮夸的穿戴,蹩腳的國語,滑稽的表演賦予了包法利夫人鮮活的生命。

《包法利夫人》中的謝盈萱

《理查三世》中,她第一次反串了一個男人,試圖從男性的視角看世界。

《理查三世》中的謝盈萱

她還是《暗戀桃花源》里的「春花」,《恨嫁家族》中的「大姐」,《賈寶玉》中的「賈政」……

劇場導演稱贊她是「剝洋蔥」式的演出,有時候能剝出來百來層,總能帶給觀眾不一樣的感受。

她自己也承認:「對戲劇表演這件事情,我有極高的要求。」

20年劇場的打磨,超過30部的劇場作品,讓她在戲劇界留下了「劇場女神」的美名。

39歲,沒房沒車沒老公沒孩子的陳嘉玲辭職回鄉,買下一棟鬼屋,要將它改造成理想中家的樣子。

35歲,沒房沒車沒老公沒孩子的謝盈萱,遭遇了職業倦怠,決定換一個賽道重新開始。

剛好有出戲在找演員,對手是她的同學。于是,她順理成章地闖進了影視圈。

之前在舞台上的積淀讓她在轉行的短短幾年里,就取得了不斐的成績。

2015年,她參演了揭露醫療亂象的迷你連續劇《麻醉風暴》,入圍第50屆台灣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女配角。

2017年,飾演家庭奇幻喜劇《花甲男孩轉大人》中艷麗霸氣的「檳榔西施」,獲得第53屆台灣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女配角提名。

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劇照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找她演戲。

第一次做導演的徐譽庭,將自己賣房投資的電影劇本《誰先愛上他的》交到她手上,邀請她擔綱女主角。

她有些不可置信,一再打電話跟徐譽庭確認:「我不是一個有票房號召力的演員,這可能會給電影帶來麻煩,投資方能同意嗎?」

2018年,在電影《誰先愛上他的》里,她將「同妻」劉三蓮扮演得入木三分,讓人既嫌又憐。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電影上映兩天,就連續登上票房冠軍。

她也憑借「劉三蓮」登頂,擊敗了周迅、孫儷等人,拿下了頗具含金量的金馬獎女主角。

成為影后的她,似乎也沒能擺脫「俗女」的影子,被媒體稱作「最窮影后」。

她還自曝患上了「冒牌者癥候群」。

所謂「冒牌者癥候群」,就是覺得自己取得的成績跟實力不匹配。

那段時間,她剛好搬到新家。可是家里面一直亂七八糟,所有的日常物件都被拿出來,打開來的那些箱子就散落在各處,只留一條小道勉強通行。

那個亂糟糟的外在正是她內在的投射。

當她還不是影后的時候,她對于演戲有著興致勃勃的期待。

往往十種可能的表演方式里,她單單挑出最有挑戰性的那種。

可是現在,她會顧慮,別人對你會有什麼樣的期待。

「俗女」陳嘉玲就在這個時候來到了她的生活里。

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劇照

39歲的謝盈萱遇見了39歲的陳嘉玲。不早也不晚,在剛剛好的時候。

終于不用端著,煞有其事地去演一個角色。她說:「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啊。陳嘉玲讓我放松,玩得很開心。」

《俗女養成記》中,陳嘉玲的動人之處在于她的真實,以及伴隨這種真實呈現出來的理直氣壯:對啊,我就是這麼普通,怎麼了?

電視劇《俗女養成記》片段

謝盈萱也是如此。

她微博上的名字就叫作「謝盈萱是同學不是班長」。

她從不認為演員就要怎樣怎樣。在她眼中,演員只是一個職業,演員也是一個普通人。

她在訪問中,坦承自己也有如普通人一樣的焦慮,關于年齡的,關于收入的,關于職業的……

導演徐譽庭形容她:「她在舞台上可以大風大浪,但在生活中,她希望它是平的,沒有太多波瀾。」

一次在采訪中,主持人問她,為什麼網絡上看到的你的資料,九成都是在聊工作,卻很少聊工作以外的事情呢?

她回答,因為生活中我就是一個無聊的人啊。

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劇照

直到現在,她還不太習慣變成公眾人物。

走在路上被要簽名的時候,她會下意識地拒絕。但是,看到被拒絕的人不知所措的表情時,她又很有負罪感。

35歲以前,她常常面臨經濟上的窘迫。比如過年過節的時候,拿不出一個像樣的紅包。

那時候,媽媽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問她:「要不要去做老師?」

她也曾悄悄存好了錢,準備去報研究所的考試,給自己找一個退路。

可最終,她還是放不下舞台。

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劇照

最初感知到表演的魅力,是她發現模仿可以拉近人跟人之間的距離。這成為很宅的她,跟外界交往的一個方式。

剛到台北的時候,她對這個城市既陌生又恐懼。

渴望融入的她給自己布置了第一個角色功課:捏出一個假的台北人的形狀,直到別人把她當成本地人問路才算成功。

她覺得演員這個工作,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可以透過它去看人。

她總忍不住去觀察別人。她把這戲稱為「職業傷害」。

如果她遇見一個跟自己不同頻的人,她就會一直觀察對方講話的方式,解讀事情的邏輯。

她收集了各種各樣的路人視訊,然后將它們分門別類,作為自己的表演素材。

每當表演時,她就從以前的記憶中去抓取。

在接受《人物》的采訪時,她曾說:「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就是耕田,一步一步耕到長出稻穗來。它不是一個大家期待聽到的成功人士的故事。所以很無聊。」

大學的時候,上第一堂表演課,老師讓大家寫一封信給到35歲的自己。

她在信里寫下:35的我已經有車子,有房子,有一個非常穩定的收入,做著我喜歡的行業。

現在看來,43歲的謝盈萱既沒有車子也沒有房子,還在做著不穩定的演員工作,戶頭里面的收入還不到100萬台幣。

這樣不好嗎?她覺得好像還蠻不錯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