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歲西藏小伙,愛上大9歲女人,追到深圳23年后才結婚,這份真情讓所有人動容

20歲西藏小伙,愛上大9歲女人,追到深圳23年后才結婚,這份真情讓所有人動容
2022/10/05
2022/10/05

1998年,一位名叫 扎西的20歲藏族小伙醒了過來,即將開始日復一日的工作。

他是拉薩的一名普通小販,終日享受澄澈的陽光,雪山草地牛羊群的風景已經看慣了,他早就不對身邊的美景有所觸動,對他來說,只有客戶才能讓他眼前一亮。

扎西在人群中敏銳觀察著人們的蹤跡,突然, 他發現了有一名漢族女性,在一家售賣冬蟲夏草的店鋪柜台前認真詢問著什麼,頗有商業頭腦的扎西想了一下,馬上圍了過去。

從外表上來看,誰也看不出這名女性已經29歲了,她的名字叫 朱冬愛

此番前來拉薩,讓她有些不適應,因為這里的海拔實在是太高了,雖然身體上沒有出現高原反應,但稀薄的空氣還是讓她有些疲累。

「你要買蟲草嗎?我能給你推薦一些。」皮膚黝黑的扎西馬上對一身時尚裝扮的朱冬愛搭話。

朱冬愛早就不是無知的少女,她來到拉薩雖然是打聽蟲草市場的行情,但也知道扎西這種年輕人推薦的商品并不能給自己提供參考,于是只是非常禮貌地回答道: 「我只是看看,不需要推薦,謝謝你。」

極其擅長社交的扎西不知怎麼,這次罕見地沉默了許久,沉默到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很快,扎西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于是開始非常冒昧地直接詢問朱冬愛的聯系方式:「我能留你電話嗎?」

這種「熱情」其實對于朱冬愛來說,已經有些逾矩了, 她最終還是委婉地拒絕了扎西的請求,慢慢地走開了。

在朱冬愛離開的那一剎那,扎西心里就像被什麼剜掉了一塊,這一刻,扎西發現,自己愛上了她,愛上了只見了一面的朱冬愛, 而扎西甚至都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一、一見鐘情

現在說出「一見鐘情」,可能很多人都以為是笑話,但一見鐘情這種事情真的在扎西身上發生了,似乎第一眼就發現了對方身上有自己無比喜歡的特質,愛情突然就降臨了。

慌亂的扎西顯然不能處理自己內心的悸動,他在這一刻就覺得自己心有所屬了。

可到晚上的時候自己心里卻對白天的邂逅充滿了后悔, 后悔自己不該馬上詢問她的聯系方式,更不應該直接邀請她跟隨自己去買自己推薦的商品。

因為簡單想想就知道,自己一頭卷發隨意地披散在了肩上,給人一種不好的印象。

而且對方更是自己出門在外,在陌生的地方,她絕對不會貿然跟著自己走,更不會給自己聯系方式。

一念至此,扎西翻來覆去地睡不著, 他不知道此生還能不能見到那個姑娘。

緣分這種事情真的是妙不可言,1998年的拉薩夜生活其實并不繁華,不過在這個熱情洋溢的土地上,晚上的拉薩依舊有很多喝酒跳舞的場合,很多人在這里飲下青稞酒,講述著屬于自己的故事。

沒過兩天, 朱冬愛在傍晚從賓館出來閑走漫步,感受著這座城市獨特的風光。

夜間的大昭寺和布達拉宮已經謝絕游客了,所以朱冬愛不免被有演藝人員在的聚會吸引,向來外向的朱冬愛自然不會錯過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

她很快加入這群狂歡的人們中,要了一杯酒開始淺酌。

在她的眼中,拉薩的神秘似乎接納了自己,在一聲聲的藏族歌曲以及熱烈的舞蹈中,路過的紅袍僧人似乎都套上了一層朦朧。

朱冬愛也發現了,自己身邊不知何時坐上了一名絕對能稱得上 豐神俊朗的藏族小伙子

而且她也發現了,這名小伙子豪爽大方的氣質下還隱約有一絲拘謹,這讓朱冬愛覺得有且有趣,就沒有拒絕他,很快,大家都一起喝了起來。

坐在朱冬愛旁邊的,自然是扎西。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此生還能再見到這名美麗的姑娘,在這個夜晚看到她的第一眼,扎西就知道絕對不能放過這次機會。

于是心一橫就坐在了她的身邊,沒想到自己真的成功了,朱冬愛并沒有拒絕他。

這場酒會不知不覺就進行到了凌晨,朱冬愛知道時間不早了,趕緊會賓館休息才是正事。

可就在自己離開的時候,自己卻突然被別人叫住了,仔細一看, 原來是扎西叫住了自己,想要邀請自己吃一些夜宵。

這時候朱冬愛也看出來了這藏族年輕人對自己有好感,朱冬愛本不想去,無奈盛情難卻,只能前往。

在吃夜宵的時候, 扎西不經意地詢問朱冬愛住在哪個酒店,并且表示自己可以送她回去。

朱冬愛自然知道扎西的小心思,她自然地換了一個話題,沒有回答扎西,這時候朱冬愛心中有些警覺,她自己出門,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自己遠遠沒有他強壯, 若是扎西這個人心懷不軌,那后果不堪設想,所以朱冬愛吃完飯之后便匆匆離去了,最后只給扎西留下了一個自己住處大概的方向。

朱冬愛本來覺得自己和扎西的相遇只是旅行中的一件小插曲,她萬萬沒想到,次日早上的時候,剛剛睡醒的她卻聽到自己房門被人敲響。

打開門以后,扎西那張憨厚俊朗的臉就出現在了朱冬愛眼前。

這一瞬間,朱冬愛心中的怒火突然就升起來了,她現在覺得扎西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跟蹤狂、是一個變態。

自己明明沒有告訴他自己的住處,沒想到扎西居然摸了過來, 一定是跟蹤了自己!實在過分!

朱冬愛保持了最大的克制,沒有把扎西轟走,但扎西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帶來誤會,所以他見到朱冬愛的第一句話就是: 「我終于找到你了。」

是的,朱冬愛是被扎西連夜找到的,聽完扎西昨晚的故事,就連朱冬愛憤怒的心也止不住軟了下來。

原來在昨晚, 扎西把這附近所有的酒店賓館都詢問了一個遍,不厭其煩地問前台人員,目的就是想要找到朱冬愛,想見她一面。

這種浪漫到極點的故事雖然讓朱冬愛心中頗為感動,但依舊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當她看到扎西憋紅了臉對自己表白的時候,看到扎西手足無措地說他對自己一見傾心的時候,朱冬愛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扎西說喜歡朱冬愛身上的熱情、大方以及灑脫,但朱冬愛自己卻覺得扎西本質上還是稚嫩到過分的大男孩,最后只是婉拒了扎西的表白, 只是非常認真地對扎西說,兩個人真的不合適。

朱冬愛曾經有過一段婚姻,也曾經有過兩個孩子,知道感情這種事絕對不能意氣用事,扎西現在很有可能只是沖昏了頭腦。

不過朱冬愛并沒有讓扎西這個人死心,她告訴扎西,兩個人之間做朋友可以,但戀人真的不行,她還有自己的生活,這段感情最好還是到此為止。

朱冬愛和扎西認真地聊了一會兒,她對扎西說, 自己住在深圳,西藏只是人生中旅途的一站,她真的不可能和扎西有什麼其他的故事發生。

就這樣,扎西黯然神傷地離開了,不過他的勇敢并不是沒有任何收獲,扎西走的時候,擁有了一張電話號碼,這正是朱冬愛給他留下的。

沒過幾天,朱冬愛離開了西藏,當她回到深圳的時候,繁華的街道和高聳入云的高樓大廈讓她相信,西藏的故事就戛然而止了,她還有事業需要忙碌。

二、西藏高原的來客

朱冬愛在深圳有一家屬于自己的工廠,她十分聰明,工廠里還有幾十名員工, 一年的營業額就有300萬元,在當時已經算很有規模了。

可做生意是非常累的,有時候朱冬愛白天處理完文件以后,晚上還得馬上去交際應酬,很多煩瑣的事情淹沒了這個只有29歲的女人。

她的時間安排得很滿,所以當某一天,手機里突然想起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的時候,她自己愣了半天都想不起來是誰。

這種電話朱冬愛一般都是不接的,她掛斷以后,就把這件事情拋在了腦后,馬上處理手邊的事情。

可令朱冬愛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鈴聲居然一直在響, 不管掛斷多少次,總是會再次響起來。

突然之間,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這件事似乎并不簡單,她拿起手機一聽,果不其然,電話那邊的人居然是扎西。

電話里的扎西第一句話就讓朱冬愛止不住地驚訝,只見扎西說: 「我來深圳了。」

朱冬愛雖然在商界馳騁,見過了大世面,但還是隱約覺得這件事情沒準是這個藏族小伙剛學會的玩笑,她讓自己鎮定了一下,然后對他說:「你把你四周的景象給我說一下。」

扎西于是很老實地描述四周的場景,因為他的普通話說得很糟糕,所以他描述得異常笨拙。

而扎西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朱冬愛自己心里就驚呼, 全都完了,沒想到這個人真的來了。

朱冬愛放下了自己的工作, 馬上開車去接這個人生地不熟的扎西,當她在車站里看到拿著包袱的扎西時,朱冬愛的一顆心終于放下來了,這個「老朋友」真的來了。

這一年是1999年,朱冬愛聽完扎西的旅程之后,才知道這個男人為了尋找自己做了些什麼。

扎西在某一天突然對自己的家人說要離開西藏,然后,他只拿著幾百塊錢就離開了那片自己生活了半生的高原,就這樣背著行李,從拉薩坐臥鋪火車出發,輾轉到了青海,緊接著,他又馬不停蹄地轉車前往深圳。

因為語言不通,他這趟旅途充滿著坎坷, 不過最終他還是千里迢迢地來到了深圳。

朱冬愛心里非常感動,可扎西見到朱冬愛后,說得下一句話就讓朱冬愛非常無語了,因為扎西居然第一句話就是想讓朱冬愛當自己的老婆。

朱冬愛當然不會接受,扎西顯然并不是自己心中最好的選擇,因為成長環境有很大的差別,兩個人之間的生活以及風俗根本就不一樣,很難過到一起。

還有十分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朱冬愛其實心里很難接受姐弟戀,她的心中是非常傳統的, 這個男人比自己年輕了將近9歲,朱冬愛覺得這種戀愛是在挑戰自己的底線。

不過朱冬愛并不是不管扎西了,扎西自己在深圳很難生活下去,他只是懂得非常皮毛的漢字和漢語, 絕對無法適應這里的工作以及生活。

所以,朱冬愛直接給了扎西一份工作,那就是在她自己的工廠里面幫忙干活。

而且朱冬愛也像一名老師一樣開始教授他很多知識,甚至給扎西買了小學生適合使用的字典和筆記本,手把手地從拼音和字母開始教,嘗試讓他學會認字。

這時候的扎西也知道了 朱冬愛其實結過婚,是一名單親媽媽。

不過這并不能阻擋他心中對朱冬愛的熱愛,他早就做了決定,從見到朱冬愛的第一面開始,就要用對待老婆的標準來對待朱冬愛。

朱冬愛也神奇地發現,這名叫做扎西的藏族漢子居然學會了怎麼做家務,無論是洗衣服、洗碗甚至做飯全部都手到擒來。

這讓朱冬愛非常震驚,不過,她看著扎西三天兩頭地跑到自己面前,隨便稱呼自己為「老婆」,她心里也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朱冬愛還是不敢敞開心扉接受這段感情,她自己也算是稱得上事業有成,所以她根本分不清這個男人愿意留在自己的身邊,是圖她自己的錢還是真的對自己這個人真心實意,很快, 朱冬愛心中決定,還是要考驗一下這個男人。

三、扎西的決定

沒過多久,朱冬愛就發現, 扎西可能是自己工廠最受歡迎的男人,他不僅多才多藝、載歌載舞,而且在工廠里的時候,他干活也使出全部的力氣,每個人都佩服扎西。

而且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扎西在這家工廠里是沒有任何工資的,扎西心里也有一些芥蒂,他不知道這是朱冬愛對自己的考驗,不過他確實覺得自己不受尊重,但為了愛情,他還是在這個工廠里面心甘情愿地為朱冬愛付出。

而且扎西也確確實實地見到了朱冬愛心中脆弱的一面。

某一天,朱冬愛的母親突然生病了,那是一個晴天霹靂般的消息,因為朱冬愛的母親患上的是胰腺癌,這種癌癥是世人所稱的「癌癥之王」,根本無藥可醫,而且朱冬愛母親的癌癥已經是晚期,回天乏術。

當朱冬愛想要帶著母親前往湖南看病的時候,扎西執意前往,他用剛學會的漢語說:「我來幫你分擔,這樣你能輕松一點。」

在母親住院的時間里,朱冬愛真的第一次感覺到了扎西這個男人身上蘊含的力量。

扎西竭盡全力地照顧朱冬愛的母親,每天勤勤懇懇地為老人擦身子、打飯、清理衛生,而且還用按摩舒緩她的肌肉, 甚至比朱冬愛自己做得還要好。

這是朱冬愛第一次對扎西這個人產生改觀, 她沒想到扎西如此有擔當,能為自己做到這個份上。

又過了很久,在10月26日的晚上11點多,當時朱冬愛正準備睡覺,但她卻突然聽到了敲門聲,她知道敢敲門的只有一個人,一開門,果然是扎西。

看到扎西以后,朱冬愛神秘兮兮地對她說:「現在回去坐好,閉上眼睛,我讓你看一個東西。」

朱冬愛當時真的閉上了眼睛,可等她再睜開眼的時候, 卻看到了一束牡丹花,只不過,這是用藏族傳統食物糌粑做的。

這讓朱冬愛實在是摸不著頭腦,而且她看到旁邊還有蠟燭,扎西甚至還帶著一瓶紅酒,這讓朱冬愛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沒想到扎西一句話就讓朱冬愛笑噴了:「我要給你慶祝生日!」

朱冬愛笑得樂開了花,問了一句才知道,原來是扎西在整理文件的時候,偷偷看了一眼她自己的身份證, 記下了朱冬愛自己的出生日期。

但誰知道扎西自己看錯了,把11月26日看成了10月26日,所以才鬧了今天這個大笑話。

但朱冬愛自己真的很感動,就這樣,朱冬愛在這一年過了兩個生日。

朱冬愛自己也慢慢接受了扎西的存在,并且還聽從扎西的建議,開了一家酒吧, 扎西自己也成了酒吧里最著名的藝人。

兩個人在一起后,日子過得非常甜蜜,扎西還給朱冬愛起了一個藏族的名字,名叫「卓瑪」,在藏語里,卓瑪是女神的名字,曾經拯救了苦難眾生。

扎西沒有看錯,朱冬愛真的是非常喜歡拯救生命。

四、輝煌之后

那是2002年,朱冬愛外出和客戶談生意,不過中間發生了一個小插曲,那就是 她在垃圾桶的旁邊看到了一只可憐的小狗。

她本能地覺得小狗狀態十分不好,于是就把這只狗帶到了寵物醫院,經過檢查,發現這只小狗有極其嚴重的內傷。

這讓朱冬愛心疼地直掉眼淚,直接掏了3000塊給這只小狗治傷。

當時朱冬愛想要給小狗找個好人家,沒想到轉了一圈兒,她發現無人愿意收留這只小狗, 迫不得已,朱冬愛只好自己養活這只小狗。

從此之后,朱冬愛自己內心柔軟的一面徹底打開了,她只要發現流浪貓或者流浪狗,就一定會對他們進行救助。

過了還不到半年的時間, 她自己收留的流浪狗就達到了七八十只之多,那時候的朱冬愛每天都要忙工廠里的事情,還得一邊照顧流浪狗,過得非常疲勞。

沒過兩年,「非典」病毒來襲,這讓朱冬愛的工廠走上了下坡路,生意一天比一天差,酒吧的生意也江河日下,越來越不好,讓人心焦。

朱冬愛實在沒有辦法,最后她只能把自己的工廠和投資的酒吧全部賣掉,換來的錢都給了這些狗狗。

朱冬愛已經不是原來那個縱橫商界的女強人了,等到了2008年的時候,她收養的貓狗已經到達了上千只的數量,每個月僅僅是照顧這些貓狗就得花費幾萬塊錢。

朱冬愛為了這些小動物甚至把自己位于香港和深圳的房子全部賣掉了,租賃了廠房讓這些狗狗居住。

她的身邊都是這些流浪的小生命,但她的工人、她的客戶以及她的一切社會關系都在一個一個地離她而去, 甚至有人覺得朱冬愛似乎是著了魔一樣。

可最后不離不棄的只有扎西,這個男人在她輝煌時候來尋找她,在她落魄的時候也未曾放棄她。

兩個人也曾出現過矛盾,扎西知道這樣不是辦法,總有一天朱冬愛會把自己也賠進去, 扎西也曾問過朱冬愛,讓她放棄這些貓狗。

但朱冬愛居然對她說:「我寧愿照顧這些小動物,也不要你,反正我沒錢了,你現在要是想走的話,就趕快滾。」

扎西心中有些傷心,但他依舊站在朱冬愛的身邊,一步都不曾離開,甚至好幾年都沒有回到故鄉,為了支持她, 扎西甚至自己還曾向自己的哥哥借了好幾萬塊錢。

在最艱難的時候,朱冬愛要照顧狗狗,給他們洗澡清理糞便,養家的重擔自然就到了扎西這個男人的身上。

扎西每天晚上都要制造手工制品,第二天也會去城市的街頭唱歌,希望有好心人能夠給他打賞。

五、尾聲

兩個人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今天,很快二十多年的時光就過去了, 扎西為了這個女人付出了自己的半生。

2021年,朱冬愛的父親突發疾病,住院的時候,朱父看著照顧自己無微不至的扎西,心中無比感慨。

他找了扎西不在的日子,語重心長地對她說:「女兒,我是一名父親,我能看出來他是真心為你好,他真的值得你托付一生,希望你能認真考慮一下。」

朱冬愛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前自己在拉薩見扎西的第一面,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他已經是自己生命中不能割舍的一部分。

所以,朱冬愛決定補償扎西。

她報名參加了一檔節目,在節目中,她對著所有人訴說了自己的心意,這時候,這個如鐵塔一般的藏族男人已經泣不成聲。

他等著一天等得太久了,從一個二十歲的青年等到了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但他等到了,他信守了自己的承諾, 面前這個女人,真的成了自己的妻子,兩個人互相擁抱的一剎那,仿佛整個宇宙都在為他們祝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