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男子發現亡母2600萬存款,核驗時被銀行沒收,還被銀行提告,他哭:欺人太甚了

男子發現亡母2600萬存款,核驗時被銀行沒收,還被銀行提告,他哭:欺人太甚了
2022/05/25
2022/05/25

2015年6月,剛剛被撤職了的原某銀行行長劉海斌,接到了一通陌生的電話。

電話是警方打來的,劉海斌被告知,他被老東家的銀行給告了,警方要求他去當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

當劉海斌得知消息的一剎那,終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說道:「他們吞了我媽留給我的2600萬存款,我正準備告他們呢,現在反而把我給告了?」

高達2600萬的遺產

劉海斌出生于1972年。他的老父親曾經是當地稅務部門的一名干部,母親也曾經是一家國企里面的會計。家庭條件雖然不能稱得上多麼富裕,但相較于一般家庭而言還是好了不少的。

1990年,18歲的劉海斌進入了某信用社里面工作,他工作勤奮、認真,用了20多年時間,一步步的被提拔為了一支行的行長。

然而,命運卻在此時和劉海斌開了一個惡劣的玩笑,進入2013年后,劉海斌的母親突然患上了重病,藥石無救。一天晚上,九點剛過,在醫院病房內的劉海斌母親蘇醒了過來,此時的她看起來頭腦清醒了一些,用虛弱的聲音將劉海斌叫到病榻之前,說道:

你有時間回老家一趟,閣樓上面有一個鐵盒子,拿······,拿出來,那里面,有我留給你的東西。」當時母親的身體已經十分的虛弱了,說這短短幾句話就費了她很大的氣力,喘起了氣來。

母親的樣子讓劉海斌更加難受,他覺得母親可能是因為生病,分不清虛幻和現實了。第二天,老人家就病逝了。

母親逝世后,沉浸在哀傷中的劉海濱更沒心思去想「閣樓上的盒子」了,再加上工作繁忙,一來二去之下,他把這件事情給忘了。時光匆匆,一眨眼來到了2015年年初。劉海斌接到上級通知,鑒于他這些年的良好表現,銀行決定將他調往外地擔任銀行行長。

劉海斌決定臨行前先回一趟老家祭奠母親。到了老家清點母親遺物時,母親臨終前的情景再次閃現在了劉海斌的眼前,他不禁悲從中來,哭出了聲。擦干眼淚,劉海斌起身去了閣樓。雖然知道可能是母親說的胡話,但畢竟是母親的遺命,還是要遵從的。

很快,劉海斌就在閣樓的角落里面發現了一個小鐵盒子。打開盒子之后,發現里面是一張白色的「紙條」。看清楚「紙條」上字跡的一剎那,劉海斌忍不住驚呼出了聲:「2600萬!」

雖然因為時間的關系這張紙條的字跡已經很模糊了,但還是能看到一些關鍵性的信息。在存單的正面,還蓋著銀行股金專用章。在銀行系統里面工作了20多年的劉海斌,很容易就能分辨得清這張儲蓄單到底是真是假。

在這一張巨額儲蓄單的背面,還有著當時的工作人員的簽名。在出納員、復核員處也都蓋了長方形的紅色印章,看起來,這場儲蓄單應該是真的。

劉海斌拿著儲蓄單急匆匆地走下閣樓找到父親,問他知不知道這2600萬存款是哪來的。孰料,父親看到儲蓄單的那一刻比他還要驚訝:「我們家哪來的這2600萬?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這不就是你們銀行的前身嗎?你在銀行干了這麼多年,沒聽過這件事嗎?」

劉海斌被父親的一席話給噎住了,2600萬可不是個小數目,在90年代更是如此,如果有人存了2600萬,銀行絕對會炸了鍋的,可他從未聽說過此事。同時,劉海斌也不明白只是一個普普通通會計的母親,到底是從哪里得到的這2600萬元錢。

劉海斌父子實在不明白,明明有著多達2600萬的存款,身為妻子、母親的黃小妹為何卻選擇對家里人進行隱瞞,而且一直到臨終前才對兒子吐露出這件事情。

經過商議后父子倆認為,先別管這2600萬是哪來的,當務之急是要先確認這份儲蓄單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

真假儲蓄單

此時劉海斌馬上就要去外地工作了,沒時間親自去,就把儲蓄單交給了妻子,讓她有時間去一趟該銀行,請行長幫忙驗證一下真假。

4月28日這一天,劉海斌的妻子徐女士起了個大早,吃過早飯之后,去打印店復印了一份儲蓄單,之后拿著復印件去了銀行,將之交給了該行行長。

當天下午,在家里等消息的徐女士接到了該行長打來的電話:「明天拿著你們那張儲蓄單的原件來銀行一趟。」

雖然該行長并沒有在電話里說儲蓄單是真是假,但徐女士還是認定儲蓄單應該是真的。

畢竟,如果儲蓄單是假的,直接說單子是假的不就完了,何必非要她將原件一起帶過去呢?想到這里,激動萬分的她當即給丈夫打電話說了這一喜訊。

然而,沉浸在美好未來幻想中的夫妻二人沒有想到的是,現實第二天就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第二天上午,徐女士按照銀行的吩咐將儲蓄單的原件交給了銀行,準備等驗證真假后就將里面的錢取出來。

結果就在當天晚上,該行長打來電話嚴肅的通知徐女士:「你那一份儲蓄單是假的。」聽到這里,徐女士不禁大失所望,剛想說些什麼,該行長接下來的一番話就讓她產生了懷疑:「你這份假存單我們銀行要銷毀,沒收了。」

徐女士聽后當時就急了,說:「就算是假的也不能沒收啊!」結果不管她好說歹說,電話那頭的該行長都是一個態度:「你這單子是假的,按照規定我們不能予以退還。」

就這樣,2600萬存款的儲蓄單就以相關規定為由被沒收了。

徐女士辯不過對方,就跟自己的丈夫打了電話。劉海斌沒想到,一張單子竟然鬧出這麼多事來,他覺得這件事背后絕對有「貓膩」,堅決不肯同意銀行方面的做法。為此,不久后,該銀行副行長等銀行領導專門去做了劉海斌的思想工作。

只見該副行長和顏悅色地說道:「海斌,我們是老鄉,也是好友,不可能害你。你想一想,1994年的2600萬是什麼概念?那一年平均工資也才1萬7塊錢,想要存2600萬,簡直是天方夜譚。

你母親是會計,她就算不吃不喝,也攢不下來這麼多錢。你身為銀行的中層干部,在這種事情上可不要犯糊涂啊。原件銀行方面要沒收銷毀,你就不要追究了。」

不管領導怎麼勸說,劉海斌就是秉持著一個想法:「你們不歸還我原件,這事就有問題。」不久后,劉海斌專門回了一趟總部,結果不管他怎麼說,銀行方面都是一個態度:「不予歸還」。

2015年5月27日、6月26日,忍無可忍的劉海斌先后兩次向銀行發去了律師函,要求銀行返還他母親的存單原件,結果銀行一口咬定那一張儲蓄單是假的,不能歸還。

此時的劉海斌完全沒有想到,就因為這一張小小的存款單,他拼了半輩子得來的烏紗帽也丟了。

7月1日,劉海斌接到了銀行人力資源部門的通知,銀行決定免去他的中層正職,調往某支行進行工作。當劉海斌知道此事后,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2600萬的存單不還給我也就算了,還把我給撤了?

越想越氣的他也沒去支行上班,一怒之下遞交了辭職信,之后打算通過法律的途徑解決問題。誰知,劉海斌還沒將銀行告上法庭,該銀行反而先去派出所報了案,說:「銀行政策中并無該筆存款,未找到該存單底卡。

劉海斌提交的存單無存入日期,無賬號,無金額小寫,經辦人私章模糊不清無法辨認。所填姓名等要素均為手寫,而當時存單都已用電腦打印。劉海斌在1992年12月至2002年12月間在那間信用社任職,完全有機會接觸到空白的存單和印鑒。」

因此,銀行方面認為「劉海斌夫婦涉嫌金融憑證詐騙」。

接到報案后,立即對劉海斌夫婦和他的父親進行了立案調查,同時專門委托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對儲蓄單原件進行了鑒定。

2016年1月7日,鑒定結果出來了:

「不能確定送檢存單第一聯原件上書寫字跡的形成時間;不能確定送檢存單第一聯原件下方‘存入時出納員’‘復核員’簽章處兩枚長方形印文的圖文內容;傾向認定送檢存單第一聯原件銀行簽章與送檢的同名樣本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所蓋。」

在警方對本案進行調查的同時,劉海斌父子也將銀行告上了法庭,要求銀行支付2600萬元存款以及888萬余元的利息。結果法院表示:「 本案涉嫌金融憑證詐騙,公安機關正在偵查」,駁回了他們父子的起訴。不服氣的劉海斌父子當即提出上訴,結果被再次駁回。

2017年1月18日,警局調查了一年多之后,沒有發現其他能證明劉海斌一家金融憑證詐騙的證據,決定撤銷對劉海斌妻子的立案調查,并迅速對「某農商銀行被金融憑證詐騙」展開立案調查。

這一查,就是兩年時間。最終,2019年3月13日,當地警方以「 因對犯罪嫌疑人未采取強制措施,自立案之日起二年以內,仍然不能移送審查起訴或者依法做其他處理」為由撤銷了立案。

眼見警方終于撤銷了立案,劉海斌父子再次將銀行告上了法庭,要求返還2600萬元存款和800多萬的利息。

劉海斌堅信,自己一家是清白的,母親沒有必要坑害自己。他猜測,那2600萬元可能是母親通過炒股賺來的。

在法院以「 不能證明黃小妹和銀行存在存款關系」為由,駁回了他們一家的訴訟請求后,2021年8月,劉海斌一家向法院提起了「某農商銀行退還案涉存單原件」的請求,結果因為該存單是重要證物,現在仍然留在警局,所以法院沒有受理。

2021年12月,劉海斌向檢察院提交了抗訴申請。他相信,真相一定會迎來水落石出的一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