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42歲保姆閃婚95歲老人,得知無房后馬上失婚,揚言:想復婚先買房

42歲保姆閃婚95歲老人,得知無房后馬上失婚,揚言:想復婚先買房
2022/06/26
2022/06/26

眼前這位名叫司徒老人,如今已是95歲高齡,前不久,他和小自己53歲的保姆結為夫妻。然而,這段婚姻并沒有持續多久,還不到兩個月,保姆就和司徒老人離了婚。

司徒老人

司徒老人非常愛這個保姆,經常三更半夜不顧危險來看她,保姆更是直言:「想要復婚,也不是不可以,必須要在市中心給我買一套房!」

司徒老人的家人、親戚以及附近鄰居都曾經多次勸說老人放棄這段愛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保姆就是圖財產,可司徒老人就是不聽,不光如此,他還將自己的孫子告上法庭。

保姆姓字名誰,又來自哪里?她和司徒老人之間究竟是如何結識的?司徒老人為何要將自己的孫子告上法庭?

司徒老人年輕時是一位人民教師,老伴名叫王芳,多年前已經離世。兩人育有一女一兒,如今兒子、女兒都已是白發老人。

由于在教師行業深耕多年,司徒老人在早年分到了一套三居室的住房。這套住房位于市中心,雖然房子比較陳舊,但隨著房價的不斷升高,如今這套房產已經價值數百萬元。

老伴王芳在世時,就將這套房產過戶給了自己的孫子司徒興。

王芳離世后,由孫子司徒興照顧老人的生活。然而,孫子有自己的事業和家庭,也不可能天天陪在爺爺身旁,因此出錢給爺爺雇了一個保姆。

這個保姆名叫劉萍,是個離異帶女兒的女人,年齡42歲。

劉萍

劉萍出生于農村,不識字,在22歲那年,因為誤信人言被拐賣到貴州深山,嫁給了一個腳部有殘障的男人。

在這里,劉萍過了十年暗無天日的生活,她和這個男人育有一個兒子。十年后的一天,一個偶然的機會,劉萍逃出了深山,返回到了老家,此時的她已經32歲。

旁人問起,劉萍會說自己這些年在外地打工,絲毫不敢提自己被拐賣一事,更不敢透露自己曾經生過小孩。

媒人多次給劉萍做媒,可優質的男人都嫌劉萍年齡大,沒有文化,最終都不了了之。

到了35歲的時候,劉萍經人介紹嫁給了一個二婚男人,對方經濟條件很一般,婚后兩人育有一個女兒,名叫貝貝。

然而,不幸的事情再次發生在劉萍身上,

還沒過上幾年安穩生活,劉萍被查出患有喉癌,醫生告知,雖然是癌癥初期,如果不立即進行手術,今后會有生命危險。

丈夫沒有多少收入,更不愿借錢給妻子治療,劉萍自己又沒有積蓄,上萬元的手續費還是劉萍東拼西湊借來的。為此,雙方多次因為這件事發生爭吵,一氣之下,劉萍選擇失婚,并且帶著女兒離開。

好在手術很順利,劉萍的病在此后多年都未復發過。

帶著一個女兒,對于沒有學歷也沒有技術的劉萍來說,簡直無法想象,為了活下去,她只得給人當保姆,并且在城中村長期租了一套住房。

所以,當看到司徒興要招一個保姆時,劉萍欣然應聘,司徒興覺得,這個保姆非常可憐,帶著一個孩子實屬不易,而且年齡和自己的爺爺相差五十多歲,應該不會擦出愛情的火花,于是就錄用了劉萍。

殊不知,司徒興的這個決定,讓整個家庭陷入到重重矛盾之中,曾經關系極好的祖孫倆也因為這個女人對簿公堂,司徒興小看了這個女人。

來到司徒老人身邊后,劉萍很快博得司徒老人的信任,生活中,劉萍將司徒老人照顧得無微不至,而且很討老人歡心。

做保姆僅僅過了一個月,兩人就互生情愫,司徒老人直言,他已經完全離不開劉萍,他要和劉萍結婚。

劉萍首先詢問了目前居住的這套房產歸屬,司徒老人明言,這套房子是單位分配的,自己有完全的處置權。

第二天,劉萍就和司徒老人領取了結婚證。

之后的劉萍一直要讓老人將這套房產過戶到自己名下,理由是自己還年輕,晚年需要有一個保障。

司徒老人此時已經著迷,他很想將這套房產過戶到妻子名下,然而房產在前些年已經過戶到了孫子司徒興的名下。

老人找到孫子,提出要將這套房子重新過戶到自己名下。對于爺爺的反常舉動,司徒興摸不著頭腦。

后來才知曉,爺爺已經悄悄地和保姆劉萍領證結婚,整個家族的人,沒有一個人知道此事。

司徒興師徒勸說爺爺,要他與這個保姆失婚,種種跡象表明,這個保姆并非真愛爺爺,而是貪圖房產。

司徒老人早已走火入魔,對于孫子的勸說,他非但沒有聽進去,甚至還將孫子趕出家門。

他還恐嚇孫子,如果不歸還房產,自己會立即起訴。

司徒興不以為然,他以為爺爺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因為從小到大,爺爺都非常疼愛自己。

可他小看了愛情的力量,為了愛情,司徒老人可以六親不認,說到做到的司徒老人還是在妻子的教唆之下起訴了司徒興。

司徒老人

法院以這套房產在老伴在世時已經過戶給孫子,并且司徒老人還在同意書上簽字為由拒絕了司徒老人的訴求。

房產沒有要回來,劉萍的計劃也落空,她天天和司徒老人吵架。最終,兩人結婚不到兩個月,劉萍就和司徒老人離了婚 。

失婚后的劉萍和女兒居住在城中村里,司徒老人是夜夜思念,由于自己是教師退休,他整日就在筆記本上寫些情話,以表相思之苦。

在手寫的情書里,他稱呼劉萍為「寶寶」,字里行間里都是贊美劉萍的話,還說她是自己眼里的西施。

情書

除了寫情書之外,司徒老人還經常夜里偷偷地坐車來到劉萍住處,劉萍房子的那扇破舊的窗戶,就是兩人互訴衷腸的地方。

司徒老人提出復婚,劉萍剛開始不同意,最終明說了自己的想法,自己需要有一套房子作為依靠,如果司徒老人能滿足這個條件,就可以馬上復婚。

司徒老人答應了劉萍的要求,并且要她放心,自己一定會要回房產,過戶到劉萍名下。實在不行,可以把房產賣掉,給劉萍重新買一套。

終于,司徒老人再次將孫子告上法庭,這次的判決結果和前一次不同,判決書上明確表明,司徒老人和司徒興,一人占有一半房產。

對于這個結果,司徒老人顯然是不能接受的,他要的是整套房產,他要再次上訴,拿回整套房產。

不堪困擾的司徒興不愿再與爺爺對簿公堂,最終和父母商議后,他主動放棄了這套房產的繼承權。

司徒老人拿回房產之后,過戶到了劉萍名下,劉萍也兌現了承諾,和司徒老人復了婚。司徒老人的子女以及孫子聽說后,都斷絕了與司徒老人的來往。往后余生,司徒老人的生活只能由劉萍來照顧,也希望劉萍能信守承諾,不要過河拆橋。

現如今,像司徒老人這樣的高齡喪偶老人再婚的事情是多如牛毛,老人更多的是想找一份精神寄托,而這份寄托是親情所無法替代的。但隨之而來的就是會引發一系列矛盾,說白了就是經濟利益。對于深陷愛情泥潭的人來說,錢財乃身外之物,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才是最終目標。但作為旁觀者來看,這樣的想法甚至是幼稚可笑的。愛情是建立在對等的基礎上,你愛她的同時也要保證她真的愛你才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