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子16年生11個娃,丈夫直言「存錢不如存人」,今孩子全部長大,夫妻倆卻后悔了

女子16年生11個娃,丈夫直言「存錢不如存人」,今孩子全部長大,夫妻倆卻后悔了
2022/10/28
2022/10/28

從1995年開始, 在四川省遂寧市蓬南鎮三台村,一名農婦就時常大著肚子,緩緩走在田地里,拿著鋤頭,挑著大糞。

這名農婦不是在懷孕,就是在懷孕的路上。

1995年,她的大女兒出生,她的丈夫為了節省開支,僅僅是守在遍布灰塵、滿是細菌的柴房外,讓村里的赤腳醫生幫其接生,直言沒有必要去醫院。

這名婦女即便是懷著孕,都需要下地干沉重的體力活兒。

下午三點生完孩子,她也來不及休息,僅僅是躺在床上休息了個把小時,就又開始出門打豬草,為一家人做晚飯。

「她不是都生了好幾個兒女了嗎?怎麼還生啊?家里條件又差,生這麼多又養不起!簡直就是一個超生游擊隊。」村民們時常議論著這家人。

農婦的丈夫認為多子多福,存錢不如存人。

所以從1995年開始,這名農民就不斷執行著自己的「致富理念」,讓妻子幾乎每年都懷孕。

到了2011年,他們家已經有了11個孩子,這還不包括中途夭折的幾個。

大兒子看著自己的弟弟妹妹接二連三出生,也開始抱怨起了上天對他不公,為什麼要出生在這樣一個貧困的家庭。

拮據的生活也讓這位11個孩子的母親身心俱疲,她也覺得自己很對不起膝下的諸多兒女。

但是面對丈夫的強烈要求,她不能反抗,否則便會被丈夫嚴厲指責,甚至是拳腳相向。

這位農村婦女身上又有著什麼故事呢?她的丈夫為什麼會有這種「特立獨行」的想法?

誤入火坑

這位母親叫做張杏子,她的丈夫叫做何洪,他們一共生了7女4男。

在三台村的村民眼中,何洪家庭極其貧困,又沒有手藝傍身,秉性不太好,性格暴躁,他怎麼會娶上一個任勞任怨的媳婦?

但是在張杏子眼中,丈夫何洪就是她畢生的依靠,什麼都沒有的張杏子,當年和何洪還共同度過一段相互扶持的歲月。

身為農民的何洪,當年也是覺得在老家種地沒有出息,于是來到了上海這座大城市打工。

出于同樣想法的張杏子,在上海打工的過程中和何洪認識了。

他們二人都做著沒有技術含量的工作,共同的社會背景也讓他們有著許多共同語言。

在上海舉目無親的二人,也就相互扶持著,張杏子有什麼頭疼腦熱,何洪都很殷勤。

張杏子患有間歇性的精神障礙,這讓她自小以來就飽受身邊人的冷眼。

就連她的家人也覺得,這個女兒算是白養了,以后嫁人會是一個大問題。

在家里不受父母關愛,到外面經常被冷嘲熱諷的張杏子,孤身一人來到了上海,期望能夠自己養活自己,不依靠任何人。

認識了何洪之后,何洪給她帶來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這讓張杏子很是感動。

逐漸對眼前的這個男人信任有加的張杏子,聽從了何洪的安排。

何洪讓她跟著自己回到四川遂寧的老家,和他結成夫妻。

心甘情愿嫁給何洪的張杏子,也就輾轉從自己的家鄉來到上海,又從上海來到了遂寧。

她已經對自己的原生家庭不抱任何留戀,也不嫌棄何洪家徒四壁,拿不出任何值錢的東西,她僅僅只是相信何洪會一輩子都對她好。

不遠萬里從已經扎根的上海來到遂寧之后,張杏子打算過起平凡的安穩日子。

在三台村沒有人嘲笑她的間歇性精神障礙,但是張杏子卻不知道,自己這個略帶沖動的選擇卻把她推進了另外一個火坑。

覺得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張杏子,對丈夫簡直是言聽計從,她從來沒有對何洪說過一句重話,更沒有反駁過何洪的只言片語。

來到了三台村后,張杏子才發現何洪的老家還是那種破敗的老式屋子,她也沒有嫌棄。

何洪隨后又提出,他們結婚不用宴請賓客大擺酒席,吃個便飯就好。

對于這一生只有一次的人生大事,張杏子也選擇了妥協,同意了何洪這個安排。

起初,張杏子和何洪結婚后的一段時日也算過得甜蜜,張杏子也覺得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但是到了懷孕的時候,她就漸漸明白了何洪的真實意圖。

生下11個孩子

1995年下半年,懷胎十月的張杏子已經到了預產期,但是何洪卻不想讓妻子到醫院生產,僅僅是找來了村里的赤腳醫生。

他還燒好了熱水,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干凈面布,還收拾出了柴房,讓張杏子在里面生產。

大女兒順利出生后,何洪給她取名為何川薇,但是何洪明顯有些不太滿意。

何洪一直有著重男輕女的思想,覺得女兒沒什麼大用處,一直要求張杏子再次懷孕生子。

第一次生產后,張杏子休息了兩天,這也是她休息過的最長一段時間。

在何洪眼里,張杏子就是一個生產機器,根本不需要坐月子,生孩子是張杏子的本職工作。

張杏子那個時候也覺得自己沒能為何洪生下一個兒子,有一些遺憾,所以便不假思索地準備再次懷孕。

但是那個時候國家的生育政策還很是嚴格,即便是在偏遠的三台村,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也被村民們知曉。

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在1997年,張杏子生了個兒子,這次何洪得償所愿了。

張杏子覺得,有了一兒一女,這個家庭已經十分圓滿了,沒有必要再繼續懷孕了。

當時村里人也在熱火朝天地提倡著婦女「節育」,張杏子也打算響應政策號召,不想再繼續生孩子了。

但是張杏子這個舉動卻被自己的丈夫攔了下來。

何洪覺得一個兒子根本不夠,對于農民來說,一家多一個勞動力,整個家庭的命運或許會得到改善。

正是抱著這種存錢不如存人的思想,張杏子淪為了何洪生孩子的工具。

張杏子也覺得丈夫的思想有一些偏激,但是她卻不敢反抗,對丈夫的指令只有執行。

于是何洪就和張杏子開始了浩浩蕩蕩的造人計劃,這項舉動在其他村民看來近乎瘋狂。

到了2001年,張杏子破天荒地生下了一對龍鳳胎,這時候他們已經有了六個孩子。

從1995年開始到2011年,16年過去了,張杏子生下了十多個孩子,一些孩子中途夭折,11個孩子存活下來。

貧困的家庭,又是怎樣養活11個孩子的呢?他們的生活又是怎樣的?

貧困的生活

雖然孩子們接二連三地出生,但是何洪似乎沒有計劃過怎麼養活他們,也沒有心思去教導數量眾多的孩子們。

張杏子夫妻倆為了養活這麼多孩子已經身心俱疲,實在沒有多余的金錢來滿足孩子們的教育需求,所以他的孩子全部沒有小學畢業。

大兒子記事之后,就開始幫著家里的父母照顧弟弟妹妹。

看到村子里其他的孩子都能夠無憂無慮地度過童年,他很是羨慕。

大女兒何川薇一直以來都很爭氣,還在上小學二三年級的時候成績就極好,村里人都覺得何川薇就是這個家庭的希望。

但是何川薇的原生家庭背景卻讓她倍嘗冷眼,她自小也極其自卑,不愿與外人交談。

數十個孩子都擠在狹小的空間之內,張杏子一家的生活環境很是惡劣。

一到夏天,豬圈的臭味兒就會直接透過窗戶,傳到旁邊一家人居住的臥室里。

何川薇和她的弟弟妹妹們,身上穿的衣物也總是有一股嗆人的氣味兒。

這也讓他們一家人一直被村民們排斥,也沒有孩子愿意同他們玩耍。

起初,還有人可憐這些孩子只能吃一些剩菜剩飯,生活條件極差,還會邀請他們上門。

只是在何洪和張杏子幾乎放任不管的教育下,孩子們的性子沒有得到約束,很是頑劣。

他們看見一些好東西上桌,就會上前爭搶,很沒有家教,時常讓主人家下不來台。

所以逢年過節,也沒有親戚愿意請他們一家人上門。

十幾口人一來就占據了一張桌子,甚至連酒席上的飯菜都不夠。

他們一家人的飯桌上也常常都是蘿卜白菜,見不到一點葷腥。

豬圈里養的豬也是拿去換錢的,否則他們的生活就難以為繼。

為了讓自己的孩子們能夠吃上一些好東西,張杏子甚至會在一些宴席上幫忙。

每次宴席完成,她都會提著一個塑料桶過去收拾賓客吃剩下的殘羹剩飯,打包倒進塑料桶內,帶回去給孩子們享用。

每次孩子們見到張杏子提著塑料桶回來,就知道有好東西吃了,總會在里面挑挑揀揀,選自己滿意的吃食。

孩子們的生日張杏子也記不下來,幾乎每個月都有孩子過生日。

張杏子記得的話,就會給孩子煮一個雞蛋,也沒有什麼禮物,不記得就這樣算了。

張杏子的遭遇也讓人覺得可憐,這些年她雖然年年懷孕,但是坐月子這樣平常的事情,對張杏子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

生完老大是她休息最久的時候,但也僅僅只有兩天。

生其他孩子時,往往都是只休息一兩個小時,等體力恢復了,就又開始正常的勞作。

關進監獄

這個家就這樣顫顫巍巍地運行著,直到2016年2月16日,三台村附近舉辦了一場廟會。

廟會上雖然都是素食,但好歹是免費的,也有一些酒,這在何洪一家人看來自然是不可多得的好機會。

廟會的主持何履海還和何洪沾親帶故,憑借這層關系,何洪一家也能來免費蹭飯。

在酒席上,何洪多喝了一點酒,就醉醺醺地向著何履海再次討要酒和吃食。

但他沒想到何履海竟然覺得自己是來吃白飯的,也沒有上香,就直接拒絕了他。

其余的香客見到何洪一家時,都會躲得遠遠的,上了頭的何洪不依不饒,于是便和何履海發生了爭執。

被打了幾拳的何履海索性回到寺廟,拿出了菜刀,何洪見狀就讓孩子們趕快出來幫忙。

并不懂得誰是誰非的孩子們,一把將何履海按在了地上,制服住了他。

何履海還在地上說著什麼何洪一家人都是廢物,只知道來吃白飯的話,這讓何洪很是氣憤。

一直以來,他們家經常受到外人白眼,氣急了的何洪一把將何履海手中的刀奪了過來,刺進了他的胸口。

何洪成了一名殺人犯,2016年10月25日,遂寧市中級法院正式審理了此案。

張杏子也帶著孩子們旁聽了此案,他們在法庭上一言不發,根本不知道他們做錯了什麼。

在孩子們眼中,他們僅僅是聽從父親的安排,而何洪最后也被判處了無期徒刑。

家里的頂梁柱倒下之后,張杏子還來不及悲傷,另外一件大事又發生了。

他們的大女兒何川薇出了意外,大女兒很獨立,有了自理能力后就外出打工。

她一直憧憬著外面的世界,不想回到三台村,也不愿向外人透露她的家庭情況。

生活壓力一直很大的何川薇,也會給家中寄一些錢回來,但是沒有什麼文化的她,只能做一些最簡單的流水線工作。

在外面孤苦無依的幾年里,她的精神長期緊繃,養活自己的同時也要接濟家里人。

或許是生活的壓力壓垮了她,亦或是遺傳了母親的精神障礙,十幾歲的何川薇就被檢測出抑郁癥。

面對何家人的悲劇,政府部門也決定對他們伸出援助之手。

政府部門先是給他們家修了一間160平的大房子,改善了他們的居住條件。

同時,何家人還可以每個月從政府部門領到4000元補助,以此來維持生活。

孩子們也被送到了各種職業學校,希望他們未來能夠有一技之長傍身。

如今,何洪依然在服役,他似乎也覺得自己當年存錢不如存人的想法有些荒謬。

他原本是打算讓孩子們自力更生的,但沒想到這個家庭居然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可是他也知道,后悔已經晚了。

兜兜轉轉這麼些年,這個家庭才終于走上正軌,只是可憐了大兒子。

最后,也希望這11位孩子能夠自食其力,走在正途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