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6歲巨嬰女孩,每天零花錢5萬塊,吃飯都要靠人喂,5年后她怎麼樣了?

16歲巨嬰女孩,每天零花錢5萬塊,吃飯都要靠人喂,5年后她怎麼樣了?
2022/11/12
2022/11/12

琦琦喂飯

都說「 富不過三代」,也有人說, 「三代人的努力憑什麼讓你寒門出貴子?「

但是再富貴的人家如果不懂得持家,不懂得繼續上進,那就算是 潑天的富貴也會有散盡的一天。

在遼寧就有這樣一個」富二代「女孩,從小含著 金湯勺出生, 可謂是潑天的富貴,父母更是秉承著 」窮養兒富養女「的育兒理念,將她嬌生慣養。

可是這一舉動卻是害了她,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姑姑喂飯

這個被嬌慣壞的女孩名叫劉思琦,出生于2001年一個遼寧昌盛之家,是個名副其實的「00」后,自她出生以后,就不知道「餓」是什麼,「窮」是什麼。

可是她父母卻萬萬沒想到,精心呵護的女兒,竟然養成了人人惡寒的「巨嬰」:

16歲的琪琪吃飯還要姑姑喂,剪指甲靠小姨,叔叔淪為隨叫隨到的司機!

而徹底壓到父母的最后一個根稻草,卻是因為一件事。

那天母親在外奔波了多時,拖著疲憊的身體本想回到家感受一下家庭的溫馨、兒女的關懷,可她剛一進門就 又看見自己的寶貝女兒發脾氣。

只見女兒琦琦圓目怒睜, 將不小心吃了她一口冰激凌的弟弟一把推在地上!

推搡弟弟

并且還無視弟弟的啼哭若無其事地躺在沙發上刷手機

看見這一幕劉母徹底寒了心,將來要是自己不在了,不求琦琦能善待親弟弟,她這個樣子能在社會立足嗎?

突然,她的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糾結過后,她在心里下了一個決定......

其實,父母這樣溺愛劉思琦,也是有緣故的,這還要從琦琦的童年說起。

當年父母生下劉思琦后,就把她丟給了家里親戚,為了做生意賺錢,夫妻二人雙雙在外,就這樣,琦琦就成了傳說中的留守兒童。

小的時候,琦琦也曾呼喚過父母,可是都得不到回應,她曾問姑姑:

姑姑和小琦琦

「姑姑,媽媽怎麼還不回來?爸爸怎麼不陪我玩?我好想爸爸媽媽,為什麼別的小朋友的爸爸媽媽都在家?你能不能把他們變回來?」

面對這樣的問題,親戚們都避而不談, 而是用物質轉移孩子想爸媽的話題,久而久之, 琦琦也就不期待父母了。

殊不知,幼兒的早年撫養是多麼重要,安全感,和親子依賴,都來源于此。

為了彌補對女兒的虧欠, 夫婦倆只得用金錢彌補,女兒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而且為了女兒得到最好的照顧,夫婦倆連金牌保姆都信不過, 而是高薪聘請自家親戚來照顧女兒,外面的人哪有親人照顧得盡心呢?

親姑母、親姨母、表姨負責琦琦的飲食起居,而叔伯舅舅三人負責琦琦的安全出行,在家是保安出門是保鏢,某些時刻還得充當琦琦的錢包,甚至琦琦的專用造型師也是自家堂姐。

媽媽幫穿襪子

可想而知為了照顧好琦琦,整個家族都出動且隨時待命。

現在看來,這個「精心」的安排也是敗筆。

「你如果中了500萬你會怎麼花?」這種白日夢式對話想必每個人都有過,可這種「煩惱」卻真實地發生在琦琦身上,還是幾個億的煩惱。

由于琦琦從小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有求必應, 只要是自己想要的就必須得到,這導致琦琦從小根本沒有金錢的概念。

據說琦琦每天零花錢10000元,最高消費記錄為一天160000!這是什麼概念呢?相對于月薪只有兩三千的普通人,這是好幾年的收入啊!卻被這個16歲的小姑娘一天就揮霍完了!

可是她真的快樂嗎?

消費日常

雖然家里的親戚都圍著她轉,有求必應, 但是他們都只是看護者,并不能替代父母,加上他們沒有給琦琦形成正常的價值觀、世界觀,所以琦琦的內心是空虛的,只不過她還渾然不知。

經過琦琦再一次毆打弟弟后,琦琦媽媽終于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原本媽媽想和琦琦好好談一談,可她剛一開口就被琦琦不耐煩的打斷:

「你說這麼多不就嫌我花錢多了嗎?不就是賺錢嗎?你和我爸會賺我當然也會!」

琦琦天真地認為, 賺錢很簡單,畢竟自己父母這麼會賺錢,自己的基因也不會錯吧。

自信的琦琦

于是她讓其二叔去批發點 手機殼,打算去夜市售賣, 可她二叔一回來就被侄女的無邪打敗了: 「琦琦,你打算開著蘭博基尼去夜市賣手機殼?」

看著二叔目瞪口呆的表情,琦琦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 「不然呢?兜風嗎?」

二叔只好閉上嘴,劉思琦的脾氣她很了解, 再說下去她就要炸毛跳腳了。

果然,琦琦的千萬跑車一在夜市亮相,就被包圍了,可圍觀者一聽說是賣手機殼的,大家又都不敢上前了:

蘭博基尼車上的手機殼,不得貼鉆鑲黃金啊?那得多少錢?

看著路人不敢上前,琦琦趕忙學著熱情推銷她的商品: 「手機殼,都是最新款,2元一個!」

蘭博基尼賣手機殼

此話一出,旁邊的二叔心里都在滴血,偷偷拉住琦琦說道:

「琦琦,這可都是二叔辛辛苦苦去批發市場進的貨,20一個呢,你這2快一個,咱們就賠啦!」

可在興頭上的琦琦卻沒停止的意思,只見她眉頭一皺:

「哎呀,我高興就行了,沒白送就不錯了,我太冷了,趕緊賣完回家啦!」

大甩賣

就這樣,幾十個精美手機殼,就被琦琦大方地賣完了。

在車上,琦琦還興奮地說: 「嘿,我今天掙了50多塊錢呢,我請你吃海鮮吧!」

琦琦二叔

二叔心道 :「成本算了嗎?你咋不說虧了500多!」

這還不算什麼,為了顯得自己會省錢,琦琦專門找了一個大排檔吃海鮮, 可結賬的時該付100元的琦琦卻大手一揮直接給老板1000元!美其名曰:「我今天開心!」

這讓琦琦二叔 再次無語凝噎。

只是賺錢事小,任性事大,接下來的一件事,讓母親再次對女兒的蠻橫感到痛心疾首。

一日,由于琦琦不滿堂姐給自己做的造型和美甲時, 琦琦突然生氣地把堂姐的工具扔在地上,沒好氣的罵道:

「你能不能創新?每天就這幾個造型,不能干就走!真沒用!」

琦琦發脾氣

堂姐被嚇得戰戰兢兢, 淚水噙滿雙眼卻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隨后琦琦命令叔叔駕車帶自己去300里外的大連做頭髮,父親母親趕忙替她安排,趕緊給寶貝女兒組建了一支了 「親戚護衛隊」,一路上為她保駕護航。

隨后琦琦媽媽陷入沉思,到底自己哪一步教育環節出了錯,女兒富養,自己錯在哪里?

他們不知道, 富養有兩層含義,物質層面和精神層面,很顯然他們根本不懂后者。

推搡弟弟,怒斥堂姐,琦琦媽媽決定不能再坐以待斃任由女兒繼續發展下去, 于是她決定送琦琦去一個地方,一個能讓琦琦脫胎換骨的地方,那麼這到底是是哪里呢?琦琦會去嗎?

2017年,琦琦媽媽給女兒偷偷報名了 《變形記》,可 《變形記》節目組來到琦琦家的時候, 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已經成人的琦琦,吃飯竟然還要自己的姨媽追著喂飯!

姨媽喂飯

得知媽媽瞞著自己給自己報名參加變形記,琦琦非常生氣,直接對著媽媽吼道:「你再不讓他們出去,我就不吃飯!」

可以往 屢試不爽的招數這次媽媽卻不再妥協,并威脅到 :「那好,正好我把你銀行卡也凍結。」

果然還是這句話有分量 ,琦琦聽聞要凍結銀行卡于是乖乖就范,答應母親去參加《變形記》。

根據節目規定,琦琦此去只能帶一些隨身物品,可照顧琦琦多年的姑姑很是放不下心。

一聽自己金貴的侄女要去貴州農村,姑姑給琦琦準備了 大包小包的零食和日用品,只一次性毛巾和內衣就兩大包,爸爸更是給了琦琦大量現金,足足一個行李箱!

全家齊上陣

這哪是參加節目體驗生活改造自己, 這分明是去旅游!

可剛到了貴州,還沒來得及欣賞青山綠水,琦琦就傻眼了, 節目組要求琦琦上交現金、手機以及零食。

這讓一向錦衣玉食的琦琦無法接受,立刻大發雷霆:

「好啊,你們都收走吧,我不參加了,我就坐在我行李箱上,看你們怎麼辦!」

可此時琦琦身邊可沒有保姆保安親友團了,有的只是懸崖峭壁,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節目組, 對峙了良久的琦琦還是向現實妥協,上交了所有物品。

琦琦耍脾氣

可這位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從沒走過這麼遠的山路, 早就腳痛難耐,還沒到達目的地就把行李扔了。

好不容易到了節目安排的農家,琦琦再次暴怒: 「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什麼垃圾地方!」

可根本沒人回應她的牢騷 ,這也讓琦琦第一次明白,離開家人根本沒人在乎自己的壞脾氣,更沒人寵著自己。

沒辦法,琦琦只得和其他小伙伴一起接受現實 ,學著適應這里的一切。

琦琦和小伙伴

在這里,他們被安排了一對 農村「父母」,一開始,琦琦和其他小伙伴一起每天無所事事,每天都等著農村的父母干完農活回來做飯, 可有時地里的活有早有晚,琦琦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是「饑餓」。

于是他們這些被慣壞的城市小孩為了不餓肚子, 竟然想到了去村里的小賣部賒錢買零食充饑。

等「爸媽」干農活回來后,還來不及歇息, 就趕緊給他們做好熱騰騰的飯菜,此時的琦琦再也顧不上飯菜 造型不好,是否是自己愛吃的,就狼吞虎咽吃起來。

這時她才知道, 原來人餓了吃什麼都香,她甚至和「父母」說:

「這是我這輩子吃得最香的飯。」

真香現場

農村的父母聽到后也樸實地笑起來,飯桌上一片歡聲笑語。

可時間久了, 琦琦和小伙伴們開始不好意思起來,「爸媽」每天早出晚歸去種田,還要回來給他們張羅一大桌飯菜,這讓琦琦很過意不去。

不僅如此, 爸爸還偷偷把琦琦扔在山里的大箱子給抬了回來,而這一切爸爸并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一笑把箱子給琦琦放在房間里。

幫她拿回箱子

琦琦第一次感動的流了眼淚,那麼難走的山路, 「爸爸」摸著黑磨破了腳什麼都沒說,琦琦覺得父母對自己真是太好了,她也不應該像寄生蟲一樣, 于是決定回報「爸媽」。

于是隔天一大早,琦琦就和小伙伴一起帶上工具去幫爸媽割草,甚至學著生火做飯,有一次還和小伙伴一起抓雞架火烤雞吃, 琦琦的父母一定想不到,他們的寶貝女兒也能接受這樣接地氣的吃法。

琦琦吃烤雞

漸漸地,琦琦竟逐漸適應了這里的生活,琦琦也感到奇怪, 這里分明沒有山珍海味,也沒有玩的東西,可在這里內心卻覺得充實快樂。

這是琦琦從沒感受過的, 而且從未想念過家中父母親人的她,第一次有了思念之情。

在離開的前幾天, 琦琦發現農村的「父母」腳上都沒有一雙好鞋,這讓琦琦和小伙伴們都很心疼,于是他們決定去附近的磚廠打零工, 一天50元,三個人一天賺了150元。

琦琦去工地打工

就這樣他們第一次通過自己的勞動,給這邊的「爸爸」買了一雙鞋子,還給「媽媽」買了一塊紗巾。

到了臨別之際 ,琦琦很不舍農村的「父母」,她在父母的身上感受到了關愛,并且有了深厚的感情。

這一個月, 琦琦學到了太多太多,她也認識到了過去的自己是多麼荒唐,多麼沒有意義。

含淚告別「父母」后,一行人踏上返鄉之旅,那麼琦琦能夠脫胎換骨嗎?

含淚告別

得知女兒歸期的爸媽一大早就去接, 看見女兒黑瘦的女兒后,媽媽的狠心早就跑到九霄云外,此時此刻心里只有心疼,甚至后悔把女兒送到了偏遠山區受這個罪。

可令父母意外的是,原本以為會興師問罪的女兒竟一改常態,反而親昵地撲到母親懷里,并開心地說道:「媽媽,這是我最開心的一個月,不過我好想你們呀媽媽!」

劉媽媽聽到女兒這麼說,又驚又喜,她捧起女兒的臉, 仿佛在辨別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對此,琦琦笑著說: 「爸媽,我知道我原來哪錯了,人只有吃過苦才知道什麼是甜,我也知道今后我要什麼了。」

看到女兒的變化劉媽媽欣慰不已,感嘆女兒終于懂事了。

母女相認

回到家后, 「金牌護衛隊」也對琦琦大為改觀琦琦能自己吃飯了,不用喂飯了,還能自己穿脫衣物收拾房間了,而且花錢也有了節制,再也不大手大腳了。

對于自己的親人,琦琦也一改常態, 不再呼來喚去,對弟弟也不再苛刻。

并且琦琦對弟弟非常友善, 甚至還親昵地撫摸著弟弟的頭。原來在過去貴州農村的這一個月里,她曾看見和弟弟一般大小的男孩,琦琦也不禁會想起自己的弟弟,琦琦感嘆 ,原來這就是手足情,只不過之前之前自己沒有概念。

過去的琦琦只是迷失了自己,現在她要找回自己。

琦要逆襲琦

她跟媽媽說:

「媽媽,我不想再啃老像個寄生蟲了,我也要有自己的事情做,實現自己的價值,不再讓您和爸爸為我操心,我要好好規劃我的人生。」

從此以后, 琦琦不再沉迷手機和玩樂,而是把心都放在了學業上,就連過去一起的閨蜜對也她刮目相看。

而琦琦過去非常喜歡穿搭,自從有了自我意識,個人的層次提升之后, 琦琦明白自己喜歡的其實是服裝設計

畫設計圖

于是在她的努力下, 2017年琦琦如愿考上了法國ESMOD高級時裝藝術學院北京分院,畢業后琦琦并沒有停止求學的腳步,她向母親提出繼續到 法國深造,看出母親的擔憂她安慰道: 「媽,我都快20了,再說了在北京我也一個人,放心吧。」

學成后,琦琦回國開了一家服裝設計公司,名譽設計圈,由于設計高端有特色,很多名媛都慕名而來,目前生意非常好,那個20進價2元賣的姑娘已經不復存在了。

琦琦設計

據知情人透露, 現在的琦琦已經和16歲的她判若兩人,如今的琦琦生活非常充實,健身,學習,工作,照顧家人,總之讓人十分欣慰。

就像當年她從貴州回來發的微博一樣 :「終于明白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我丟失的原則,請讓我在未來補償回來。」

而琦琦的事件也給了我們很多啟發,雖說」窮養兒富養女「的古訓沒錯,但是前提是得給子女樹立好正確的三觀,不然哪怕是金山銀山也不夠靠,更重要的是,有錢也不一定快樂充實。您說是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