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可憐女孩被男友「賣」到緬甸,警察跨國營救與不法分子斗智斗勇,結局讓人欣慰!

可憐女孩被男友「賣」到緬甸,警察跨國營救與不法分子斗智斗勇,結局讓人欣慰!
2022/09/21
2022/09/21

呼和浩特市警方在得知土左旗一女孩身陷緬甸詐騙組織無法脫身的情況后,迅速聯合緬甸警方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跨國營救行動,最終將女孩成功解救回國。那麼,這名女孩是如何被騙到了緬甸?身陷詐騙組織期間遭遇了什麼?整個營救過程又經歷了哪些驚險的場面?9月17日,草原全媒·正北方網記者帶著諸多疑問,對獲救女孩橙橙(化名)進行了一次獨家專訪。

橙橙獲救后與爸爸在一起(資料圖片)

被「戀人」騙到緬甸

記者:你今年多大?家住哪里?

橙橙:我今年二十多歲,家住呼和浩特市土左旗白廟子鎮。

記者:你是怎麼被騙到緬甸的?

橙橙:很早之前,我認識了一個男的,具體怎麼認識的也記不清了。2021年春節前,這個男的突然聯系我,后來約我去KTV唱歌,還領來張五(化名)等多個朋友。一個多月后,我和張五就確定了戀愛關系。接下來,張五等人就陸續去了云南。在云南期間,張五等人不斷給我發來視訊和圖片,還邀請我過去玩幾天。2021年春節過后,我就去了云南。

記者:到了云南之后呢?

橙橙:在云南玩了幾天后,和張五等人在一起的一個福建人聲稱他朋友在云南承包了一家大型KTV,正好缺個管理人員,月薪一萬五千元,還有提成,我就動了心。過了一段時間,我跟隨張五和那個福建人去了臨滄市的一處小山村。在村里吃完飯,張五和福建人說,還得在半夜的時候走十幾分鐘的山路,然后就有車來接了。

記者:你當時沒有想到這是要偷渡嗎?

橙橙:我當時還沒想那麼多。當天夜里,有一輛車來到村子里,車上已經坐了十多個陌生人。這輛車開到深山里,就讓我們下了車。下車后,張五就拉著我跟著那伙人一路狂奔。奔跑了不一會兒,我就崴了腳。可他們不管這些,繼續拉著我狂奔。這時候,我就感覺有點不對勁兒了,當我提出質疑時,張五和福建人立馬變了臉,還威脅說要把我一個人扔在山里。就這樣,我們深夜在山里從2點走到早上9點,才到了一個他們叫「老垓」的地方。

記者:這時候你們應該是已經偷渡到緬甸境內了吧?

橙橙:是的。但當時我還不敢確定。在老垓,司機拉著我們到處轉,最初就住在車里,后來又在村民家租住了七八天。接下來,我們就被拉到了一家公司,張五和福建人聲稱KTV至少也要十天半個月才能裝修完,讓我必須先在這家公司干幾天。

身陷詐騙組織 危機四伏

記者:這家公司具體做一些什麼業務?

橙橙:就是搞電信詐騙的,我們上班就是刷單打電話。我在這家公司干了兩個多月,又跟著張五他們去了第二家公司,這家公司是在一個很大的園區里。

記者:第二家公司也是搞電信詐騙嗎?

橙橙:一樣的。又過了一段時間,我跟張五大吵了一架,再也不去上班。后來,公司老板說,你在公司吃住好幾個月了,啥業績也沒做出來,吃喝住宿、路費什麼的都是公司花的錢。現在要想回家,就先拿20多萬元給公司。有一天下午,我正在宿舍里躺著,公司突然來人,聲稱我被檢測出了雙陽性,需要隔離。可一走進隔離的宿舍就發現,有個女人被手銬銬在床上,我一下子就懵了。那個女的問我犯了什麼錯,我告知被檢測出了雙陽性,那女的冷笑著說‘你還信他們啊’,這里的人都是犯了事兒進來被關禁閉的。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這棟樓門口還站著三個持槍的緬甸大漢。

記者:你沒有被銬起來嗎?

橙橙:倒是沒有給我戴手銬。被關了幾天之后,福建人就把我叫到辦公室罵我,還威脅說要把我給賣了。我也怕他們真把我給賣了,因為在這里有很多女的已經被賣了。后來,我自己冷靜下來,只好答應他們繼續上班好好干。

營救過程險象環生

記者:這時候,一定很絕望吧?

橙橙:是的,特別絕望。那段時間,我每天都是第一個去上班,然后晚上最晚一個回來。每隔一段時間,公司都會把手機拿過來,讓我們在他們的監視下給家里打個電話。大概是在2021年11月底的時候,我和爸爸通話時,趁著他們不注意,就告訴爸爸說我被騙了,他們這些人都是詐騙犯,家里得趕快想辦法救我回家。接下來,我又好好工作了20多天,又找機會用微信給爸爸發文字,大概說了一下我是被誰騙過來的,現在緬甸,然后又給他發了個位置。第二天,我爸爸就去土左旗公安局報了案。

記者:接下來的等待過程肯定特別煎熬,是吧?

橙橙:知道爸爸報警之后,我每天心驚膽戰的。這時候,我感覺到自己必須弄個手機,否則家里根本沒辦法救我。又過了一段時間,在我即將過生日的時候,我說服張五,讓他幫我從外面偷偷買來了一部手機。宿舍里的5個姐妹也都偷著用這個手機,所以她們也都幫我保守這個秘密。

記者:是在什麼時候你就知道呼和浩特這邊的警方已經開始采取行動了呢?

橙橙:大概是今年六月底的時候吧,爸爸給我發來語音說‘呼和浩特這邊的警察到云南了。’可過了一段時間,爸爸又發來信息說‘警察又回去了’。這時候,我感覺自己一輩子都回不去了,特別絕望。

記者:畢竟是跨國營救,警方也需要一個過程。

橙橙:后來又聽爸爸說,呼和浩特警方聯系了云南那邊的警方,云南警方又去找緬甸那邊的警察。然后,緬甸的警察就去公司指名道姓要我這個人了。警察走后,張五把我領到了老板辦公室,老板就直接問我犯什麼事兒了,我說不出來,老板就拿出了我給爸爸拍的照片。這時候我就知道露餡了,就一直哭不說話。老板就問我,咋這麼想不開了,為啥要報警。

記者:這時候,你肯定是特別害怕?

橙橙:當時想萬一他們把我就地殺了怎麼辦?接下來,老板就讓我用手機打開免提給爸爸打電話,讓我爸撤案。爸爸當時沒反應過來就答應撤案了,可當天晚上就反應過來了。后來,他們又讓我給爸爸打電話時,爸爸說案子可以撤,但我女兒本人必須回來簽個字。

記者:那最終你又是怎麼被接出來的呢?

橙橙:又過了一段時間,張五突然對我說,明天就有人來接你回家了。我不敢相信他的話,就哭著說既然要回家了,我連個手機也沒有,怎麼和家里人聯系,怎麼訂飛機票。張五就給我買了個舊手機。第二天,確實有人來接我了,可跟著那個人坐車出去之后,在外面轉了半天又把我送回公司了。我在宿舍里又等了三天,終于又有人來接我了。這次,在緬甸這邊把我隔離了幾天后,又被送到了中國境內,又做核酸隔離了10天之后,我就和爸爸以及呼和浩特這邊的警察見面了。8月5日,我和爸爸坐飛機從云南飛回了呼和浩特。直到現在,我都感覺像是在做夢一樣。如果呼和浩特警方和云南警方不去解救,我估計這輩子也回不來了。

經過與緬甸警察的溝通與合作,其他被困女子最終也逃離成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