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含辛茹苦20年養大「棄嬰」,他卻一走了之拒絕贍養,母親「17年狀告4次」全敗訴,真相曝光網友嘩然:判的對!

含辛茹苦20年養大「棄嬰」,他卻一走了之拒絕贍養,母親「17年狀告4次」全敗訴,真相曝光網友嘩然:判的對!
2022/12/04
2022/12/04

家住南京的周鳳珍老人,找到當地媒體記者,控訴自己的養子李文喜忘恩負義,不贍養父母。

她說自己含辛茹苦把李文喜養大,他不僅不懂得感恩,還誹謗一家人刻薄虐待他。

如今老伴去世,李文喜不來祭拜,連三個子女平均分攤得3700元的喪葬費,他都不愿意支付。

周鳳珍說到這位養子時,神情激憤,咬牙切齒,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樣。

圖片來自網絡

她對記者說,像李文喜這樣無情無義的人,就該讓媒體來曝光他!

受周老太的委托,記者找到了李文喜,他的陳述讓整個事情來了個大反轉。那麼,李文喜說了些什麼?他和養父母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恩怨糾葛呢?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對母子怎麼說。

養母說養子是白眼狼

據周鳳珍說,她和丈夫原本有一兒一女,后來親戚抱過來一個男孩兒,說是家里太窮,父母養不活才送人。她看孩子可憐就收養了下來,取名叫李文喜。

圖片來自網絡

周鳳珍的丈夫是個泥水匠,這個工種在上個世紀70年代比起種地的農民,收入要高一些。加上她家里的孩子少,日子過得倒也順遂。

自從領養了李文喜,周鳳珍夫婦視他如己出,吃穿用度沒有虧待過。家里的兩個孩子也當他是親兄弟,彼此相處得很融洽。

不知不覺孩子們都到了上學年齡,周鳳珍夫婦一樣供李文喜讀書,但他學習成績一般,到了國中就輟學了。

后來李文喜就跟著養父學泥水匠,養父也盡心盡力地待他,把畢生的手藝全部教給了他。不出幾年,他就成了當地數一數二的泥水匠。

圖片來自網絡

李文喜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齡,周鳳珍夫婦為他蓋了新房,就連新房子的產權也歸他所有。

周鳳珍夫婦覺得,李文喜雖說是收養的孩子,但跟自己親生的沒有兩樣,他們沒有虧待過他。他又是家中長子,將來還指望他給老兩口養老送終。

誰知李文喜結婚之后,性格大變,經常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和家里人吵鬧,鬧得整個家庭不得安寧。

吵鬧的原因就是不想給養父母贍養費。不僅如此,他還四處訴苦,說李家老老少少都在算計他。

周鳳珍一怒之下,一紙訴狀將李文喜告上了法庭,并和他解除了收養關系。李文喜也因此從家里搬了出去。

圖片來自網絡

這之后的17年里,李文喜再沒有踏入家門一步,就連養父去世,他都不來看一眼!

說到這里,周鳳珍流下了眼淚,記者看著也心酸,不停地安慰著她。

周鳳珍越說越激憤難當,她恨恨地說:「我養育了他十幾年,他卻恩將仇報,連養父3700元的喪葬費都不給,這樣的白眼狼,全天下難找!」

都說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李文喜難道真是一個忘恩負義人?還是他和養父母之間,有著不為人知的恩怨糾葛呢?記者又找到了李文喜,我們看他怎麼說。

養子說被養母算計

據李文喜說,他被養父母收養之后,前幾年養父母對她很好,后來弟弟李文春出生后,養父母對他就沒那麼親了。

圖片來自網絡

他上初一時,弟弟的學習成績比他好,養父母就叫他輟學回家,跟著養父外出打工掙錢。而掙來的錢,他一分也拿不上,都交給了養母。

后來他慢慢長大,就出去單干了。掙的錢一部分孝敬了養父母,一部分自己存了起來。幾年下來,他手里多少有了點積蓄。

這時候,養父母就提出給他蓋房子,但錢必須他自己出,李文喜同意了。

房子蓋好后,房產證寫上了李文喜的名字,當時他覺得很開心,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家。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僅僅是養父母算計他的開始。

圖片來自網絡

等他結婚后,養父母和姐姐李文霞就開始在家里挑事,經常指桑罵槐。李文喜不得不和妻子搬出家,在外租房居住。

沒有多久,李文喜就接到養父母的起訴,要與他解除收養關系,并讓他支付十幾年來的撫養費。

法院最后判決,養父母和李文喜解除收養關系,但不用支付撫養費。

這次判決反倒讓李文喜感覺輕松了許多,他和李家沒有了關系,今后就不會有什麼交集了。

但沒有多久,養父母第二次將李文喜告上法庭,說他既然不屬于李家的兒子,他在李家宅基地上建的房子,也應該歸李家所有。

這次法院判決房子歸了李家,李家給李文喜支付9600元的建房費用。

圖片來自網絡

法院雖然這麼判決了,但李家卻一分錢也沒有給李文喜。

又過了兩年,養母第三次將李文喜告上法庭,要求他支付贍養費。法院判決李文喜應該贍養養父母,贍養費從9600元里扣除。

總之,李文喜當初的建房錢,一分也沒拿回來,反而背上了一個「白眼狼」的名聲。

都說一件事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養父母三次將李文喜告上法庭,每次都是精打細算,步步為營,讓他無從招架。

而這一切的行為,在李文喜看來,都是他的弟弟李文春在后面出謀劃策。

李文春學習成績優異,順利考上大學,并在城里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李文喜之前的房子,也歸在了他的名下。

圖片來自網絡

而這套房子剛好在征地拆遷范圍內,不僅賠了三套房子,還外加44萬元的現金。可以說,好事讓李文春全占完了。

養父母第四次狀告養子

李文喜自以為三次官司之后,他和李家之間再無糾葛。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件事還沒有完。

隨著養父年老多病,經常需要住院治療,養父母為醫療費,又打起了養子的主意。他們第四次將李文喜告上法庭,讓他承擔養父的醫療費及老兩口的贍養費。

有讀者看到這里可能就氣憤了,這都什麼事,什麼人啊?之前已經解除了收養關系,怎麼還能厚著臉皮再要贍養費呢?

圖片來自網絡

還別說,養母真有證據:他們曾經撫養過李文喜十幾年,李文喜就有義務和責任為他們養老。

面對養母的這次訴訟,李文喜不再坐以待斃,他反過來把李家也告上了法庭,請求分割拆遷補償的三套房產和44萬元的現金。

李文喜反告李家以敗訴收場,因為他和李家已經解除了領養關系,無權繼承李家的財產。

對于這個結果,李文喜卻樂了。原因很簡單,既然沒有繼承李家財產的權利,自然也沒有贍養養父母的義務。養母對李文喜的第四次起訴也敗訴了。

這件事經過幾次折騰,原本該息事寧人了,但養母周鳳珍又找到了當地記者,想借助輿論的力量,強迫李文喜為養父支付3700元喪葬費。

圖片來自網絡

李文喜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給記者說了一遍,他怕記者不相信,又拿出了養母四次狀告他的證據。記者又通過其他渠道了解到,事情的真相正如李文喜所言的那樣。

可人死為大,李文喜的養父畢竟為他付出過,出于人情道義,他也應該去送養父最后一程。

但兩家關系已經鬧得勢如水火,幾乎沒有了緩和的余地。看到這里,你覺得這場調解還需不需要進行下去?李文喜該不該放下恩怨,和養母冰釋前嫌,為養父支付喪葬費呢?

結語

李文喜最后對記者說,雖然離開了李家17年,但他還會經常夢到養父母,夢到姐姐和弟弟。心里說不上是喜是悲,非常的迷茫。

有時他想:假如養父母能夠一碗水端平,跨越「血緣」這道鴻溝,對他多一點信任,彼此多一些溝通,母慈子孝,兄友弟恭,結局一定不是如今的這個樣子。

母子一場是莫大的緣分,吳鳳珍和李文喜之間不管有多大的過節,都已經成了過去。但愿他們能夠放下之前的恩怨,一家人握手言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