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91歲阿公不服老!退休後自學鋼琴,為阿嬤苦練書法,今兩人種花攝影安享晚年,真是羨煞旁人!

91歲阿公不服老!退休後自學鋼琴,為阿嬤苦練書法,今兩人種花攝影安享晚年,真是羨煞旁人!
2022/11/09
2022/11/09

當你還在糾結,現在學習一項新技能會不會太晚時,90歲老人李德祥,正要舉辦一場鋼琴演奏會。

會彈鋼琴沒什麼稀奇,但李老第一次接觸鋼琴,距離休只有2年。從零開始,廢寢忘食,如今把琴譜變成了指尖記憶。

這場鋼琴演奏會,是李老初學琴時默默許下的一個愿望,更是對離休30年生活的一次總結。

老人應該把日子過成什麼樣?李德祥告訴了我們很多可能性。

一陣琴音觸動心弦,

快要退休的他說:我想學鋼琴

李德祥和鋼琴,原本并沒有交集。45年來,他把最美好的年華,都奉獻給了工作。

1989年冬天,李德祥已經58歲,有一天,他經過金華當地一家鋼琴廠,忽然聽到室內傳來陣陣優美的琴聲,讓他入了迷。那時候,他暗暗下決心,要好好學學彈鋼琴。

后來李德祥知道,當時彈鋼琴的人,是金華當地一所學校的音樂老師張才林,他特地找到張老師,想拜師學藝。

「手指這麼短,年紀大了還僵硬,還能不能學?」李德祥心里沒底,但張老師的一句話,讓他有了信心,「他說,沒有能不能學,只要有決心就能學。」

就這樣,李德祥和鋼琴結緣,從此一發不可收。

鋼琴,李德祥是零基礎,別說五線譜,連簡譜都看不懂,但他認一個理:世上沒什麼東西是學不會的。

當初買的五線譜,已經泛黃

去店里買來五線譜的書,花半個月時間學會,之后再對著練習指法和曲子,一個音符一個音符、一句一句,一段一段地反復摳,每個星期由張老師指導一兩次。就這樣,慢慢學會彈奏《南泥灣》《歡樂頌》等簡單的名曲。

之后,他又想挑戰難度,想學會自己最喜歡的幾首曲子。

「很喜歡《二泉映月》《春江花月夜》這些中國民族音樂,張老師就幫我把這些曲子改編成鋼琴曲,我就一張張復印起來,黏在紙板上,方便對照著練習。」 彈鋼琴沒有捷徑,只能勤學苦練,尤其對一個年近60的老人來說,付出的心血可想而知。

改變過的《二泉映月》樂譜

那時候家里沒有鋼琴,離家不遠的供銷公司有一架,李德祥每天走路前去練習。鋼琴室里夏天沒有空調,冬天只能自帶棉鞋防寒。但彈起琴來,他全然忘記嚴寒酷暑,甚至經常忘記回家吃飯。妻子王全云回憶,好幾次下午一點多還不見人回來吃午飯,還以為他出了什麼事。

就這樣,李德祥一次次攀登鋼琴的「山峰」。一首《二泉映月》,他學了兩個多月,終于啃下了這塊「硬骨頭」,之后對指法、琴鍵更熟悉后,學習效率也提高了,「一般新的曲子一個月左右就能學會。」

家里還留有很多李德祥自制的樂譜

90歲舉辦鋼琴演奏會

把樂譜變成了手指記憶

學鋼琴兩年后,李德祥正式退休,特地買了一架金華本土產的「錢江鋼琴」,更加專注練習。他的家里,至今還保留著他自制的一本本琴譜,泛黃的紙張上,密密麻麻寫滿了標注,翻看多次,有些邊邊角角也已經翻爛。

五線譜的本子上寫滿了標記

對于李德祥而言,學琴并不是一時興起,接觸鋼琴這30多年來,除了外出旅行,他幾乎每天都會花時間彈琴,保持手感。家里的老鋼琴,見證了他一點一滴的進步。

「學會了二三十首曲子,彈琴的時候已經不用看琴譜。」李德祥自己都有點納悶,一旦彈起琴來,好像手指自己會流動,「不是靠腦子記住這些琴譜,而是實在練得多了,手指已經形成了記憶。」

采訪時,李德祥彈奏了《二泉映月》選段,時長幾分鐘的表演,他不用看琴譜,蒼老的雙手一觸碰到琴鍵,好似有了魔力,就像一只只小鳥,靈活地在黑白鍵上跳躍。

學會了鋼琴,李德祥自己也很高興。2002年,他曾舉辦過一場鋼琴演奏匯報會,邀請了一些老同事、老朋友來參加。演奏會上,他彈奏《二泉映月》《北風吹》《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春江花月夜》等中外名曲,贏得陣陣掌聲。

「之前跟朋友聊天,我說如果能活到90歲,就再辦一次鋼琴演奏會。」彈指一揮間,李德祥已經91歲,他終于 要實現自己當初的諾言,「生日了,有人說搞一個李老祝壽會,我覺得不好,就叫‘李德祥鋼琴演奏會’,以我個人名義舉辦,還是邀請老同事、老朋友參加,不收禮金,不用其他人一分錢。」

為了這次鋼琴演奏會,李德祥又加緊排練,準備了《二泉映月》《春江花月夜》《北風吹》《梁祝》《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等耳熟能詳的名曲。

李德祥曾經給老朋友演奏過鋼琴曲

離休30年,

學會了5個新技能

說是鋼琴演奏會,其實這一場生日宴,更像是李德祥離休30年生活的一次總結。這30年來,他不僅學會了彈鋼琴,還掌握了好多新技能。

李德祥特別喜歡旅游,但工作時沒有時間,1992年離休后,趁著身體硬朗,他就把旅行提上了日程。

那時候旅行不像現在,網上遍地都是攻略,購票、訂房……都在手機APP上可以操作,要去一個目的地,李德祥都會找來有關書籍做攻略,「車票要去車站買,酒店也到了當地才能定。」

每次旅行,李德祥一定會帶上筆記本和照相機,用筆記錄這些不確定性帶來的驚喜,用相機拍下一路美景。

他六上長白山,云、霧、雨中,領略過不同意境的天池;為買一張去西藏的機票,他曾在成都停留7天,吃到了街頭甜甜的水蜜桃,體會了搶到別人退票的驚喜;登山時,他不愛坐纜車,有一次下山已是晚上9點,在雨中摔倒幾次后,遇到了熱心的農民……

8年時間,李德祥的足跡達到過全國31個省市區,這些珍貴的旅行記憶整理成103個專題并匯編成冊,取名《瑞東游記》。

1998年,看老伴在老年大學學習書法、中醫保健,忙得不亦樂乎,李德祥決定去學攝影,不僅學會了攝影技巧,還組建了金華老干部攝影協會。

玩攝影20多年,李德祥換了5台相機,購入廣角、定焦、微距等各種鏡頭。3年前,他搬入帶電梯的新居,特意買在頂樓,走廊的一扇窗戶,能望見遠處的尖峰山。自此,他就通過陽台、窗戶,拍攝花花草草,日出日落。3年時間,他又將相機里的尖峰山、朝霞、晚霞與花卉風光集結成冊,取名《夕陽無限好》。

在攝影之余,工作時愛寫順口溜的李德祥,開始學習古典詩詞,報了詩詞班,買來工具書,還組建了詩詞協會,將自己和詩友的作品匯編成《戊戌雅聚詩詞集》《怡心居詩稿》等書籍。

到了80歲,他又開啟新技能——書法,而這也是自己對老伴的一個承諾。

「小時候家里條件不好,只讀了兩年小學,談戀愛的時候給老伴寫信,被嫌棄字寫得差。」李德祥說,那時工作忙,沒時間練字,現在加緊練習,算了完成當初的承諾。

李德祥的書法老師,就是自己的老伴,兩人經常圍著一幅字探討。「第一遍寫好,給她看,兩個人討論討論,哪一筆有問題。」學習書法十年,李德祥楷書、行書、隸書都有拿手,還參加了兩個書畫協會,積極參與送書法下鄉等活動。2020年,還出版了自己的書法作品選集《書文載道》。

在很多老朋友口中,李德祥是一名「五秀老干部」,電腦秀、攝影秀、詩詞秀、書法秀、鋼琴秀。「倒不是說要學得有多精,學和不學本身就是不一樣的,學習的過程是充滿樂趣的。」李德祥說,就是在一次次學習中,不斷豐富著自己的生命。

李德祥家的陽台上種滿了花草

不止一個人問過李德祥,一把年紀了,還要學這麼多東西?他的回答很有意思。

「有一年我去見老父親,他端出了餃子。我很吃驚,他80幾歲了,居然還學會了包餃子。」從父親身上,李德祥看到了一個人對生活的熱愛,他也將這種精神傳承,「我們還有很多可能性。可能明天我就離去,也可能我能活上百歲。就因為一切皆有可能,所以我們要珍愛生命,熱愛生活,享受每一天。」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91歲的李德祥還在減肥,他吃牛奶、雞蛋和開水煮的蔬菜,他會看計步器,知道自己每分鐘能走115步,他的體重,離休30年來,一直保持在63KG。

今年過完春節,重了一斤半,他又通過走路、控制飲食來調整。

李德祥堅信一句話:「人不是慢慢慢老去,而是一下子不行的。只要不放棄,你就不會老。」所以,他把自己當做一個年輕人,不斷學習,手機、電腦、相機都玩得溜,在他身上,你感受不到年齡的隔閡。

而同樣顯年輕的,還有他90歲的老伴王全云。兩個人都如此長壽,是不是有什麼秘訣?

李德祥和王全云21歲結婚,結婚近70年,亦師亦友,相濡以沫,著實讓人羨慕。

如今談起老伴,李德祥還會感動到紅了眼睛。他回憶29歲那年,父母兄妹6人從山東來開化投靠他們,老伴王全云毫無怨言。「兩人的工資要養活一家12口人,每個月的工資都算著花。」在艱難的日子里,夫妻倆攜手走過,老伴的付出,也讓他感念一輩子。

兩老的生活日常,哪怕放在如今的年輕人身上,也一點不落伍。

采訪結束時,王全云拿出了一只疊得整齊的塑料袋,想給記者裝材料。「垃圾袋不要隨便扔掉,要省著用,為環境做貢獻。」生活中,兩老對自己也一直是高要求。李德祥80歲時寫下了順口溜,其中兩句:公交往里坐、讓人車先過。

「公交往里坐,就是把方便讓給別人;過馬路讓別人和別的車先走,這也是我們老人感恩社會,能為道路通暢做的貢獻。」李德祥說,也是因為不爭不搶,所以自己從來沒有跌倒過。

通過學習,讓自己不斷充實;常懷感恩之心,用樂觀對待生活,也許,這就是他們的長壽秘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