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82歲阿嬤:老伴離去獨自坐飛機旅遊,每天早上鍛煉,愛擺POSS拍照像個老小孩!網評「愿阿嬤永遠年輕!」

82歲阿嬤:老伴離去獨自坐飛機旅遊,每天早上鍛煉,愛擺POSS拍照像個老小孩!網評「愿阿嬤永遠年輕!」
2022/10/17
2022/10/17

這是一趟尋常的旅程。最重要的目的地在云南,去西雙版納看杜鵑花,在野象谷看大象,住民宿、打卡網紅甜品、逛古著店。社交平台上的旅行攻略十有八九都這樣。

這又是一趟不同尋常的旅程。共享這段經歷的兩位主人公,是90后女孩菁菁,和她82歲的奶奶。今年春節,菁菁為奶奶策劃了這場旅行。帶老人的旅行要細心周到,奶奶習慣早上喝粥,晚上喝二兩半白9,于是民宿必須自帶廚房。老人走不動路,上台階擔心摔倒,所以步行路程都要提前規劃好。當然,偶爾也有意外和摩擦,畢竟旅程最考驗關系和耐心。

但問題不大,一切順利進行。奶奶愿意陪菁菁喝咖啡、吃甜品,還學會如何用手機把人拍得又瘦又高。每晚六點,菁菁準時讓奶奶吃上晚飯,陪她喝9,等杯底空了,感覺到了,聽她一遍又一遍地講年輕時的故事。

一個半月的旅程填補了相處中的尷尬和小心翼翼,她們再次親近無間。這不僅是一對祖孫的旅行故事,它關乎親情、衰老與溝通的智慧,也為每個普通人提供了一個絕佳的生活樣本:我們應該如何抓住時間,珍惜多愛的人。畢竟有時候,來日未必方長。

以下是菁菁講述:

我的「社牛」奶奶(社牛:指社交能力強,不排斥新鮮事物和人)

今年春節,我帶奶奶旅游過年。

我倆在西雙版納吃的年夜飯,那天食材全都提前準備好了,我不讓她進廚房,給她做了六個菜,我爸還特意從東北寄來她愛吃的豬爪,所有東西都很全,一桌子飯,擺得特別精致。她特別開心,跟家里人打電話的時候,說她結婚60多年了,第一次過年不用她做飯,可自在了,特別享福。

其實整個春節,我們都是在旅行中度過的。

1月中旬我們就出發了,我奶從東北老家飛到青島找我,我們一起飛麗江,然后到大理、西雙版納,最后飛到成都,回老家東北,總共將近一個半月。這次旅行的主要目的地是云南,我之前去過很多次,對當地比較熟悉,氣候也適合老年人,不像東北那麼冷,也不像海南人那麼多。而且我奶沒去過云南,我想帶她去她沒去過的地方。

我和奶奶吃年夜飯

出門在外,我奶聽我安排,我怎麼計劃她就怎麼走。通常我會提前告訴她第二天去哪,如果沒啥安排,她就按照自己的時間起床,吃過早飯,開始玩游戲。我給她帶了筆記本,她喜歡上網十多年了,一天玩游戲的時間怎麼也得有五六個小時,一邊玩一邊刷快手,我也勸不動。

有行程的時候會好一些。我奶奶很不希望孩子特意為她去做什麼,她得覺得自己有用處,所以即便是帶她出來玩,她也一直問我,你想干嘛?我帶她去咖啡店、甜品店、古著店什麼的,她都很樂意。唯一不去的地方是9吧,有次我跟她說,咱倆晚上去9吧,其實她自己也喝9,但她覺得9吧是歌廳,特別抗拒,堅決不去。

這趟出來玩,我還教會她拍照。她喜歡刷短視訊,所以基本操作一學就會。我又慢慢教她怎麼把人拍得顯高,要把人放到第三個格子下面,她學得特別快,根本不像個老年人。有次我們在咖啡館拍照,旁邊有個拿攝像機的小伙子,估計是看老太太在這一直擺弄,猜她不會拍嘛,就想來幫忙。我奶奶當時沒說啥,后來人家走了,她又偷偷生氣,跟我說:「你看我給你拍多好,還覺得我老太太不行,冤枉我。」

奶奶學玩具熊的姿勢擺pose

出來旅行我才發現,原來我奶是個社牛。我給她拍照的時候,不管在哪,邊上有多少人圍觀,她都不會抗拒鏡頭。有時候我會不好意思,但她不會,只要我鏡頭舉起來對準她,她馬上就能擺一個pose給我喊「耶」。

她身上還有種特別東北的熱情,見著誰都能嘮幾句,永遠不會讓話掉地上。我們到了大理之后,我約了幾個朋友的朋友出去吃飯,大家之前都不認識。我奶奶也去了。結果后來,她跟人家胳膊挽著胳膊走前面,我一個人在后面跟著。

后面到了成都也是,找民宿的時候,我差點跟出租車司機吵起來,因為他說話語氣有點沖,我又聽不太明白四川話,半天沒找到民宿的路。但我奶奶一出馬,司機的態度立馬變得特別好。我都懵了。我奶奶東北口音挺重的,我估計倆人誰也沒聽懂對方在說啥,但氣氛一下子緩和了。最后給我們送到地方了,司機還樂呵呵地幫我們搬行李,祝我們玩得開心。

帶著奶奶去旅行

我奶是個為家庭操心了大半輩子的老太太。她以前在一個國營服裝廠做裁縫,18歲的時候嫁給我爺爺,后來生了一個女兒、三個兒子。我爺爺是鐵路工人,經常要到處修鐵路,所以一直是我奶在家帶孩子,把他們拉扯長大。

她是很愛逞強的性格,你要是說她不行,說她老了,她就很傷心,能在床上躺一天。

以前我在上海實習,正好我姐要來看演唱會,就帶著我奶一起,來了兩三天。我們花了一天帶她逛街,走著走著她突然說你們先走,讓她自己坐一會兒。我和我姐問了半天,她支支吾吾地也不說話。晚上回去之后才告訴我們,原來是走路速度太快了,她心臟難受,好像有點弄臟褲子。她也不好意思跟我們說,就怕我們嫌她,下回不帶她出去了。

我奶其實挺愿意出來旅游的。但年輕時候沒機會,后來孩子們長大了,旅行的主角也不會是她,基本是誰要去哪里玩,問她去不去,她就跟著蹭玩兒。但時間也不敢太長,最多一周就回來了。因為我爺爺身體不是特別好,我奶奶擔心他突然在家暈倒,就不太敢自己走,特別著急回家,玩得也不盡興。

去年六月份,我爺爺走了。我怕她一直待在那個氛圍里傷心,跟她提過帶她出去旅游,當時她可能覺得我就是給她許個愿唄,答應挺好的。

后來可能是拖的時間太久了,我再跟她說這件事的時候,她就一直反復。我每次打電話告訴她要準備什麼,她都要來一句:「哎呀我跟你說,我還是不去了。」

老人喜歡幻想一些糟糕的情況,「萬一我在外面犯病了,我怕你害怕」「要是碰上疫情,咱給封在外面怎麼辦?」她也擔心花我錢,舍不得出去旅游。

我自己心里也打鼓,她一直心臟也有點小毛病。而且年紀擺在這兒了,誰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吃得消。但這些問題有辦法解決。我還找家里的叔叔姑姑們征求了一遍意見,他們都很支持,覺得奶奶在家照顧爺爺這麼多年,現在能在外面走一圈,挺好的。

最后我就給她什麼都準備好了,她也不好意思不走了。

奶奶第一次獨自坐飛機

1月中旬,旅行開始了。當時我在青島,她在老家遼寧。我本來考慮回家接她,再一起去云南。但她堅持要自己坐飛機來找我,她覺得她行,因為她以前坐過飛機,反正鼻子下面長著嘴,實在不行她就問。我也沒那麼擔心,她腦子清楚就沒事。

她第一次獨自坐飛機,覺得自己特別牛。空姐看見她一個老太太,就老想著照顧她,下飛機的時候要把她留到最后,所有人都走完之后再讓她走。

結果我奶奶性子很急,等待的過程她就特別難受。而且她也攆不上最后一個人,不知道從哪個口出。她沒有落地之后把飛行模式關掉的習慣,我也打不進去電話,我都不知道她怎麼找出來的,一路上還要出示行程碼、健康碼什麼的,自己就全辦完了。

我就在接機的地方遠遠看見她給人看完手機,一個人拖著箱子,背著個小書包出來了。

困難與磨合

其實帶奶奶出來玩,我自己也很忐忑,所以攻略做得特別細。

我選的地方都是旅游業比較發達的城市,住的地方也基本是租的房子,一個是怕疫情封了,住9店不方便,一個是怕她吃飯吃不好,因為她早飯只喝粥,她可以自己做飯。包括去景點之前,我也會查特別多,這個地方要走多久,有沒有游覽車,因為她走不太動,也不能爬坡,走樓梯什麼的,我覺得沒問題了,才會帶她去。

帶奶奶喝下午茶

但還是會出差錯。我奶喜歡吃米線,剛到麗江的時候,我找了個排名比較好的米線店帶她去吃。地圖上的步行距離不到一公里,但沒想到那個位置在山上,前面全是坡,還是特別陡的那種台階。當時我倆已經走了一半了,往前可能還有個大幾百米,往下走也回不去了。中途她可能走不動了,假裝坐下來讓我給她拍照,我當時心里就有點打怵,海拔這麼高,她又害怕台階,怕滑倒。好在最后她還是爬上去了,也吃得挺開心的。

去野象谷的時候也是,最后有一個巨陡的台階,她特別怕絆一下什麼的,走路緊張,所以就一直走得比較慢,別人可能走一兩分鐘,她要走15分鐘,走10分鐘要歇一歇,停一下。不過她也慢慢堅持上去了,然后就可以坐索道下來了。

我和奶奶

偶爾也會有摩擦。她是急性子,你跟她說兩點出發,她一點半就開始說你怎麼這麼磨嘰,其實根本沒到出發時間。我在那化妝,她就會把衣服鞋子都穿好,小包背好,在邊上坐著說你看你收拾這麼長時間。我就特別煩。我會故意耗到那個約定好的時間再出發,她也拿我沒辦法。

我們去喝咖啡、吃甜品的時候,她也坐不住。她老問我:「你怎麼還沒喝完?喝完就走,你怎麼老在這兒坐著。」她是個特別急性子的人,要趕緊把眼前的事情辦完了,去進行下一項事情。不管干什麼都是這樣的。

如果連續兩天,我沒有安排她去哪兒玩,她就會有意見。她就故意說,沒事干好無聊,還不如回家了在這干嘛。你必須得讓她有事,她閑不住。

帶奶奶喝下午茶

旅行的最后一站是成都,我們本來準備待兩天,第二天出去買點特產給家人帶回去。結果第一天晚上10點,我奶都睡了,我開始刷手機,看成都突然發生疫情,增了10個中風險區,我特別慌。我一直在聽外面的聲音,就怕有人敲門讓我們出去排隊做核酸。然后我連夜改簽了機票,第二天中午就走。

早上奶奶醒了,我就說我們回家。當時我也焦慮,就沒跟她好好說,她說干嘛?估計想這孩子怎麼這麼任性,一路上都沒跟我說話。后來是空姐說大家回家一定要先做核酸,跟社區報備,我奶奶才明白是成都有疫情了。

那天我總是胡思亂想,特別擔心真給她封在外地了,也沒好好跟她解釋。現在想想,其實當時做得不好,沒給旅行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親密

我是奶奶帶大的小孩,她對我特別好,從小到大都沒有罵過我。我的價值觀基本都來自于她,也沒有發生過很巨大的轉變。我一直覺得她身上有股江湖氣,如果她覺得不公,跟人吵架,她不會罵人,就是跟人講道理,給人講得心服口服。小時候我干什麼她都不會讓別人說我,給我撐腰。

高中以后,我不在奶奶家這邊生活了。也就放假才回家,回來也跟奶奶生疏了。我以前放假回家,如果跟奶奶吵了一架,我懟了她一句,或者是我態度不好,我心里會特別難受。但旅行之后關系會更親近一點,吵架或者干嘛也不會有什麼隔閡,生氣就說,說完就完了。

我奶現在比以前更活潑了。比如讓她吃早飯,她會突然擺出功夫的姿勢,比劃兩下,顯得她特別威風,我就說你干嘛,她說我把你當沙包,有很多特別幼稚的事情。

她在家的狀態其實跟在外面不太一樣。她在外面不會有那麼多包袱,要裝自己是一個家里面的老人,還有點權威那種感覺。旅行的時候她很依賴我,走路的時候會拉著我的手,讓她干什麼就干什麼。自從下飛機到家,她就開始不一樣了,我們從機場開車回家,她一直在給我指路,哪兒左轉,哪兒直行。那股強勢勁兒又回來了。

奶奶開心地和植物合影

我奶奶有個習慣,她每天必須要喝二兩半白9。她特別有譜,多一口都不喝,頭暈的程度必須剛剛好,不能太付,也不能太清醒。剛喝完的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那個時候她只能自己說話,聽不清別人說話,慢慢9醒了以后,她會拉著我講她以前的事,她從小到大的經歷我都能背下來,一般就是說我爺爺是媽寶男,建議我不要找山東人,因為我爺爺是山東人。她覺得我爺爺不愛她,如果沒有我太奶奶在中間攪和的話,我爺可能會更愛她。

去年,我爺爺走特別突然。之前我答應他過兩周就回家,但被工作耽誤了。那天中午我奶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還說,你爺還問你怎麼還沒回來?結果晚上我爺就不行了,走得特別快。但我那邊工作還沒結束,我下午飛機就走了,然后也一直沒回過家。

直到今年春節,因為我們東北人不喜歡那種很悲傷的氣氛,到一起都是特別歡樂的,每個人都在逞強,要裝我沒事,但其實心里都是很不舒服的,可能回自己房間才哭。所以我想帶我奶換個環境,到陌生的地方緩沖一下,再回家就不會那麼難受。

旅行剛開始的時候,我們聊到過爺爺的離開,基本是一句帶過,說我爺沒怎麼難受,是特別享福的一種離開方式。偶爾吃完飯喝完9,我奶可能會有點悲傷,她會突然想起來,說她好久沒見我了,我爺也沒了。但也不會多提。

春節那天,我奶拿著手機跟我大伯打電話,大伯他兒子就感慨了一句,今年沒有爺了,就說了那麼一句話,然后我倆就哭了,也沒有在一起抱頭哭,各哭各的,我們特別不擅長互相安慰什麼的。

我們坐高鐵經過爺爺的老家

爺爺離開之后,我經常能感覺到我奶很孤獨。他倆是兩個冤家一樣的感情,日子過得很熱鬧。后來只剩我奶一個人了,我有時候打電話問問她中午吃什麼,她就說吃了一塊餅干,一個人就隨便吃點,也吃不了多少。她也不想搬到兒女家里去住,覺得不自在,就成天自己一個人待著。去年瘦了很多。

旅行結束以后,我決定搬回家住。今年盡量在家陪我奶,不往外走了。但我也沒有直說,就說我為了省錢,不租房了,回來多好。我白天要出去干活,忙工作上的事情,但每天晚上6點肯定會回家吃飯,陪她喝完9,一直到杯見底了,再聽她講故事,吹牛。

奶奶從來不愿意直接表達什麼,總跟我說她是老保姆,我回家以后她總得伺候著,但后來她跟我講,有人陪她喝9了,她還挺開心的。

目前奶奶身體健康,好開心啊還有好多時間可以聽她講故事,希望我的酷奶奶長壽快樂。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