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慈眉善目老太太竟是人販!兒子被拐30年以為被拋棄,真相讓他淚流滿面

慈眉善目老太太竟是人販!兒子被拐30年以為被拋棄,真相讓他淚流滿面
2022/09/20
2022/09/20

居住在湖南長沙的李崇志剛剛下班回到家,就接到自稱是陜西警方的人打來的電話。聽到對方報完家門,李崇志立馬掛斷了電話。

2019年,他在廣東無證倒賣香煙被抓獲,因犯下非法經營罪被判刑一年。出獄后,為了養活妻子和孩子,他來到長沙找了一份工作。驟然接到陜西警方的電話,他第一反應認為對方是詐騙團伙,按理說,就算真的是警察打來的電話,也應該是廣東警方。

李崇志從塑料袋里拿出菜,正準備做晚飯,電話再度響起。他一看來電顯示還是陜西,氣不打一處來,接起電話說道:「我說你們這些騙子,怎麼沒完沒了?」

這一次,李崇志沒能掛斷電話,因為對方說的每一句都讓他如遭電擊,像一把重錘敲打著他每一根神經。

車站的好心老太太

來自陜西省大荔縣羌白鎮的徐萬華如今年過七十,多年辛苦奔波外加憂思過度讓他重病纏身,這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再見一面親生兒子小偉。

無獨有偶,他的前妻王蓮蓮30多年時光受盡苦楚,最想見的人也是兒子小偉。

徐萬華和王蓮蓮都是陜西人,曾有過一段恩愛時光,夫婦倆帶著兒子小偉和女兒小青白手起家做生意,靠著在西安開小旅館賺到不少錢,成為了全鎮最先富起來的人。然而,王蓮蓮眼看丈夫招了一個又一個年輕貌美的女服務員,漸漸心生不滿,婚姻關系一度因為爭吵變得非常糟糕,最終走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王蓮蓮提出離婚,徐萬華一怒之下同意了。1989年,兩人簽署了離婚協議書,兩個孩子的撫養權也被判給了徐萬華。擔心前夫忙著賺錢顧不上孩子,王蓮蓮便提出想把一雙兒女帶回娘家養幾天,徐萬華看著憔悴不已的前妻,點頭答應了。

那天是1989年6月20日,剛剛經歷婚變的王蓮蓮精神狀態很差,她牽著8歲女兒小青和6歲兒子小偉來到渭南長途汽車站。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王蓮蓮突然哭了起來。

「媽媽,你為什麼哭?是不是肚子餓了?」小偉年紀還小,并不知道父母離婚意味著什麼。看見媽媽哭還以為她肚子餓了。王蓮蓮趕忙擦干眼淚,拉著小偉問道:「你是不是肚子餓了?」見兩個孩子點點頭,她伸手一摸褲包,才發現身上連一分錢都沒有。

她帶著孩子站在小賣部前,尋思著怎麼開口要東西吃,旁邊突然伸過來一只捧著桃子的手,「給娃娃吃個桃,很甜管飽。」王蓮蓮轉頭一看,遞桃過來的是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頓時心生好感。

她趕忙接過桃子分給兩個孩子,對著老太太連聲感謝。聊天之余得知,老太太來自河南,家住在澄合礦務局,更巧合的是,她與王蓮蓮同在一輛長途汽車上。

汽車緩緩開動,王蓮蓮經受不住顛簸開始惡心干嘔,小偉也在一旁哭鬧不已。「你先休息下,我幫你照顧娃娃。」老太太的貼心照顧讓她感覺很溫暖,小偉有人照看也很快安靜下來,王蓮蓮抱著女兒慢慢昏睡過去。

「媽媽,醒醒,弟弟不見了!」女兒的呼喚聲驚醒了王蓮蓮,她睜眼一看,頓時驚得冷汗直流,小偉和老太太已經不見蹤影!

母女倆問過路人才知,就在她們睡著時,長途客運車曾有過短暫停留,老太太正是在那時抱著孩子下去的。「我見你們一路人很親熱,還以為是一家人。」路人的話給了王蓮蓮一記當頭棒喝,她拉著女兒沖下車追到縣城,還專門去了趟老太太所說的礦務局,對方聽完后搖搖頭說:「我們這里沒有這樣一個人。」

王蓮蓮頓覺眼前一黑,癱倒在地上。

人生的轉折點

王蓮蓮報警后才知道,老太太提供給她的所有信息都是假的。「小偉很有可能被拐走了。」當民警提出需要一張孩子的照片時,王蓮蓮愣在原地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這些年,她和丈夫爭吵不休,幾乎沒有拍過照,兒子長到六歲,她連一張照片都拿不出來,唯一的線索就是小偉腰部一塊巴掌大的灰色胎記,光靠這一點,想要找到孩子,對于警察來說比登天還難。

從派出所出來后,王蓮蓮回了趟娘家,把女兒托付給母親照顧,一個人踏上了尋找小偉的路途。她一個女人走在路上,身上帶的錢又不多,到后面只能靠乞討為生,每一個小偉可能會出現的汽車站,都有王蓮蓮瘦弱不堪的身影,見到人她就拉著問孩子的下落,經常被路人當成精神病咒罵不已。

小偉丟失的消息,慢慢傳到徐萬華耳中,他丟下蒸蒸日上的生意,跑遍了全國各地尋找兒子的蹤跡。因為沒有小偉的照片,他連尋人啟事都做不了,只能上街四處打聽消息,祈盼好運能夠砸在自己頭上。

每到深夜來臨,想起與兒子相處的點點滴滴,徐萬華夜不成寐。他很想責怪前妻,可得知對方為了尋找兒子淪為乞丐時,責備的話頓時如鯁在喉。他整宿睡不著覺,只能靠酒精度過漫漫長夜,等天亮了,他再拖著疲憊的身體繼續前往陌生城市。

另外一邊,王蓮蓮靠著一雙腳,幫人打零工走遍了山西、甘肅、河南幾個省份。那天夜里,她走到一座寺廟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老天能睜開眼,突然黑暗中跳出來一個人,抓住她的頭發用刀逼著她交出錢來。王蓮蓮沒有害怕,面如死灰注視著對方:「我身上就三四百塊錢,你要就拿去。我兒子丟了,我早就不想活了,你嚇不到我……」或許是王蓮蓮眼神太過灰暗,劫匪最終放過了她,也沒有拿走她身上僅有的積蓄。

整整十年尋子時光,王蓮蓮一無所獲。2000年,她來到河南洛陽,與一個好心男子成了家。結婚后,她找到了一份打掃衛生的工作,還把女兒從娘家接了過來。

多少次午夜夢回,小偉稚嫩的臉龐總是讓她在黑夜中驚醒,王蓮蓮掙扎許久,決定利用空閑時間出去找兒子,丈夫深知她這些年過得不容易,默默扛起了照顧繼女小青的責任。

2017年,王蓮蓮尋子的故事被大河報記者寫成通訊刊登在報紙上,結尾處還留下了聯系方式。「相信我們,也許不久的將來,你們就能團聚了。」記者的一片好心讓王蓮蓮再度燃起希望,自從報紙刊登后,她每天都要打電話問記者,盼星星盼月亮,盼著小偉見到報紙后能與她聯系。

當地尋親網得知王蓮蓮尋子的事情,特意派工作人員趕來采集了她的血樣,并將數據上傳到大荔縣公安局。

因為兒子丟了,徐萬華和王蓮蓮這兩個已經離婚的人免不了有所交集,從為數不多的幾次通話中,王蓮蓮得知前夫這些年過得并不好,忍不住悲從中來。

徐萬華沒有再結婚,與女友育有一個殘疾女兒。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在尋找小偉,生意可謂是一落千丈。為了生存,他帶著女友和女兒回到老家,重新拿起了鋤頭開始種地。女友過不慣苦日子,留下一封信選擇一走了之。徐萬華帶著身患殘疾的女兒靠領低保度日,曾經聞名全鎮的徐老板淪落到如此田地,讓全鎮人唏噓不已。

原本應該各自安好的兩個人,因為兒子的丟失,人生出現了重大轉折。母親吃遍了人生所有的苦,拿著一張泛黃的報紙癡癡等待;父親散盡家財回到農村過著臉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夜夜醉得不省人事。

2019年,王蓮蓮現任丈夫因病逝世,她抱著牌位哭了很久。在她痛苦的人生中,丈夫是為數不多的光亮,如今這束光徹底熄滅了,小偉還是沒能回家。陷入絕境的王蓮蓮整日精神萎靡,一度嚴重到連親生女兒小青都覺得母親可能挺不過去了。

居住在陜西老家的徐萬華,身患重病只能與床為伴,每次陷入迷糊中,他總是伸著手對著天花板念著小偉的名字。

這對苦命的父母懷抱著渺小的希望艱難度日,2021年,就在他們快支撐不住時,大荔縣公安局一通電話點燃了希望。

意料之外的答案

2021年1月1日起,公安部在全國范圍內開展「團圓行動」,目的是要集中偵破拐賣走失兒童的積案。大荔縣公安局的民警小姚,翻開了厚厚的案件,將其一一進行了梳理。

徐萬華丟子案,再一次引起了小姚的關注,考慮到對方行動不便,民警專門上門采集了徐萬華的血樣,又聯系上河南的王蓮蓮,詳細了解當年小偉丟失的細節。

兩個月后,大荔縣公安局收到了廣東警方發來的信息,稱王蓮蓮、徐萬華的DNA與他們之前抓捕過的一個前科人員比對結果顯示高達80%。

「這個人名叫李崇志,38歲,河南籍,2019年因為非法經營曾在我們這里服刑一年,入獄時我們采集過他的血樣。」廣東同事的話令小姚振奮不已,她立馬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徐萬華和王蓮蓮。

苦苦等了32年,總算盼來了好消息,徐萬華、王蓮蓮聽完后激動不已,紛紛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機關采集血樣進行進一步確認。然而,當小姚打電話聯系上李崇志時,對方的回復卻讓她大感意外。

「我不想采集血樣。」李崇志告訴小姚,他只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至于相認,從來不在他的考慮范圍。

好不容易找到親生孩子的下落,對方卻不愿意相認,這顯然也出乎徐萬華和王蓮蓮的意料。「小姚警官,你能不能再聯系下他,問問到底為什麼?」王蓮蓮此刻人已經趕到大荔縣,民警的話猶如一盆冷水讓她從頭涼到腳。

小姚再一次撥通李崇志的電話,按下了免提鍵。「你為什麼不愿意采集血樣?」電話那頭是長久地沉默,王蓮蓮坐立難安,雙手緊緊拽住衣角。

「我記得,那年我才六歲,跟著她們去汽車站坐車……」李崇志的聲音突然響起,驚得王蓮蓮立馬站了起來。小姚做了一個擺手的動作,示意她先聽聽對方打算說什麼。

「聽姐姐說,他們離婚了。」李崇志回憶道:「我那時候也不知道離婚是什麼,就記得她把我交給一個大媽,后來大媽帶我下了車。」

他口中的大媽,正是王蓮蓮提到的老太太。據李崇志說,這個老太太中途將他帶下車,在他想要找媽媽和姐姐時告訴他,媽媽養不活兩個孩子,已經不打算要他了。

「撒謊!怎麼可能!」聽到這里,王蓮蓮激動地尖叫起來,李崇志顯然也被嚇了一跳,很快把電話掛斷了。

漫漫尋親路

小姚好不容易將王蓮蓮安撫好,又一次撥通了李崇志的電話,一番溝通下來,她總算明白了李崇志不愿意認親的原因。

那一年,李崇志跟著老太太在渭南地區東躲西藏生活了一段時間后,坐著火車來到河南漯河一帶。老太太告訴他,這戶人家是她的親戚,以后這里也是他的家。就這樣,李崇志的戶籍落在了河南。

一直生活到國中,李崇志在養父母的干預下從來沒有拍過照,周圍的孩子知道他不是親生的,經常奚落嘲笑他。種種境遇,無一不在提醒著李崇志,他是一個親爹親媽不要的孩子。

「14歲的時候,不知道是叛逆期到了,還是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世,我突然很想去北方。」李崇志的聲音帶著一絲凄苦,他告訴小姚,印象里只記得父親的名字里有個「萬」,母親的名字中帶個「蓮」,家住在北方,具體位置不清楚。

但是,想家的沖動驅使著他做出行動,在一個深夜里,李崇志拿著幾十塊錢,一路往北方走。從河南一直步行,整整走了三百多公里,他因為體力不支暈倒在商丘一戶姓李的人家門口。

醒過來后,看著一臉溫厚的男主人和笑得如沐春風的女主人,李崇志突然覺得累了。「我不想去找親生父母了,誰知道他們在哪里?就算找到了,還能認我嗎?」于是,他留在了商丘這戶人家中,有了李崇志這個名字。

2000年,李崇志開始跟隨李家人外出打工,后來在廣州成家生了孩子。當上父親后,他又開始想念自己的親生父母,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開始上網尋人。「每次我想找人的時候,就想起李家父母對我的好,我也曾經答應過他們不尋親。」最終,李崇志在萬般糾結的情況下放棄了尋找生身父母的念頭,只要一想起母親主動放棄他的事,就感覺備受煎熬。

「現在,你打電話告訴我,我的親生父母找到了。」說到這里,李崇志發出了苦澀的笑聲。「這麼多年了,他們現在才想起我,會不會太遲了?」

得知真相的小姚擦了擦眼角掛的淚滴,哽咽著說:「不是的,你誤會他們了。」

聽到民警說徐萬華和王蓮蓮這些年一直在尋找他時,李崇志愣住了。

后記

為了證實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真實有效,小姚很快把王蓮蓮尋找兒子的報紙以及徐萬華每一次前往大荔縣公安局的記錄整理下來,一一發給了李崇志。

當李崇志見到《大河報》那篇報道時,雙手控制不住顫抖起來。那時他人在廣州打工,根本沒見到這張報紙上報道的內容,沒想到一個陰差陽錯,竟然與親生父母錯過那麼多年。

「我愿意配合你們采集血樣。」2021年5月17日,DNA鑒定結果出來了,李崇志與徐萬華、王蓮蓮的DNA高度吻合。

兩天后,在大荔縣公安局的安排下,這三個失散了整整32年的親人得以團聚。李崇志緊緊抱著已經滿頭白髮的父母,哭了很久很久。

他原以為自己是沒人要的棄兒,卻不想父母親為了尋找他足足花了半輩子的時光。「感謝你們,要不是你們堅持,恐怕我這輩子都見不到兒子了。」徐萬華老淚縱橫,拉著民警的手不放,一旁的王蓮蓮也哭得聲淚俱下,在場所有人紛紛為這一幕遲到的大團圓流下激動的眼淚。

令人惋惜的是,警方始終沒能找到當初那個帶走李崇志的老太太。他們曾經找過河南那戶人家,從他們口中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信息,李崇志當初太小,也記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被賣還是被收養。32年前,那個老太太帶走孩子的真正目的,成為了一樁未解的謎題。

雖然已經無法追究她的責任,但徐萬華、王蓮蓮尋子案帶來的教訓仍然值得人們深思。作為一個家長,無論身處怎樣的環境都應該看護好孩子,千萬不要輕信只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畢竟有些錯誤一旦發生,很可能需要余生的時光來償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