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計程車司機發現車里有100萬現金,苦等半日,失主趕來卻「要人不要錢」大方直言:這些錢本來就是你的

計程車司機發現車里有100萬現金,苦等半日,失主趕來卻「要人不要錢」大方直言:這些錢本來就是你的
2022/11/15
2022/11/15

天色漸暗,下班的人越來越多,徐明坐在自己的出租車里,抽著煙,拒絕了一位又一位前來想搭車的乘客。

回頭看看車后座的手提包,憂心忡忡,他早已打開過,里面是一捆捆綁著的現金,大概100來萬。

24歲的他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多現金,要說沒個想法,那就真不是人了。但最后理智還是戰勝了貪念,想著失主現在肯定心急如焚,他留在原地,等著失主上來。但是等了大半天,眼看跑車高峰期都快過了,還是沒把失主等來,今天算是泡湯了。

所以為了不再耽誤時間,他準備直接把錢送去派出所,自己再去跑幾趟,混個飯錢,正發動車子時,那個失主過來敲了敲出租車門,不慌不忙的問道:「小伙子,我是不是落了個包在你車上?」

徐明趕緊跑下車,說:「在這在這,我都等您半天了,看您沒來準備送派出所去呢。」說完就把后座的包拿出來交給了趕來的阿貝,又說道:「這麼多錢,可要保管好啊,被別人拿去可就不得了。」

「是啊,這麼多錢丟了可就慘了,你叫什麼名字啊,我該怎麼報答你?」阿貝感謝地說道。

笑了笑,徐明說:「這有啥好謝的,這本來就是你的錢,還給你不是天經地義嗎。」

「可以可以,我女兒眼光還是可以的啊!」

徐明詫異道:「您,您是雯雯的父親?額,您是故意這樣的?」尷尬了下,有點手足無措,也想明白這件事了。

王阿貝笑著說:「我就這一個掌上明珠,條件也好,談了你這個小伙子,自然我要弄清楚你的人品才能放心啊!」徐明摸了摸腦袋,憨厚的笑著說,「伯父,我是真心喜歡您女兒的,以后我們在一起的話,我肯定真心對她,希望伯父能同意我們交往。」

「這有啥不同意的,現在你這樣看到這麼多錢能堅持住本心的不多了,來用你出租車載我回家吧,一起吃頓飯,這次我可不會付你車費啊,哈哈哈!」說完便坐了進去。

徐明說:「這必須免費啊,您先坐著,我第一次去您家,總不能空著手吧。」

「快上車吧,別整那些沒用的,我都在旁邊蹲半天了,就想看你會不會開車跑了,腳都快麻了,抓緊回家吧,」

「好嘞!」

到家門口,徐明看到自己女朋友和伯母在看著他,他大聲叫著:「伯母好!」

吃飯時,雯雯媽媽不停給徐明夾菜,十分溫馨,王阿貝喝著酒說道:「那20多萬就是我給我女兒的嫁妝,我只希望你們結婚后能和我們一起住,也免得我們太孤單,這邊我們條件還好能幫襯你們小倆口。」

徐明剛放進嘴里的紅燒肉頓時變得難嚼起來,心里說不出滋味,原來雯雯家這麼客氣是想讓自己入贅。他爸媽也就一個兒子,為了他能在城里結婚買房子,自己就住著不大的破平房,天天賣水果,這才湊夠了錢付了首付。他怎麼能拋棄父母辛苦的準備。思量半天說到:「謝謝叔叔阿姨哈,時間不早了,我還要去跑跑車,伯父的意思網盤懂,但是作為男人,我可以承諾對雯雯好一輩子,但是我不能辜負我的父母。」鞠了一個躬,轉身離開了。

留下一家子尷尬的互相望著,雯雯責備道:「爸,我結婚后常來看你不就好了,干嘛逼他呢!」

「我還不是為你少吃點苦,這小伙子人品沒話說,但是這工作和經濟條件確實不是很好啊,爸爸不想看你受累。」

雯雯跑著出去:「再苦我也愿意,您就不必操心了。」一旁的雯雯媽安慰她爸說:「別跟閨女較勁了,徐明這小伙子看著不錯,當年我嫁給你,你不也那死樣?他們開心就好,能幫我們就幫。」

喝了口酒,「隨他們去吧!」一扭頭,王阿貝一臉傲嬌,仿佛想起自己拜見岳父時的倔脾氣。

多年以后,王阿貝抱著外孫女在公園里曬太陽,一本正經的說:「以后你可要聽外公話,不要像你老媽。」笑著逗著孩子,孩子很小聽不懂,摸了摸外公鼻子笑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