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釘子戶」堅持30年不動搖,把自己熬成「湖中島」 政府了解隱情,宣布「不拆了!」,網贊「這是最好的結果」

「釘子戶」堅持30年不動搖,把自己熬成「湖中島」 政府了解隱情,宣布「不拆了!」,網贊「這是最好的結果」
2022/11/17
2022/11/17

「拆?不可能拆,打死我我也不會讓你們拆!」

這個情緒激動的人正是浙江湖州著名的湖中孤島別墅房主。是遠近聞名的「釘子戶」!

房主對著眾人情緒激動地說: 「你們總想拆我的房子,你們修路修什麼我都不管,只要不拆我的房子就行,你們天天非要拆我的房子,想沒想過我的感受啊?」

「釘子戶」的豪華別墅

這個別墅的房主出生于浙江湖州,從小家里比較有錢,家里對他也很是寵愛。他家里每個人都很是孝順,隨著他的長大,家里決定建造一個房子。

但是由于家里人多,必須選一個大點的地方建造一個大點的房子。于是經過了長時間的考察后,他們選中了北部的苕溪,因為一家人都喜歡環境優美的地方。

他們了解到苕溪中間有一座小島,小島的大小正好適宜建造一棟別墅來居住。但是苕溪中間的這個小島不一定適合居住,這是因為什麼呢?

咱們先說說這個苕溪,它位于浙江省北部一條著名的水域,它是太湖流出來的分流。

為什麼叫苕溪呢,因為在苕溪的周圍長滿了蘆葦,蘆葦的花被風一刮,好看極了,當地人把蘆葦開的花叫做苕,所以這條水域就被叫作苕溪!

苕溪長度約158公里,周圍環境優美,經常有乘客過來觀光旅游。每到蘆葦花開放的季節,風一吹,滿天都是蘆葦花飄飛。

好看極了,就像是北方冬天的鵝毛大雪一樣,所以過來旅游看風景的人每年都數不勝數!

在苕溪的西半部分,也就是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荊灣村那一片,這個村子處于苕溪的中間位置。這個村子一片祥和,依山傍水,環境優美。

經過了反復考察,最終這家人把房子建在了湖中小島上!以至于每當有人站在村子里向外面眺望時,就能發現在一片湖水正中間,那座屹立了很久的小島上有座房子。

有的人還以為看錯了呢,揉揉眼睛仔仔細細地再看一下,那座小島上還真有個房子!這個房子孤零零地坐落在湖水的正中央,讓人很是羨慕與不解。

不解的是這個房子建造得雖然顯得很富麗堂皇,是一棟很不錯的別墅,但是隨著年頭久了,這個房子變得老舊,而且沒人去修繕。

房子因為就在水中央,但是別墅小島周圍也沒有船,也沒有游艇或者其它水上交通工具,這屋里的主人怎麼出行呢。

而且在水中小島上建造的這個房子,免不了發潮,屋里發潮都容易長霉,而且建造在湖中間交通太不方便了,相當于居住在深山老林里。

這麼久了大家也沒看到屋里的主人來回出行過,也沒看到有人居住的痕跡。大家很是詫異,建造房子不住,那建它是干嘛的呢?

令大家羨慕的是,房子雖然出行不方便,屋里發潮,但是這個別墅依山傍水,環境優美,遠離人世間的喧囂,安靜極了。

沒事兒的時候還可以釣釣魚,享受一下生活的愜意,簡直太舒服了!這簡直就是每個人都向往的自由自在的生活。

試想一下,每天早上起來看一下日出,然后吃早飯,吃完飯坐在家中的陽台上,躺在躺椅上,吹著濕潤的風,欣賞著美麗的風景。

偶爾垂釣一下,釣上兩條肥美的大魚,熬一鍋魚湯,和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喝著魚湯,閑聊著,開開心心,那生活多美麗。大家對這種生活都很羨慕吧!

修建堤壩,溝通拆掉湖中別墅

到了2015年,荊灣村在政府的扶持下決定修建一條堤壩,計劃修建的長度是1.2公里。因為苕溪是太湖的支流,并且苕溪的地勢相對低一些。

它的位置使得每年雨水多的時候,或者是其他地方一排水,苕溪就會出現洪水災害。附近的村民向政府反映這件事,村里也十分重視,政府這才決定修建堤壩,用來防止洪水的災害。

但是如果修建堤壩的話,如果想用最快的速度和最高的效率建造的話,就必須通過湖中的小島,拆掉小島上的別墅。

要不工程就會延期,因為需要繞過湖中別墅,這讓村里犯了難!因為在這之前村里就聯系過別墅的主人,想要拆掉這個基本上沒人住的空房子。

但是要不就是聯系不上,聯系上了房子主人的態度也是十分堅決,就是不能拆。

這個房子在湖中小島上屹立了有將近三十年了,現在政府再次聯系房子主人,跟他溝通想要拆掉房子,修建堤壩!

可房子主人跟之前一樣堅決,他說: 「為什麼總給我打電話讓我拆房子,我們家當初是合理合法地在那塊建造的房子,我不可能讓你們拆的!」

無論政府人員怎麼和房子主人解釋,他也不同意拆!無奈了,政府只能側面跟其他人打聽原因,并且走訪村里的村民,以及向村長了解原因。

經過各種打聽,政府人員了解到,別墅的主人之前家里很有錢,就在小島建造了這個別墅,想要一家人住在這里,風景也好。

但是好景不長,家道中落,房子主人去了別的城市發展,這個房子就一直空著了。村里人說,之前村里就跟這個別墅的主人溝通過。

因為長時間不住,村里想要給他拆了,給他一部分補償款!但是之前房主的態度就很堅定,死活不拆,大家覺得可能是這個房子之前他們一家人住,承載了太多美好的記憶。

所以房子主人不想拆,想要保留一些回憶。但是這只是大家的猜測,具體因為什麼房東不想拆,大家也不得而知。

這讓人想起了北京那個最牛釘子戶張長福,在北京朝陽區的一個主干道上,一處足足有400平的大院子就屹立在那。

當時那一片房子要拆遷,開發商過來跟居民溝通,張長福覺得賠償的拆遷款太少了。因為當時的開發商不是按照他的400平的占地面積賠的,是按照他的宅基地面積一百多平賠償的。

張長福

原本做著發財夢的張長福他想怎麼著不得賠個幾百萬,結果現在賠償都不到一百萬。這樣的落差讓他直接拒絕了開發商的拆遷要求。

他想著我留到最后肯定開發商還會來求著我拆的,就這樣,他眼睜睜地看著周圍的鄰居一個個的都拿著拆遷款搬進了新家。

他慌了,他想去找開發商,結果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開發商,人家卻告訴他,不給你拆遷了,我們繞過你,直接動工了!

這一下,張長富就傻了,后來真的開發商繞過他的院子直接開工了。就這樣張長福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錢沒得到,還繼續居住在破舊的老房子里。

后來直到事情過去了好多年,由于這處院子在主干道上確實太影響交通和市容了。

政府和開發商聯合跟他溝通了一下,給他拆了,給他分了房子,并且給了他拆遷款,但是跟多年之前的賠償其實是一樣的錢,一分也沒多。

而且過了這麼多年了,錢都貶值了,他還住了這麼多年的老房子,受著折磨,還擔驚受怕,真是得不償失啊。

但是這個湖中別墅的房主好像不是因為想要靠著拆遷款發財。因為這個房東既沒有跟政府談拆遷款的事,也沒有說任何關于補償的事,就是單純的不讓拆!

問房東具體因為什麼,這棟別墅的主人也一直不說。直到政府派了專門的人趁著他回村里居住的時候,三番兩次去村里找他,去跟他溝通,他才說出了原因。

其實和村民說的沒什麼出入,湖中別墅的主人說,這個房子是在他家還很富有的時候他爺爺親自建造的。

后來家里出了一些事,家道中落,家里的積蓄都沒了,他也不得不被迫出去打工。

因為那個別墅雖然環境優美,但是因為交通不便,并且因為后來隨著時間長了,也因為建造在湖中小島上的原因,別墅越來越潮。

并且房子主體和家具都需要修繕。但是他沒有多余的錢去修繕了,他只能被迫去村里居住,但是這個別墅他是不忍心拆的。

因為這個是他爺爺為他留的,從小他和他爺爺感情特別好,并且這個別墅保留了很多他童年的回憶。

他留著別墅并不是想要多少多少拆遷款,而是單純地想要留個念想,畢竟童年的回憶是彌足珍貴的。這里也承載著一家人的愛和對爺爺的紀念!

政府派來的人了解到這個情況,對此也表示非常理解。

最好的結果,人間自有真情在!

后來,政府經過協商,一致同意保留湖中的別墅,繞道修建堤壩。雖然這或許會耽誤堤壩的修建,但是好在時間來得及,主要是這份愛和回憶是值得被尊重的。

這位別墅的主人,對于政府的態度也很滿意。

他高興地說: 「之前也有很多人三番五次地找我去溝通,要拆掉我的房子,我并不是那麼頑固的人,只是我實在是舍不得拆啊,這個房子承載了我太多太多的回憶了,萬分感謝政府的理解。如果有可能,我才不會當釘子戶呢,畢竟這個詞也不好聽!」

就這樣,村里的防洪堤壩開始修建,工程有條不紊地進行,也沒人再提拆掉島上別墅的事了。就這樣過了不久,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防洪堤壩如期建成了。

而島上的別墅,因為當時建造的時候用的都是好材料,即使過去了幾十年,依然還很好看。

從外觀上看,這個湖中島再加上這個有年代感的別墅顯得風景特別好。再加上這塊的蘆葦隨著大風飄飛,這片苕溪徹底成了旅游景點,吸引了很多外地的游客前來觀光旅游。

而別墅的主人看到這個情況也是很欣慰,因為總算保留住了這份回憶和愛!這處風景也帶動了這邊的旅游發展,很多人專門為了這個傳說中的湖中別墅而來,都想來看看這個傳奇。

大家也很羨慕別墅的主人,誰能單獨「擁有」一座小島啊,而且雖然這座別墅還沒有人談給多少錢拆遷或者購買。

但是大家都知道,一旦它要是出售或者拆遷補償的話,那必然是一大筆不菲的錢。

就退一萬步來說,即使很多年以后,這個房子不賣不拆,那麼就憑借這個小島的別墅,這個別墅的主人也可以自在地過好晚年生活。

所以大家都很羨慕這個別墅的主人,他堅持了三十年,沒去拆這個別墅還是對的。這里面不光是有回憶和愛,而且還能創造出價值!

其實「釘子戶」一直以來都不被外界所理解,因為很多釘子戶都是因為與開發商還有拆遷負責人因為錢談不攏,拒不拆遷。

他們想要得到更高的價格,得到更多的錢,很多人都如愿以償,發了一筆橫財。還有一些人就像北京朝陽區的張長福一樣,拖了很久不了了之,最后還得妥協。

但是就比如像浙江湖中別墅一樣,這其實也是于情于理的,畢竟房子不光是一個單純的住所,也是承載了無數回憶,曾經承載了一個家!

我們可以理解這些,所以不必對所有的「釘子戶」都抱有不好的眼光。可能他們并不是為了所謂的補償,也有可能是為了那份珍貴的回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