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將「腦癱女兒」培養成才,今年45歲的單親媽媽 騎機車93天穿越25國:「后半生我要為自己而活」

將「腦癱女兒」培養成才,今年45歲的單親媽媽 騎機車93天穿越25國:「后半生我要為自己而活」
2022/12/02
2022/12/02

「在別人嘴上活一生,在我這就是個笑話。」

當采訪的鏡頭轉向45歲的李春輝時,她淡定從容地說出這句話。

言語間流露出的瀟灑自如,不禁讓人由衷稱贊。

但所有的風輕云淡背后,都是沉甸甸的付出在托舉:

23年前,雙胞胎女兒降生,從此她便圍著女兒轉;

11年前,丈夫拋家棄女而去,之后她便一人撐起一個家;

8年前,為帶女兒上京求學,她不顧反對賣掉房子;

5年前,女兒雙雙考上國外音樂名校。

在旁人看來,李春輝終于可以停下來靜享生活了,但她卻說:

我前20年是為家庭為孩子而活,后20年要為自己而活。

于是,她重拾夢想:學考摩托車駕照、上英語培訓班、組織車隊、93天騎行4.1萬公里……

有人說,年過40再談夢想,就是天方夜譚。

但李春輝卻用自己的故事向世人證明了:

生活的刁難,也許會讓我們舉步維艱,但也能讓柔軟蛻變成鎧甲;

世事的無常,也許會讓人生多些溝坎,但也能讓脆弱修煉為堅韌。

無論何時,只要心懷熱切的希望,不忘曾經的熱愛,即使平凡如你我,也能擁有颯爽人生。

別忘了,你用什麼態度對待生活,便會收獲怎樣的人生。

不因外界自絕希望,竭力呵護生命

上世紀70年代,李春輝出生于南京一個普通家庭,父母雖是胸無文墨的工人,但是對她的教育卻從未敷衍過。

而她深知父母的不易,對待學業也未曾懈怠,只是考上大學的那一刻,她卻從父母的神情中讀出了幾絲為難:

家里三個孩子都上大學,開銷實在太大了。

深思熟慮后,李春輝決定接過父母身上的重擔,外出打工。

沒過多久,她就像大多數涉世未深的女孩一樣,一頭扎進了熱戀中,3個月后,兩人順理成章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日子雖然平淡,但卻很幸福,丈夫對她很是疼愛。

2年后,李春輝迎來了自己的愛情結晶——一對雙胞胎女兒。

只是她沒想到:命運的巨輪沉船時,連招呼都不會和你打。

在產房醒來的她,被告知:大女兒因顱內出血,降生時呼吸微弱,很難存活下來。

但世上哪有母親,愿意放棄自己的孩子。

李春輝苦苦央求醫生,讓他竭盡全力救治大女兒。

或許是上天聽到了她的禱告,在ICU搶救20多天后,大女兒逐漸恢復了健康,但卻留下了永久的病癥——成為了腦癱兒。

但對李春輝來說,大女兒重生的欣喜,足以抵御一切陰霾。

然而,更大的挑戰卻在向她招手:

小女兒已經靈活掌握走路、握筷等技能時,大女兒卻連站立都很困難。

不甘認命的李春輝開始為大女兒制定訓練計劃:

夾豆子,鍛煉手指精細能力;扶墻走,促進腿部力量增長……

久而久之李春輝發現:

大女兒雖然反應慢,但耐性卻極好,別人兩三遍就能學會的,她即使練上百遍也不會抱怨。

這讓在黑暗中踽踽前行的李春輝看到了希望,她萌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送大女兒去學游泳,小女兒一起陪練。

結果,作為陪襯的小女兒被教練選為重點培養對象,大女兒卻因身體原因慘遭淘汰。

但不死心的李春輝,并不打算放棄對大女兒的培養——鋼琴、畫畫、圍棋,她都讓女兒去一一嘗試,但都毫無例外地都失敗了。

正當李春輝為大女兒的未來心憂時,丈夫又給她澆了一盆冷水:

「這樣的日子我看不到希望,失婚吧。」

李春輝沒有反對,只提出一個要求:兩個女兒歸她撫養。

即使遭遇了婚姻的重創,李春輝也并未消沉,為了給女兒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她開始創業辦托管班。

興許是她的熱情和樂觀感染了旁人,托管班生源不斷,她和女兒的日子因此也蒸蒸日上。

古希臘詩人奧利弗·文戴爾曾說:

青春會逝去,愛情會枯萎,友誼的綠葉也會凋零,而一個母親內心的希望比她們都長久。

不管是昭告女兒不幸的病危書,還是預示婚姻破碎的失婚協議,都不曾奪走李春輝心向暖陽的希望。

她竭力應對生活的態度,既呵護了女兒的生命,也把日子過成了有聲有色的美好模樣。

不因世俗隨入大流,用心守護成長

都說,上天不會辜負任何一個認真生活的人。

在李春輝的用心打理下,托管班發展得越來越好,兩個女兒也都成了品學兼優的高中生。

然而,就在旁人稱羨她的生活時,她卻做出了令人驚訝的決策:

將托管班關閉,賣掉房子,給女兒退學,帶她們去北京。

這一切只因女兒的一句話:「媽媽,我想學音樂。」

上高中前,李春輝給小女兒報了小提琴班,給大女兒報了長笛。

很快,提琴老師便對她說:「你家孩子很有音樂天賦,學得很快。」

長笛老師卻對她說:「你女兒實在不適合走這條路,怎麼教都教不會。」

聽著老師們兩極分化的評價,李春輝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從未對現實低頭的她,并不打算讓大女兒放棄。

許是感受到了媽媽的期望,大女兒從那后沒日沒夜地練習長笛,從一個音符都吹不準,到吹奏出曼妙悠揚的曲子,她花了整整兩年。

在高一的暑假,兩個女兒不約而同地提出想走專業的音樂道路。

「是放棄眼前優渥的生活,還是帶女兒背井離鄉去求學?」,李春輝一時難以決斷。

父母對她說:「大學聯考是人生大事,你難道希望她們像你一樣沒的大學上嗎?再說你的托管班辦得這麼好,放棄了多不值。」

一邊是女兒的夢想,一邊是自己的事業,再三猶豫下,李春輝選擇了前者。

一到北京,李春輝便開始四處奔忙,找房子、找學校、請老師……

在她的用心護航下,兩個女兒的音樂天賦逐漸顯露,最終,兩個女兒都被國外音樂學院所錄取。

很喜歡這樣一句話:

真正的愛,不是一味付出,而是愿意傾聽。因為理解,往往比自我感動式的付出更為珍貴。

李春輝并未因自己沒上大學,就寄希望于女兒去填補遺憾,而是情愿與世俗的標準相抗,支持女兒用她們自己的腳步去丈量夢想。

不因年齡自縛腳步,全力奔赴熱愛

當看到女兒一步步實現理想,李春輝的內心也有股力量開始蘇醒,當記憶深入童年,她似乎看到有個颯爽英姿的機車手在向她走來……

幾乎是不經思量,李春輝就去報考了摩托車駕照,不久后,便給自己購置了一輛寶馬700GS機車。

拿到駕照后,李春輝第一時間騎著機車在路上馳騁了幾圈,此后,身邊呼嘯而過的風成了她最依戀的感覺。

一個人的狂歡總是太孤獨,為了讓騎行擺脫單調,李春輝組織起了車友會,并經常結伴跨省騎行。

當遠在大洋彼岸的女兒打來電話,向她說起自己的學業成就時,李春輝也會自豪地和女兒分享騎車的趣事。

一次掛斷電話后,李春輝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騎車去歐洲看望兩個女兒。

當她把想法告訴車友時,所有人都興奮地回應到:「我們一起去!」

為了準備這次長途騎行,李春輝做了很多功課:學英語、設計路線、溝通出國事宜……

四個月后,李春輝和車友們從南京出發,她們先后到達俄羅斯、摩爾曼斯克、北冰洋、芬蘭等地。

一路上雖然風餐露宿,但對目的地的向往,足以抵抗一切疲憊。

就在所有人都在慶幸一路以來的順利時,李春輝卻出了交通事故,被汽車撞倒在地的那一刻,她顧不上自身疼痛,顫顫巍巍地去檢查車的受損情況。

救護車到時,她才發現血已經染紅了車手服。

在醫院治療幾天后,李春輝覺得自己骨頭沒傷著,便提出了出院,但醫院卻不同意。

為了不耽誤行程,她給醫院寫了免責書,匆匆出院后,李春輝再次踏上了騎行之旅。

半個月后,李春輝終于抵達了荷蘭。

當聽到女兒那聲「媽媽,你是我的榜樣!」時,李春輝的眼淚奪眶而出——不僅因為自己圓夢了環歐之旅,更因為女兒們將她視作精神圖騰的那份驕傲之情。

當有人問李春輝:「你是怎麼有勇氣做到這一切的?」

她瀟灑答道:「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種,你只要去熱愛,去做就好了。」

誠然如此。

在熱愛面前,年齡何懼,現實何慌?

與其為消逝的年華而嘆息,拿現實的借口敷衍自己,不如抓住眼前的光陰,熱烈地去追逐夢想,盡情地去奔赴熱愛。

三毛說:

我相信我這一生追求的就是生命的燃燒,在這一生里,能夠得到一些結晶,而不是灰燼。

李春輝并非生來帶著火焰,相反,生活給她帶來許多風霜雨雪:

孩子的不健康、丈夫的不理解、婚姻的倒塌……

但她并未在風雪中掐滅人生的希望,而是用熱愛與樂觀壘起了火堆,為自己燃燒出一段颯爽的人生。

其實,人活一世,行走于紅塵萬丈,總免不了搓磨困難,但——

是為外物所打亂腳步,還是隨內心而選擇活法,皆由我們自己決定。

年齡也好,世俗也罷,不過是我們自設的枷鎖,倘若眼中有光,心懷熱望,夢想便不是遙不可及的星辰,而是伸手即能觸到的光。

悠悠歲月中,愿你我都能掬一泓清泉,滌蕩出屬于自己的快意人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