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父母給老大30套房,卻只給了小兒子一塊地,結果大哥18年后將弟弟告了,引網熱議:人善被人欺

父母給老大30套房,卻只給了小兒子一塊地,結果大哥18年后將弟弟告了,引網熱議:人善被人欺
2022/09/16
2022/09/16

「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頭螳捕蟬。」

如今許多人都說八九零后的人都很悲慘,一對夫妻要養活三個家庭至少7口人,沒有兄弟姐妹能夠幫忙。看上去確實很苦,可也有好的一面,等到父母去世后,也沒有兄弟姐妹來爭搶遺產。

其實從古至今最讓人頭疼,也是最難處理的,就是兒女債,尤其是多子女的家庭。看看清朝康熙皇帝,若不是他兒子太多,都來參與爭奪皇位,或許康熙還可以多做一些有利于國家的事情。

最終康熙兩度廢除太子,發明了「秘密立儲制度」,才算徹底解決了這個難題。

可發生在湖南衡陽的一起歷史案件,哥哥王輝的做法卻讓人無法理解。

早年父母留給哥哥兩棟樓,包含30套房以及6個門面房,而弟弟只給了一塊光禿禿的土地。

可即便是這樣,哥哥還不滿足,18年后一紙訴狀將父母和弟弟告上法庭。

吃著碗里的,還總是想著鍋里的,這樣做好嗎?幾十年的養育之恩,最終卻落得法院見面分外眼紅才肯罷休?

其實說到底,生活環境會在一定時間里潛移默化地影響一個人的性格。或許成佛,或許成魔,這就要看你身處在一個怎樣的環境中。

時間回到1981年。

當時王輝兄弟倆還小,可父母很有商業頭腦,很會賺錢,所以兄弟倆的生活一直很富足。老街坊們也都很羨慕,在別人都還是住著土房的時候,王輝家住的是瓦房。而別人住上了瓦房,他們家則住上了二層小洋樓。

這還不算,到了1991年,王輝的父母抓住了當時的發展機會來到衡陽市,一個開餐館,一個開出租。而哥哥作為長子,也早早地輟學,陪著父母一起打拼。

一家人的相互配合之下,也就短短兩三年的時間,他們就賺得是盆滿缽滿。

可父母都是老實人,并不知道這麼多的錢該怎麼花,總不能放在銀行睡大覺吧。最后想了想,父母覺得還是蓋房子最實在。所以從1991年到1995年的4年間,父母前后蓋了兩棟樓,共計30個房間,6個門面房,總面積約1000平米。

剛好,這時村子里又分了兩塊地給父母。村子里蓋房很便宜,于是王輝的父母又蓋了兩棟房。

此時的王輝已經成年且有了結婚的對象。父母覺得老大平時做事辛苦,如今結婚了不能讓老大丟了體面,所以父母決定把衡陽市的兩棟房子都給了老大。

也就是說,30套房以及6間門面房都給了王輝。

而弟弟因為還沒有結婚,父母也并不著急,于是只分了一塊光禿禿,什麼都沒有的180坪土地給了弟弟。

其實細心的人會發現,從這個時候父母就已經做錯了。如果父母想要分財產,那麼一定要平均。就拿衡陽的兩棟房子來說,即便是分,也要兩個兒子一人一棟。而土地要麼不分,要麼也是一人一半。

這樣做任何人也找不到挑刺的理由。

然而父母錯誤地分了財產之后,這件事就像是「胡蝶效應」一樣,逐漸不受控制。

哥哥夫妻倆靠著兩處地段好的房子,在家里躺著每年都能收入十多萬,隨著時間的增長,每年的收入也在增加。可時間長了以后,哥哥也從之前的勤懇老實變得懶惰且狡猾。

而弟弟在農村就過得比較辛苦,有時還要靠父母接濟。

尤為氣憤的是,在此后的十多年時間里,哥哥夫妻倆過得逍遙快活,不是去旅游,就是在旅游的路上,很少回家看望父母,即便是父親過七十大壽,也是生活拮據的弟弟主動張羅。

到了這個時候,父母才明白過來,當初太偏心老大子了,對小兒子有些過于苛刻,只分了農村的一塊地有什麼用?

都說「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還真是這麼回事。

2011年,明白過來的父母私底下將農村的兩棟房過戶給了小兒子。

2012年,由于城市建設,弟弟之前分到土地被政府征收,補償了4套小區電梯房,以及2個車庫。

哥哥王輝得知這些事情之后馬上翻臉,指責父母偏心,隨后在2013年一紙訴狀將父母和弟弟告上法庭。

第一,王輝認為土地自己也有份,可如今的補償全都被弟弟拿走,他覺得不公平。而自己的房子現在又老又破,每天都要爬樓,累死人。

第二,父母私底下把農村的房子也都過戶給了弟弟,可自己作為長子,農村的房產自己也有份,憑什麼都給弟弟。

面對王輝的指責,70多歲的老父親當場暈倒,之后診斷為急火攻心引發的腦溢血。好在搶救及時保住了一條命,但已經右半身癱瘓。

面對如此局面,王輝仍然咬住不放,一定要父母和弟弟給個說法。

是不是像前面說的一樣,當初王輝父母的一個錯誤的決定,像「胡蝶效應」一樣引發了一場颶風。

將近20年的時間,取之不盡的物質已經將哥哥王輝變成了白眼狼,而貧窮的弟弟則一直受苦,好不容易有點起色,還要陪著父母被折騰得筋疲力盡。

其實孰是孰非,明眼人看得明白,更何況是久經沙場的法官。面對王輝的無理要求,法院表示駁回。可即便如此,王輝仍然像惡犬一樣死死咬著弟弟不放。法院不支持,他就天天去小區鬧騰。

弟弟忍無可忍選擇報警,最終引發了廣泛關注。迫于輿論壓力,在經過多方協調之后,雙方都各退一步。弟弟同意給哥哥一套電梯房,而哥哥也表示悔改,以后會孝敬父母,并且妥善且積極地幫父親做康復治療。

雖然最后的結局還算是圓滿,可還是讓人覺得有些難受。

首先是原本老實本分的哥哥,在物質享受的熏染下變得市儈,連親情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文。

其次是一輩子老實的父母,因為最初對老大的偏心,最終引來了這場災禍。

最后是小兒子,他最無辜,也最可憐。

所以我們會發現,古人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點不假。在欲望面前,人類也顯得非常渺小。

而這個歷史案件中,老大18年的享受最后成魔,弟弟18年的受苦卻堅持本心,都和生活環境有很大的關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