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最牛釘子戶:死守12年,拆遷款漲到4400萬都不搬!今成「野菜地」直言後悔,網評「大快人心!」

最牛釘子戶:死守12年,拆遷款漲到4400萬都不搬!今成「野菜地」直言後悔,網評「大快人心!」
2022/11/17
2022/11/17

「給你1000萬(約4400萬台幣),還有兩套房子,您就拆吧!」2012年,開發商再次來到莊龍弟的家中,苦口婆心地勸說道。

「不拆,太少!」莊龍弟直接拒絕了。

蘇州市吳江區瑞景國際小區是一個高檔小區,里面都是精美豪華的別墅,然而角落里卻有一座破舊的二層小屋矗立其間,顯得特別突兀。

那就是莊龍弟的家。

2004年,開發商相中了這塊地,愿意每家賠付一套房子和100萬(約440萬台幣)進行拆遷,然而莊龍弟不同意。

開發商便退了一步,愿意賠付他兩套房子和100萬,沒想到莊龍弟還是不愿意。

2012年,開發商決定一次性給予莊龍弟1000萬和兩套房子,可莊龍弟竟直接拒絕了。

要知道,10年前的兩套房子和1000萬,對于一個整日游手好閑、不務正業的人來說,已經是天上掉餡餅的大好事了。

為什麼莊龍弟寧愿扎根在此的釘子戶,也不愿意拆遷呢?這背后到底有什麼隱情?

21世紀初,隨著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城鎮化建設的速度加快,很多年輕人來到城市里打工安家,房源漸漸顯得供不應求。

所以,一些房地產開發商就會選擇一些特殊的地段進行拆遷重建。

自古以來,蘇州就是人人向往之地,經濟發達,而且風景美如畫。

吳江區龐楊村就處在這樣一個地理位置相對優越的地方,開發商相中了這塊地方,準備在這里建一個高檔小區。

經過和市政領導商議,開發商決定采用「一拆一還」的方式。這樣的話,房屋原主人不僅能獲得一套新房,還會額外得到100萬的經濟補貼。

這個條件,對于世代為農的村民來說已經相當豐厚了。

畢竟村子里的房子又小又窄,而且非常破舊,如果能夠住到生活環境好一些的小區,簡直太好了!

所以,消息一出,村民瞬間沸騰。

到后來,開發商帶著拆遷協議挨家挨戶問詢村民時,龐楊村的大部分村民都直接同意了,并且快速簽了協議,生怕開發商反悔。

只有第十組村民莊老太太一家還沒有簽協議,但二老也同意了此事。

第二天,開發商帶著協議來到了莊老太太一家。沒想到,原先和顏悅色的老太太竟然變了臉色,怒斥道:「誰讓你們來的,我們不簽!」

此話一出,開發商可是左右為難,怎麼說好的事,又突然變卦了呢?

后來經過多方打聽,開發商才明白:原來這座房子的戶主是莊老太太的二兒子莊龍弟,他覺得賠的錢太少了。

莊龍弟正值壯年,本來應該正經工作,可他卻是個混不吝,整日在街上閑逛,沒錢了就回家啃老。

然而,莊老太太夫妻倆平時靠種地賣菜為生,也沒多少積蓄,又加上年老有病,生活更是艱 難。

所以,莊龍弟此次回來的目的絕不單純。想到此,開發商的心里如揣了個石頭,七上八下。

即使如此,為了提高拆遷進度,開發商也得硬著頭皮和莊龍弟商談。

「既然你們是兩戶人家,不如多賠償你們一套房子?這樣的話,就是2套房+100萬了。」

市中心的兩套房子,價值不可估量。

開發商本以為莊龍弟會同意,沒曾想,他直接搖頭道:「不行,還要多賠付200萬,要不然免談!」

這簡直是獅子大開口!

本來多賠付一套房子已經是格外寬厚了,還要多賠付200萬,這點錢對開發商來不算什麼。

可前期公司已經賠付了許多拆遷款,賬上也所剩無幾了,而且一旦把這錢給了莊龍弟,其他村戶勢必也要來鬧,到時該如何收場?

所以,開發商還想著耐心地和莊龍弟溝通。

雙方一見面,莊龍弟就直接把拆遷協議撕毀,還盛氣凌人地說:「我們家種菜的園子和前面的小溪都屬于我家所有,讓你們給300萬,還是少的哩!」

看來,莊龍弟是如何都協商不成,這協議自然也無法順利簽訂,開發商只得悻悻地走了。

莊龍弟高興地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地吹著口哨,心里別提多高興:

這開發商也真是狗眼看人低。誰不知道我們村離市區最近,這幾年隨著蘇州經濟的發展,房價也在一路攀升。況且瑞景國際小區都是有錢人住的豪華別墅,就這麼一點錢,還不夠塞牙縫的!我就等著他們再來求我!

沒想到2年過去了,莊龍弟都沒看到開發商再來找自己。

原來,開發商在左右權衡下,決定繞過莊龍弟一家,直接施工蓋房。

2006年,龐楊村的大部分村民都搬到了對面的城南花苑,設備齊全,小區周圍環境也好,反觀莊龍弟一家,還守著破舊的老房子。

之后6年,蘇州的經濟以火箭式的速度發展,到2012年時,吳江區的GDP已經達到了1300億人民幣。

坐落在黃金地段的瑞景國際小區了,因為是高檔小區,所以環境優雅,價格昂貴,開發商也因此賺得盆滿缽滿。

可就在開發商暗自得意時,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不少住進瑞景國際小區的業主反映小區一角的爛泥地和破舊小樓太影響形象了,明明是一個高檔小區,卻顯得一點都不高檔。

這塊爛泥地和破舊小樓便是莊老太太和莊龍弟的家。

房屋前面一條臭水溝,時不時還發出惡臭味,引得旁邊的住戶怨聲載道,經常跑到售樓部投訴,吵得不可開交。

為此,開發商也是頭疼不已,可又不能因為這一個釘子戶而置所有業主的利益而不顧。

于是,開發商又紆尊降貴來到莊老太太的家里,繼續做莊龍弟的工作。

開發商現在手里有了更多的錢,便決定一次性賠付莊龍弟1000萬,快速解決這件事。

沒想到莊龍弟一聽,并沒有想象中的喜笑顏開,反而齜牙咧嘴地嘲笑道:「當年300萬,都不愿意給,現在倒愿意給1000萬,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開發商雖然不愿意看到莊龍弟尖酸刻薄的嘴臉,但為了減少麻煩,還是陪著笑說道:「當年真是不好意思。1000萬,您就同意吧!」

「不拆,太少!」

莊龍弟整日游走在街上,對當地的房價一清二楚。

他想著吳江區的經濟發展如此之好,自己家的這塊地皮非常值錢;而且開發商想要建一個業主滿意的小區,自己家的房子肯定繞不過去,今時不同往日了,1000萬就想打發自己,沒門!

前幾年,小區施工所帶來的的噪音讓莊老太太夜不能寐,頭髮也白了許多,身體更顯瘦弱,她悄悄地對莊龍弟說:「兒啊,兩套房,1000萬,不少了,咱同意吧!」

然而,莊龍弟卻還是嘴硬道:「你懂什麼,咱這地方至少值2000萬!」

雙方又一次不歡而散。

但這一次,莊龍弟確實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一塊好的地皮,開發商愿意賠付,自己才能真金白銀地把錢拿到手里,才算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如果一直放在自己手里,就算再好,無人問津也是白搭。

第二年開始,開發商徹底斷了勸說莊龍弟的念頭。這樣的人貪心不足,無論出多少錢也不能滿足他的胃口,還不如另辟蹊徑。

他們絞盡腦汁,想出了一個相對完美的辦法:那就是清理臭水池,使其變得清澈見底,還在周圍精心修葺,雕刻了有美麗花紋的石塊。在靠近小區的地方加以綠化,種上美麗的鮮花和青蔥的綠植。

這樣一來,這條小河就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完美地把瑞景國際小區和莊龍弟家隔開了。

遇到下雨天氣,小區業主再也看不到泥濘不堪的路,再也聞不到臭氣熏天的味道,只有空氣中飄來的陣陣花香。

而莊龍弟卻高興不起來,到嘴的鴨子就這樣不翼而飛,而且從那以后,他們一家出門必須趟過面前的河水。

這對于年輕的莊龍弟來說,不算什麼,然而莊龍弟的父母年紀卻不小了,本來還想著依靠拆遷掙點養老錢的二老悔不當初。

現在自己的鄰居早已住上了新房子,過上了安樂祥和的晚年生活;而自己呢,還要起早貪黑,騎著三輪車去賣菜。

如果是平坦的路還好,關鍵是還要經過一條河渠。

夏天的時候,江南多雨,水能漫過人的腰處,連走路都成問題了,何況是人推著車,雨太大的時候,甚至一不小心就會滑到河里。

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開發商也不再精心養護這條河渠的,小河再次變得渾濁不堪。難聞的味道,刺激著人的肺腑。

每一天,莊老太太都需要從這樣不干凈的河里走過,年邁的身體推著裝滿菜的三輪車,那蹣跚的背影讓人實在心疼!

另一邊,莊老太爺雖然身體不好,以前還能時常出門溜達放松。如今,出門實在太不方便,便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身子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生活,那叫一個字——苦!

此時的莊龍弟,還做著發財的美夢,他總以為開發商遲早還會找上自己。

可是眼看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瑞景國際小區的房子都賣空了,所有的小區設施都已建造完畢,莊龍弟這才徹底慌了:

開發商再也不會來找自己了,1000萬,沒了。

2016年,莊龍弟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帶著妻兒搬了出去。

可租房的價格十分昂貴,加上他的父母年紀也大了,也沒法再出去賣菜,莊龍弟只能打打零工,承擔一家人的生活開銷。

幸好,周圍的居民經常和莊老太太聊天,早就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會來到莊老太太家里做客,給他們單調枯燥的生活帶來了些許慰藉。

看老人們可憐,開發商主動為莊老太的房子通上水電,修好了路,解決了他們的正常生活問題。

然而,莊老太太家的房子畢竟時間長了,一下雨就容易受潮,加上旁邊的河渠里時常彌漫著臭味,實在不能生活。

所以在2018年后,莊老太兩口子也搬了出去,投奔了大兒子。

如今,這處房子還遺留在這里,沒有開發商愿意處理這麼小的一塊地方,只能任其荒草叢生。

而龐楊村的其他村民早就住著干凈整潔的新房子,拿著拆遷款,過著幸福的生活。

每每提到此事,莊龍弟總是連連嘆氣:早知道當時我就同意那1000萬的賠償款了。

俗話說,人心不足蛇吞象。

欲望就像發面,時間越長,膨脹的越厲害,因而對我們而言,難得的不是改變命運,而是滿足現狀。

人人都想要過好日子,這無可厚非,可如果為了一時貪念,得寸進尺,毫無底線,終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任何時候,人都要知足常樂。唯有如此,才不會滋生貪欲,悔恨終身!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