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子做完手術8年后,發現左腎丟失!涉事醫院:你自己的問題

女子做完手術8年后,發現左腎丟失!涉事醫院:你自己的問題
2023/01/06
2023/01/06

2014年,一個女孩參加了公司統一組織的體檢,跟同事們一樣,女孩也有些忐忑,可接下來發生的事,著實讓她欲哭無淚。

醫生把女孩叫了過去,告知其體檢結果的異常后,女孩頓時感覺天塌了下來。原來,根據B超顯示,女孩沒有左腎。

一開始,女孩怎麼都不肯相信,認為是醫生誤診,可連續去了幾家大醫院,都是同樣的結果:

左腎缺如、左腎未探及,左腎區及盆腔均未見正常左腎結構。

女孩不得不接受自己失去左腎的事實。絕望之際,和家人一琢磨,母親突然想到了什麼,猛的拍了下大腿:

「準是8年前被無良醫院偷切拿去賣錢了!」。

母親為何會口出此言?醫院真有這麼大膽嗎?

體檢發現

2014年,24歲的高靜收到了公司要組織體檢的消息。高靜心想,這是好事啊,自己都已經好多年沒做過全方位的體檢了,正好這次可以免費查一次,看看自己的身體有沒有什麼問題。

高靜按照醫生的指示,做完了各項檢查,等待檢查結果的間隙,她有些緊張,因為最近幾年她總感覺沒力氣,還經常得感冒,平常高靜都認為這只是小毛病,并沒有放在心上,可今天畢竟是體檢,高靜還是擔心會檢查出什麼疾病。

檢查結果出來后,同事們都拿到了自己的體檢報告,輪到高靜時,醫生面色凝重的看了看她,把她拉到了一邊,語重心長的說:

「小姑娘,根據B超顯示,你沒有左腎,不管是出于什麼原因,平常都要注意休息,千萬別累著自己。」

聽完醫生的話,高靜的大腦一片空白,她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快要哭了出來。當即向公司請了假,對父母說了這件事。

她哭著問父母,是不是自己從小就沒有左腎,或者是小時候做了什麼手術摘除了,父母這些年來一直在瞞著她。

得到消息的父母也是一臉震驚,尤其是母親黨【愛☆愛】,她萬分肯定的表示,女兒出生時各項檢查都是正常的,絕不存在先天缺腎這種情況,也沒有做過摘除腎臟的手術。

雖然黨【愛☆愛】此時心里也很亂,但她還是安慰女兒: 「興許是醫生誤診了呢,爸媽帶你去大醫院看看。」

一家三口懷著一絲希望,走遍了當地幾家最具權威性的醫院,可無一例外的得到了同一個結果:女孩確實沒有左腎。

一家人開始琢磨,高靜的左腎到底是怎麼沒的?他們把各自掌握的線索串聯在了一起:女兒出生時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從小到大也沒生過什麼大病,只有一次交通事故去醫院做了個手術......

一想到這,黨【愛☆愛】恍然大悟,趕忙將女兒的病例翻了出來,指著甘泉縣人民醫院說: 「準是這家無良醫院干的,咱們找他去!」

意外交通事故

事情還要從八年前說起,那是2006年的暑假,彼時的高靜還是高中剛剛畢業的小女孩,正滿心歡喜的憧憬著大學生活。

學習緊張了那麼久,也該好好放松一下了,高靜整天和好朋友們玩在一起,幾乎是不到飯點不著家。

青春期的高靜十分活潑好動,渾身上下都洋溢著青春的活力,她從不像別的女孩一樣文靜,相反,她十分喜歡騎車,常常跟朋友們比誰騎的快。

這天,她照例告別了父母,騎著車去找自己的小伙伴,準備痛痛快快的玩一天,可沒想到意外也隨之發生了。

高靜哼著小曲,悠哉悠哉的騎著車,全然沒有注意到迎面駛來的小汽車,不巧的是,小汽車的司機也在走神,一起的交通事故就這麼發生了。

高靜的摩托車被撞到了一邊,整個人也痛苦的躺在地上[呻·吟]。

司機也沒有耽誤,當即撥打了120,救護車很快趕到將高靜送往了醫院。父母聞訊也趕到了醫院,關切的詢問女兒的情況。

當年接診高靜的醫生名叫賈軍義,雖然沒有明顯外傷,但他注意到高靜表情十分痛苦,還捂著肚子,臉色也越來越蒼白。根據多年的行醫經驗,賈義軍判斷女孩是受了內傷,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想,他安排高靜做了一次B超。

果不其然,B超顯示,高靜的脾臟破裂,為了避免造成更嚴重的后果,賈軍義當機立斷,決定棄卒保帥,對女孩的脾臟實施切除手術。

在告知高靜的父母后并得到他們的同意后,手術便開始了。老兩口焦急的等在手術室外,祈禱著女兒能夠平安無事。

過了很久,醫生從手術室走了出來,宣布了手術成功,高靜并無大礙的消息,老兩口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可原本身體很好的高靜,在做完這次手術后,整個人都無精打采的,經常覺得身體乏力,干什麼都沒勁,還常常感冒發燒。

父母以為這是摘除脾臟的后遺癥,沒有往其他方面想,畢竟女兒的命被醫生救了回來,他們已經很知足了。

但從那以后,高靜總是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再也無法跟小伙伴肆無忌憚的玩耍了,大學畢業后也選擇了不需要干體力活的工作。

直到這次體檢,高靜才得知了自己沒有左腎的噩耗。

大鬧醫院

所有線索都指向了當年摘除脾臟的醫生,高靜和母親斷定,一定是當年醫生做手術的時候偷偷把左腎摘去賣了。父母氣憤不已,決定去醫院找醫生算賬。

他們要求醫院出示當年高靜的住院檔案,檔案上清楚的寫著:雙腎圖像未見明顯異常。

當年負責寫檔案的醫生王小英也說:「應該是看到雙腎了我才寫的。」

也就是說,當年住院前高靜的雙腎都是正常的,并不是先天就少一顆腎。

可醫院卻不買老兩口的賬,認為他們所說的「偷腎」完全是無稽之談。賈軍義醫生也對他們避之不及 ,拒絕出面。

這讓老兩口更加堅定賈軍義是做賊心虛,連播了好幾十通電話,可都沒有打通。而醫院方面也向他們保證: 「我們絕不會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

可醫院的話在高家看來只是逃避責任罷了,實在咽不下這口氣的老兩口在醫院敲鑼打鼓,痛斥醫院的無良行徑。

許多不明所以的患者被這番動靜吸引,都走上前來看熱鬧,老兩口便大喊道: 「這家醫院是偷腎賊,他們偷摘了我女兒的腎!大伙快來看看啊,還有沒有天理了!」

眼看事情越鬧越大,醫院坐不住了,副院長常文森出面,將老兩口請進了辦公室,試圖安撫他們的情緒。

可面對這種情況,夫妻二人哪里冷靜的下來,他們又哭又鬧,甚至將辦公桌上的茶杯給摔了個粉碎。

眼看好好說不成,常文森也來了脾氣,他叫來了警衛,并報了警。

最終,在警方的勸說下,高家人才回了家。

醫生現身

但是這并沒有嚇退夫妻二人,他們下定決心要揪出偷了女兒左腎的幕后黑手。他們又來到了醫院門口,大拉橫幅,訴說著心里的委屈和不甘。

醫院依然采取冷處理的方式,對夫妻二人不聞不問,還給賈軍義放了假。沒有辦法,夫妻二人只好求助于媒體,希望能通過輿論討回一個公道。

記者聯系到了院長常文森,可常文森依然保持此前的說法:

「我們絕沒有誤切患者的左腎。我曾詢問過當時手術的醫生,高靜的腎有可能本就發育不了,是自然萎縮。」

老兩口當然無法接受這個解釋,他們強烈要求賈軍義親自出面,好好說說自己干的好事。

眼看不出面老兩口是不會罷休的,賈軍義只好拖著疲憊的身體,接受了記者的采訪。

「這家人太不講理了,她媽媽甚至說要把我殺掉。」「我不明白,我當初累死累活把人救回來,結果卻來這麼污蔑我。」

原來,自從高家人來醫院鬧事后,賈軍義就沒有睡過一天好覺,到處都在說他是個偷腎的無良醫生,同事們也常常對他投來異樣的眼光,甚至連親人都不理解他。

而高家人還整天來醫院鬧事,這讓賈軍義更加害怕了,擔心他們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眼看賈軍義壓力越來越大,醫院這才給他放了假,讓他回家調整幾天,并不是高家人所說的「做賊心虛」,賈軍義解釋道。

這樣的解釋無法讓高家人信服,高父說: 「當年有好幾起摘除人體器官后倒賣的惡性案件,腎可不便宜,孩子從小大大就做過這麼一次手術,不是他干的還能有誰。」

經過高家這麼一鬧,已經沒什麼人敢來醫院看病了,眼看他們還不打算罷休,為了解決爭端,醫院表示: 如果高家能證明高靜的左腎是被醫院摘除的,那麼醫院愿意承擔相關責任,否則,請立即停止對醫院的污蔑。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高家也明白了一個道理: 不拿出關鍵性的證據,醫院是不會承認的。

于是,次年5月14日,他們來到了陜西藍圖司法鑒定中心,委托其對高靜的情況進行司法鑒定。

鑒定結果很快便出來了,其中最關鍵的一點是: 不排除切除腎臟的可能性

此外,鑒定機構還提出了兩點質疑,第一,根據高靜的病例,做那場手術前,醫院和家屬商量的是局麻,而手術中的記錄顯示的是全麻,手術后的記錄又變成了局麻。為何如此矛盾?

第二,一般脾臟切除手術也最多只需要兩個小時,而這場手術卻足足花費了四個小時。多出的那兩個小時究竟發生了什麼?

看著鑒定機構出示的報告,高家人頓時有了底氣,他們拿著報告,再次來到了醫院,將報告甩在了院長桌上。

院長看完報告后,不慌不忙的說: 這份鑒定結果模糊不清,一點都不專業,我們絕不背這種莫須有的罪名。

他又補充道: 「當年給高靜做手術的團隊共有8人,現在還有兩人留在這家醫院工作,賈軍義怎麼可能在他們眼皮底下摘除腎臟還不被發現呢,他們也沒有必要包庇賈軍義。」

聽到這話,老兩口氣不打一處來。院長又表示: 高靜需要做一份CTU,才能確定究竟是誰的責任。

這個CTU,就是通過X光檢查左腎的腎管是否還存在,由此確定腎臟消失的原因。

這幾天,高靜已經被各種檢查折磨的不成樣子,老兩口擔心X光的輻射會加深對女兒的傷害,便要求院方對因可能由輻射造成的病變負責。

院方答應了高家的要求,并制定了一份協議,詳細規定了相關事宜。

可就在即將簽字的關鍵時刻,院方反悔了。院長給出了理由: 「萬一那個姑娘后面一有什麼小病就來找我們,說是因為CTU檢查造成的,我們怎麼辦?」

看到醫院的這副嘴臉,高家忍無可忍,于2018年12月8日向人民法院提起了刑事訴訟。

可由于缺乏關鍵性證據,院方也只能給出一個折中的判決:

「甘泉縣人民醫院在治療原告因交通事故受傷的過程中存在過錯;排除甘泉縣人民醫院手術切除左腎的可能,不排除原告左腎功能喪失與醫院醫療行為存在因果關系。」

高家人對判決不服,并提出了二次上訴,可法院依舊維持原判。但他們沒有放棄,依舊通過各種途徑對醫院進行聲討。

最終,院長常文森陪著笑臉拜訪了高家,向他們提出了私了的建議,還表示醫院愿意對高家進行相應的賠償,只要他們愿意收手。

長久以來的申訴確實弄得高家身心俱疲,他們無奈的同意了院方的提議,并獲得了262240元人民幣的賠償,這場鬧劇才終于得以收場。

結語

醫院本該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卻成了高靜一生的噩夢,這次事件恐怕會給她造成一輩子的心理陰影,再也不敢輕易相信醫生了。

而且,不管獲得多少賠償,她失去的左腎都已經不可能挽回了,何況給再多錢也沒有人愿意拿自己的健康開玩笑。我們無法想象這些年來她究竟經歷了多少痛苦,又要怎樣面臨接下來的人生。

希望相關部門能加強對醫療機構的監管,規范行醫,切實維護患者的權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