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貧窮小夥考上北大沒錢去,鄉親們「砸鍋賣鐵」湊90元助其上學,30年後他功成名就「每人一套別墅」,網讚「活該你成功」

貧窮小夥考上北大沒錢去,鄉親們「砸鍋賣鐵」湊90元助其上學,30年後他功成名就「每人一套別墅」,網讚「活該你成功」
2022/11/04
2022/11/04

2018年3月,在廣東省湛江官湖村,200多套別墅拔地而起,花費兩億興修這個別墅群的總負責人,卻焦頭爛額的操持著后續別墅的分配問題。

原來這個村莊的別墅都是他替村民們 無償修建的,就等著落成之后,迎接村民們盡快入住。

然而村民們卻在如何分配這些別墅上產生了糾紛。

一些村民說一套別墅不夠住一大家子人,還有的說拆完了老房子, 需要給他額外的賠償,甚至已經搬遷出村的人,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也趕回來分一杯羹。

農村小子的變富歷程

這位無償修建別墅的人,為何要免費為村民們建新房呢,做此費力不討好的舉動 最后結果如何?

原來,這位衣錦還鄉,一心想回報老家村民的大企業家,正是 廣東壹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陳生。

陳生有此舉動,與其早年階段的成長經歷有著莫大的關系。

在闖出自己的一番天地之前,陳生只是一個默默無聞,連大專都考不上的學渣。

出生在湛江市遂溪縣官湖村的他,也沒什麼家庭背景,父母都是世代務農的莊稼人。

大學聯考落榜之后,陳生就回到了老家,和當時村里許多的年輕人一樣,幫著種地,貼補家用。

不甘心就這樣庸庸碌碌下去的陳生,深刻理解到當一名莊稼漢并不能改變整個家庭的命運。

他也知道知識改變命運,所以他就暗下決心,一定要為自己搏得一條好的出路。

于是,回到家中的陳生就和母親商量著,是否愿意讓自己再重新復讀一年。

雖然家中的條件并不富裕,但是陳生的父母卻極其開明,他們對兒子的想法感到驚喜。

認為兒子很有上進心的父母,即便是砸鍋賣鐵也供著自家孩子的學習。

陳生再一次進入了緊張刺激的大學聯考考場, 不負眾望的他在1980年的大學聯考中,拿到了北京大學經濟學院的錄取通知書。

考名校受村民資助

作為在這個偏僻鄉村中首個考上北京大學的孩子,不到半晌的時間,所有的村民都知道了,并對他稱贊有加。

大家都對陳生寄予厚望,同時村民們也知道,村子里出個北大的學生不容易,而陳生的原生家庭條件又不是那麼富裕,所以便隔三岔五地接濟著陳生。

當時從湛江官湖村到北京,一下子從最南端跑到了華北平原,路途遙遠,陳生的家人幾乎連路費都要省吃儉用才能湊出來。

除了路費之外,還得繳納學費以及在北京的生活費,各項費用讓陳生一家束手無策。

而俗話說人多力量大,官湖村的村民對這件事兒可沒有袖手旁觀。

當時村民們的收入也并不算太多,但是大家紛紛都慷慨解囊,幾分幾角的湊著。

最多的一次籌款,居然湊出了20多元人民幣(約90台幣),在1980年貧窮的鄉下,這可是一個月的收入。

于是,吃著村里人給的百家飯,陳生就這樣在北京大學有驚無險地順利畢業了。

陳生拿著父老鄉親給的皺巴巴的血汗錢,他的心里感觸頗深,把官湖村的村民當作自己的再生父母,沒有他們就沒有自己的明天。

在官湖村村民血汗錢的支撐下,陳生暗下決心,等以后自己發達了,一定要為老家的鄉親們做些什麼。

成為企業家

當時改革開放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這也給了陳生許多報恩的機會。

雖然陳生后來是一位大企業家,但是起初因為家庭條件并不允許,畢業之后他來到了政府機關,每個月領著83元的薪水。

這在當時已經是一份極其體面的工作了,穩定的薪資,不用在外拋頭露面。

但是,很有野心的陳生并非滿足于這樣安定的生活,他下海經商的心思一直沒有停下來過。

時年28歲的他,已經有了自己的一些積蓄,在三衡量利弊之下,他決定先從外貿入手。

在外貿小有積蓄之后,陳生又開始對種植業進行投資,之后更是加入了火爆了房地產行業。

1993年開始,陳生就成立了相應的房地產公司,并靠此獲利頗豐。

但這些都并未真正給陳生帶來巨大的財富,在1997年,走在大街上的陳生無意之間發現了潛在的巨大商機。

當時大家都盛行追求潮流,對于外來的西方文化趨之若鶩,可樂雪碧更是成為了年輕人必不可少的日常消費品。

順應而生的就是許多人開始研究起了雪碧、可樂的新鮮喝法,不少人都覺得把醋和雪碧按照一定比例,兌在一起的口感很是不錯。

看準了這個商機的陳生,便開始著手研究起了當時的第一款醋飲料。

1997年7月1日,一款名為「天地壹號」的醋飲料就上市銷售,當時國內的飲料市場前景廣闊,這樣的新鮮玩意兒一經推出,就受到了廣大消費者的熱烈追捧。

暢銷三個月過后,「天地壹號」飲料便實現了盈利,僅僅一年的銷售額就突破了2000萬元(約9000萬台幣)。

陳生毒辣的眼光看準了這個商機,「天地壹號」系列的其他產品在之后也被隆重推出。

但并未在飲料市場固步自封的他,在2004年又把目光集中在了農副產品上。

當時一則北大學子畢業選擇賣豬肉的消息引發了社會輿論,同是北大畢業的陳生,當即便找到了賣豬肉的陸步軒。

從業農副產品

在表明了合作意圖之后,二人一拍即合,把豬肉定位在了高端消費人群。

在二人的密切配合下,陳生提供了相應的資金,陸步軒則提供相關的技術支持。

擁有良好經商頭腦的二人,都是北大畢業的學霸,做起生意來自然是不含糊。

在2007年,「壹號」土豬又在萬眾矚目下,隆重上市。

主打原生態、無添加的土豬肉,以其優良的肉質,在市場上很具有競爭力。

廣東人民在嘗試過一次之后,整個味蕾都被自然又富有營養的土豬肉調動了,很快便成為了「壹號」土豬的忠實粉絲。

在打響自己的品牌之后,「壹號」系列的產品便自然而然有口皆碑,消費者們對其產生了強烈的認同感。

緊隨其后的「壹號」土雞、土鴨費不了多大的功夫,便取得了不錯的市場反響。

為了滿足日益擴大的市場需求,在2009年,陳生甚至開設了全國首家專門的屠夫學校,為自己的農副產品培養專門的人才。

在2010年,生意越做越大的陳生還被央視評選為「三農「致富的優秀代表。

短短的幾年時間,伴隨著」天地壹號「系列的蘋果醋飲料產品,以及」壹號」系列的農副產品,陳生很快就坐擁了百億的財富。

回報鄉親

飲水思源的陳生,在自己輝煌時刻依然沒有忘記官湖村的父老鄉親,現在他有了雄厚的經濟能力,已經可以回報村民們了。

所以在2011年開始,陳生就開始計劃著改變官官湖村的面貌,想要修建一座現代化的新式農村。

當時村里一共有這220戶人家, 2億元(約8.8億台幣)的資金很快到位,浩浩蕩蕩的官湖村別墅項目正式拉開序幕。

2012年開始大興土木的官湖村,一直到了2016年,第一期別墅才正式竣工。

每一套別墅的居住面積大約都在300平方公尺左右,采用了最時興的設計,讓人心馳神往。

本以為接下來就到了歡天喜地的分房時刻,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件卻讓這位在商界幾經磨礪的大咖犯了難。

每一處別墅都是嚴格按照圖紙進行修建,只是因為一些道路或者地勢,有了略微的出入。

但是,生怕自己吃了虧的村民們開始斤斤計較起來。

要知道在當時,這樣一幢豪華的別墅,官湖村的村民們就是不吃不喝大半輩子,也負擔不起這樣的住宅。

產生矛盾

但就是對于這樣唾手可得的財富,部分村民就開始雞蛋里挑骨頭,貪得無厭。

一些村民們抱怨別墅的朝向不好、采光不到位,還有的說自家別墅要選擇靠近道路一些,這樣才方便。

還有的村民說自己兒子已經結婚了,和老兩口這一起不像話,要多分一套才好。

這樣亂七八糟的話語充分暴露了人性的弱點,本來歡天喜地的分房大事,瞬間被一些不服氣的村民弄得烏煙瘴氣。

看中某一套別墅的村民,因為不滿另外的村民已經入住,甚至還翻墻進去, 把窗戶的玻璃都給砸爛了。

怎麼協調都不滿意的村民們也讓這些一幢幢嶄新的別墅一直閑置,無人入住。

陳生也沒想到,自己明明是好心,但是村民們卻人心不古,早就沒了之前的淳樸和互幫互助。

為此,陳生甚至兩年都沒回到過老家,他無法面對對他有恩,又爭論不休的村民們。

年輕人覺得他好事兒辦得不徹底,把老房子都推平了, 居然連拿一點補償措施都沒有,沒有考慮到沒有地方去的村民們該如何安家。

村里的老人也在抱怨著陳生,這麼大一個老板,本來回報父老鄉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兒,但是在一些細節上卻沒有拿出以為大老板的氣度。

本來十分和諧的鄰里關系,也因為別墅的分配問題鬧得不可開交,整個官湖村的村民們都充滿了火藥味兒。

對此感到很是意外的陳生,當初白手起家在外打拼都沒能讓他低下頭來,這次的分【房☆事】件卻讓他心力交瘁。

原本他想著改善一下村民們的生活條件,不讓他們在住房問題上有后顧之憂,想給官湖村的村民們減輕負擔,讓他們全新培養自己的孩子。

但到頭來,別墅修建完成,村民們卻遲遲不入住,這樣耗下去只會引發更大的矛盾,定下心來的陳生,決定拿出一個有法可依的分配方案,讓所有村民都心服口服。

于是陳生在政府機關的幫助下,先是派人挨家挨戶統計統計這戶口信息,確保村里人每家每戶都能分到自己的別墅。

在統計好人數信息之后,陳生 又追加了部分投資,把不足的別墅盡快動工修建起來。

2018年5月1日,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之后,陳生決定把各個別墅進行編號,采用抽簽的形式,公正公開地對別墅進行分配。

陳生還在分房儀式上,向著村民們喊話,表明培養孩子比分到哪處別墅更加重要。

別墅終于告終

抽到哪一套就是哪一套,在政府工作人員的見證下,抽到別墅的村民當即簽字,拿到贈與合同之后,所有的行為都具有了法律效力。

一切都是聽天由命,每位村民也說不出什麼不同意來,一些不服氣的也只好就此作罷。

2018年6月4日,全村1500名居民都喬遷新居,搬進了自己一輩子都無法想象的別墅里。

當天,官湖村還舉行了盛大的喬遷新居慶祝儀式,陳生作為捐贈人,在儀式上發表了講話。

他告誡了村民們,希望他們的思想境界也像新別墅一樣與時俱進,還讓他們把眼光放長遠一點,不要只盯著眼前的蠅頭小利,丟了西瓜撿芝麻。

耗時三年的分房風波也在之后煙消云散,整個村子又回歸了之前的寧靜。

陳生還在村子旁邊修建了養豬場,作為自己「壹號」土豬產品的直接供應地,當地的村民們也依靠著養豬場,每年能夠輕輕松松賺到10萬元以上的收入。

此后的陳生就明白了,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它采用了更加可持續的方式幫助官湖村的村民們發家致富,也讓村民們自食其力,不再享受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現在官湖村的村民,已經走在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前列,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需要政府補貼的窮鄉僻壤了。

從陳生身上,我們看到了不管一個人取得了多麼驕傲的成就,都應該飲水思源,記得當初為我們雪中送炭的人。

同時我們也看到了,在回報恩情的時候,不能不分青紅皂白,簡單粗暴地用自己認為正確的方式給他人添堵。

一個懂得感恩并知恩圖報的人,才是天底下最富有的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