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女裸辭回鄉下改造農村小院:自掏22萬元給外婆設計,舅老爺免費做泥瓦匠,成果驚呆網友「這是別墅吧!」

兩女裸辭回鄉下改造農村小院:自掏22萬元給外婆設計,舅老爺免費做泥瓦匠,成果驚呆網友「這是別墅吧!」
2022/11/01
2022/11/01

辭職回農村那天是立冬。上海下著淅淅瀝瀝的雨。孫梅和孫甜開了八小時漆黑夜路,在日出時分抵達安徽阜陽。

孫梅是一位室內設計師,大學畢業后在上海工作了四年。回到村里,她們看到老人的住所用的是旱廁,廚衛在冬天沒有熱水。而另一類「鄉村大別墅」則一味求大求豪華,把資金花在外形上,而內部簡裝、缺少功能。

想起成年返鄉用旱廁的尷尬,她們開始了農村自建房的改造之路。

姐妹倆在回村當天,等待日出。 受訪者供圖

【1】不想再回農村用旱廁

當聽到外婆生病的消息,我和妹妹商量回老家農村,一來是可以把外婆住的農村自建房改造下,二來也可以多陪陪他們。我們都是從小跟著老人長大,中學離家去讀書,就沒有大段時間跟他們相處了。大學畢業后,我在上海做了四年室內設計師,一直在為別人設計理想中的住房。

其實,小時候并不覺得農村自建房有什麼生活不便,直到在城市居住幾年再回家,才意識到基本設施是有多麼不便利。我們首先要改造的就是廚衛,先解決「吃喝拉撒」的問題。

像很多農村一樣,我外婆家還是建在屋子外的旱廁,沒有下水道、化糞池,這大概是很多人在鄉村居住的童年噩夢,也是很多年輕人的「返鄉噩夢」。并且,沒有熱水洗臉、淋浴,比如我們女孩要卸妝,這在我們阜陽的冬天,很是難熬。如果解決這兩樣,和城里的居住體驗將沒什麼區別。

借著回村居住的契機,我觀察了農村的房子。大概分為兩種,一種是像外婆家這樣的老舊平房,旱廁在屋外,基本生活需求都難滿足。另一種是重建的樓房。

我探訪過我們村一家很是氣派的500平米鄉村別墅,因為那是我們村唯一從建筑到室內經過裝修公司設計的,相較于我們村其他農村自建房審美要好一點,功能要健全一些。

其實村里的人對新房的要求還停留在「大」和「金碧輝煌」,不協調的羅馬柱、比例失真的雕花片、照貓畫虎的花板窗,把資金花費在外形上,而大部分內部簡裝、缺少功能。像我參觀的這家,軟裝和三層總共有九間房,常年空著六七間,只為了過年那幾天兒孫的歡聚。隨著80、90后的人開始返鄉發展,自建房的目的、形式、風格都已經開始有更多的展現,鄉村住宅越來越美。

外婆家自建房的外觀。受訪者供圖

【2】舅姥爺拒絕了260元(約1100台幣)的日薪,免費做泥瓦匠

苦于資金受限,我們的改造外婆家的預算是50000元(約22萬台幣)。當仔細畫好改造圖紙后,再考察家里的情況,我突然覺得,我這牛吹得太大了,簡直無從下手。幸好,外公像定海神針,給我請來了有多年泥瓦經驗的舅姥爺幫助,我們就硬著頭皮開工了。

旱廁搖搖欲墜,無法改造,只好推掉重新砌墻建造。我們把衛生間分為四個區域,裝上馬桶,墻邊裝上扶手,這樣家里老人上廁所起身更容易,也更安全。下水道是向鎮政府免費申請的,給我們挖了一個化糞池,每半年到一年來吸一次池子。另一個區域,裝上浴霸和浴缸,老人在冬天洗澡也沒那麼冷了。

外婆家的旱廁,無法改造只能重建。 受訪者供圖

廁所完工時,我妹還提議搞了個剪彩儀式,慶祝「老大難」被解決。我發了這條改造視訊后,評論區也有很多人共鳴,說想拿我的方案也把自己老家改造一下,不再因為旱廁而阻礙回家看奶奶的欲望。

之前在上海,我從來沒有實際參與砌墻、貼磚、和水泥的建造工作,這些都是工人在做,我主要負責畫好設計圖紙,和客戶溝通對接。而改造老家,我和妹妹都戴著勞保手套、茅草帽開始實打實地做「苦工」,拉裝了整整一斗磚的推車,拿鐵鍬鏟水泥,磨破了好幾雙手套。

有時候真的太累了,還嘴硬不喊累,晚上躲在被子偷偷哭。但也不能放棄,牛都吹出去了,全村人也來看過了,不能改到一半不改了。有個拄拐杖的老爺爺很可愛,離我家大概半里路,每天拄著拐來看房子修得怎麼樣,還夸「修得好」。

改造過程中,我們還遭遇了外墻電路起火,舅姥爺連忙拿著竹條掃帚拍滅。不僅是農村的電路老化原因,像在城市有變壓器、安全閥、電表箱,即使電路出現問題,也只會跳閘,不會有起火這麼危險的情況。

好在,經過150天的日夜,我們在預算內改造完成。我還給了舅姥爺按每天260元(約1100台幣)包了工資,推來搡去,他執意不肯要。農村就是這樣,人情味足,農忙時互相幫忙借用收割機,也是我童年的記憶。所以整個改造人工費為0元。

改造好的衛生間,分為如廁、洗漱、洗澡、洗衣四個區域。 受訪者供圖

在改造好的村居里,我們用土灶燒地鍋雞、用新裝的壁爐烤紅薯,每天能陪著外婆很幸福。與此同時,我們的內心也充滿焦慮。需要承受自由職業的代價,每個月沒有固定工資到賬。只是面對老人家,這種焦慮不想表露出來。像我妹妹,她的情緒排解方式就是拖著滑板,滑繞著三四個村莊。

有時候,我們會開車一個多小時去城里消費一下、放松一下。沒奶茶、沒外賣這些也不是什麼難熬的事件。反倒,在城市工作忙只能點外賣,在村里吃著外婆從菜園新鮮采摘的食材,美味至極。

和外婆在客廳的壁爐取暖、烤紅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