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釘子戶貪得無厭欲索4倍賠償,引得鄰居有樣學樣,政府一氣之下:「重新規劃路線,不拆了」網:大快人心!

釘子戶貪得無厭欲索4倍賠償,引得鄰居有樣學樣,政府一氣之下:「重新規劃路線,不拆了」網:大快人心!
2022/10/25
2022/10/25

2022年三月的一天,一名途徑浙江紹興杭甬的旅客恨鐵不成鋼道:「難道就不能追究他們刑事責任嗎,如果都像這兩個釘子戶一樣,那還得了,民族復興大業還怎麼完成。」

「根本不管用,政府都勸了好幾年了,但這兩家人就是不搬。」同行的旅客附和道。

彼時旅客們正在路過紹興杭甬的高鐵上,他們所言的,正是當地人都避之不及的兩家釘子戶,孫家人和王家人。

這兩家釘子戶距離高鐵軌道不足十米,在這已佇立了整整十幾年的時間。

只是心隨境變,不同于往日的蠻橫無理, 當今,腸子都悔青了才是這兩家人最大的感受。尤其是孫家人。

事情還需從2010年說起。

面臨拆遷,索要四倍賠款

2010年,杭甬高鐵規劃建設圖落成。按照最初規劃,高鐵會途經浙江省紹興市袍江區路段。

如此,此路段處的居民樓、建筑物則需悉數拆除,為高鐵建設騰地方,為未來發展騰空間。

但房子易拆遷,人心難猜測。

和拆遷辦工作人員料想到的一樣,大多數居民都很好說話,唯獨幾個刺頭一說話便陰陽怪氣。

在大多數住戶都已簽訂好拆遷合同,悉數搬走之際,孫家人和王家人撂起了挑子。

「不搬,只要不給我們這個數目的錢,我們就不搬。」孫家人第一個帶頭和拆遷辦作對。

「這個數目根本不可能協商下來。」拆遷辦工作人員語氣堅定,不容置疑。

不怪工作人員所言無情,只怪孫家人過于貪心。

相比于其他居民,孫家人要的拆遷款是正常標準的4倍。也就是說,同樣的面積,平常人家要100萬,孫家人要400萬。

如此蠻橫無理的要求,政府答應才是對法制法規的褻瀆,才是對其他百姓權益的踐踏。

但孫家人可不這麼認為,還認為其要求合情合理。

「我們家的房子是3層小樓,還帶著一個小院,怎麼算都得給4倍的賠償款。」繞過來繞過去,孫家人始終堅持著這一條。

當然,最為根本的是,孫家人篤定,政府會服軟。

國家修建高鐵是利民利國的大事,期間不論遇到什麼阻礙,哪怕犧牲自身的利益,都會盡快解決這些問題,讓工期如期開展。

殊不知孫家人忘了,國家愛民利民是事實,必要時犧牲自己的利益也是事實,但國家愛的是萬家民,利的是萬家戶。

聰明反被聰明誤,不出所料,孫家人的如意算盤終是打錯了。

沒有疑問地,當地政府回絕了孫家人的無理要求。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如果什麼都按照你們自己的意愿來,那一切不早都亂套了嗎?」

「那些自愿接受拆遷條例的居民們,我們又該怎麼和人家交代?」政府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除此之外,政府人員還說,「國家給的補償預算都是有限的,他們拿了多出補償標準的錢,那其他人怎麼辦?」

看政府態度如此強硬,本就理虧的孫家人有點慌了。

「不給4倍,給2倍也可以,只要你們給2倍,我們即刻搬走。」意識到再杠下去,損失只會更大的孫家人提出了自認為折中的意見。

「就是正常補償價,沒有2倍之說。」拆遷辦工作人員寸步不讓。

這次,孫家人沒有讓步,在沒有多言語,氣鼓鼓地離開了政府辦公室。

眼看著工期越來越近,拆遷辦又派人和其溝通了數次。結果都以失敗告終。孫家人始終堅持要2倍的拆遷款。

算盤落空,高鐵線路改道

無奈之下,政府和拆遷隊工作人員只得啟動第二方案。而這也是孫家人如今腸子都悔青了的根本原因。

「重新規劃路線。」高鐵修建起始時間已定,中間的各項安排,上下游的供應鏈也都在隨時待命,牽一發而動全身。

既然孫家人不讓路,那便重新找路。通宵達旦幾周后,第二方案正式落成。

方案是避開這兩家人,將高鐵架橋的陸地建設稍微建遠一點,確定后高鐵建設便立即動工。

機器轟鳴,塵煙四起,昔日還鱗次櫛比的房屋悉數坍塌,為未來高鐵架橋建設讓出了一條新通道。

「我們不要2倍賠償了,原價,只要你給我們原價,我們馬上搬遷。」孫家人斷然沒有想到,國家竟然會繞開自家,重新規劃線路。

「太晚了,現在新方案已經規劃好了,預算也做好了,你們搬不搬已沒有太大影響,也沒有必要了。」

工作人員以不容商談的口吻,回絕了孫家人。

孫家人這事終是告一段落了。就在相關人員以為一切終于得以順利展開的時候,不料,另一個刺頭又冒了出來。

那就是和孫家人性質一樣的王家人。

說起來,這戶王姓人家也是有關部門最為頭疼的一類人家。從本質上說,王家人和孫家人就是一丘之貉。

剛開始,為謀取高利,王家人和孫家人聯合起來,意圖逼迫政府向其妥協。

不料政府根本不吃他們這一套。沒辦法,王家人只得和孫家人一起熬著。

眼看政府始終不松口,不同于孫家人暫緩進攻力度,王家人直接找上了政府。

「哪怕我們倒貼錢也行,只要能拆就行。」王家人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只是不行就是不行。

不是不點頭,是不能點頭。

還是那句話,新的方案已經下達,預算已出爐,如果政府彼時介入到他家的拆遷事宜中,之后的一切又得重新規劃。

礙于最佳時機已經錯過。王家人得到的答復和孫家人一樣。

兩家人只得眼睜睜地看著周圍的超市、集市悉數消失,獨留自家的兩棟房子佇立在原處,遭受著村里人的唾棄。

修建高鐵環境天翻地覆之際,也是各種問題撲面而來之時。

人是社會性動物,房子周圍的超市拆了,兩家人但凡買點什麼東西,都得跑到很遠的地方。

另外,因為沒有鄰里的庇護,兩家人的安全也成了問題。

說不后悔是不可能的,說不心慌也是不可能的,只是覆水難收,一切已成定局。

2015年,杭州鐵路順利通車。和其他村民的開心不同的是,王家、孫家兩家人郁悶無比。

同時,他們之間的矛盾也終于顯現出來。

「要不是你出的餿主意,我們現在怎麼可能還住在這棟破樓里?」

眼看著其他村民都住進了明亮寬敞的政府補貼房里,王家人想到自家的計劃悉數落空,終是向孫家人發起了牢騷。

實則,最初根據王家人的規劃,待其拿到這筆拆遷款后,要分一部分給家里幾個無業的兒子做生意,好娶媳婦。

不料,現在是房子沒拆,錢拿不到,幾個兒子還因此而內訌不停。本就不安順的家,越發離心了。

賊心不死,無奈大局已定

本就是自己理虧,孫家人只得承受著王家人的埋怨。但承受歸承受,此時,孫家人還計劃著下一盤大棋。

孫家人還是篤定,政府不會放著他們不管。不料,這一篤定就是五年的時間。

期間,任憑孫家人怎麼和政府鬧,政府始終都沒有點頭。 當然,五年時間內,孫家人要求的還是2倍價的賠償款。

孫家人的日子越過越憋屈,反觀其他村民,家家住新屋,拿著拆遷款投資,五年時間內,早已翻了一番。

一步錯步步錯,意識到再扛下去,自己的利益只會越來越少。孫家人終于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我們搬,我們現在就搬,就按照政府的標準給賠償款就行。」孫家一家老少集體趕到了政府辦公室處。

事情當真能如他們所愿嗎?

「孫家老爺子,不是你們說搬就能搬,也不是我們說搬就能搬,我們也得聽上級的指令。」

工作人員苦口婆心地給其講了半天道理。

事實確實如此。一來,高鐵已通,這片區域的建設已基本完善,屬實沒有再大動干戈拆遷其房子的必要,相關部門當下也沒接到指令。

再者,當日政府讓他們搬的時候,他們不搬,現在出爾反爾又想搬,這根本不是一句話的事。

屁股決定腦袋,孫家人小瞧了其背后的乾坤。

房子拆遷,事關多方簽字及撥款事宜。

當初線路重新規劃,預算新增了無數,剩下的錢夠不夠給孫家人賠償款還是兩說。

另外,如果再讓他們搬遷,還需重新批新的房子,但房子能不能批不來更不清楚。

但每個人行事都是從自己的立場出發的,彼時早已火燒眉毛的孫家人根本不管這些。

「我們現在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根本沒辦法正常生活。只要你們批,我們立馬就搬。」硬的行不通,孫家人又使上了苦肉計。

原來,本要從孫家過的高鐵路基重新設計后,建到了距離孫家不足10米的地方。

高鐵剛通那一刻,孫家人就感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噪音、旅客來往的吵鬧聲,自己心里悔不當初的怨音,家人之間互相埋怨的不和之音……

但即便如此,期間孫家人仍還是梗著脖子,誓死不談和。只是后來苦肉計也不好使。

「拆不了,等以后政府再有承建計劃,我們再及時通知你們。」不是工作人員死板,是規矩如此。

軟硬皆施,但仍得到這一結果后,孫家人的心算是徹底涼透了。

咎由自取,最終黯然搬走

房子十米開外就是高架橋,周圍建筑都已拆除殆盡,十年八年內此處怕是不會再動工了。想到這,孫家人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當然,這一切根本怨不得政府,是孫家人一步一步把路走死的。

孫家人當初本還有一次補救的機會。

硬扛到第二個年頭時,已看到死路的王家人決定搬離此處。到底鄰里一場,走之前,王父找到了孫家。

按照王父的想法,識時務者為俊杰,趁現在還有回旋的余地, 主動去給政府認個錯,提出按原價賠償,說不定政府還會再考慮考慮,但孫家人沒有。

孫家人仍舊死性不改,篤定非2倍賠償金,不搬離此處。

鼠目寸光,害人終害己。

2020年后,再當眾人想起孫家時,孫家已經人去樓空,至于他們之后的去向,無人知曉。

原來,孫家人見多次上訪無果,潑皮耍賴亦無果后,在無人注意的時刻,灰溜溜搬離了此地。

「這一切不過都是他們咎由自取。」昔日的鄰里得知孫家人的這一境況后,并沒有口下留情。

萬事皆由因果所定,從當地人口中,眾人知曉了孫家人如此堅持的根本緣由。

嚴格地說,這世間本沒有什麼對錯,不過都是立場不同罷了。孫家人也其不得已的苦衷。

正如眾人所見,孫家人的這套房子是三層小樓。當初修建這套小樓時,孫家夫婦沒少花心思。

從事先規劃,到中間請人,再到起地基,到最終的竣工,孫家夫婦凡事親力親為,熬了幾個月,房子總算是建起來了。

與此同時,孫家夫婦篤定,孫家未來的希望也算是建起來了。

沒車沒房便沒媳婦已成了當地人的共識。在孫家夫婦看來,新房的建成也就意味著兒子的婚事算是有了著落。

為此,當政府下達拆遷通知時,孫家夫婦心里一萬個抵觸。

在這種情況之下,孫家便生出了貪婪之念。

已明確自家的房子勢必會被拆除,又不知自家房子拆了該怎麼辦的孫家人,便將如意算盤打到了政府頭上,4倍駭人價格的拆費價格便由此提出。

不料,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籌謀數年,竟只摘得今日這一苦果。

2021年,再當眾人想探聽孫家人的消息時,孫家人已音信全無。

當今,這座仍舊佇立在袍江區路段十米開外的小樓因常年失修,樓身已悉數被藤蔓覆蓋。

上面還有一些殘破的廣告貼紙。蕭條破敗的模樣,讓人唏噓不已。

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