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7歲被棄男童獨自贍養阿公阿婆,種地砍柴吃野菜過活;被曝光后獲2200萬善款,他卻捐給貧困兒童被全網點贊!

7歲被棄男童獨自贍養阿公阿婆,種地砍柴吃野菜過活;被曝光后獲2200萬善款,他卻捐給貧困兒童被全網點贊!
2022/11/01
2022/11/01

2014年6月24日,深圳康橋書院舉行了一次盛大的歡送會,一位來自廣西的特殊男孩即將離開深圳回老家生活。歡送會還沒結束,他的堂哥就要帶著他離開,但是同學們卻不舍得,拉著他的手不讓走,雙方在校園里僵持,場面既混亂又溫馨。

這個男孩并不容易,他曾經靠吃野菜過活,堅持了7年才在好心人的幫助下獲得500萬善款。而獲得資助后,男孩并沒有第一時間執著于提升自身生活質量,反而做出了讓很多人敬佩與感動的選擇。這個男孩都有過著怎樣的遭遇?他后來又如何了呢?

悲慘童年

楊六斤是零零后,出生于廣西農村,父母都是農民,除了田地之外的唯一收入就是農閑時候打零工。

楊六斤剛出生的時候因為有六斤重,本著賤名好養活的原則,父親給他起名「六斤」。原本的家庭就不富裕,有了孩子之后就更加窘迫。為了一家人的生活,楊六斤的父親不得不頻繁外出打工,靠當農民工的血汗錢養家,十分不容易。

2006年楊六斤的弟弟出生了,家里的經濟條件雪上加霜,負擔更加沉重了。雖然日子過得很艱難,但是家人們在一起抱團取暖,即便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可屋漏偏逢連夜雨,楊六斤的父親這個時候卻發生意外,在工地突發腦溢血,救治無效,死在了急診室中。

建筑公司雖然賠付了一筆錢,但賠付金額有限,反而因為失去家里的頂梁柱,一家人面臨坐吃山空的危機。楊六斤的親伯父在之前已經去世,現在他父親也沒了, 爺爺奶奶哭成了淚人,哀莫大于心死,老兩口都沒了繼續活下去的動力。

楊六斤的母親也很無措,本來生活雖然過得很苦,但好歹還有奔頭,只要踏實肯干,日子還是能過得下去的。可是突然間楊六斤的父親就去世了,家庭破碎就在一瞬間,她一個女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每天同樣以淚洗面,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和楊六斤的爺爺奶奶商量之后,他的母親帶著小兒子偷偷離開了這個家。臨走的前一夜,她還在安慰楊六斤照顧好自己。等到第二天楊六斤醒來,母親已經不見蹤影,弟弟也一起消失了,這讓才6歲的他無比傷心,以為自己被拋棄了,傷心欲絕。

可是哭泣無法解決問題,楊六斤哭累了之后,只能默默扛起生活的重擔。爸爸去世了,媽媽要改嫁,楊六斤成為了事實上的孤兒,除了年邁的爺爺奶奶外,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可是爺爺奶奶的年齡大了,無法做重體力勞動,田間地頭的活計都要由他來做。

楊六斤還只是一個剛到上小學年齡的孩子啊,他也做不了什麼活,只有砍柴燒水的簡單工作。就算這樣生活還是不愿意放過他,家里出事的第二年, 楊六斤的爺爺在田間工作的時候摔了一跤,被村民們抬回家的時候只剩一口氣了,很快就撒手人寰。

這還不算完, 楊六斤的奶奶接連收到了兩個兒子去世,兒媳改嫁,老伴身亡的消息,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不對了,在三個月之后也與世長辭,離開了這個痛苦的世界。到這里,原本幸福的一家人徹底化作虛影,楊六斤變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他唯一能夠算得上親屬的只有一位堂哥,但是對方過得也不富裕,父親早亡,母親體弱多病,家里還有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他們夫妻倆還要在外打工養家,根本無力承擔楊六斤的撫養費用。 最后在村里和堂哥的幫助下,這才給楊六斤每個月500元的生活費,勉強讓他能活下來。

野草般求生

500元并不多,尤其是對于一個處于成長階段的孩子來說,那是遠遠不夠的。但這已經是楊六斤能夠獲得的最好條件了,他除了這筆生活費之外沒有其他的收入,所以對此倍加珍惜,每一分錢都要花在刀刃上,省吃儉用不敢多花一點,非常小心謹慎。

楊六斤一家平時在村子里名聲不錯,現在一家人就剩他一根獨苗,村里人都很可憐他,經常會給他送些吃的喝的,給他提供一些幫助。楊六斤也知恩圖報,會給幫助過自己的叔叔阿姨回禮,有的時候是自己摘得果子,有的時候是幫忙干些農活,總之沒有白拿過別人的東西。

即便這樣,楊六斤的日子還是過得很苦,甚至窘迫到沒有米飯下鍋,青菜和肉更別想吃,那是他一年都難吃上幾次的奢侈品。 為了給自己加點菜,楊六斤還吃過野菜,他在放牛的時候經常會漫山遍野挑選野菜,只要味道不是太怪的,他都會放進鍋里當做食材。

而楊六斤獲取葷腥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去釣魚。他自制了捕魚神器,沒事的時候就去河邊。試了幾次之后,他經常能收獲一些小魚,靠著這種方法獲得蛋白質補充,勉強維持了生存。而如果釣魚釣得比較多,他還會拿回村里一些,分給那些叔叔阿姨們吃。

可是這樣畢竟不長久,楊六斤有一次在山上吃了一種芥菜,突然全身無力,上吐下瀉,被送進衛生所之后才救回來了一條命。打這以后,楊六斤吃野菜的時候就更加小心了,甚至自己總結出一些經驗,再也沒有出過事,這是他非常驕傲的本領。

由于家庭困難,楊六斤之前一直沒有上學,12歲的時候才在村里的幫助下進入了公辦小學。長期的營養不良下,楊六斤的身高體型都非常瘦弱,根本看不出來已經十多歲的模樣。學校知道楊六斤的情況,所以免除了他的學雜費,還給他免費提供一份午餐,甚至還幫他申請到了一筆助學貸款,這才有效緩解了楊六斤的窘況,他開始像同齡人一樣上學。

對于這個來之不易的求學機會,楊六斤很珍惜,學習得非常刻苦,努力把之前丟下的知識補回來。這樣勤奮刻苦的孩子很受老師喜歡,他們經常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幫助楊六斤,給他提供一些便利。校長還推薦楊六斤參加了一檔 公益節目《第一書記》,獲得了網上曝光,收獲了很多好心人的幫助,生活從此發生改變。

電視台的記者對楊六斤很感興趣,專門進行了跟拍,并做成了一種紀錄片的形式。在這部片子里,楊六斤的日常充滿了艱辛的味道,裝上半盒拌有辣椒醬的米飯,然后就開始去山上放牛。中午吃飯的時候他開始挑選野菜,擦拭干凈后就放進嘴里咀嚼......這樣的鏡頭很多,讓人不僅流下憐惜的淚水。

楊六斤還邀請記者嘗嘗自己的手藝,當苦澀的味道沖上口腔的時候,記者的眉頭緊皺道:「這個東西能吃嗎?」 楊六斤理所當然地說: 「能吃啊,我一直吃的是這個,那邊帶鋸齒的味道不好,吃完還會拉肚子。」一番話擊中了旁邊人的淚腺,大家都為這個堅強的孩子所感動。

峰回路轉

節目錄好后,記者問楊六斤想不想找媽媽,他很小心地說道: 「想,但是我怕她不要我了。」節目組相顧無言,默默地幫楊六斤找到媽媽,然后安排兩人見面。楊六斤聽到這個消息很高興,自從媽媽離開后,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對方了,這次機會非常難得。

楊六斤的媽媽改嫁到了一個偏僻的小村莊,節目組開了幾個小時的車才來到目的地。媽媽對兒子也很想念,她也是迫不得已才會離開,但是心中對兒子的愛一點也沒有減少。當兩人見面的時候瞬間抱在一起,哭得撕心裂肺,圍觀的人也感覺很不好受。

在媽媽的新家里,楊六斤和她說了很多話,將多年未見的想念全部訴說出來。 可是這里畢竟不是楊六斤的家,媽媽改嫁之后也過得不容易,丈夫這邊同樣貧窮,再加上家里的三個孩子,他們根本無力撫養楊六斤,他只能自己想辦法繼續一個人生活。

晚上離別的時候。兩人難舍難分,楊六斤堅強地安慰媽媽道: 「我長大以后一定來看您,您要照顧好自己,不要太辛苦。」這次離別之后,誰也不知道下次再見面是什麼時候了,楊六斤需要繼續艱難求活,他的媽媽也要為家庭忙碌,好像這次見面什麼也無法改變。

就在這個時候轉機出現了,記者將剪輯好的片子放了出去,頓時在互聯網上引起了轟動,賺足了網民的眼淚。 不少人在看到楊六斤的事跡后,感概于他的堅強勇敢,主動提出捐款,僅僅一天的時間就募集到了4萬余元善款,由節目組打到楊六斤的銀行賬戶里。

除了這個之外,一位深圳私立學校的領導也看到了楊六斤的境遇,主動聯系到楊六斤的堂哥,邀請楊六斤參加 夏令營活動,并希望他能在深圳學習。這對楊六斤來說是好事,所以他很快就到了深圳,見識到了大城市的風光,還去了很多景點游玩,增長了不少見聞。

另一邊,楊六斤的賬戶上不斷收到捐款,數字額度已經飆升到了500萬(約台幣2200萬),然后才被有關單位緊急叫停。這樣一大筆錢對于楊六斤來說不一定是好事,不僅會改變他本來的生活軌跡,對他的性格和人生也會產生意外的影響,誰也無法保證事情結果好壞,所以就只能從源頭掐滅可能。

而在收到捐款后,楊六斤家鄉的鎮長以及堂哥迅速趕到深圳,將他接回老家,開頭的那一幕就出現了。楊六斤在深圳過得很舒服,不僅有吃有喝,還有朋友可以玩,所以他不愿意回家。大家沒想到的是,事情正慢慢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

隨著網上的議論愈演愈烈,大批記者趕到楊六斤曾經呆過的學校,甚至有驅車趕往他居住村莊采訪的,事態超出了控制,楊六斤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關于他以及巨額財產的討論一直沒有停止,那段時間他和堂兄兩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回歸平淡

面對外界的非議,楊六斤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他沒有把全部善款前據為己有,而是拿出15萬(約台幣66萬)元捐給其他生活貧困的孩子。通過《第一書記》這檔公益電視節目播出,這15萬元將平分給30個孩子,每人5000元,楊六斤會親手將錢交到他們的手里。

然后楊六斤還拿出一部分錢給村里修路。之前他受到不少村民的照顧,應該給予回報。其他的錢則由楊六斤的堂兄代為保管,并且他愿意接受公眾的監督,直到楊六斤成年之后,剩下的錢會全部交還給他,到時候怎麼用就是他的事了,這場風波也就暫時告一段落。

值得一提的是,對那些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親戚,楊六斤不假辭色,沒有給他們一分錢。這些人在他們家遇到困難的時候,一個站出來幫忙的都沒有,現在聽到有便宜可占,這才急匆匆趕來,市儈嘴臉可見一斑,而楊六斤的做法也體現了他的智慧。

之后楊六斤還受邀參加 《新聞面對面》,親口講述自己生活的變化,感謝那些捐款的好心人。從這次節目之后,楊六斤就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中。他先是改了名字,然后轉學去百色讀高中,最后又讀了大學,誰也不知道曾經的楊六斤去哪里了。

這也兌現了楊六斤之前的承諾,他說自己會當一個普通人,不會再暴露在聚光燈下。當記者再次來到楊六斤的家鄉時,唯一能找到的就是他的堂哥,對方在老家起了一棟三層小樓,還辦起了養殖場,生活過得很紅火,再也沒有過去的窘迫模樣了。

而楊六斤放假回家就會去堂哥家里居住,這里就是他的家,堂哥一直留著他的房間。至于改嫁的媽媽,楊六斤也會經常去探望,每次大包小包的帶很多東西,希望對方可以過得好。這種親情關系不會輕易斷絕,楊六斤仍然恪守著兒子的職責,這樣的孝心也讓人感動。

楊六斤是不幸的,他先后失去了父親和爺爺奶奶,母親又帶著弟弟改嫁,只留他一個孩子艱難求生。但他沒有被生活打敗,一直頑強樂觀地活著,即便突然獲得關注和捐款后,他也沒有失去本心,一直堅持著自我,他的精神和質量值得我們每個人學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