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捨命相救「仇人的孩子」,過程揪心警察都辦不到!被救娃磕頭認「干爹」,小夥直言「再大的仇我也不能見死不救」

捨命相救「仇人的孩子」,過程揪心警察都辦不到!被救娃磕頭認「干爹」,小夥直言「再大的仇我也不能見死不救」
2022/10/30
2022/10/30

「誰能救救我的孩子?」

2014年,一聲聲焦急地呼喊喚醒了整個西袁莊村,只有兩歲的小明明不慎落入機井,危急的情況牽動了無數人的心。

因為救援困難,這件事情被媒體爭相報道,爭分奪秒的救援配合著萬眾齊心的合作,小明明最終獲救,密切關注這件事的觀眾們也放下了懸著的心。

然而在這次救援中,明明一家最大的收獲,除了明明的生命得到了拯救,平安無事地回到了父母身邊外。

那就是他們還借機化解了一樁持續多年的恩怨舊事,解開了兩個家庭的心結,還給明明「賺」來了個勇敢的干爹。

那麼明明為什麼會墜井,這次救援中又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發病傷人,兩家結怨

上世紀九十年代,王家和莊家還是河北西袁莊村里兩戶普通的人家。

兩家相距不遠,生活情況也相似,因此兩家之間關系還不錯,小孩子之間也經常在一起寫作業玩耍。

真要說兩家有什麼和其他人家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莊家有一個精神病人。

那個年代人們對精神病人的認知普遍停留在「傻子」的層面,根本沒有主動去治療的念頭。

尤其是在農村,村里人知道哪家有精神病人,頂多囑咐自家孩子見到了躲遠一點,也不覺得放精神病人出來四處閑逛有什麼不對。

問題就在于莊家老人的四兒子所患的精神疾病會讓他有一定的暴力傾向。

每次發病,他都會有極強的攻擊欲望,只要看見人就會不分青紅皂白地上去廝打。

一般村里人被打了,只要傷情不重,也不會跟「傻子」一般見識。

但有一次,莊老四打人打的尤其狠,都把人打進了醫院,而他打的,正是王家的人,并且他打的還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

王家人這就不干了,不說孩子挨打的時候有多疼,家人看了有多難受。

就說孩子受傷住院,花了不少錢,這些總要莊家進行賠償吧。

但是莊家當時也不是富裕人家,為了逃避責任,莊家直接搬出了「免死金牌」:

「打人的是個精神病人,我們不用賠償!」

這樣的結果,王家人自然不可能滿意,于是兩家為了這件事天天扯皮吵架,好好的村子被搞得雞犬不寧。

村干部怕矛盾進一步激化會發生不可挽回的后果,及時進行了調解和安撫。

一方面是給王家做工作,讓他們體諒一下莊老四不能控制自己行為。

另一方面也要對莊家進行教育,莊老四既然有精神疾病還會打人,就要多加看護,不能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村里。

兩家人的爭端就此偃旗息鼓,雖然不再往來,但也不至于成為仇家。

但莊老四的死卻成為了引爆莊王兩家仇恨的一顆炸彈。

莊家的老人對于「看護」莊老四簡單粗暴地簡化為了把人鎖在屋子里不讓出門。

一個正常人長期被強制呆在室內內心都會崩潰,更不要說心理相對脆弱的精神病人了。

看著兒子每天在屋子里嘶吼拍門和叫喊,他的父母實在是覺得煎熬,這種痛苦無處發泄,就被轉移到了王家頭上。

在莊家的老人看來,和王家起矛盾之前,自己的兒子從來都是自由活動,沒有人有意見,要不是王家不依不饒,他們也不用采用這種極端的手段。

沒過幾年,莊老四就去世了。

雖然他的去世完全有可能是多方因素導致的,可人一鉆牛角尖是無法掰回來的,自此莊家之前對王家的愧疚也演變成了仇視,王家也覺得莊家無理取鬧。

兩個家族的對峙愈演愈烈,直到過了幾十年都沒有消除。

不論是村里人還是兩家已經長大成人的后代,都覺得這樣的世仇會一直持續下去,卻不知道矛盾化解的契機已經悄然到來。

失足落井情況緊急

在農村生活過的人都應該知道,每次孩子們在田間地頭瘋跑玩耍時,最危險的地方,一個是地頭的小河,一個就是深不可測的機井。

所以明明和伙伴來到農田玩耍的時候,他的家長耳提面命了好久,讓他們不要接近危險的地方。

但兩歲的小孩子哪里會想那麼多呢?

在廣闊的土地上追打了一陣子,明明就把媽媽叮囑的話拋到了腦后,看見一個鉆了洞的石台,他沒有多想就跳了上去。

小孩子跑動之間沒有大人那麼穩當,在石台上繞了幾圈后,明明忽然身體一歪,就在猝不及防間跌入了那個「大洞」里。

這個洞可不是普通的洞,而是澆地時用來取水的機井。

雖然已經廢棄了,里面沒有井水,是完全干燥的,但是深達十五米的井身被原原本本保存了下來。

明明不理解自己為什麼突然就來到了漆黑又狹窄的井底,恐懼和身上的傷口帶來的疼痛讓他下意識地哭著呼喊自己的媽媽。

明明的母親聞聲趕來,看見卡在井底,臉上滿是驚恐的兒子,心都要碎了。

可是她也無計可施,只能徒勞地叫著兒子地名字,讓他的情緒冷靜下來。

此時,接到消息的明明爸爸王占方終于趕到,而他正是我們上文所說的王家里的人,當年被莊老四打的就是他的堂哥。

王占方心里也很著急,他先是阻止了有些情緒失控的妻子的哭喊,和村民用手電筒照亮井底。

密切關注著明明的情況,防止他在不知不覺中昏迷或者出現其他狀況,一邊等著消防隊員的到來。

憑借他們這些普通人是解決不了這種情況的,只能讓專業的救援人員來進行作業。

在殷切的期盼目光中,消防車疾馳到了事故地點。

消防隊員在對整個機井和墜井兒童的情況做了評估后,臉上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負責帶隊的隊長對王占方夫婦解釋了救援作業的幾個難點。

首先就是井深太長,井口太窄。

像明明這樣的兒童掉進去都會被井口卡住,更不要說肩寬成倍增加的成年人了,這幾乎就意味著最高效的下井救援方式不能使用。

其次就是明明年紀太小,還沒有辦法聽懂一些復雜的指令,尤其是在受到驚嚇后更是有些呆滯了。

這種情況下,明明也無法進行自救,還可能因為應激和缺氧出現昏迷和神智恍惚的情況。

王占方心里剛升起希望就被撲滅,幾十歲的大男人差點就要哭出來。

幸好還有挖井這個最后的辦法可以兜底。

可是救援能像他想的一樣順利進行嗎?

挺身而出下井救人

被抽調來的挖掘機轟轟隆隆開始了工作,機井周圍的泥土一點點減少著,露出混凝土澆筑的井壁。

這些井管并不是一體的,而是由一根根將近一米長的短管拼接出來的,在挖掘過程中,稍有不慎泥土就會從縫隙掉入井中。

所以挖掘師傅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這也導致拆除一根管子就花了將近一個小時。

有人提議把井口蓋住再挖掘,可以提高速度,但是被否定了。

機井下面氧氣含量不夠,蓋住井口可能會讓明明窒息,而且明明也需要光線來保持清醒。

從明明掉進井里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

饑餓、寒冷、恐懼還有害怕讓明明越來越虛弱,外面的嘈雜聲響和父母的呼喚已經不能再激起明明的回應,他的身體已經到達了極限。

然而堅硬的井管依舊還有大半沒有拆除,按照推測,這些井管需要消耗至少十個小時以上的時間

四月的天氣并不算暖和,等到夜幕降臨,溫度降下來,沒有足夠保暖措施的明明很可能會被冷氣奪走生命。

該怎麼辦呢?

王占方痛苦地抱住了頭,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跳下井去陪兒子。

此時此刻,找一個人下井救人是最快的辦法了。

可找誰下去呢?

人們不是沒想過讓身形相對纖細一點的小孩子下去,但是倒立救援時血液回流到頭部,還要堅持十幾分鐘甚至半個小時,會引起嚴重的頭暈目眩。

沒受過訓練的孩子根本承受不了而且明明有三四十斤重,一般的小孩子也根本抱不動。

靜默的人群中,一道聲音炸雷一般響起:「讓我試試吧。」

大喜過望的王占方看過去,臉上的感激還沒完全綻開,就凝固了。

這個主動要救人的竟然是莊家的人!

站出來的男子叫莊偉達,莊老四按輩分是他的叔叔。

雖然當初的事情他沒有什麼印象,但是在家人的耳濡目染下,他對王家并沒有什麼好感。 可是這次主動要求救人,他并沒有猶豫。

兩家的仇恨再深,和明明也沒什麼關系,而且有過失去親人的經歷。

莊偉達知道那有多麼痛苦,所以他選擇順從內心的指引,為救援出一份力。

莊偉達從小就比較瘦弱,而且骨架很小,再加上他之前學習武術,柔韌性也比普通人強,努努力還是可以把身體擠進40cm的井口的。

莊偉達的手臂力量也很強,由他下井可以避免抓握不牢讓明明在中途再掉下去。

無論怎麼看,他都是進行救援的最佳人選。

王占方整個人還沒從沖擊中緩過來,看著莊偉達穿戴著救援設備的身影,感激、愧疚、擔憂交雜著涌上心間,而他的妻子郭敏更是給莊偉達跪下了。

在孩子的安危面前,這個無助的母親什麼也顧不得了,只會一遍遍地重復:

「求求你一定要把人救上來……求求你了……」

看著這樣的情景,莊偉達心里也不好受,他抓緊時間消化著消防員講解的救援要點。

熟悉著對講機和繩索的使用,力求能把人完好無缺地救出來。

剛開始,莊偉達的下落不是很順利。

他的身體對井壁來說還是太寬了,僅僅靠體重是滑不下去的。

于是莊偉達調整著自己的身體,適應著井壁帶來的壓迫感,等到姿勢可以了,他就利用雙手的推力,緩慢向下挪動。

十五米的距離聽起來不長,但其實足足有五層樓高,倒吊著的莊偉達挪動好久才能前進兩三米。

但就算如此,也沒有人嫌慢。 所有人都屏氣凝神,期待著奇跡的出現。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王占方覺得自己的身體都要僵硬了。

對講機里終于有了動靜:「我碰到明明了,可以準備拉繩子了。」

因為長時間的倒吊,莊偉達的聲音有點虛弱,卻又無比清晰地敲在每個人心里。

這意味著,救援已經成功了一半。

恩怨消解重歸于好

「上。」

「一二三,拉!」

吶喊聲如同戰鼓,敲響了這場生命爭奪戰的[高·潮],從只能看見繩索,到露出了莊偉達的腳,再到能看見明明的身體。

兩人完全從井里脫離的一瞬間,海潮一般的歡呼聲驟然爆發,伴隨著明明父母喜極而泣的淚水,結束了這場驚心動魄的救援。

那麼面對自己的「仇人」和「恩人」,王占方又會怎麼做呢?

「不然你當我兒子的干爹吧。」

王占方這句話一出,不僅是莊偉達,所有莊家人都愣住了。

明明被救出后,王占方一個人思考了好久,還是主動敲響了莊家的大門,他是來道謝的,也是來和好的。

當年的恩怨說到底不過是爭一口氣,誰都不愿意低頭認輸服軟,莊偉達給了他兒子第二條命,他還顧忌那麼多干什麼。

莊家人對莊偉達救人的行為也表示了理解和支持,眼見王家給了台階,自然就順勢而為接受了這份善意。

但是他們沒想到王占方會提出這樣的建議。

「你的恩德,對明明來說就是再生父母,他叫你一聲干爹不寒磣。」

聽著這樣的解釋,莊偉達有些啼笑皆非。

他明白這是王占方在教導孩子不要忘記感恩,感動之余,莊偉達干脆利落地收下了這個「干兒子」

救援明明的經歷也讓莊偉達發現了,自己的身材可以幫助很多不慎墜井的小孩子。

自此每逢有類似的事件,他都會上去幫忙,還考進了消防隊。

不久之后,他的身材果然派上了用場,又從井里把另一個孩子撈了出來。

如此善良有擔當的干爹,想必教出來的小朋友之后也一定能成為國家棟梁。

結語

要說在生活中我們打交道最多的,除了親人,那就是自家的鄰居和鄉親了。

尤其是在農村里面,一個村子里的人交集往來更是頻繁,今天你來我家串串門,明天我去你家幫幫忙,互相幫助人情往來。

雖然接觸的多了,難免會有摩擦,但是如果我們在處理矛盾的時候多點包容,少一點咄咄逼人,那麼帶來的結果可能千差萬別。

就像古代時候的「六尺巷」,誰都不肯讓步,那麼所有人都無路可走,可是當一方釋放出善意時,另一方也會回報相同的善意。

如果莊王兩家之前能明白這個道理,也不會等到幾十年后才握手言和。

幸好,最后他們還是化解了這數載的仇恨,一事泯恩仇,恩怨兩相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