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近職業「哭靈人」:1年哭70場,磕頭上萬次,一個人養活一家人

走近職業「哭靈人」:1年哭70場,磕頭上萬次,一個人養活一家人
2022/10/05
2022/10/05

「孩兒不孝!孩兒不孝吶!」一位中年婦人跪在去世老人的靈前,哭得聲嘶力竭,形容悲戚,在場賓客無不為之動容。

然而儀式一結束,婦人就收起眼淚,不復之前的悲傷模樣。

她從主人家手中接過紅包,不一會兒便悄悄 從人群中離開了。

原來,婦人并不是老人的子女,她叫武會霞,是一名職業哭靈人。

她受雇主所托,在這場喪禮上哭靈,替死去父母的兒女子孫表達哀傷,盡最后的孝心。

武會霞作為一個哭靈人,在當地名氣很大,各村各戶有老人去世都喜歡請武會霞去哭上一場。

一年下來,武會霞要哭靈七十場,磕頭上萬次。

雖然一場能賺700元之多,但武會霞也常常因此遭人非議:這個工作太特殊了!

在中國,特別是在農村,大部分人都對哭靈人諱莫如深,唯恐避之不及。這個以哭靈為職業的婦女,她平常的處境可想而知。

既然如此,武會霞為什麼會不顧一切選擇這份職業,在她身上有什麼特別的故事?

一、生活舉步維艱,為人哭靈或成最好出路

武會霞出生于上世紀七十年代,在河南偃師一個小山村長大,那個時候的中國農村遠沒有現在富足,既貧困又落后。

在那樣的環境下,武會霞小時候過得特別苦,不僅要承擔起家中的家務和農活,還要照顧好弟弟妹妹。

更為無奈的是,父母重男輕女的糟粕思想根深蒂固,只想著把武會霞早早嫁出去,收了彩禮錢好給兒子修新房娶媳婦。

就這樣,武會霞毫無選擇余地地和后來的丈夫草草結了婚生了娃,而且一生就是三個。

婚姻對于武會霞來說,就是從父母家的破舊土屋搬進丈夫家的破舊土屋,開始生兒育女。

甚至婚后的生活比起從前更苦了,她不僅要干活養家做家務,還要帶孩子,照顧年邁的婆婆。

武會霞性格老實,任勞任怨,對自己的命運一概接受。

她沒讀過什麼書,以為女人嫁了人就該是這樣,一切以婆家以丈夫以孩子為重,為此付出什麼都心甘情愿。

后來她走上職業哭靈人的道路,也是因為有這一大家子人要養,而家里又實在窮得沒辦法。

生活只著這個可憐女人一再壓迫,47歲這年,武會霞的婆婆病情加重,每個月花在醫療上的錢超過一千元。

加上孩子的學費生活費,單憑那點干農活的收入,已經維持不了生計。

親戚們知道武會霞家里的情況艱難,但沒有誰愿意站出來拉把手。

他們知道,借錢給這個窮親戚只會像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別去蹚別人家的渾水。

最后還是武會霞村里一個說得上話的朋友給她出了個主意: 要不你去當哭靈人吧。

朋友的話可能也有開玩笑的成分,但她無疑給武會霞在絕境之中拋來一根救命稻草。

朋友不久前剛去參加過一場喪禮,她把自己對哭靈人的所見所聞告訴武會霞。

「那個女的,在棺頭上哭得厲害哦,比孝女還傷心。 半天主人家就給了500塊呢。比我們在地里干十來天還掙得多。」

一直在農村生活的武會霞當然知道哭靈人,但她此前從來不覺得這和自己有什麼關系,也就了解得不多。

如今聽人一說,也有些震驚,哭靈人竟然這麼賺錢。而且照朋友的意思,她也可以去干這個。

武會霞心里一時間波瀾起伏,動搖得厲害。一方面,她想去做哭靈人,提高收入改善家里的情況;

另一方面,她也知道這個賺錢途徑是多麼驚世駭俗。婆婆丈夫還有孩子,他們會是什麼看法?

武會霞其實早就猜到沒有人會同意,而事情也正如她所料。

當天晚上,武會霞回到家中,委婉告訴家人自己想做哭靈人掙錢的想法。說完,她靜靜立在一旁,等著全家老少接下來的審判。

果然,這番話無疑是水入油鍋,當即引起家里的強烈反對。

丈夫沉下臉,不愿意多看妻子一眼,女兒吵嚷著質問:「媽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別人會怎麼看我們?」

而一向和武會霞不對付的婆婆直接開罵:「我還沒死呢,你哭什麼靈?你是不是想把我咒死?」

二、不顧家人阻撓,艱難開始第一次哭靈

武會霞不再說什麼,默默收拾好碗筷去了去廚房,之后又伺候著婆婆把藥吃了。

她不敢給婆婆說,自從她病后,家里雪上加霜,愈發艱難。

荷包越來越癟,不說老人的看病錢,家里連飯都快吃不上了。

這幾十年來她做得最多的事就是逆來順受,如果是平常,丈夫婆婆說什麼她就做什麼,絕不會違逆。

只是這天晚上她少見地生起了叛逆之心,沒有就勢斷了做哭靈人的想法,反而是越想越多,甚至有些難以入眠。

武會霞知道人窮志不窮的道理,她去給別人哭靈,家里人沒臉面接受不了,她可以理解。

可是哭靈人這份工作雖然聽起來不好聽,不體面,但真的掙錢。她沒有文化,這是她可以做而且最來錢的活計。

如果不是走投無路,難道她愿意去做這樣的事嗎?

這一次,武會霞覺得自己沒有錯。她把做哭靈人這個打算悄悄埋在了心中。

真正讓武會霞痛下決心的是在幾天后。婆婆的藥快吃完了,武會霞趕到城里的醫院買藥。

這次,醫生給了武會霞一些建議,說可以試試加上幾味藥搭配著吃,對老人家的病有好處。

武會霞雖然與婆婆有些齟齬,但還是盼著婆婆好的,想也沒想就同意了醫生的建議。

但是結賬的時候,武會霞著實沒想到這次的藥錢大大超出了預算。她尷尬地發現,付不起錢了。

武會霞支支吾吾讓醫生先拿半個月的用藥,又為麻煩了醫生不斷道歉。

回去的路上,武會霞終于想明白了:掙錢已經刻不容緩,去做哭靈人吧。

這一次,武會霞瞞著家里,偷偷聯系了一個喪葬團隊。

團隊負責人告訴她,他們正在某某村做喪禮儀式,明天哭靈,讓武會霞到時候去那戶人家里見一面,看能不能做。

武會霞心中忐忑,但第二日還是如約而至。

她和負責人淺淺聊了幾句,對方見她模樣老實,聲音條件不錯,這份工作也沒什麼技術含量,今天這場可以直接試一試。

「會哭吧?」負責人言簡意賅。武會霞遲疑地點點頭。

「行,等會兒去試試。你看著紙上的內容,照著哭就行了。」負責人安排道。

這下,武會霞不上也得上了。她在心里給自己打氣,不就是哭嗎!做好決定的那一刻她就知道,總要邁出這一步。

只是,這場哭靈實際上并沒有負責人說的那麼簡單,也沒有她以為的那麼容易。

武會霞換上特殊的白色孝服,頭戴裝飾,面涂厚粉。

她學著其他哭靈人的樣子,跪在棺材前,裝做死者的兒女,跟著敲鑼聲,不住磕頭哭喪。

負責人給她的紙上寫著老人的生平,武會霞只用照著邊哭邊讀。

可是武會霞連棺材里頭的人是誰都不知道,頭是實打實磕得砰砰作響。

可那哭聲卻干巴巴的,與其說是哭,不如說是在嚎,毫無感情。

她一滴眼淚也擠不出來,尷尬與難堪同時向她襲來。

此刻,武會霞覺得自己就像一個丑角,在大庭廣眾之下進行著一場拙劣的表演。

其他人一定都在暗暗笑話她,主人家一定對她不滿意。

雖然武會霞不斷否定自己,但還是將這場哭靈儀式進行了下去。

只是時間變得好慢,這場哭靈好像沒有盡頭,每一刻對她來說都是煎熬。

不知道磕了多少頭,也不知道哀嚎了多久,代表結束的鑼聲終于響起,武會霞松下一口氣,這場酷刑總算結束了。

武會霞覺得自己表現得很差勁,她不知道喪葬團隊會不會要她,也不知道主人家會不會給她錢。

她站在隊伍后頭,默默等著最后的裁決,事情其實比她自己胡思亂想的那些結果好了很多。

雇主過來給她發了紅包,雖然比其他人的少了一些,但對她的表現也算認可。

負責人指了指她紅腫的額角,讓她回去搽些藥酒,又說她干得不錯,下回有新的工作再叫她。

武會霞知道,這天過后,她算是真正邁入了哭靈人這個行業。

她看著手中那幾百塊錢,眼睛酸澀,擠了一天都不曾流過的眼淚,再也止不住流了下來。

人哭自己總是比哭別人容易很多。

三、收入大幅提高,非議的聲音從未停止

武會霞回家后,把哭靈掙來的第一筆錢交給了丈夫,她告訴丈夫錢是怎麼來的,也告訴他自己今天到底做了什麼。

丈夫拿過錢,嘆了一口氣:「你去做吧,不要讓媽知道。」

他知道家里的經濟情況,他的壓力不比武會霞少。

雖然不想讓妻子拋頭露面去做這樣一份工作,可他自己又毫無辦法,什麼都做不到。

將孩子養大,為母親養老,哪個不是巨大的開銷。

武會霞得到丈夫的肯定,壓在心中的那塊石頭終于落了地。就算所有人都不理解,至少丈夫已經站在了自己這方。

第一次的哭靈體驗讓武會霞思考了很多。 首先,這份工作真的能賺錢,能解家中的燃眉之急,可以堅持干下去。

其次,自己哭得很不好,這一次還好主人家要求不高。

如果遇到不講理的,可能錢都不會給,所以她得哭得更自然更真心實意。

最后,武會霞想,這份工作其實并沒有自己之前認為的那麼不堪。

子女想盡孝心,想讓親朋好友、鄉里鄉親所有人知道過世親人的過往經歷,以此告慰逝者,寄托哀思,所以辦喪禮,請哭靈人。

自己去替人做這樣一個「孝女」,有什麼不對呢?放下心中包袱后,武會霞徹底接受了這份工作。

后來她又陸續作為哭靈人出席葬禮,心態較第一次已然不同。

她對逝者充滿尊敬,滿懷祝福,一邊磕頭一邊祝愿他們能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安好。

她不再想著周圍有多少雙眼睛注視著自己,不再想自己哭得好不好,能拿到多少錢。

她只專注于眼前的儀式,她是儀式中代表孝子孝孫的重要一角,她哀痛又悲戚,演繹著對逝者的濃濃不舍。

她雖然不能為已故老人流下眼淚,但是她可以為自己而哭。

她把自己的悲傷融進哭靈儀式,眼淚模糊了厚厚的哭靈妝容。

隨著參加的葬禮越來越多,武會霞也漸入佳境,她掌握了哭靈訣竅,神情凄婉動人,眼淚說來就來。

后來,她每一場的哭聲都真摯感人,飽含哀傷;每一次的磕頭都真真切切,有時候甚至頭破血流。

武會霞說起她的哭靈經歷,講過這麼一個故事。

有一次,武會霞聽聞逝者老太太年老之后因為身體不好,兒女們擔心老人出門磕著摔著,便在家門口鋪上荊棘,不讓老太太出門。

而老太太最后竟然抑郁而終。

「孩兒不孝!孩兒不孝吶!」武會霞在靈前大聲痛哭,情真意切,悔恨交織。

老人的孩子們聽到武會霞的哭聲后,不禁一個個悲從中來,因為愧疚不住落淚。

在場賓客也為之動容,有些多愁善感之人甚至偷偷抹起了眼淚。

如果問哭靈有什麼意義,武會霞會覺得,能喚起大家的哀思,真情實感送老人最后一程就是最大的意義。

武會霞的名氣越來越大,十里八鄉誰家有老人過世,都會叫她去哭一場。

一年下來,武會霞因為哭靈能掙上五萬元之多,收入遠遠超過了同村的那些男人。

但隨著她的名聲漸大,收入漸長,受到的爭議、遭到的妒忌也越來越多。

鄰里鄉親覺得武會霞成了不祥之人,不再與她家來往。親戚朋友覺得武會霞這人不孝,母親還在世就去做孝女,這是在詛咒家里人。

還有人認為武會霞賺這麼多錢有什麼了不起,賺死人的錢這可太丟人了。

而婆婆和孩子們早已知道武會霞做起了哭靈人。

武會霞現在賺了錢,能供孩子讀書,也能幫婆婆治病,還在城里買了房,一家人的生活得到大幅改善。

可她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得到他們的體諒。

婆婆始終迷信地認為這會讓她折壽,而孩子們則是因為在學校受到同學嘲笑不能原諒母親。最后還是時間改變了家人的想法。

婆婆的身體漸漸有了好轉,那些迷信的說法不攻自破。而孩子們慢慢長大,已經能體會到母親的不容易。

雖然武會霞仍舊被很多人說三道四,可大家的思想也不像之前那樣封閉得厲害。

現在有更多的人已經能夠接受哭靈人這個職業,并且和武會霞一樣覺得這其實是一種善舉。

職業沒有高低貴賤,為什麼要以惡意去揣測別人?

武會霞沒有偷沒有搶,沒有違法犯罪,她靠自己的努力撐起一個家,何錯之有

結語

其實不只是武會霞,這樣的哭靈人還有許多。也不只是哭靈人,在中國還有許許多多人從事著主流之外的職業。

我們當有包容之心,以善意來對待這個形形色色的世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