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49歲農婦帶回女嬰,艱難拾荒將其養大,今女兒功成名就,回鄉蓋「兩層別墅」報答母親「你養我長大,我陪你變老」

49歲農婦帶回女嬰,艱難拾荒將其養大,今女兒功成名就,回鄉蓋「兩層別墅」報答母親「你養我長大,我陪你變老」
2022/11/26
2022/11/26

2017年5月,安徽省安慶市岳西縣的東山村里,剛剛建成一棟精致的二層小別墅。而這層別墅的主人,是當地一位農婦,她叫胡杏診。

她沒有多少積蓄,無兒無女,卻有著一顆善良堅韌的心。25年前,她收留了一個被離開6次的女嬰,含辛茹苦將她養育成人。這棟別墅,就是養女的回饋。

當初一點好心,堅持了足足二十五年,而日日夜夜的陪伴最終有所收獲,令人感到無比欣慰。 但是,在幸福的結局之前,還有一段艱難無比的時光。

01 收養女嬰,撿破爛養大

1992年,49歲的胡杏診與丈夫一起生活在東山村,日子說不上多好,但也算過得下去。 有一天,胡杏診發現自家門口多了一個嬰兒,正在啼哭不止。

胡杏診急忙把孩子抱起來看,發現是一個女嬰,身上只裹著一層毯子、一塊布,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什麼信物。胡杏診當時就知道,這個女娃娃被人離開了。

不一會兒,鄰居們也紛紛趕來,他們圍著這個小女孩唏噓感慨: 這小娃娃在村里兩天了,不知道哪個狠心的把她撇在村子里。

更讓胡杏診心疼不已的是,聽鄰居講,這個女孩在來到她家門口之前,已經被離開了足足六次。大家都不愿意沾上這個麻煩,畢竟生活都很難,多一張嘴吃飯,全家人都要挨餓,萬一她再有什麼疾病,更是難辦。

家家戶戶雖然都很心疼小女孩,但是只愿意喂她吃點飯,之后就留在了別人家門口。但是到了胡杏診這里,她決定收留這個女孩。

胡杏診的丈夫一開始也是極力反對的,別人都不要,為什麼他們倆要?況且自家都快揭不開鍋了,完全沒必要多一個麻煩。

胡杏診哭著搖搖頭,這個女娃太難了,咱要是不要她,就是把她往歿了逼。

丈夫見小女孩雖然才出生不久,已經因為挨餓,面色發黃,連哭聲都十分微弱。嘆了口氣,也同意了。 他們夫妻倆都是善良的好人,但命運似乎一直不曾眷顧他們。

他們為女兒取了一個名字: 王冬紅,雖然聽起來有些「土」,卻象征著在寒冬中盛放的一束紅梅,分外堅韌。

小冬紅的到來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曾經夫妻倆還能吃一些米粥,雖然很少有肉菜油水,但也能過下去。

但為了養小冬紅,他們不得不將僅剩的一點小米集中起來作為小冬紅的「奶粉」。胡杏診平時會上山挖一些野菜,將這些野菜清洗一番,就著給小冬紅的剩飯一起煮出來,就是他們夫妻的食物。

胡杏診的丈夫不得不放棄以往在村里打零工的生活,跟著村里的年輕人一起跑工地,非常辛苦。 而胡杏診每天也在收拾東西之余,種一些菜、養蛋雞到集市上賣,賺一些小錢。

眼看著小冬紅越長越大,夫妻倆非常歡喜,更加賣力地干活,希望看著她長大。

其實在收留王冬紅之前,胡杏診夫婦還收留過一個女兒,說起來算是王冬紅的姐姐。只是前一個養女兩歲半的時候得了病,沒能救過來。

后來,胡杏診時常念叨著她的名字發呆,畢竟養了兩年多的娃娃,多少年都沒能走出來這個陰影。

如今小冬紅長得白白胖胖,他們倆都格外歡喜,以為是上天給他們的補償。

可是天意似乎總喜歡弄人。

1996年,正在家里收拾菜地的胡杏診聽到有人在猛烈拍門,急忙跑出去,開門一看是一個跟著丈夫在外打工的鄰居。

鄰居著急地說: 胡大嫂!快點上車!王哥摔著了!

胡杏診頓時愣在原地,她跑回屋子叮囑小冬紅不要亂跑,晚上去隔壁姨姨家吃飯,說完就上了車。

面包車在路上飛速行駛,胡杏診終于有時間問問情況了。鄰居坐在副駕駛上,嘆了一口氣。原來胡杏診的丈夫在工地的腳手架上工作,由于操作失誤,直直地從二樓摔了下來,如今在搶救。

趕到的時候,丈夫還沒有出急救室。胡杏診忐忑不安地站在走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個一輩子樸實本分的農婦,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大城市,踩在鋪著地板的光滑地面上,連悲痛都忘記了。

苦苦等了幾個小時,大夫從里面走了出來,對著胡杏診搖了搖頭:幾乎全身動不了,完全失去自理能力,身體機能也因為受傷在快速衰退。

胡杏診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意思,她在診所照顧了丈夫一天,便帶著他回了家。 丈夫躺在床,吃喝拉撒全靠胡杏診一個人伺候著,此時已經懂事的王冬紅也會幫忙照顧養父,替他打水、端飯,只是能做的實在有限。

過了幾天,胡杏診家里來了一個人,說是工地的負責人,給胡杏診捎來一筆賠款,幾番鞠躬道歉,便離開了。

胡杏診捏著薄薄的信封,心中萬分苦澀。

她一面要照顧丈夫,一邊管理家里,帶著小冬紅,短短一年就白了頭,臉上的皺紋愈發明顯。

夜里,小冬紅經常因為饑餓、寒冷而啼哭,一晚上都不肯安生。丈夫也需要她照顧,有時候,胡杏診甚至想自我了結。

但是再多的苦難也沒有壓垮她,想想女兒可愛的臉,丈夫曾經高大的身影,她還是一直堅持著,期待著奇跡發生的那一天。

只是,哪有那麼多奇跡?

躺了一年半之后,丈夫還是沒能挺過去,離開了。原本還算美滿的一家三口,只剩下她和王冬紅相依為命。

02 苦心人,天不負

轉眼間,王冬紅也到了該上學的年紀。原本王冬紅是不愿意上學的,因為家里實在是太窮了,根本拿不出學費,她想留在家里幫胡杏診賺錢賣菜,但是這個想法被胡杏診狠狠地吵了一頓。

離開學還有幾個月,胡杏診單靠賣菜的確攢不下來錢。于是她開始在村子各地撿破爛,每天拖著一個大麻袋,天不亮就起床去摸村子里的垃圾桶,在漫地撿廢塑料瓶、報廢鐵之類的東西。

胡杏診和王冬紅的家是一個有三間屋子的老房子,紅磚土坯房,院子里就有一個垃圾堆,是胡杏診用來存放廢品的,每攢夠一定的數量,她就借三輪車騎著拉到鎮上賣掉。

到開學前,胡杏診把攢了幾個月的錢交給了王冬紅,讓她去學校報道。但是王冬紅把錢給了老師之后,卻因為錢不夠,沒有收到每個同學都有的書本。

坐在課桌前,她只能伸著脖子看同桌的書,每當老師催她要錢的時候,她就又害怕又委屈,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王冬紅非常懂事,她寧愿一直蹭書看,也不舍得跟胡杏診說這件事情。

可是過了一陣子之后,老師到王冬紅家里走訪,還是提了這件事情。胡杏診這才明白過來,于是她東拼西湊,借了點錢交給老師,書本這才發了下來。

胡杏診一面撿破爛,一面賣菜,一直供應著王冬紅念完了小學和國中。

村里面不少孩子國中畢業就去社會上打工了,王冬紅也有這個念頭。 她想著如果早點出去掙錢,養母也不會這麼辛苦,可是胡杏診非常倔強,非要她去繼續讀高中。

此時,王冬紅也明白胡杏診的想法,于是母女倆一起掙錢籌集學費。

王冬紅中考成績非常不錯,考入了縣里的重點高中。 可是由于交不起學費,王冬紅一直在縣里的飯店打工,開學了一星期仍然沒有去報道。

幸運的是,王冬紅的國中班主任這天也去飯店吃飯,發現給自己端盤子的竟然是王冬紅,非常吃驚。班主任急忙詢問王冬紅為什麼沒有上學,她可是班里面成績最好的一個啊。

王冬紅沒辦法,只能老實說自己沒錢去學校。

班主任一聽王冬紅的情況,二話不說先自己掏了點錢,讓王冬紅去學校報道。隨后,他聯系了一些在公益組織工作的同學,幫王冬紅把消息放了出去,為她籌集善款。

王冬紅和養母相依為命的消息很快在社會上激起巨大反響,不少人專門來到胡杏診的家中為他們送東西,還有愛心人士一起籌措了三年的學費,這才幫助王冬紅挺過了難關。

但是胡杏診依然堅持撿垃圾、賣菜攢錢,誰勸也不好使,一說就是給女兒攢大學學費用。

胡杏診經常教育王冬紅要懂得感恩,經常給那些幫助過自己的叔叔阿姨寫信。這個習慣王冬紅保存到今天,一直沒有斷過。她不能忘記當初自己和養母多麼絕望,又是哪些好人幫她們脫離困境,重新找到了希望。

王冬紅在高中也很爭氣,她努力學習,年年拿學校的獎學金,家里的經濟壓力小了很多。后來,王冬紅順利考入了安徽的一所重點大學。

大學期間,王冬紅就已經經常參加銷售活動鍛煉自己,她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將來賺了大錢,回報養母和愛心人士,幫助其他處在困難中的人。

畢業后,王冬紅先是在一家公司里當導游,跟著公司的安排在全國各地旅游,為驢友們安排路線。

也是在各地旅游途中,王冬紅結識了一位男子,兩人相互喜歡,最終步入婚姻殿堂,結為夫妻。

王冬紅的丈夫是一個很踏實孝順的人,他經常來到王冬紅的家里,每次都要給胡杏診帶一大堆吃的、穿的,讓胡杏診過得舒舒服服。

胡杏診老早就催促王冬紅快點成家,如今兩人結婚,胡杏診很是滿意。

結婚之后,王冬紅跟丈夫一起在縣城里面開了一家店賣東西,生意也不錯,收入很高。 此時王冬紅想起了以前艱難的時候,不禁心中發酸,要好好回報一下養母。

她先是把胡杏診接到了縣城的房子里居住,好方便照顧她。畢竟此時胡杏診已經七十多歲了,雖然精神頭仍然很好,身體也不錯,但沒人在身邊,終究是十分孤單的。

王冬紅在縣城的房子不算小,胡杏診有自己的房間,也有活動的空間。但是一輩子住在農村的她非常不習慣城市的生活,每天悶在屋子里不出去。

住了幾個月之后,胡杏診就想家了,她開始催促王冬紅把她送回老家。起初王冬紅不肯,但是拗不過老人,還是把她送了回去。

03 大愛傳遞:為報恩給養母蓋雙層別墅

只是,胡杏診住的老院子早就被定成危房,一直沒有來得及翻修。以前,王冬紅就經常聽胡杏診嘆氣,什麼時候才能住進好房子?

于是王冬紅有了一個想法,她打算給母親蓋一座「豪華」的房子,不是把老房子翻修一下,也不是蓋一個小平房了事,而是蓋個又寬敞又舒服的房子。

但是這件事情需要很多錢,單靠她自己不能拿主意,所以她跟丈夫商量了一下。

原本以為丈夫可能會不情愿,畢竟這是沒必要的事情。沒想到丈夫不僅非常贊同,而且提出要把房子蓋得更好一點,比王冬紅的規劃還要好。

原本王冬紅是打算用兩人一塊存的錢蓋新房子,但是王冬紅的丈夫卻表示自己要出一大半,剩下的才讓王冬紅拿錢。丈夫也是一個十分孝順的人,不管是對王冬紅的養母還是自家父母,他都很舍得花錢,經常去陪伴他們。

經過一番張羅,王冬紅夫妻聯系上了一個施工隊,選定了一種雙層別墅式的戶型,總的花費下來就是30萬左右,附帶簡單的刷墻裝修。

兩人此時收入雖然不低,但是三十萬也著實不是個小數目。但是既然要蓋,就蓋一個敞亮氣派的,也讓老人風光一次。

夫妻倆選定了日子,就把老人接回了縣城先住著,等房子蓋好再搬回去。胡杏診起初不知道他們要蓋這麼好的房子,還把自己這些年攢下來的八千塊錢拿了出來,擔心女兒負擔太重。

看著母親手里一沓臟兮兮的鈔票,王冬紅心中很是酸楚。這些年,母親為了供她讀書生活,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七十多歲的老人了,孤零零住在破舊的院子里。

她心中暗暗道,無論如何也要讓母親過上好日子。

蓋房子需要過施工的大車,但是老房子門前是別人的茶園,只有一條小路供二輪車通行,最多過一輛腳蹬三輪車。

王冬紅找到了茶園的主人,一合計把這塊地直接買了下來,還專門修了一條路,如此一來,房子就能正式開工建設了。

在建設的時候,胡杏診也非常開心,經常讓王冬紅拉著她到工地給工人們倒水送飯。這個善良的老人也贏得了工人們的喜愛,干起活來更加賣力用心。

經過半年左右的施工,房子終于蓋成,把里面收拾好之后,王冬紅就幫著胡杏診搬了進去。

這棟二層小別墅就是成品,對于胡杏診來說,是十足的「豪宅」。

兩層樓非常寬敞,一樓有一間臥室,一個廚房、廁所,以及一個客廳,平時胡杏診就住在一樓這個臥室。

王冬紅非常貼心地給老人買了一台大電視,裝了空調,還教會了胡杏診怎麼使用,家具廚具也是全新的。

二樓則全部都是臥室,因為還沒有開發出來,畢竟只有一個人住。偶爾王冬紅會過來陪她住,過年的時候,王冬紅和丈夫一家人都會過來,住在二樓完全夠用。

轉眼間,距離新房蓋成又過去了5年,胡杏診已經年近八十,但是她的身體還是很硬朗。家里依然種著菜、養著雞,她沒事兒了就喜歡去村子里溜達,沒有了經濟上的壓力,顯得格外輕松。

王冬紅每到周末就回去陪她,母女倆一起坐在院子里曬太陽聊天,格外溫馨。隨著年齡的增長,胡杏診也越發「小孩子氣」,像小時候的王冬紅一樣。

有時候王冬紅忙生意沒時間回去,胡杏診就會生氣地打電話催,來了之后還得哄一陣子才行。

王冬紅每次去都要給胡杏診買許多吃的,其中油是非常挑剔的一項。王冬紅喜歡買花生油,比較健康,但是胡杏診愛吃豬油,不是豬油炒的菜就不想沾。

雖然現在胡杏診經常發脾氣,但是王冬紅一直溫和地包容著她,在這最后的時光里,做最貼心的女兒,陪她一路走下去。

不少人夸贊王冬紅是一個孝女,但王冬紅從來不覺得自己做的有多好,她曾經說,我只是償還了百分之一的愛,剩下的可能一輩子都還不清。

你養我長大,我陪你變老。她們母女倆沒有什麼感天動地的大事情,卻在數十年的溫情守候中釀成感人肺腑的暖意。 祝福她們繼續這樣幸福地生活下去,也激勵更多人將愛心和孝心傳遞!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