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珠峰著名遇難者「綠靴子」,20多年都無人將他搬下山,這是為何

珠峰著名遇難者「綠靴子」,20多年都無人將他搬下山,這是為何
2022/09/26
2022/09/26

人類一直以挑戰自然來彰顯自己的力量,自從1953年新西蘭運動員埃德蒙·希拉里(Edmund·Hillary)首次登頂珠珠穆朗瑪峰之后,越來越多的登山愛好者、冒險家都以登上珠峰為目標。

但過去近70年的時間里,全世界累計僅有4800多人登頂珠峰,難度可想而知。光是看珠穆朗瑪峰的高度,就知道登頂會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珠穆朗瑪峰位于中國和尼泊爾的邊境,南麓屬于尼泊爾,北麓屬于中國。 根據2020年中國對珠峰「身高」的測量數據,這座世界第一高峰的高度為8848.86米

8000多米的高空,氧氣稀薄氣溫極低,每一個試圖攀登珠穆朗瑪峰的人,都面臨著生命危險,過去共有283名登山者被永遠留在了珠峰。

攀登珠峰路線

而他(她)們留下的遺體,從山腰的大本營到山頂一路上都有分布。所以,有相當一部分遇難者的遺體成為后繼者們攀登珠峰的路標, 為他們指引著登頂和下山的路

珠峰著名的遇難者之一——「綠靴子」

在珠峰遇難的登山者,有的是因為不慎掉落懸崖、有的是因為體力耗盡、而有的是在睡夢中悄然離世。而珠穆朗瑪峰上,比較有名的遇難者之一是「綠靴子」。

顧名思義,「綠靴子」遇難者之所以被叫這個名字,和他遇難時的穿著有關。身穿一件橘色的棉衣、藍色的棉褲和一雙綠色的登山靴。所以,他就被叫做「綠靴子」。

「綠靴子」遇難者的本名叫做 帕爾喬,生前是印度的邊境警察。從小在珠穆朗瑪峰腳下長大的他,心中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登頂珠峰。

1996年他跟隨一支登山隊伍挑戰珠穆朗瑪峰,這是一支相當專業的隊伍,準備充分、專業裝備一應俱全。最終,帕爾喬跟隨著隊伍從北峰登頂成功,但是在返回的時候卻遭遇到了暴風雪。

帕爾喬

猛烈的暴風雪很快就將隊伍沖散,隊伍里有8個人遇難,其中就包括帕爾喬。當時和隊伍走散之后,他獨自一人下山來到8500米的位置。后來因為筋疲力盡加上暴風雪越來越大,帕爾喬決定在巖洞中休息一會。

然而,在這種極端的環境下,一旦入睡就有可能意味著死亡。帕爾喬沒有得到幸運女神的眷顧,他睡著之后再也沒有醒來。等暴風雪停下,登山隊隊友發現帕爾喬的遺體時,他依然保持著睡覺的姿勢—— 蜷縮在小小的石洞中,枕著自己的手

「綠靴子」遺體

從1996年遇難算起,帕爾喬已經死去20多年。20多年都無人將他的遺體搬下山,這是為何?

這也不能怪帕爾喬的隊友冷漠,畢竟珠穆朗瑪峰的環境真的太惡劣、太極端。在8000多米的高度,一旦耗費有限的體力和氧氣去搬遺體,那麼結果基本是再多搭一條命進去。

首先,極其稀薄的氧氣含量。

我們都知道,海拔越高氧氣含量就越低。數據顯示,珠穆朗瑪峰8000米的高度,氧氣含量只有海平面的27%。為了保證有足夠的氧氣,每一個攀登珠峰的人都會攜帶氧氣罐。因為對于登山者來說,氧氣是最珍貴的資源。

氧氣罐的容量是有限的,而且為了減輕登山的負擔,登山者除了必要的東西外,不會攜帶過多的裝備。畢竟多一分重量,就多一分氧氣消耗。

一旦氧氣消耗完了,在氧氣稀薄的環境下,登山者會產生休克、幻覺、反應遲鈍等現象,不管哪一個都會危及生命。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基本上所有的攀登珠峰的人都會見死不救,更別說耗費珍貴的氧氣去搬運遺體了。

其次,極低的溫度。

海拔每升高100米,氣溫就會下降0.6℃。珠穆朗瑪峰全年平均氣溫是-19.6℃。哪怕是最適合登山的夏季,珠峰7500米以上的海拔,平均氣溫也在-10℃左右,晚上氣溫更低;還得算上珠穆朗瑪峰上那凜冽的寒風。

珠穆朗瑪峰經常刮7-8級的大風,風速每秒20米。狂風加上低溫,即便是擁有充足的裝備和氧氣,依然讓人感到膽寒。處于惡劣的環境下,每個珠峰的登山者都是在刀尖上跳舞,能保住自己的生命安全已經很極限,又怎麼會有多余的體力去救人或搬運遺體呢?

其實,即便是隊友心地善良想要搬運遺體,但一具遇難者遺體,自身體重加上冰雪凍結后的重量,起碼有70-80公斤。一個人單獨扛著這麼重的遺體,還要面對陡峭的懸崖和深厚的積雪,根本不現實。

而這也是珠峰救援隊都放著上面的遺體不管的原因。一個人搬不動、出動太多人員和球員設備,價格又昂貴。誰會為搬運一具遺體,支付幾十萬的救援費用呢?所以,那些攀登珠穆朗瑪峰不幸遇難的人,就只能長眠于這座自己想征服或已經征服的頂峰上了。

珠穆朗瑪峰腳下的紀念墓碑

拓展閱讀:珠峰遇難者「睡美人」和「休息者」

「綠靴子」只是珠峰三大著名遇難者之一,另外兩個分別是「睡美人」和「休息者」。

「睡美人」名字叫做弗蘭西斯·阿森蒂夫,是一位女登山者。1998年,她和自己的丈夫一起登頂珠峰,返程的時候遇到了意外。弗蘭西斯因為缺氧體力不支倒下,丈夫不得以讓妻子在原地休息,他跟隨隊伍去大本營拿氧氣和食物。

「睡美人」弗蘭西斯·阿森蒂夫

然而等不到丈夫返回,僅過去一個小時,弗蘭西斯因缺氧死在珠峰。一些好心的登山者,給她的遺體蓋上美國國旗。而她的丈夫,下山拿到補給之后返回救援妻子,因為過于著急不慎跌落到山體的裂縫中,直到第二年人們才發現他的遺體。

「休息者」叫做戴維·夏普,遇難的位置就在「綠靴子」旁邊。而他的經歷讓人心酸,2006年,夏普途中經過綠靴子附近,因為體力耗盡所以坐下來休息。據了解,先后有超過40人從他身邊經過,卻無人愿意扶一把。

「休息者」遺體

等終于有人伸出援手的時候,夏普已經再也站不起來了。所以他去世的時候,依然保持著抱膝坐地的姿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