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子4年丟了400萬,以為丈夫偷拿全忍了,丈夫得知真相「憤怒否認」,一查監控倆人都蒙了

女子4年丟了400萬,以為丈夫偷拿全忍了,丈夫得知真相「憤怒否認」,一查監控倆人都蒙了
2022/12/11
2022/12/11

「怎麼又沒了!果然!」2013的一天,一位中年女士心痛地捂住胸口,倒退兩步,只見她打開的抽屜中空空如也。

她又驚又怒,「天哪!我足足六萬塊錢啊!」這些錢明明是她親手放進去的,鎖上床頭柜之前,她還檢查了幾遍,短短一天之內,錢怎麼就不見了呢?

更關鍵的是,這并不是家里發生的唯一一起錢財失竊的事情, 從2009年起,每周四她都會發現家里的錢離奇消失了,總共超過400萬。

消失的錢財少則幾千元,多則幾萬元。

這種奇怪的現象一直持續了四年, 金女士不得不把目光放在了家里除了她以外的另一個人——她的丈夫身上。

持續不斷四年的失竊真的會是金女士的丈夫干的嗎?這件事的真相又是什麼呢?

離奇失蹤的第一筆現金

金女士開了一家診所,靠著給人們看病掙取不菲的收入。

她本來就是正經醫院出身,醫術不錯,口碑也很好,漸漸地找她看病的人越來越多。

金女士有個習慣,那就是把一天看病的收入都收在一起,晚上關門的時候拿回家里, 積攢到一定數額后再順路去銀行存起來。

無論是在單身的時候還是結婚后,金女士的習慣都一直沒有改變。

某種意義上來說,金女士是一個勤勞且持家的女人,但她的丈夫卻并非如此。

金女士剛認識自己的丈夫時,他還有個正經的工作,拿著雖然不高但還算穩定的工資。

但兩人結婚后,丈夫看著金女士的事業越做越好, 便產生了要靠著金女士吃飯的心理。

他干脆辭去了工作,每天在家里搗鼓股市,運氣好的時候能夠賺上一筆,運氣不好的時候就只能血本無歸。

對于丈夫的行為,金女士雖然有幾分爛泥扶不上墻的生氣,但她也沒強求丈夫一定要有一份工作。

兩人的小日子就在這樣的狀況中進行下去了。

2009年的一天,金女士按照往常的作息關掉小店后,便急匆匆地帶著當天的營業額回到了家里。

她打開床頭柜把現金放進去后,發現已經積攢起了一大摞, 金女士一數,已經整整八萬元了,是時候去銀行存起來了。

第二天,金女士便挑了一個時間,把八萬元帶到銀行準備存起來。

「女士,您的存款金額是79000元,沒問題的話請這邊輸入密碼,簽字確認。」

「79000元?不可能呀,我帶來的明明是整整八萬元,你是不是數錯了?」

「女士,這是點鈔機出具的結果哦,如果您不放心的話,我再為您點一次鈔。」

銀行柜員又當著金女士的面把鈔票放進了點鈔機,這次結果依舊是79000元,還有一千元去哪里了呢?

金女士先是在自己的皮包中找了好一陣,沒有結果后她示意柜員先把這79000元存進去,自己又回家把床頭柜抽屜翻了個底朝天。

「難道是我昨天數錢的時候太困了?數錯了嗎?」金女士不由地有些懷疑自己。

不過這一千元對她的影響并不是很大,金女士只是疑惑了一陣子便把這件事拋到了腦后。

接二連三地丟錢

原本金女士以為,這次錢的數目不對只是一個偶然事件,可她沒想到,從這以后,奇怪的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了。

每次她去銀行存錢的時候,原本確定好的數目都會有所出入。

一次是巧合,兩次是偶然,但這麼多次下來,饒是金女士再遲鈍,也該發現其中的不對了。

遇到想不通的事情,金女士第一時間就想到要和丈夫商量一下。

誰料丈夫聽完之后卻十分不以為意, 「肯定是你記錯了,錢怎麼可能丟得那麼頻繁,再說了,就算有賊,他為什麼不把錢全部拿走?」

金女士覺得丈夫說得確實有道理,但她每周丟失的錢也不是假的呀。

如果拿錢的這個人并不是賊的話,一切仿佛就能說通了。

金女士眼睛滴溜溜一轉, 想到了一個讓她十分不肯承認的可能性——這些錢是丈夫拿的。

她的丈夫其實很好懂,他平日里行蹤簡單,除了呆在家里鼓搗股市之外,他每周四都要去證券所買賣股票。

而金女士放在床頭柜里的錢,也恰巧就是周四丟的,這難道是巧合嗎?

一番猜測后, 金女士擅自下了定論,這些錢就是丈夫拿的。

至于丈夫拿錢的動機,金女士猜想道,一定是丈夫在股市中虧了錢,不好意思問自己要錢,所以才從家里偷偷拿錢出去炒股。

想到這兒金女士又有點生氣,自己和丈夫怎麼說也是一家人,丈夫遇到困難不跟自己說,竟然采取這種方式拿錢。

但她又不想明著向丈夫求證,畢竟金女士的丈夫一直賦閑在家,沒有正經工作。

金女士不想因為一點錢和丈夫把關系鬧僵,她還想維護一下丈夫的自尊心。

可如果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話,金女士又覺得有些不甘心。

糾結來糾結去, 金女士決定對這件事保持緘默,用冷戰來表達自己對丈夫的不滿。

要說金女士的丈夫,也是一個不簡單的人,他每天沉迷股市,根本沒發現金女士對自己態度的轉變。

金女士就在這種古古怪怪的氛圍中生活了四年,四年來, 丟錢的狀況非但沒有減少,每次丟錢的金額還越來越大。

此時金女士意識到,自己不能再裝作什麼也不知道了,她必須和丈夫挑明這一切。

一個接一個的嫌疑人

思來想去,金女士決定來一招「釣魚執法」,讓丈夫露出狐貍尾巴。

2013年的某一個周三, 金女士特意在床頭柜里放了整整六萬元現金,她已經很久沒將如此大金額的現金放到床頭柜中了。

金女士篤定丈夫一定會把錢拿走,到時候她就有理由興師問罪,解開自己心中的疑惑。

第二天,金女士下班回家后便直奔家里床頭柜, 如她所料,六萬元竟然真的不見了。

金女士這下有了說話的由頭,她徑直走到客廳,把丈夫正在看的電視機關掉,說要和他「好好談談」。

「我在抽屜里放了六萬元,這件事你知道嗎?今天那筆錢又不見了。」

「你放錢在抽屜里,又沒有跟我說,我怎麼會知道?你不會是懷疑我拿了錢吧。」

金女士的丈夫哭笑不得,他此刻才意識到,從四年前開始,金女士就一直覺得家里的錢全都是他拿的。

「難道不是嗎?你每周四去炒股,家里的錢也是每周四就不見,這難道會是巧合?」

「我懶得跟你說,你要是真覺得我拿了你的錢,那我們就去警察局說,讓警察來查明真相。」

金女士的丈夫說著就拉金女士去報案,金女士也有點生氣,明明兩個人就能溝通好的事情,為什麼要牽扯到警察局呢?

金女士的丈夫無論如何也不承認是自己拿了錢,警察局的民警聽完他們的講述之后,也覺得很可疑。

(當地警察)

金女士丟失的錢金額一直在變大,這很像是有人在故意試探金女士的底線。

而且金女士家中的門窗都沒有被撬過的痕跡, 偷錢的人一定是通過鑰匙進入金女士家中的。

擁有金女士家門鑰匙的,除了他們夫妻二人之外,就只有保姆趙阿姨。

趙阿姨在金女士家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每天都會過來打掃衛生,她似乎有很大的作案嫌疑。

但金女士想起, 趙阿姨是2010年才來自己家里工作的,她的工作時間和錢的失竊事件根本對不上。

如果真是趙阿姨干的,那2010年之前的錢,又是誰偷的呢?小偷應該不會有兩個吧。

(做飯阿姨)

這下趙阿姨的嫌疑幾乎可以排除了,嫌疑又回到了金女士的丈夫身上。

金女士此時越看丈夫越覺得不順眼,丈夫不僅拿了自己的錢,還把事情捅到警察局去,典型的賊喊捉賊。

金女士的丈夫則是欲辯無言,他很清楚自己并沒有偷家里的錢。

可事實擺在眼前,擁有家中鑰匙的人就三個,他成了最有可能的嫌疑人。

真相浮出水面

金女士的丈夫越想越不是滋味,他清楚想要洗脫嫌疑,就必須抓到真正的犯人。

轉眼又是一個周四,金女士按照慣例出門看診,金女士的丈夫則獨自待在家中。

他沒有像往常一樣出門炒股,而是關好了門窗, 在家里靜悄悄地等待那個一定會光臨的盜賊。

一整個早上,金女士的家里都沒有什麼異樣的事情發生,金女士的丈夫沒有氣餒,他篤定小偷一定會出現。

下午三點左右,刺耳的門鈴聲突然響起,金女士的丈夫打了個寒顫,立馬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他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口,瞇起一只眼睛,湊近貓眼,準備看看到底是誰如此膽大包天。

但他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 門外的人已經掏出了鑰匙,準備打開門進來了。

金女士的丈夫不想和小偷正面沖突,他死死地握住了門把手,從里面將門反鎖。

小偷聽到了門里面的動靜,接著便把鑰匙拔出,急匆匆地離開了這個地方。

這時金女士的丈夫才想起來,自己留在家里就是想抓小偷一個現行,真到了關鍵時刻,他怎麼把人嚇跑了呢?

還好他湊近貓眼的時候,大概看清楚了小偷的樣子, 這是一個中年女人,身材矮矮胖胖的,穿著一條無袖的藍色裙子。

根據這些線索,警方調取了當天的監控,監控畫面正好拍到了盜賊的正面。

(犯罪嫌疑人)

「怎麼會是她?我完全沒有想過會是她做的!」金女士看清楚之后,傻眼了,隨即涌上一股憤怒。

原來,金女士剛剛結婚的時候,由于自己工作繁忙,丈夫也不愿意做家務,就雇傭了一個鐘點工。

這個鐘點工正是出現在監控上的女人,她叫作鮮紅梅,是從四川來到上海打工的鄉下人。

由于鮮紅梅手腳勤快,為人能說會道,因此她和金女士相處得非常愉快。

比起雇主和鐘點工的關系來說,兩個人更像是姐妹,鮮紅梅自然也知道金女士有把錢放在床頭柜抽屜里的習慣。

每次她看到那些鮮紅的鈔票時,腦海中都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些貪婪的欲望。

想到金女士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錦衣玉食,過著富足的生活,鮮紅梅心中非常不平衡。

終于有一天,她忍不住從一疊厚厚的鈔票中抽了幾張。

偷竊后,鮮紅梅的內心非常不安, 但她發現,金女士似乎并不在意錢的數目。

從這以后,鮮紅梅每周四都會趁人不在家從里面拿出一部分錢,不過,這樣持續沒多久后,鮮紅梅就因為老家有事而不得不辭職。

臨走之前,為了自己以后盜竊方便,她悄悄配了金女士家里的鑰匙。

鮮紅梅人雖然不在同一地區,但她卻始終放不下金女士抽屜里的錢和不勞而獲的感覺。

為了偷盜,她開車10公里往返于自己家和金女士家,偷竊的金額也從一千元不斷增多,一直增加到幾萬元。

這四年來,依靠著金女士, 鮮紅梅陸陸續續偷到了四百多萬元,這些錢被她拿回家蓋了房子,她自己的生活條件也改善不少。

對外,鮮紅梅宣稱自己的錢都是當包工頭的老公辛辛苦苦掙回來的,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一切事情的真相。

而且鮮紅梅還一直和金女士保持著聯系,金女士還曾經跟她抱怨過家里丟錢的事情。

但金女士怎麼也沒有想到,小偷竟然就是和自己交情頗深的鮮紅梅。

事情到這一步,真相也浮出了水面,金女士的丈夫終于洗清了自己的嫌疑。

鮮紅梅之后因為盜竊罪被警方逮捕,法庭判決她15年有期徒刑。

在法庭上,鮮紅梅流下了悔恨的眼淚, 只是再怎麼悔恨也沒有用了,她只能到監獄里反省自己的過錯。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如果都像鮮紅梅這樣肆意妄為,最終只會跌入罪惡的深淵。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