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90歲阿公不忍養老院的孤獨,欲征婚尋真愛,真愛沒找到,卻意外找到自己失散40年的女兒!

90歲阿公不忍養老院的孤獨,欲征婚尋真愛,真愛沒找到,卻意外找到自己失散40年的女兒!
2022/11/28
2022/11/28

1

2019年春,上海天合婚介所迎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

他頭髮花白,滿臉皺紋。

工作人員親切地詢問:「您是來給兒子還是女兒征婚?」

他搖了搖頭,笑著說:「我是來給自己找對象的。」

這句話一說出,整個婚介所大廳都安靜了一瞬間,所有人都有同一個念頭:

這麼老的人還想著給自己找個伴?

工作人員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事情,無奈之下去請了婚介所的老板初靜來親自接待。

后來初靜想起這位老人時,都會感嘆命運的捉弄。

她沒幫老人征婚成功,卻幫他找到了失散40年的兒女。

這是怎麼回事?

2

2019年初春的一天,工作人員慌忙來找在辦公室里工作的初靜,告訴她婚介所來了一個90歲的老先生征婚。

初靜不以為然,這樣的老人婚介所接待過很多次,都是來幫自己的子女征婚的。

「這樣的事情你按流程登記就可以了,如果有合適的我們會給他打電話的。」

「不是的老板,他是給自己征婚。」

初靜很稀奇,同時考慮工作人員沒有經驗,她決定自己去接待這位老先生。

初靜見到老先生時,發現他身姿挺拔,說話中氣十足,條理清晰,這證明他的晚年生活質量非常高。

這樣的老人一般都是由子女照顧,根本不會想著來找對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抱著這樣的疑問,初靜開始詢問老先生的基本情況。

老先生自稱姓覃,說到自己的征婚目的,他的情緒一下就低落下來。

覃老先生的妻子幾年前過世,他原本打算去住養老院,但是養老院的生活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樣美好。

他在養老院里太孤獨了,每天要麼在自己的房間,要麼在娛樂室看報紙,很難找到一個可以陪自己說說話的人。

住了一個月,他就受不了搬了出來。

原本覃老先生想著自己的年齡也不小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離開人世,自己一個人過著算了。

但前兩天他偶然看到網上有孤獨老人搭伙過日子的事情,他受到了啟發,想來找個伴度過最后的時光

「您的孩子是不管你了嗎?」

初靜很好奇,開口詢問覃老先生。

沒想到提到兒女,他的情緒更加低落了。

他表示自己與死去的老伴并沒有孩子,但在此之前,和前妻有過一雙兒女。

他的第一任妻子是醫生,自己是軍人,兩人在三十多歲的時候生了兩個孩子。

但由于當時自己的心一直在部隊上,基本不回家,也忽略了妻子的感受,妻子接受不了一直承受很大的壓力,提出失婚。

當時幡然醒悟的覃老先生很后悔,但前妻失婚的意愿很堅定。最后兩人還是離了婚,一雙兒女也被前妻帶走。

失婚的時候覃老先生和前妻協商過,覃老先生想孩子的時候可以見孩子,和孩子們通電話。

但后來前妻工作調動,也沒有給他新的地址,電話也打不通,他就與孩子失去了聯系。

「我已經40多年都沒有見過他們了。」

說到這里,覃老先生忍不住伸手抹抹眼淚。

原本應該安慰老人的初靜此刻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她發現了一個難以置信的事情。

3

在覃老先生描述前妻故事的時候,初靜越聽越覺得熟悉。

她想起來她的一位好友也說過類似的婚姻經歷。

會不會覃老先生就是好友的前夫?

初靜嘗試向覃老先生詢問他前妻的更多細節。

隨著他說的細節越多,初靜的情緒也越來越激動。

這明明就是她的好友啊!

這時的覃老先生奇怪地問道:「您問那麼多我前妻的事情做什麼?」

初靜長呼一口氣,按住自己激動的心情,告訴覃老先生: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您的前妻正是我的好友。」

40多年沒有聽到前妻消息的覃老先生也不顧初靜說得真假,急忙詢問前妻以及自己孩子如今的情況。

初靜告訴覃老先生,她曾經也在醫院工作過,他的前妻是和她同一科室的醫生,在她什麼都不懂的時候,他的前妻教給她許多事。

一來二去,二人成為了好友,不過他的前妻后來離開了醫院,二人從此就斷了聯系。

等初靜再次聽到好友的消息時,是在2011年,初靜從另外一個朋友那里聽說她已經去世了。

當時的她感到非常惋惜,但也沒有多問,所以好友的兒女在好友去世之后去了哪里,她也不清楚。

聽到這個消息的覃老先生原本充滿希望的表情變得失落,前妻去世的消息給了他不小的沖擊,更何況兒女如今的下落也不明。

但時隔幾十年終于聽到前妻下落的他不愿放棄這個機會,他不斷請求初靜能不能想想辦法幫他找一找孩子。

善良的初靜被覃老先生的執著所打動,點頭答應他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幫他找子女。

但是要去哪找呢?

4

初靜最先想到的就是之前與好友一起工作過的醫院,她希望從醫院的人員記錄得到一些消息。

但由于間隔的時間太久,醫院的人員記錄只停留在好友離開醫院后的地址。

那個地址早就不可用了。

初靜又想到曾經的同事,于是一個個的打電話去詢問,在詢問到不知道第幾個的時候,初靜終于得知,好友在離開單位后不久就去了美國。

這就意味著現在兒女在美國的可能性非常大!

得知這個消息的初靜非常的激動,但同時又有了新的難題。

好友漂洋過海去了他國,想要找到的可能性比在國內困難的不止一星半點。

感覺找到的希望就在眼前的初靜不愿意放棄。

她想起了在美國與自己婚介所有合作的華人婚介公司,這個公司的領導與她也是多年的好友。

于是她聯系了在美國的婚介公司領導,將覃老先生的事情和他們簡略說了一說,領導也被覃老先生的故事打動,一口答應要在美國幫忙找找。

幾經周折之下,初靜終于有了覃老先生女兒的消息。

5

初靜拿到了覃女士的聯系方式,她先給覃女士打了一個電話。

覃女士原本很疑惑為什麼會接到國內陌生電話,但她聽到初靜是受了父親的委托尋找自己時,電話中立刻就傳來了抽泣聲。

「這些年里我和弟弟一直想尋找爸爸,但是我們想盡辦法都沒有他的消息,甚至在媽媽過世后,我都在想,會不會爸爸也已經不在人世了。」

初靜在電話中詢問了覃女士的近況,并且詢問她最近有沒有時間和覃老先生通一個視訊電話。

覃女士連連表示自己有時間,并且非常期待見到自己的父親。

和覃女士定了視訊電話時間的初靜又打電話告訴在家中焦急等待的覃老先生。

聽聞有女兒消息的覃老先生激動不已,滿口答應一定會準時前往婚介所。

到了約定的日子,覃老先生顯得非常激動。

他穿上了最體面的衣服,還圍了一條紅色新圍巾,早早就來到婚介所等待。

在視訊電話接通前,他不斷地整理自己的衣服,顯得特別緊張。

電話接通的一刻,覃先生看著手機上時隔40年不見的女兒,拿手機的手顫抖了起來。

女兒說的第一句話是哭著用上海話問他這些年過得好不好。

激動不已的覃先生只能頻頻點頭:

「好好好,一切都好。」

「就是爸爸很想你們啊。」

覃女士這下哭得更厲害了,她一邊抹淚,一邊告訴覃先生,她和弟弟一直都在想著爸爸,他們也找了他好多年,但是上海變化太大了,根本找不到。

并且告訴覃老先生,20多年前的她跟著母親來到了美國,弟弟則是留在了上海。

她如今在美國成了家,丈夫對自己很好,兒子也很孝順。

說到這,覃女士將自己的兒子拉到鏡頭面前給他看。

第一次見到外公的他有些不知所措,但他還是用不熟練的中文向覃老先生問好。

聽到外孫問好聲音的覃老先生非常高興,他笑著叮囑外孫要記得多學中文。

最后覃女士反反復復和父親說,我會盡快和弟弟聯系,我也一定會盡快回國看您的,您要等著我們!

覃老先生非常高興,一口答應:

「我等你們回來。」

6

2019年6月,覃老先生終于和自己的兒女團聚。

時隔40年的相認,所有人都紅了眼,覃女士甚至抱住了爸爸的胳膊,不停說著終于找到你了。

覃先生聽說自己父親這些年孤身一人生活,就表示要把父親接過來一起生活。

「在我的成長中,一直缺失父親這個角色。直到現在,當我想起家中還有一位老父親在等我的時候,我的心就特別的踏實,這是我從沒體驗過的呃感覺。」

如今的覃老先生住在自己的兒子家頤養天年。

新冠疫情爆發后,覃老先生非常牽掛遠在美國的女兒,每次和女兒打電話的時候都會叮囑遠在美國的女兒注意安全,如果不行就回國來。

如果不是覃老先生跑來婚介所征婚,就不會遇見初靜,這場尋親路可能還不會停止。

命運時常會開個玩笑,但對于覃老先生一家來說,最終還是尋親成功,一家人得以團圓,世間最幸福的事情莫過于此。

愿天下父母都能有個幸福安詳的晚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