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因不滿「187坪」的房子只給「113萬」拆遷款,開啟4年「釘子戶」生涯,堵住火車站門口被唾罵,然而這次他真的沒有錯!

因不滿「187坪」的房子只給「113萬」拆遷款,開啟4年「釘子戶」生涯,堵住火車站門口被唾罵,然而這次他真的沒有錯!
2022/11/24
2022/11/24

拆遷,是很多人又愛又恨的事情。

愛的是,作為老城區住戶,大家都希望在拆遷后,搬進寬敞又便捷的大房子里。

恨的是,如果拆遷費沒有協商好,未來會面臨無窮無盡的麻煩。

例如家住浙江溫嶺的羅保根,就遇到了這樣的問題。

187坪的房子,竟然只給26萬(約113萬台幣)拆遷款。

這個價格,是羅保根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

于是,在同村人都搬走后,他堅持不搬,久而久之,變成了遠近聞名的釘子戶。

如今,距離拆遷已經過去10年之久,羅保根如今的生活,又是怎樣一種狀態?

家住浙江溫嶺的羅保根,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

長期在家務農,后來因為身體有恙,無法再下地勞作。

于是便在家旁邊蓋了個鴨棚,靠賣鴨子和鴨蛋為生。

2000年前后,羅保根住的房子因為地勢低,一下雨便會有雨水滲入家中。

潮濕的環境,讓羅保根無法忍受。

于是他一狠心,拿出畢生的積蓄,總共50萬元(約220萬台幣)。

又問親戚借來10萬元(約44萬台幣),準備蓋一間大房子。

羅保根為新房傾盡所有,因此,在建造過程中,自然十分地上心。

每天親自到現場,既當監工又當勞動力。

雖然辛苦,但羅保根卻落在其中,看著新房一天比一天高,他的心里說不出來的高興。

一年之后,在羅保根和家人的努力下,一棟高五層、187坪的超大樓房正式建造完畢。

裝修好后,一家人高高興興搬了進去。

羅保根本以為自己會在這棟新房里養老,因此無論是建造還是裝修,都按照最高規格來的。

卻沒想到建成后沒幾天,便傳來一個「好消息」。

羅保根所在的村莊,即將面臨拆遷。

2005年,要加快城市化進程,浙江溫嶺決定在大溪鎮建造一個火車站,以此帶動當地經濟。

修建火車站,需要配套足夠完善的交通設施。

一旦建成,羅保根所在的下洋張村,將會被開發成新城區,村里的老房子,都要被拆掉。

得知消息后,羅保根內心有些失落。

畢竟新房剛蓋好還沒幾年,花了自己60多萬(約260萬台幣),如今便要拆掉,任誰心里都會有些不舍。

但羅保根卻不想當釘子戶。

因為他知道,即使自己蓋的新房再好,也無法跟城里的商品房相比。

無論是基礎設施還是交通,都要好太多太多。

因此,只要開發商給出合理的拆遷費,拆掉自己蓋的新房,也不是不可以。

對于此次拆遷,開發商也十分重視。

他們計劃在下洋張村地段,修建一條四車道的寬闊馬路,連接溫嶺東西城鎮。

村子里的459戶人家,全部都要搬遷。

500戶人家的安置工作,想要做到面面俱到并不容易,對此,開發商拿出兩套拆遷方案。

第一套拆遷方案,按村民家中的人頭數,全部置換成公寓房,一個人頭可以置換20坪。

除此之外,每個人還有6坪的底層商戶面積。

如果覺得按人頭置換不劃算,也可以按面積置換,原來的面積多大,置換的商品房就多大。

但有個前提,無論是按人數還是面積換公寓,村民都需要支付房屋建造費。

第二套拆遷方案,賠償老房屋等額面積的宅基地,同時開發商還會給予一定的費用補償。

第一套拆遷方案,需要住戶自己補貼房屋建造費。

如果原來自己的房屋有100坪至少要花費70萬元(約208萬台幣)。

這個價格,未免有些太昂貴了。

因此,80%的住戶都選擇第二套方案。

羅保根也是如此,不僅能拿到補償的宅基地,還能拿到一定金額的補償款,何樂而不為呢?

用這筆錢,自己完全可以再蓋一棟更豪華的房子。

畢竟自己的房屋可有197坪,折算成拆遷費,肯定數額不菲。

但是等他看到拆遷合同后,心卻跌入谷底。

經過工作人員實地調查,發現197坪中,有60坪都是違章建筑,這部分不能納入置換范圍。

剩下合規的面積,只有137坪。

如果選擇第一套方案,羅保根還要額外支付123萬人民幣(約540萬台幣)的費用。

如果選擇第二套方案,新房將縮水60坪,補償款還只有26萬(約113萬台幣)!

這點賠償款,羅保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接受。

即使分給自己等額的宅基地,自己又如何蓋一棟和之前同樣寬敞的新房呢?

如此看來,拆遷之后,羅保根生活不僅沒有變得更好,反而總資產縮水將近一半。

這讓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于是去找開發商理論。

結果見到羅保根后,開發商也顯得十分無奈。

表示這是提前擬定好的合同,大家都在拆遷合同上簽個字,不能給羅保根搞特殊。

如若不然,是對其他人的不公平。

面對開發商的態度,羅保根徹底無語,幾次商討沒結果后,他徹底躺平了。

他決定不再跟開發商扯皮,也不會在拆遷協議上簽字,這個釘子戶,羅保根當定了。

想要拆遷,羅保根給出兩個選擇。

要麼提高拆遷補償,要麼賠自己一棟一模一樣的房產。

這兩個要求,開發商一個也無法答應,雙方就這樣僵持下來,一僵持就是一年。

羅保根可以等,開發商卻等不了。

機場修建迫在眉睫,不能因為一個人耽誤進度。

因此開會商討后決定,不再對羅保根的房屋進行拆遷,公路修建時繞開他的房屋。

于是,轟轟烈烈的拆遷工作,于2008年正式開始。

開發商雇傭的髮型挖掘設備開入村中,對村民的房屋進行拆遷。

從這時起,羅保根一家的噩夢開始了。

拆遷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發出巨大聲響,讓羅保根一家無時無刻不被噪音侵擾。

只有晚上,他們才能享受片刻的寧靜。

這還不算什麼,最讓人痛苦的是粉塵。

無論是機械施工,還是房屋推倒,都會產生大量的塵土,讓整個村莊都籠罩在一片煙霧中。

每天出門,羅保根都要面臨粉塵污染,即使戴口罩也沒用,沙粒還是會跑到眼睛里。

因為羅保根的鄰居同意拆遷,他家的鋼筋結構,和鄰居是緊緊聯系在一起的。

因此在拆遷時,羅保根房屋的兩側都產生了松動,變成了危房。

無奈,羅保根一家只能住進中間的房屋,兩邊花大價錢修改的臥室,此時已形同虛設。

施工隊的行為,對羅保根對家人的生活造成了巨大影響。

但同樣,羅保根一家的行為,也大大拖慢了施工的進度。

在拆遷過程中,施工隊非常小心翼翼。

生怕鏟斷他家的水汽電管道路線,對羅保根一家人的生活造成影響。

幾年之后,公路終于修建完成,正式通車。

原本開發商打算修建四車道,但因為羅保根的存在,導致一側的公路只保留雙車道。

火車站附近,本來就是溫嶺市的交通樞紐,每天車流量來往巨大,車道的減少,大大阻礙了交通。

每天,火車站前都會發生堵車,司機們看著矗立在馬路中央的羅保根家,心里非常鄙視。

「貪得無厭的一家人,為了讓自己多拿錢,不惜犧牲其他人的便利,真的是太自私了!」

因此,很多過路的司機在喝完水、吃完東西后,都會故意將瓶子和包裝袋扔進羅保根家中。

仿佛羅保根的家,是矗立在馬路中間的巨大垃圾場。

每天,羅保根一家都會在噪音中醒來,每次出行都要在公路上穿梭,十分地危險。

這樣的生活,讓羅保根無法接受。

終于四年后,不堪重負的羅保根,最終選擇妥協。

他主動找到開發商,表示愿意接受26萬元人民幣的補償金,以及兩塊宅基地的拆遷申請。

這個條件,跟四年前相比,沒有任何變化。

看完羅保根的遭遇,大家認為他是貪得無厭呢,還是在保護自己應得的利益呢?

在我看來,開發商的補償金的確有些少。

開發商占了村民的宅基地,自然要補償同等面積的宅基地,這叫等價交換。

但是關于補償費,開發商給村民,一坪補貼的太少。

補償給村民的住房,又需要額外交錢。

如此不公平的協議,也怪不得羅保根不同意。

公路建成后,不明所以的過路司機,看到羅保根的房屋獨自矗立在馬路中央。

還以為他不同意拆遷,是因為貪得無厭,于是對他泄憤,對羅保根的生活造成巨大影響。

他們遭受的苦難,其實都是不公平的拆遷協議導致的。

而最終作出妥協,并不是羅保根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而是面對現狀,他不得不妥協。

這也許就是普通人的無奈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