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司銷售冠軍,一年為公司豪賺4個億,剛簽一個大合同,卻被老闆強硬辭退

公司銷售冠軍,一年為公司豪賺4個億,剛簽一個大合同,卻被老闆強硬辭退
2022/02/23
2022/02/23

在一個公司裡,如果你的業績是全公司的第一名, 公司的老闆一定是將你當做財神爺一樣供起來。

如果你想走,也一定會千方百計地想方設法將你留下來。

但是湖南的小黎卻遇到了一件反其道而行之的事情。

他在 公司一直都是銷售冠軍,公司全年業績總共兩億,小黎一個人就能夠拿下一億,妥妥地公司頂樑柱。

然而在2020年的一天,剛談好一個幾千萬合同的小黎, 卻莫名其妙接到公司副總裁的電話,在電話裡副總裁不由分說的說道:「你被辭退了。」

小黎無奈只能在同事異樣的眼中, 如喪家犬般收拾行李離開公司。

事後他從別人口中才知道被辭退的原因是為了給公司總裁的親戚騰位置。

咽不下氣的小黎便找到總監索要賠償金, 總監卻強詞奪理說道:「你是自己主動離職的,哪有什麼賠償金」。

這公司咋想的,為什麼將公司的財神爺辭退呢?背後的真相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莫名其妙被「勸退」

每個公司在辭退員工的時候,都要經過法律的約束,走勞務合同。

但是就是有不少的人想要鑽空子,在公司內部排擠搶走客戶等形式強逼著主動辭職。

不少人有苦說不出,只能自認倒楣。

前不久,記者接到了一個自稱叫做小黎的人來請求記者的説明,幫他解決他和公司之間的問題。

事情的起因是小黎在沒有犯任何錯誤的情況下,公司無緣無故地把小黎給解雇了。

當記者去到小黎所在的湖南一家汽車服務有限公司,找到運營總監詢問具體情況。

從運營總監的嘴裡記者得知,公司和小黎之間存在著一些「誤會」。

誤會?這件事情真的是誤會嗎?

「公司和小黎之間確實存在著一些誤會,他給你們說的是我們辭退了他是吧?但事實是,我們並沒有說我們要辭退他,這都是無稽之談。」

這就奇怪了,明明小黎當時在說明情況的時候告訴記者他是被公司明確辭退的。

怎麼到公司嘴裡就又變成沒有辭退了呢?聽聽接下來運營總監說的話就能明白了。

「我們對于小黎,只能說是勸退,如果說你要是自己選擇走人,那就是你自己主動辭職,那就並不是我們辭退了你,所以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而且你所說的賠償也是一份沒有的。」

賠償?這怎麼又牽扯到賠償上了呢?

原來,法律規定,當公司無理由辭退員工時,公司就要對員工們根據員工工作年限進行賠償。

小黎在該公司的時候,並沒有做出任何有違公司規章制度,以及損害公司利益的事情。

公司對于小黎就是無理由的辭退, 所以小黎便對公司要求了正常的賠償金。

但是公司並沒有想要支付小黎這筆賠償金。

公司所說的勸退,實際上就是明確地告訴小黎, 「我們就是不想要出這個賠償金,就是要逼著你自己主動辭職,怎麼樣,有本事你咬我啊。」

面對公司的這種態度,這事放誰身上能受得了呀。

只能說公司運營總監真的是圓滑, 人家根本就不明確地說自己要辭退你,但是就是在你的背後給你穿小鞋。

讓你自己不得不接受一些無理的安排,最後受不了辭職。

這無恥的言論,讓在現場的小黎和記者都非常無語。

記者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資本家,所以及時追問道: 「那麼根據小黎的一個工作能力,你們公司是出于什麼考慮想要把小黎無緣無故的給‘勸退’呢?難道真的是因為小黎打下江山後,想要安排自己的親戚進去坐享其成嗎?」

只能說記者問題也是足夠犀利,這問題一出, 直接把剛才還悠閒坐著一臉無所謂的表情的運營總監問炸了。

仿佛這一塊問題就是他的逆鱗,一碰就著火。

「瞎說什麼,哪有什麼關係戶,你問問小黎,他自己做了什麼他心裡清楚。」

此時就站在旁邊的小黎也是一臉無辜。

「我做了什麼,我一直都是按照公司的規章制度走的,我已經在公司這麼久了,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制度呢?」

說道這裡小黎也是委屈得很,小黎剛到這個公司上班沒幾年。

公司在湖南一直做得不錯,為了公司更長遠的發展, 公司便決定想要拓展新疆的業務范圍。

但是條件和薪資待遇都和在總公司不變, 唯一就是給了口頭的升職承諾。

新疆本來就遠,再加上報酬也並不是很豐厚,所以不少業務員都不願意去。

看著公司裡其他同事的狀態,帶著滿滿激情的小楊為了能讓公司有更好的發展。

聽到小楊的話後,老闆當時非常高興,為了能夠讓大家看到公司對于打江山的人是有豐厚的報酬的。

于是當場便在全公司宣佈: 「只要小黎拿下新的市場,那麼以後公司在那邊的業務就全部都是由你說的算。」

聽到老闆的這一句承諾後, 小黎便幹得更加的起勁了。

此後的三年時間裡,他放著家裡的妻子和孩子,獨自一人跑到陌生的地區開始發展事業。

他起早貪黑的去談生意拉顧客,一刻也不停歇的幹,終于在三年後,小黎成功的幫助公司在當地紮了根。

而且在這之後, 公司在新地區的業務小黎一人挑大樑,可以說是新疆去的業務都是小黎拿下的。

而他的付出也算是有了回報,每個月都拿著幾萬元的分成。

可就是這樣一個有能力有幹勁的人,公司為什麼要辭退他呢?

實際上很簡單, 就是因為公司看中了他的能力,所以便想要讓他重新去開闢另一個地方的業務。

並且根本就不想兌換當時對小黎說的承諾。

再加上新疆這一塊的業務已經穩定, 所以在當地的領導人只需要坐享其成,便有豐厚且穩定的收入。

而公司不想把這筆錢平白地落進小黎口袋, 所以便想讓自己家的親戚去接手新疆的事業。

這麼想來也可以說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一腳被領導踢開的小黎當然不願意,所以便找到領導提出異議。

「為什麼和當時的承諾不一樣,不是說好新疆的生意穩定後就全權讓我接手的嗎?現在的結果算什麼?」

可是得到的卻是領導無情地回答: 「哪裡有那麼多原因,現在只有兩條路給你走,要麼你去重新開闢市場,要麼你就直接收拾東西走人吧。」

這句話可完全是讓小黎生氣到了極點, 這樣卸磨殺驢的公司還在這裡待著幹什麼,肯定是走啊。

但是就算走也不能這樣不清不白地走。于是小黎便和公司開始要求自己的合理賠償。

這就出現了運營總監那一段「漂亮」地推脫公司勸退人的話了。

而此時正因為關係戶這一話題炸毛的運營總監,站起來激動地指著小黎的鼻子緊接著說道:「你說說,你自己在公司的這麼多年,每個月的幾萬塊工資不都是公司發給你的?難道你每天就光想坐享其成嗎?公司安排你去開闢市場,肯定是因為公司看中你的能力,這都是公司考量許久的結果,別人都能服從安排,怎麼就只有你一個人當刺頭,不服從管理,不聽從安排,有這麼多意見呢?」

聽到這話,小黎肯定不願意了:「什麼叫公司給我的工資,這工資都是我憑藉自己的能力賺取的,不是什麼白得的,再說了我每個月給公司掙幾千萬幾億,這些工資都是我應得的。如果說公司的安排合理,我肯定會接受,但是公司根本就不兌現當時的承諾,現在還想把我打下來的江山讓給你們的親戚,你們覺得你們這麼安排合理嗎?」

一時激動地小黎再也難掩自己失望的情緒,聲音哽咽地繼續說道:「為了公司的利益和發展,沒有人願意去,我去;沒有人願意談的客戶,我談;沒人願意做的市場,我做。我丟下自己的家庭為公司發展管道,拼死拼活地幹了三年,好不容易打下了市場,拿到了分成,可是換來的卻是你們無情的將我一腳踹開,扶持自己的親戚尚未,讓我再一次的重頭開始,人生能有多少個三年讓我奮鬥,我的家人又能忍受我離開他們身邊多少個三年呢?你們還有良心嗎?」

面對小黎的控訴,運營總監一時也是無言以對。

優秀的小黎

要說起小黎為什麼一直在和公司糾纏,還不得不說一說事情的開始。

2020年,湖南的小黎正在外面跑業務。

這個訂單是他已經跟進好久的一個大單子,今天正是要簽約的時間。

當他終于和客戶談好,簽下訂單,一位一切都塵埃落定的他,沒想到此時才是他噩夢的開始。

前腳走出客戶門的小黎,便接到了公司副總裁的電話。

只聽見電話裡副總裁用冰冷的聲音告訴小黎: 「你被解雇了,抓緊時間來公司走一下流程。」

在小黎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電話裡便傳來了「嘟嘟嘟」的忙音,副總裁已經把電話掛了。

聽到這話後,小黎愣在了原地,手裡剛簽的合同也瞬間不香了。

一時小黎還沒有辦法從剛才的話裡反應過來, 他欺騙自己,可能副總裁就是和自己開來一個玩笑。

但是這話說出來根本來自己都沒有辦法說服,誰沒事會給你打個電話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呢?

冷靜下來的小黎,第一時間便是趕回了公司,找到公司和人事去核實這件事情。

但是得到的回答卻都是肯定的,小黎真的被辭退了。

可是這一消息還是無法讓小黎接受,他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一直都是銷售冠軍。

並且剛剛自己還為公司拿下來一個大的單子,公司怎麼會辭退自己。

再說自己還為公司開闢了新疆的市場,扛起了公司一大半的業績,公司就算是不獎勵自己,但是也沒有任何理由將自己辭退呀。

這個公司所做的更可笑的一點就是, 在小黎還沒有正式離職的情況下,便已經將小黎手裡的客戶和業務搶走,甚至還將他踢出了公司的群聊。

一瞬間,小黎便從全公司的大功臣,變成了人人喊打的喪家犬。

走出公司大門的小黎越想越生氣,一時控制不住,便又回去找老闆理論。

「你無理由地辭退我,所以你不光給我這個月應得的工資,還要給我失業賠償。」

聽到這話的領導怎麼可能願意,于是便找保安將小黎轟了出去。

走投無路的小黎一怒之下撥通了記者的電話,他希望自己的事情可以通過記者的説明,等到圓滿的結局。

當記者找到小黎了解清楚情況後,也是十分的疑惑該公司為什麼會把公司的「頂樑柱」給辭退了?

所以便發生了開頭記者上門追問公司領導的情況。

走可以,賠償一分沒有

當記者從雙方嘴裡了解到了事情的全貌後,只能說雙方都各有各的道理。

小黎作為公司的員工,不服從公司的安排,確實是有問題,但是公司不兌現承諾,卸磨殺驢的行為也是非常可恥。

那麼既然雙方都有過失,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雙方各退一步。

小黎依舊在公司相安無事的工作,而公司也按照原先的約定,兌現自己的承諾。

此時的小黎卻堅決地說道: 「我不願意在留在這個公司了。」

小黎明顯已經不想再這樣忘恩負義的公司再繼續待下去了,所以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一、公司要結清之前的預留工資和自己當月的工資,總共合計17萬元

二、根據勞動法規定,公司辭退了自己,就要支付以工資基數和工作時間為計算數額的相應補償。

本來情緒已經穩定地運營總監,在聽到小黎還是想要賠償的時候,又一次炸了毛。

眼看自己已經沒有辦法的時候,運營總監叫來了總經理。

不得不說,能當上總經理的人都是有兩把刷子的。

總經理到場之後,一針見血地說出了問題的關鍵。

「我們從始至終都沒有正式說過要辭退小黎的話,無論是副總的口頭通知,還是他和人事和總監的聊天記錄都是在私下進行的,並沒有走正式的公司流程,所以,現在的情況是小黎自己主動辭職,而不是我們要辭退他,所以他想要的補償肯定是不會有的。」

這麼一說,事情也確實是這樣,只能說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幹起事來就是圓滑。

但是記者也是真性情,再也看不下去總經理那張醜惡嘴臉的記者便直接說道:「雖然沒有下達正式的辭退通知,可是你們搶走小黎的客戶,找人取代了她的職位,還將他從公司的群裡面踢出來,想要的不就是把他逼走嗎?」

此時的總經理笑了,他一笑准沒好事。

果不其然,他又一次語出驚人了: 「沒有任何人逼他走,走不走都是看他自己的,他願意留下來開拓新市場,公司是舉雙手贊成的。」

資本家果然是資本家,事情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 他們還想著要去壓榨小黎,這種嘴臉真實令人噁心至極。

並且他還說出了更令人不舒服的話: 「之前你對公司的決定可能有一些不理解的地方,有什麼想法你可以單獨跟我聊一聊,公司還是很希望你能繼續留下來的,畢竟你也是公司的老員工了。」

這總經理話裡話外的意思,還是想要小黎去開拓新的市場。

但是已經對這個公司徹底失望的小黎說什麼也不願意再繼續待下去了。

自己和公司決裂的事情已經鬧得公司人盡皆知了,再留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不蒸饅頭爭口氣。我現在寧願失業,也不願意再為這個黑心的公司打工了。」

所以這一次,小黎決定主動辭職,什麼賠償金,也不要了,只希望能夠趕緊遠離這樣壓榨人的公司。

最終,小黎只是拿了自己該拿的17萬元,便主動辭職離開了, 還說自己以後再找公司一定會擦亮眼睛,離這種黑心公司遠遠的。

只能說,失去小黎這樣的人才,是這個公司的損失,而小黎這樣優秀的員工也不會缺少公司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