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開發商開價「4.4個億」「釘子戶」也不同意,專家:「他家不能拆!」,這地方有何玄機?

開發商開價「4.4個億」「釘子戶」也不同意,專家:「他家不能拆!」,這地方有何玄機?
2022/10/05
2022/10/05

在世俗之人的眼里,拆遷意味著一夜暴富,意味著可以在后半生躺贏。

很多人妄想著成為拆遷戶,但也有人在高額的拆遷補貼面前不為所動,寧愿成為釘子戶,也不愿拆遷。

比如任金嶺,地產商反復為他提高補償金額:「我們可以給你1個億(約4.4億台幣),只要你同意拆遷」。

那可是1個億啊!

有了這筆錢,什麼樣的房子買不到?

可任金嶺老爺子就不動心,不管房地產商如何威逼利誘,他就是不松口。

到底是任金嶺頑固不化,還是另有隱情,房子里究竟藏了什麼秘密?

2007年的一天,東史馬村迎來了一個新消息:由于城市建設需要,村子要拆遷改造了。

這個消息對普通村民來說,無異于天降橫財。畢竟拆遷后,除了分新房,他們還會得到不少的拆遷補貼。

而這筆不菲的補貼款,足以讓普通家庭的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村民們奔走相告,樂呵呵地圍在一起,積極地在拆遷同意書上簽了字。

但到了任家大院的主人任金嶺這里,地產商卻碰了壁。

任金嶺不同意拆遷。地產商開價:「任老爺子,拆遷款我們給你補償3000萬。」

但任金嶺態度強硬地拒絕了。

地產商再次上門:「不就是想多要點兒錢嗎?補償特殊申請給你加到8000萬。」

任金嶺依舊搖了搖頭,但凡他做下的決定,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但地產商偏偏不信邪,他們一廂情愿地認為,如果有人不同意拆遷,那一定是錢沒給到位。

為了讓拆遷順利進行,他們決定開個先例,喂飽釘子戶的大胃口。

但沒想到的是,當他們把補償款的價格從3千萬一直追加到1個億,老爺子還是干脆利落地拒絕,連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那一天, 地產商派人提了幾個黑保險箱,直奔任家大院來。

任金嶺被惹煩了,他一看到這群人,便虛晃著掃把,想要把他們趕出去。

「等等,老爺子,您嫌補償款少,我們可以追加到1個億,您再考慮考慮……」

「我不會同意拆遷的!我家的房子不能拆!哪怕給我10個億,100億,我也不同意!」老爺子情緒激動地道。

「您不同意,您的家人呢?這1個億的補償款,他們也不要嗎?」這群人依舊不依不饒,妄圖用親情牽制任金嶺,讓任金嶺無法辯駁。

「他們也不會同意,快走!趕緊走!」任金嶺揮起掃帚把他們趕了出去。

見任金嶺堅決不同意拆遷,很多村民也來勸他:「你想清楚沒有?1個億,有了這些錢,兒孫的下半輩子都不用愁了。」

但任金嶺一句話,懟的鄰居們啞口無言:「1個億確實能買很多東西,但有些東西是無價之寶,一旦沒了,就真回不來了。」

他口中那「1個億也買不回的東西」,就是任家大院。

地產商見勸不動任金嶺,就索性采取最后的策略,直接開工動土,讓釘子戶成為拆遷區的「孤島」。

任家大院的水電都被切斷了,沒有電,老爺子只能買蠟燭來照明。沒有水,老爺子只能自己挖井用。沒了電話線,老爺子頭一次買了移動電話跟外界保持聯系。

不僅如此,工地施工的機器轟鳴聲日夜不停,任金嶺被吵得頭要炸了,常常翻來覆去睡不著覺,第二天他頂著黑眼圈,怒氣沖沖地瞪著施工隊伍。

有時候老宅的古瓦,會被施工的人偷偷拿走幾塊,任金嶺防不勝防,心疼得不得了。

不怕事的他找地產商理論,甚至準備到警局告他們,工地上的人這才收斂了,古瓦不再丟失。

這件事讓任金嶺提心吊膽地過了些時日,生怕一個不注意,老宅就被人給毀了。畢竟任家大院,就是他的軟肋。

閨女心疼任金嶺:「爸,要不搬出來住吧。」

任金嶺拒絕道:「我不能離開大院,我搬走了,他們就要拆了這里。」

閨女雖然著急,但也理解父親要守著老宅的心情。

因為父親常說:「這老宅傳承百年,不能讓它毀在我手里。」

任家人對任家大院這棟老宅,有著割舍不下的深厚情感。

老宅從1775年乾隆年間修建,到今天已有200多年歷史。住過老宅的任家人,有的當過朝廷命官,有的當過商人。

老宅南北長44.5米,東西寬22.5米,前后占地30余畝,都是硬山灰瓦式建筑。

清末戰亂頻起,老宅也從七進的院落衰敗成了二進,那些精美的雕飾和藏品也都被任家人藏了起來,老房子如今不顯山不露水甚至有幾分頹色。

為了保存下老宅,歷代的任家人可以說耗盡心血。

父親臨終時曾拉著任金嶺的手囑托過:「任家的家訓是‘詩禮傳家,布德施恩’。無論何時,一定要保護好任家大院。」

任金嶺記住了父親的臨終遺言,他自小就生活在老宅里,大半輩子都是在老宅中度過的,他不能讓老宅在自己手里斷了傳承,斷了任家的根脈。

在任金嶺心里,這座宅子不僅是自家的傳承,更是國家文化的傳承。

地產商面對這油鹽不進的老頭,愁得整天唉聲嘆氣,他們沒想到老頭這麼固執。

「大爺,您究竟圖什麼啊?就這一個破房子,也不值1個億啊。」

任金嶺聽到后護犢子般解釋:「我這房子雖然破,卻是祖宗傳下來的文物。你們要是不信,就找個專家來看看。」

地產商將信將疑,他們想看老頭鬧大笑話,于是打了電話請來專家,要鑒定這房子究竟值不值錢。

鑒定專家聞訊而來,對任家大院進行勘察鑒定。

任金嶺也不阻攔,對他們說:「你們跟我來吧。」

只見院門上一塊大匾額,寫的是「望重斡城」,是后人復刻下來的,原匾已丟失了。

房檐上刻著「皇恩浩蕩」、「天子萬年」等字樣,經鑒定都是著名書法家的真跡。

他把專家和工作人員領進宅子里,一進大門,指著兩側兩尊精美的石雕說:「這都是上了年代的東西了。」

再往里走,進了院子,就看到內門正中央的一塊大牌匾,牌匾上工整地寫著「輔翼國政」四個大字。

經過任金嶺的講解,大家才知道,原來這塊匾竟然是清道光帝親手所書,是賜給任家當過二品大員的任德潤的。

雕梁畫棟,磚墻古瓦,老宅的每一處都透露著精致和年代感。能看得出,當初建院子的人,是傾注了很多心血的。

再往里走,有兩間房子的墻壁上,擺滿了精美的古玩瓷器,角落里也整齊地放置著書畫文玩等珍稀古董。

院子里甚至還有不同時代的農用品和老物件,有織布機、老簸箕等用具,能依稀從中看出這幾百年的歷史發展。

專家經過鑒定,吃驚地感慨道:「這哪里是普通的老宅啊!這分明是一間有著歷史文物價值的博物館啊!」

任家人為了防止戰亂年代文物失竊老宅損傷,這才保持了老宅破爛的外表,但內有乾坤。

很多文物,當初都被任家人用泥巴封了起來,以免被破壞。

為了繼續保護任家大院,任金嶺最終決定向省文物局申請建私人博物館。

2017年,任金嶺經過多次申請,終于獲得了河南省文物局的審批,任家大院,自此被命名為「天祥私人博物館」。

這里也成為了鄭州市「大河報小記者研學基地」,成為鄭州市文化旅游的一張名片。

任金嶺成了這座私人博物館的館長、管理員、保養員和解說員,他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帶領游客們免費參觀。

為了讓大院更好更完整地展現在游客面前,任金嶺決定親手對老宅修整一番。

他重新把院墻做了加固,把屋頂的瓦片和青磚地面都做了修整,在院墻的四周都布置了攝像頭。

他把年輕時學過的木匠手藝撿了起來,每天在院子里「叮叮當當」地敲敲補補。

逢年過節,任金嶺帶著家小給大院掛上紅燈貼上楹聯和福字。每當春夏,任金嶺領著家人給院子里的花草樹木做修整。

附近的學校經常組織學生們前來參觀,一些對傳統文化感興趣的游客也慕名前來。任金嶺會熱情地給大家講解任家的歷史和家訓,講解老宅的一切文物來歷。

這些沒有生命的文物,經過任老爺子的講解,都變得鮮活了起來。

如果當時任金嶺被1個億補償金打動,賣了老宅,也就沒有如今的天祥博物館了。

如果任金嶺的兒女一心想要做「拆二代」,而不是支持他守護老宅,也不會有后來「天祥博物館」的旅游盛況。

如果任家人愛財貪物,抵擋不住金錢的誘惑,將這些名家字畫和古玩瓷器典當發賣,那麼這些文物將會流失,給國家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

任金嶺說:「能守住祖上傳承下來的老宅,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如今任金嶺夫妻年紀大了,講解工作有些力不從心,任家大院的管理就交給了兒媳。

任家人正一代一代傳承著,繼承祖上的遺志,好好地保護著任家大院的一切,將這些跨越二百年歷史烽煙的青磚古瓦展現在今人面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