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六旬老太掉落山崖昏迷40天,家人準備料理后事,哪知老太突然清醒,稱「夢中獲一絕技」竟驚動了聯合國

六旬老太掉落山崖昏迷40天,家人準備料理后事,哪知老太突然清醒,稱「夢中獲一絕技」竟驚動了聯合國
2022/10/29
2022/10/29

1985年初春的一天,陜西農村一個昏暗破舊的窯洞里,一個60多歲的老太太,正躺在土炕上昏睡。

此時來看望她的鄰居們,紛紛對她的家人說,她那麼大年紀,從五六米高的山崖上掉下來,而且昏迷將近40天,一周也沒怎麼進食了,恐怕兇多吉少,應該提早為她準備后事。

當家人為她準備好壽衣和棺材后,所有人都以為老人必死無疑時,她突然睜開雙眼,醒了過來!

醒來的老人一骨碌爬起來,不要吃喝,非要剪刀和五色紙,然后開始剪紙,嘴里還哼唱起了歌謠:

「剪花娘子把言傳,沒有廳院真難堪;熱哩來了樹檔下鉆,冷哩來了烤暖暖;進了剪花娘子屋里邊,清清閑閑也樂觀;好似廟院把景觀,叫來童子把花剪;人家會的是琴棋書畫、八寶如意;我剪花娘子鉸的是紅紙綠團團。」

剪了許久,老人的剪貼出了一個頭戴華麗鳳冠、身披五彩霞帔、坐在蓮花瓣上仙女似的紙人。

她對著紙人,喜笑顏開,逢人便說,這是剪花娘子,這就是我!

老人的怪異舉動,嚇壞家人和四鄰,村里人認為她中了邪!稱她是被「神仙」附了體!

但老人此后,仿佛真中了邪。她自稱是玉皇大帝降到人間的「剪花娘子」。

她整日神神叨叨地一邊唱著自創的歌謠,一邊剪紙;剪完的花花綠綠的作品,被她貼滿了房間,破舊的土窯洞被她裝扮得五彩斑斕,煞是好看。

她是誰?她創作出驚世作品的背后,到底有什麼秘密?

老人名叫庫淑蘭,1920年10月,出生于陜西旬邑縣赤道鄉王村的一個農民家庭。

她小時候,家境不錯,父母對她很寵愛,幼年時無憂無慮,活潑開朗,像男孩一樣頑皮。

有一次她上樹摘桃子吃,摘了幾個,都是咬一口就扔掉,村里人就給她起了個「猴桃兒」的綽號,她也確實和小猴子一樣,既淘氣,又聰明伶俐。

她六七歲時,和當時所有的陜西女孩一樣,開始跟隨母親學習傳統的刺繡、裁縫、剪紙等,心靈手巧的她,很快就學得有模有樣。

十幾歲時,父母把她送到縣城的學校讀書,卻只讀了不到兩年就被迫中斷。

因為她自幼和外村一戶人家訂了娃娃親,公婆再三上門催婚,導致她不得不離開學校,回到家中,和母親學做女紅,為自己準備嫁妝。

17歲時,她帶著自己精心準備的嫁妝,遠嫁他鄉。

但從嫁入婆家的那一天起,庫淑蘭的悲催的人生就開始了!

那個年代,農村女人結婚后就是洗衣、做飯、干農活,生養孩子,服侍丈夫和公婆一家人,活不少干,還沒地位。

如果遇到善良的公婆和好男人,那麼女人的日子還好過點。但庫淑蘭卻很不幸,她的公婆對她很苛刻,她的丈夫對她更是不堪。

她丈夫是一個五大三粗、不識字的愚漢。他勤勞能干卻也愚昧無知,在外人面前老實木訥,卻對老婆非打即罵。只要有一點不滿,他就會對庫淑蘭一頓拳打腳踢。

有一次,就因為庫淑蘭沒有看好牛,牛吃了院子里的幾顆棗,她的丈夫就拿著干活的農叉,把庫淑蘭的胳膊叉了兩個窟窿,鮮血汩汩地往外流。

當時的慘狀,甚至經常刁難她的公婆都看不下去了,讓她趕緊回父母家,否則擔心他們野蠻的兒子遲早要了她的命。

但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深知這個道理的庫淑蘭沒有逃回家,而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個愚漢就忍受著。

嫁到婆家的幾十年的生活,她忍受著公婆的欺凌,忍受著丈夫的暴虐,忍受著生了13個孩子卻夭折了10個孩子的悲慟,忍受著生活上的艱苦和窮困。

這種艱難的、令人窒息的生活,很讓人絕望,唯一能讓庫淑蘭感到欣慰的,就是自幼學會的傳統剪紙。

那個年代,對于陜西婦女而言,能生娃的就會剪紙,這是婦女們必備的生活技能。

只是每個婦女剪紙手藝不同,剪得特別好的,就會贏得大家的尊重和厚待。

庫淑蘭總是因為剪得好,常被鄉鄰請到家中去做手工活,被恭恭敬敬的,好吃好喝的款待。

在幫別人剪紙的過程中,她才能獲得尊重和快樂,才能從苦難的生活中,得到一絲喘息,感受到一點甜蜜。

只是庫淑蘭在陷入昏迷之前,她剪紙技藝雖然精湛,但并無奇特之處。

她在意外墜崖之前,就是純粹的傳統的民間單色剪紙,雖然剪紙技藝不錯,但并沒有異于常人之處,頂多就是一個民間剪紙藝人,并不驚人,更和藝術大師不沾邊。

而且她的剪紙技藝也如神助,從來不用打草稿,隨手剪貼,信手拈來。

上了銹的大剪刀,在她粗糙的手中,揮灑自如,剪刀在五彩繽紛的紙張中穿梭,她就像在畫布上潑灑油彩,揮毫創作的油畫大師。

她的剪紙方式,不同于傳統的單色鏤空剪紙工藝,而是開創了剪紙史上的先河,自創了一套彩色剪紙的新形式。

她先用彩紙剪好之后,再進行分層粘貼,除了剪和貼,她還善用鏤、 繡、 絲編、布堆等多種民間工藝技法。

她的作品,篇幅都較大,創作過程繁復,耗時耗力,主要以人物為主,而且大多是以她幻化出來的「剪花娘子」為主角。

酒香不怕巷子深,老人獨具特色的剪紙作品,很快就聲名遠揚。

她引起了國內外媒體和相關藝術機構的關注,多家媒體對她進行采訪,她的作品被集結成冊出版,她受邀赴北京、上海、香港等地,還在中央美院舉辦過剪紙個展。

她的作品,多次獲獎,曾獲文化部頒發的「中國民間美術一絕」金獎,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以及法、美、德、日、東南亞等國收藏!

她被譽為中國的馬蒂斯,有人稱贊她的作品可與畢加索相媲美。

她甚至驚動了聯合國,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了「中國民間工藝美術大師」稱號!

一個鄉村老太婆,獲得如此多的殊榮,并迅速爆紅,成為享譽國內外的藝術大師,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民間剪紙最常見的形式

那麼庫淑蘭昏迷40天后,為何幾乎在一夜之間,就成為了藝術大師?難不成真被神仙附體了?

所謂被神仙附體的說法,純屬個別村民的迷信說法,這世界上哪有神仙!

但庫淑蘭確實是在昏迷40天后,突然就在剪紙方面大放異彩,顯露出驚人的才華,這一點,確實被很多村民證實過,不是子虛烏有。

至于她為何昏迷后,在剪紙方面有如神助,迅速成為了震驚世界的剪紙大師?

對此說法各異,在我看來,可能有兩點原因:

第一、剪紙技藝基礎深厚,這是創作的根本

自幼學習剪紙的庫淑蘭,剪紙是她一生的愛好,所以自小基礎打得好,長大后又經常為別人剪紙,她的剪紙技藝日漸臻熟,這是從量變到質變的根本所在。

第二、自我意識的覺醒,激發了創作力

庫淑蘭的意外墜崖,瀕死的昏迷,在鬼門關轉一圈,這對她來說,相當于一次重生。

這個重生不只是她身體上的自愈康復,更是精神上的覺醒,是自我意識的覺醒。

這種覺醒,讓她拋卻了人生的種種苦難,煥發了她內心深處的對于真善美的渴求,激發了她在剪紙方面的驚人的藝術天賦。

而文化程度不高的庫淑蘭,在潛意識里,需要借助「剪花娘子」這個幻化出來的人物,來神話自己,以神的旨意就可以順理成章、無所顧忌地進行創作。

所以她才能打破傳統、無拘無束、隨心所欲地創新出一幅幅聞名中外、美輪美奐的剪紙作品。

當然,這只是一種猜測,因為沒人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

只是令人遺憾的是,傳奇的剪紙大師庫淑蘭,在成名之后,生活依然很苦。

晚年成名后的庫淑蘭,和她的丈夫在故鄉王村生活。

雖然生活比成名前改善很多,但仍不富裕,日子依然清苦。

三個子女早已成家立業,但家境都一般,在經濟上很難援助父母。

年邁的丈夫雖然不再打她,但是如果庫淑蘭因為剪紙耽誤了干活做飯,仍要挨罵。

在晚年,庫淑蘭一身病痛,吃著止疼藥,也要伺候丈夫的吃喝拉撒,哪怕犯病時站不起來,即使跪著,也要做一日三餐。

但無論生活有多苦,無論自己多老邁,在干好農活,伺候好丈夫的同時,只要有閑暇,只要雙手還能動,還能拿得起剪刀,庫淑蘭就一天也不愿放棄心愛的剪紙藝術。

直到2004年12月19日,剪紙大師庫淑蘭永遠放下了剪刀,因病 離世,享年84歲。

這個一輩子生活在陜北農村,一輩子都住在土窯洞里的老人,其實無論外界怎麼稱呼她,怎麼評價她,無論她獲得了多少殊榮,得了多少獎項,對她的實際意義都不大。

對她而言,她不過就是一個從小到老一直喜歡剪紙的女人!是一個受盡磨難仍向往美好的苦命村婦!

中國郵政用她的作品發行的郵票

是剪紙,幫她撐過了苦難的人生!

是剪紙,讓她在不幸人生中找到了一點甜!

是剪紙,慰藉了她的生命和靈魂,讓她在婚后67年的悲愴的人生里,抵住了公婆幾十年的欺壓,抵住了丈夫無數次的打罵,抵住了10次的喪子之痛,抵住了病痛折磨,抵住了貧困辛勞!

庫淑蘭,這個一生都浸泡在苦水中的女人,沒被苦難打倒,她反而用一把剪刀,把苦難生華!

在她的剪刀下,她給自己和世人打造了一個天真爛漫的美好世界,一個富麗堂皇的人間天堂。

她的作品里,是她對美好生活的全部想象和渴望:

渴望自己身著花裳,美麗動人;渴望夫妻平等,互敬互愛;渴望子孫繞膝,兒孫滿堂;渴望富貴平安,喜樂安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