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55歲阿姨每天暴走10公里山路,堅持7個月稱要減肥,被旁人嘲笑不做解釋;真相曝光眾人嘩然「這就是母愛的偉大」

55歲阿姨每天暴走10公里山路,堅持7個月稱要減肥,被旁人嘲笑不做解釋;真相曝光眾人嘩然「這就是母愛的偉大」
2022/11/11
2022/11/11

二〇〇九年湖北武漢的一個農村里,漆黑的鄉道上早晨沒有路燈,只有零零散散騎著摩托車務工的人路過,每個人的車燈照過都能看見路邊有一位疾行的五十五歲婦女,婦女腳步輕快,目光堅定。外出上班的人尚有休息日,而這位婦女卻不論春夏秋冬、天寒地凍一直堅持早晚各走五公里,每天都要走十公里。

這條鄉間小道上,整整七個月,每天都留下了婦女的腳步和汗水。婦女走一趟來回所需的時間越來越短,她的鞋底越來越薄,她的體型也越來越勻稱……

這位每天「暴走」的婦女就是我們今天要了解的感動中國的英雄母親陳玉蓉。

兒子患病

陳玉蓉的家庭不算太貧困,勉強算普通,在1954年,她順利地降生。

與其他農村孩子早早出去工作補貼家用不同,陳家還是對孩子的學習比較上心的。看著認真學習的陳玉蓉,陳家父母就由著她上完了基礎的課程。

讀完書,成績優秀的陳玉蓉很順利地有了工作,地方不遠,就在他們村里。

工作穩定后的她也很快完成了自己的人生大事,1976年22歲的陳玉蓉嫁給了當時在中石油工作的葉國祥。

他們是當時少有的雙職工家庭,丈夫在國企,自己工作體面,陳玉蓉的人生順風順水。

婚姻幸福圓滿,夫妻兩很快迎來了新生命,1978年陳玉蓉生下了兒子葉海斌。

新生命的到來讓夫妻兩在工作上更有干勁,只為給孩子一個美好的童年,幸福無憂的未來。

就在一切都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時,意外降臨在這個三口之家。

1991年年僅13歲的陳玉蓉獨子葉海斌突然說話不利索,甚至有點結巴;

這起初并沒有引起注意,但是過了幾天孩子連走路也不正常了,不但走不了直線,而且特別容易摔跤,這下作為母親的陳玉蓉開始擔心了。

母親總是最關心孩子的變化,一點細節都不能逃過母親的雙眼,13歲的兒子馬上要上國中了,怎麼會走路還像小孩一樣磕磕絆絆容易摔倒呢。

告訴丈夫這個現象后,丈夫也覺得不正常,夫妻倆連忙帶著葉海斌去醫院檢查。

經過醫院里精密儀器的多項檢查和醫生細致的診斷,葉海斌被確診患上一種罕見的先天性疾病——肝豆狀核病變。

患上這種病會使得身體無法排出體內代謝產生的銅元素;

而銅元素在體內的長期積累會不斷壓迫和影響到人身體中的其他內臟和中樞神經的正常運轉,如果不加入治療,久而久之甚至會造成死亡。

人體的構造是奇妙的,醫學專家窮其一生也只能在一個領域窺見其中一點奧秘;

作為普通人的我們更是聽不懂醫生的解釋,甚至一時連這個病名是哪幾個字都對不上。

但是作為父母的陳玉蓉、葉國祥父母卻抓住了醫生嘴里的關鍵詞:「可能會導致死亡」。

死亡兩個字瞬間將夫妻倆壓得喘不過氣,孩子是陳玉蓉的一切,她感覺天都要塌了,哭著求醫生一定要救救自己的孩子。

兒子才13歲,他的大好人生才剛剛開始。

治療疾病就意味著要花錢,可是當時陳玉蓉的家庭生活也拿不出這麼一大筆手術費,治療的費用是擺在這個家庭面前的第一難題。

而且那個年代的醫療條件并不發達,對于這種疾病的治療案例少之又少,臨床經驗更是欠缺,手術的成功率也很低。

在家庭的客觀條件和當下醫療條件制約的雙重因素下,陳玉蓉夫婦決定讓葉海斌保守治療。

保守治療

一方面能阻止病情進一步惡化,另一方面也給夫妻倆一些時間為兒子以后的手術攢錢,同時也為了等待一個更成熟,成功率更高的手術機會。

別人的童年是糖果、飲料、辣條、薯片和媽媽的嘮叨聲。

而13歲以后的葉海斌面對的卻是喝不完的藥和爸爸媽媽哀愁的目光。

葉海斌再也不是以前那個無憂無慮的少年,疾病讓原本善于溝通的葉海斌變得結巴,別人總是不知道他想要說什麼,只有父母會耐心的聽他講。

原本喜歡奔跑、打鬧、玩耍的葉海斌卻連走路都成了問題。

這一切發生在葉海斌身上的變化和疾病的痛苦,不但侵蝕著葉海斌的身體,也深深侵蝕著陳玉蓉的心。

她多希望這一切沒有出現在自己兒子的身上,自己愿意用一切去換兒子的健康,別人的父母都在盼望孩子成才的日子里陳玉蓉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平安。

一切都沒法回到過去,只能希望未來可以變好,陳玉蓉事無巨細地照顧兒子;

她每天按時提醒兒子吃藥,按醫生的囑咐安排兒子的飲食,陪兒子說話開導他;

走路的時候看著他,不讓他摔倒,在陳玉蓉的日夜堅守下葉海斌的情況也慢慢穩定了下來。

同時陳玉蓉還要更加努力地工作賺錢,葉海斌每月的醫藥費成了家里最大的開支,家里的收支經常是拆東墻補西墻。

「屋漏偏逢連夜雨」的家庭生活異常困難。

陳玉蓉在1996年很不幸的下崗了,失去工作也意味著家庭的收入少了一份;

現在的處境一分錢都能要了這個家庭的命,陳玉蓉必須盡快找到工作,不能讓兒子沒有醫藥費。

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在幫助陳玉蓉這個可憐的母親,正當陳玉蓉為工作發愁的時候,一家建材市場的老板向陳玉蓉拋出了橄欖枝。

陳玉蓉十分感激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在她的努力爭取下最終進入這家公司擔任會計一職,收入相較之前甚至增加了。

沒有高興太久,2003年的時候陳玉蓉的丈夫葉國祥也從所在的中石化「內退」了;

作為家庭的主心骨,失去工作的葉國祥馬不停蹄地尋找其他工作,開始是在油船上打雜工,什麼都干。

多一份錢兒子就多一份希望,每月拼命賺的錢無疑成為了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

決定捐肝

夫妻倆賺錢的速度卻永遠趕不上疾病變化的速度。

2005年的一個晚上,熟睡的陳玉蓉聽到兒子的聲音立馬從夢中驚醒,翻下身就去查看;

打開燈她就看見了嘔吐的兒子和地上的血,陳玉蓉急忙問兒子怎麼了,可是葉海斌卻已經聽不清母親在說什麼了。

陳玉蓉心急如焚,連忙和丈夫將葉海斌送往醫院,醫生搶救后對葉海斌的病情進行了重新診斷。

醫生表示病人的肝臟已經硬化,需要進行肝臟移植手術,否則目前的病灶擴散惡化會影響生命,而移植手術的手術費高達三十萬。

這筆錢對于陳玉蓉和葉國祥兩個下崗工人家庭來說無異于天價,夫妻倆只能無奈地決定繼續進行保守治療。

接下來的幾年里,陳玉蓉努力賺錢的同時對于葉海斌的照顧更加謹慎,無微不至。

葉海斌的病情慢慢好轉,甚至也組建了自己的家庭,擁有了一位善良的妻子,很快也迎來了自己的小棉襖。

女兒的到來也讓葉海斌非常迫切地希望自己可以照顧自己的妻女,于是葉海斌開始外出工作、賺錢養家;

家中有妻子的照料,一家人的生活也和普通人一樣走上了正軌。

好景不長,葉海斌的病情再次惡化,2008年12月14號的夜里,在外出差的葉海斌再次吐血,甚至昏厥過去。

這次沒有母親在身邊,同事見狀立即將他送往醫院,得知兒子出事后陳玉蓉也立即趕去。

趕往兒子所在醫院的路上,陳玉蓉一遍遍告訴自己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徹底治好兒子的病,下半輩子再也不想提心吊膽了。

等陳玉蓉趕到醫院,兒子也已經搶救了回來,陳玉蓉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她這次也毅然決然地決定為兒子捐肝,進行肝移植手術,徹底治好兒子的病。

兒子的病情穩定一些以后,陳玉蓉就聽從建議將他轉到了武漢同濟醫院,這里的醫療條件更好。

醫生告訴她葉海斌的病再保守治療也沒什麼好轉了,陳玉蓉就想立刻進行肝移植手術。

葉國祥和葉海斌的妻子卻不愿意讓陳玉蓉繼續奉獻自己,都想捐自己的肝,陳玉蓉卻強硬地否定了他們的想法。

她表示丈夫的身體非常重要,因為他承擔了家里的大部分花銷,沒有好身體就無法工作。

至于兒媳婦,她要照顧家庭、撫養女兒,身體更不能出意外。

說服丈夫和兒媳以后陳玉蓉按照醫生的要求先去進行了體檢,可體檢的結果卻讓這件事又遭遇了阻礙。

暴走減肥

陳玉蓉的體檢結果顯示她患有嚴重的脂肪肝,脂肪變肝細胞所占的比重達到了一半以上,不符合肝捐贈的條件。

陳玉蓉根本不關心自己的病,惦記的是兒子能不能順利手術,她懇求醫生想想辦法,救救她苦命的孩子。

最后醫生告訴陳玉蓉如果她能夠下定決心減肥,就可能消除脂肪肝,同時醫生也告訴陳玉蓉減肥不能借助藥物會對身體器官有損害;

也不能劇烈的運動,于是陳玉蓉決定通過控制自己的飲食和走路來減肥。

陳玉蓉的減肥方式,既不用借助其他器材消耗錢也有一定的規律性,她注意到自己所在的村子路旁每隔一段距離有一個指示公里數的石碑。

從家門口出來的路邊上有個寫著「2」的石碑,而這里也是村里堤壩的起點,走到終點處則有一個寫著「4.5」的石碑,這里就是終點。

走一趟就有2.5公里,一個來回正好5公里,這還不夠,陳玉蓉不僅早上走一遍,晚上也要走一遍,一天兩個來回,整整十公里。

每天路過的人和附近的居民都能看到在這段路上走路的陳玉蓉。

她的個子不高,腳步不大,可是邁步子的頻率卻很快,上半身挺得筆直,像一棵挺拔的松鼠,下半身卻快速移動,像一對不停工作的輪子。

她的雙腿承載了兒子的健康,卻也有不知內幕的人嘲諷陳玉蓉一把年紀還這麼拼命減肥。

有些人鍛煉為了健康,有些人鍛煉為了減肥,陳玉蓉鍛煉卻是為了給自己的兒子治病。

她沒有心思向旁人解釋,只是為了自己心中的目標而堅持。

七個多月,211天,陳玉蓉根本不管天氣如何,也無暇在意,都堅持每天暴走十公里。

早上天不亮就出門,鄉間小道上也沒有路燈,來往的摩托車速度極快,總是到了跟前才注意到有人。

即使這樣危險也沒能阻攔陳玉蓉的腳步,只要能減輕體重,消除自己的脂肪肝,兒子就能活下去,陳玉蓉在心里不停地對自己說。

運動是消耗脂肪,飲食則是攝入脂肪,在飲食方面陳玉蓉對自己也非常嚴格,盡可能控制自己攝入脂肪,每餐的飯量減少,控制自己的欲望。

嘴饞得不行的時候就想想躺在病床上的兒子,擁有不能低估母愛的力量;

正是這份母愛讓陳玉蓉放下添飯的勺子,挪開了夾肉的筷子,壓下了吃喝的念頭。

陳玉蓉不僅邁開了腿,也做到了管住嘴,在她的堅持下,褲子的腰越來越松,肚子上的肉越來越少。

腳底的繭越來越厚,收緊了一條又一條褲子的腰,磨破了一雙又一雙鞋的底,陳玉蓉的身形也日漸輕盈了起來。

除了肉眼看到的變化,她實實在在的體重也從原來的68公斤變成了現在的60公斤。

整整減掉八公斤后體檢結果也不出意料地符合捐肝要求了,脂肪變肝細胞的比例也到了1%以下,不僅消除了自己的脂肪肝,還能為兒子進行肝移植了。

醫生也對陳玉蓉僅在7個月就消除脂肪肝感到震驚,佩服這個母親的毅力和決心。

2009年11月2號,在經過醫院器官移植科專家的會診后,陳玉蓉的捐肝申請被一致通過了。

第二天早上陳玉蓉和葉海斌一起進入了手術室,漫長的六個小時的手術,所有人都無比煎熬。

好在手術一切順利,葉海斌也如自己的母親希望的那樣,擁有了健康的肝臟。

出院后葉海斌恢復得非常好,健康的身體也讓他的生活再次步上正軌。

2010年的2月12日,2009年感動中國人物頒獎典禮順利舉辦,「暴走媽媽,割肝救子」的事跡讓全國人民為之感動。

頒獎詞上稱陳玉蓉的暴走是一場命運的馬拉松,確實,陳玉蓉用自己的腳步為全國觀眾展示難以衡量的偉大母愛。

現在葉海斌的生活恢復了正常,陳玉蓉卻保留了每天走路的習慣。

但是心里沒事,心情輕松,也沒有刻意控制自己的飲食也讓陳玉蓉的身體看起來沒有那麼消瘦了。

陳媽媽付出的感情一輩子都難以償還,可她又何曾想過得到回報呢,這就是純粹的、偉大的母愛。

轉眼間十三年過去了,如今,陳海斌身上移植的肝臟狀態良好,和正常的肝臟幾乎沒有什兩樣,而且他還又喜得一子,兒女雙全十分幸福。

得益于「暴走」的習慣,陳玉蓉的身體也恢復得很快,她退休后兒孫繞膝,心寬體胖,很是健康。

結語

母親無論自己過得多苦多累,唯一所求不過是家庭圓滿,家人平安,而我們現在為人子女終有為人父母的一天,要孝順父母,讓他們不再受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