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隱士王芝霞:「被佛祖選中的人」,43歲的她「棄家」「皈依佛門」,今85歲稱自己「從未后悔」

女隱士王芝霞:「被佛祖選中的人」,43歲的她「棄家」「皈依佛門」,今85歲稱自己「從未后悔」
2022/10/10
2022/10/10

 

2017年10月13日,在終南山的一處土坯房里,一個八旬老婦正在屋中靜靜打坐,門外卻站滿了人,神色焦急,仿佛正迫不及待地等待著什麼。

原來,到這一天,屋里的老婦已經連續閉關打坐了數日,這一天正是她「出關」的日子。

這位老婦名叫王芝霞,當時已經85歲高齡,被信眾們贊譽為是「天下第一女隱士」。

王芝霞,1932年出生于陜西省西安市長安縣細柳鄉(現為細柳街道)。

因是老來得女,父母自小就對她十分疼愛。

王芝霞本可以簡簡單單度過平凡的一生,然而她從小就似乎有著什麼非同常人的特質。

這種特質最早可能要追溯到王芝霞出生以前。

王芝霞的父親王維山出身貧困,年紀很大了也沒說上一門親事,38歲那年才娶上媳婦。

后來王維山帶著媳婦去廟里燒香求子,和尚安慰他們不必介懷,只要多行善事,終能心想事成。

一個月后,媳婦果然有了身孕,王維山夫婦可謂是喜出望外。

王芝霞出生后,老兩口對她是倍加疼愛。

小孩子,生性頑皮,喜歡聚集在一起嬉笑玩樂,成群結隊。

王芝霞也不例外,但奇妙的是,她從小對寺廟情有獨鐘,大人們也沒往多處想,也只當是孩童貪玩的本性。

最讓人不解的是,這小芝霞是個一哭就很難哄好的孩子,偏偏是一到廟里,便能立馬安靜下來。

因為這件事,也沒少引得當地的人議論紛紛,卻也難以總結其中緣由。

或許這就是巧合吧。

年紀尚小的王芝霞在識字的年紀便對佛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3歲時,王芝霞便懂得如何叩拜、如何坐禪,小小年紀跪在那個和自己的身形還不匹配的蒲團上,卻天生擁有一些沉穩的氣質。

帶著這種特殊的淵源和興趣,王芝霞一直深陷在對佛學的學習和研究之中。

她不僅沒有對那些晦澀的經文感到乏味,反而越來越能體味到其中的玄妙。

最難得的是王芝霞還能無師自通,仿佛天生就能看穿那其中的含義。

到十六七歲時,王芝霞已經背誦了多本經書,在其他花季少女沉迷于打扮或情竇初開時,她卻對佛學情有獨鐘。

年齡稍大些時,王芝霞漸漸感覺到,現有的環境和狀態不能更好地進行學習。

她產生了皈依佛門的想法,并嘗試著把這種想法告訴了家里人,父母對她有這樣「荒謬」的想法感到惶恐,輪番勸阻。

王芝霞也因此暫時擱置了這件事。

二十來歲時,像其他普通女孩一樣,在父母的安排下,王芝霞嫁人了。

嫁人后,王芝霞屬于自己的時間就少了很多,除了生兒育女,還要在家務和農活之間操勞。

王芝霞整日里為生活奔波,接觸佛學的機會便也是少之又少,似乎那只是年少時的一時興起罷了。

在所有人都以為王芝霞也會像普通人一樣過完一生時,有些東西卻突然發生了轉變。

多年的家庭生活雖然平靜,但是在王芝霞的內心深處,卻總是覺得這不是她所向往的。

1979年,一個普通的日子里,王芝霞又來到了香積寺。

王芝霞深刻而又清晰地感受到了,她對皈依的向往——如今孩子已經成年,自己也沒什麼牽掛了,正是皈依的好時候。

縱使這麼多年于世俗的沉浮,縱使父母和親屬百般勸阻,縱使她也算擁有的圓滿家庭有兒有女,可是那種強烈卻比任何時候都更加清晰。

王芝霞不是沒有猶豫過,面對丈夫的不滿和孩子的不舍,甚至家里人也因為這件事爭吵過幾次,但是內心還是堅定于最初的選擇。

她也會有不舍,也會有擔憂,但在反復思量后,王芝霞還是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心中那份執著,離開了家。

在香積寺的那幾年,王芝霞過得并不好,以至于幾十年后提及這段經歷,她也是哽咽不已。

剛離開家的王芝霞,也會常常想起自己的孩子。

幾年后,她從香積寺來到了終南山,在這里,王芝霞開始了幾十年如一日的生活。

「我法號王慈善,長安縣細柳鄉人,原名王芝霞,43歲在香積寺皈依。」

這是王芝霞向外人介紹自己時說的話,她給自己取了「王慈善」的法號。

一慈一善,想必也是王芝霞對待塵世的態度。

初到終南山的王芝霞過得十分艱苦,在外人看來,終南山似乎自帶一絲仙氣和神秘色彩,是「道文化」和「佛文化」中不少典故的誕生地。

年近五十的王芝霞隱居在此,住的是自己搭建的茅棚,窗戶是紙糊的。

屋子簡陋到連基本的取暖和照明設備都沒有,甚至每天念誦經文都是靠著微弱的燭光。

如此艱苦的環境在常人來看簡直是無法生存的,但是王芝霞卻在這里獨自生活了幾十年。

在茅棚周圍,她開墾了一些土地,種植了一些農作物。

再加上常年受到周圍鄰居的照顧,王芝霞對這種生活非常滿足。

當很多人詢問她是否厭倦這種生活時,她微微一笑,言道自己這是「渡己渡人」。

王芝霞還給自己這簡陋的環境取了一個十分好聽的名字,叫做「三圣殿」,還真是應了那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有人也曾經提出想幫助王芝霞修繕一下三圣殿,她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她說:

「我潛心修煉佛法,內心一心向佛,這些外在事物,不用過多計較,我是在自渡。」

王芝霞最出名也是最令人敬佩的事跡,便是她曾經連續打坐數天,并且是在85歲高齡,至今還沒人打破這個記錄。

在她看來,打坐就是精神交流的過程,就是證明自己誠心的過程。

這種精神使人不得不折服,拋開身體是否能承受這種高壓不談,連續打坐的苦悶也是一般人難以承受的。

提及到這件事,王芝霞也是十分驕傲的,似乎這些天里,她收獲了很多,也克服了很多。

值得一提的是,王芝霞雖然是個心志堅定的人,但這種質量并不代表她性格冷酷或不喜言語。

眾所周知,大部分隱居人士都不希望被打擾,王芝霞卻恰恰相反,是一個非常樂于且善于交流的人,臉上總是掛著使人放松的微笑。

也許幾十年的隱居生活帶給她那一份沉靜和溫柔,她來到終南山幾年后開始自學中醫,時不時就會出門免費為附近的村民看病。

不僅如此,王芝霞對來訪的游客或旅人也是和藹可親,她在三圣殿門口放了一把小凳子,專門供前來旅游或來訪的人休息。

她樂于和他人交流分享自己的人生經歷和感悟。

王芝霞信佛卻不迷信,與那些狂熱信徒不同的是,她的內心非常的清醒且坦誠,偶爾也會面對一些前來拜佛的香客詢問一些問題。

王芝霞樂于幫助他人解憂,但也會適可而止道:

「佛祖不是萬能的,心要誠,內心要凈化,參悟生活中的道理,要理解生活。」

王芝霞一心向佛,信念從未動搖過,據周圍鄰居介紹,當她得知自己的兒子結婚時,她也沒有離開終南山。

不少人說她這是拋夫棄子,但在她看來,又何嘗不是終于可以為自己的人生做主了呢?

必要時,王芝霞會親自下山采購一些生活用品,年近九十的她曾經多次拒絕村民想要幫忙購買的好意。

她安慰大家不必擔心她來往不方便,因為她認為這也是一種修行,修行之人不怕吃苦。

雖然身無袈裟,但她心中至誠。

當然,下山采購只是偶爾,大部分時間,王芝霞還是吃自己種植的蔬菜野果,喝山泉水。

她不貪圖衣食住行上的安逸,長期堅持清貧,這種信念和意志力也是常人無法想象的。

也正是因為這種堅定的信念,哪怕是再艱苦的條件,王芝霞都能樂在其中,保持善意。

這也正符合她為自己定的法號「慈善」。

正如孟子所說:「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王芝霞的日常生活就是念佛打坐,晚上會誦讀佛經,借著燭光抄寫佛經直至深夜。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也許是因為經歷了艱苦和與青燈古卷相伴,相對于匱乏的物質世界,王芝霞的精神世界非常豐富。

即便外界傳言她精神狀況出了問題,她也始終保持平和安穩的心態,無論外界怎樣變化,無論世俗如何翻覆,都不會打破她內心的安定。

如今,王芝霞皈依于終南山已經四十余年,這麼多年的堅持并沒有磨掉她虔誠的姿態,反而讓她愈來愈肯定自己曾經的選擇。

不過當采訪者提及其家人時,王芝霞卻沒有多言。

她終究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對親人和孩子也會有思念,每當她想起家人的時候,都會走出三圣殿,對著家的方向駐足,有時甚至會揮一揮手,像是在告訴遠方的親人這里一切都好。

王芝霞并沒有局限于自己是個出家人的身份,毫不避諱地向他人描述自己的感情,雖然只是簡單帶過,卻也在字字句句中透漏出深情。

這種身份與情感的反差讓我們對歸隱有了新的認知——歸隱并不是完全脫離世俗,摒棄情感,而是堅守心中那份寧靜。

曾經一些媒體工作者前去拜訪,向她提出想要拍攝她的日常生活分享給網友,王芝霞直接拒絕了。

幾十年來,她都習慣于過著清貧卻安靜的生活,她沒有別的追求,做這些也不是為了給別人看,只是為了能活得自在些,活出自己向往的樣子來。

王芝霞似乎是眾多隱士中最獨特的那一個。

一方面,她并不像一般的隱士那樣完全閉塞,另一方面作為佛家信徒她又能平易近人,以包容的心態正視世俗,所以這才使得一種佛家隱士的特質在她的身上更加的鮮活。

人們常說,我們終將被世俗打敗,忘卻曾經最想要實現的理想,早晚要歸順于為柴米油鹽奔波的生活,忙碌于庸俗的人情世故和金錢欲望之中。

毋庸置疑,物質是支持我們生存下去的基本保障,可是很多人卻在物欲橫流的社會中迷失了自己。

追求物質不低俗,但是我們不能忘卻了心中的那份堅守。

敢于追逐理想的人都是有勇氣的,實現理想是要付出代價的。

因為理想不分高低貴賤,很多人認為王芝霞昏了頭,不顧天倫之樂,卻要跑到山上受苦,但她甘之如飴,這樣的生活便是她一生所求,理想難道就一定要遠大輝煌?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王芝霞對當下已經別無所求,她在佛學里找回了真正的自我,在終南山過上了自己理想的生活,并愿堅守一生。

她的理想便是這一方寧靜的天地。

王芝霞中年皈依佛門,而后又只身一人來到終南山,她離開了圓滿的家庭生活。

許多人眼中養兒就是為了養老,她卻不在乎,放棄了馬上就會迎來的富足的物質生活。

在終南山上,王芝霞臉上總是掛著安靜平和的微笑,即便旁人看來生活清貧艱苦,但她也樂在其中。

我們在不同的領域實現著自己的價值,王芝霞也在鉆研佛學中找到了自己的追求和人生意義。

如今,王芝霞老人已經90歲了,當游客前去探望她時,她依然耳聰目明、精神矍鑠,讓人感到由衷的欽佩。

衷心祝愿王芝霞老人身體健康、晚年幸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