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35歲男子撿回「癱瘓女嬰」,為其看病傾家蕩產,今女娃長大功成名就,直言愿望只有一個「為父親尋找伴侶」,不愿再讓他一個人

35歲男子撿回「癱瘓女嬰」,為其看病傾家蕩產,今女娃長大功成名就,直言愿望只有一個「為父親尋找伴侶」,不愿再讓他一個人
2022/11/27
2022/11/27

1997年,河南周口的街頭有一個被拋棄的「云朵天使」。

云朵天使,一個美麗的稱號。但它代表的卻是一個飽受病魔折磨的群體:先天性脊柱斷裂,患者因背部或腰部會鼓起一個云朵狀的包而得名。

正在周口打工的男子王西勝發現了這個女孩,毫不猶豫地將她帶走撫養。父女倆經歷了十幾年的苦難,相依為命,最終迎來了美好的曙光。

01 為收養癱瘓女嬰,與新婚妻子失婚

王西勝是遼寧省建昌縣三股水村的一個普通農民,1962年出生的他幾乎沒有過上一天好日子,一家始終被貧窮壓迫著。

要說王西勝除了窮一點,也沒啥缺點,為人溫厚老實,踏實肯吃苦。但一文錢難倒英雄漢,王西勝就這麼打了十幾年的光棍。直到1997年,35歲的王西勝才攢夠了錢娶了一個妻子。

剛娶了媳婦,家里自然是缺錢,將來還要生小孩,單靠種地是不可能養活一家三口的。 于是王西勝心一橫,為了妻子和孩子的未來,跟著村里的人一起去城里打工。

坐在綠皮火車里,王西勝腦海中憧憬著美好的未來。他打算攢幾年錢趕緊回家,開個小店,生個孩子,過上幸福的生活。

他和村里的同伴一起來到了河南省周口市一個工地上,在工地干體力活。日子很累,但是管吃住,收入也不低,嘗到甜頭之后,王西勝就在這里長干了下去。

幾個月之后,王西勝已經習慣了當地的生活,每天早出晚歸,風塵仆仆。

這天晚上,加完班的王西勝懷里揣著一張熱餅,一路小跑準備回宿舍休息。 忽然,路邊的一陣哭聲吸引了王西勝,他轉過頭,發現竟然是一個嬰兒躺在紙箱里。

這個嬰兒明顯剛出生沒多久,身上沒有任何聯系方式,連一件衣服都沒有,只裹著一條毯子。

王西勝頓時心軟了,他將嬰兒抱起來,在大街上走著,見人就問有沒有認識的。

問了一圈沒有結果,無奈之下,王西勝坐在路邊等了起來。有幾個熱心人見王西勝抱著孩子坐在地上,還以為遇見什麼困難了,過去問他。

等王西勝把情況說了一下,有人把小孩從毯子里剝出來,仔細看了看。是個女孩,她背上有一塊鼓包,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王西勝沒有在意,覺得那是胎記。但是旁邊的人勸他,不是自己的孩子就放回去吧!這個包肯定是什麼不好治的怪病,她父母才把她扔了。

王西勝搖搖頭,這事兒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自己抱著她,說什麼也不能放回去。 眼看沒人愿意要她,王西勝抱起孩子,來到街上買了點嬰兒用品和食物,把她放在宿舍養了幾天。

王西勝給女嬰起了個名字:王麗翠。他沒什麼文化,只認識幾個好聽的字,撿了倆不錯的拼在一起,雖然有些「土」,但至少說明王西勝想把她當女兒養。

工地的活兒每天都要忙碌到很晚,中間沒有休息的時間。起初王西勝的工友們還愿意幫忙看一看孩子,但是隨著忙季的到來,沒人能抽時間帶孩子了。

無奈之下,王西勝決定帶著孩子回老家。一想起老家還有自己的妻子,兩人一起照顧王麗翠,總能養活她吧!

但王西勝明顯想多了,得知王西勝這會兒要回來,妻子有些詫異,還以為出了什麼事。 尤其是見到王西勝抱了一個孩子,妻子還以為王西勝出軌了,指著就是一頓罵。

王西勝解釋了一番,妻子才明白過來。

但王西勝的妻子自然不愿意養王麗翠,非親非故,還有個怪病,帶上這個孩子恐怕一家人以后的日子更難了。

自己還沒有孩子,就要養一個「怪胎」,王西勝的妻子對王西勝大發雷霆,要他趕緊把小孩丟掉。王西勝已經養了王麗翠幾個月,自然不舍得扔掉。

兩人的矛盾無法調和,最終選擇了失婚。

誰也沒法說誰的選擇是錯誤的,王西勝的妻子只是一個普通人,想過正常人的日子。 王西勝的善良也讓他無法割舍這個小丫頭。

02 相依為命,為治愈「云朵」傾家蕩產

失婚后,王西勝帶著王麗翠相依為命,日子雖然很苦,但是看著小女孩的笑容,王西勝依然很滿足。

剛開始,王麗翠背上的東西只是像胎記一樣,隨著王麗翠長大,背上慢慢鼓起一個包。隨之而來的,是各種各樣的病癥。

王麗翠兩歲的時候還沒有學會行走,在地上爬都十分吃力。 她的腿關節無法舒展開,自然不能像正常人一樣行走奔跑,即便站起來,也很容易摔倒。

到了五六歲的時候,王麗翠的病癥更加嚴重了。她的腿無法伸直,大小便經常失禁。 此時王西勝意識到,不能再拖了,趕緊帶她看病!

村里、鎮上甚至是縣里的醫院跑了個遍,各種檢測都做了,卻連個定論都沒有。最后,縣城的醫生勸王西勝,趕緊到省城的大醫院查查看。

說來輕巧,可對于一輩子沒有出過縣城的王西勝來說,前往省城簡直是一個天大的難題。他不懂如何打車,也不識字,背著六歲的小女孩,問了一個又一個人,才摸索著來到了醫院。

但在大醫院進行的檢查都價格不菲,王西勝帶來的錢很快花光了。帶著王麗翠坐在醫院走廊的凳子上,王西勝用手摸著王麗翠的臉,娃,你的命咋這麼苦?攤上那樣的爹媽,又攤上個我。

自責充斥王西勝的內心,以往無比知足的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是那麼無力。十幾年的光棍生活,沒有讓王西勝覺得錢是非要不可的,但王麗翠的病讓他深刻認識到,沒錢太難了。

看著空蕩蕩的存折,王西勝找到了一個個老朋友借錢。 他們中絕大多數人都勸王西勝放棄,畢竟不是自己的親骨肉,為什麼這麼拼?

王西勝搖搖頭,這不是親不親的事兒。王麗翠這個名字是他取的,說明自己已經把她當閨女看了,再拼都值得。

王西勝把家里值錢的東西都賣掉了,這些絕大多數都是結婚時添置的,賣了之后,他又回到了二十年前,一無所有。

王西勝帶著錢,讓醫生再度檢查了一番。醫生搖搖頭說,這個女娃的病很罕見,還得換地方看才能確認。

這下子王西勝徹底沒轍了,他只好在醫院買了點緩解病情的藥,帶著王麗翠回家。雖然無法給王麗翠治病,但是王西勝盡量滿足她的其他想法。

有一天,王麗翠說她想上學。這一年她七歲,同齡人都已經小學二年級了,她一次學校都沒有進過。 上學要交學費,這倒不是什麼大問題,王西勝擔心同學們嘲笑她。

但王麗翠很堅定地想上學,王西勝只好每天都背著王麗翠到學校,風雨無阻。

王麗翠雖然入學晚,但是很聰明,也肯下功夫學習,在班里的成績一直很好。但她不能跑,走路別別扭扭,經常被同學們模仿、嘲笑。

更讓王麗翠難受的是,上課時她容易失禁。

王麗翠一直上學到14歲,由于病情愈發嚴重,她只好輟學回家。 待在家里,王麗翠什麼也做不了,就連一些家務活都沒辦法干,只能等王西勝回來。

王西勝要照顧王麗翠,沒辦法跑遠,就在村子附近打零工,什麼臟活累活,只要給錢就做。許多人敬佩王西勝,也可憐他,勸他放棄王麗翠,自己過好一點。

但王西勝說,錯不在孩子。

白天出去干活,晚上回來給王麗翠換衣服、做飯,收拾家里,王西勝忙得連洗把臉的工夫都沒有。王麗翠要長期服藥,每個月王西勝就會把賺到的錢交給朋友,托他們幫忙帶藥。

后來,王麗翠在家里也有了自己的事情。她的一個朋友送了她一盒畫筆、一包畫紙。 從此王麗翠把全部的精神寄托在畫紙上,用畫筆將自己的心聲記錄下來,就像種下了一粒種子。

2009年,王西勝在醫院買藥時,被一個人攔住了。 這人是省城的記者,聽說了王西勝的故事,非常感動,想采訪一下他,對著鏡頭,王西勝就把自己的故事講了一遍。

不久以后,記者再度聯系了王西勝,說王西勝的故事引起了很大的社會反響,不少人希望給王西勝捐款,想問問王西勝的意思。

王西勝不愿意接受別人的捐款,但是看著王麗翠一天天長大,大小便從來沒正常過,還是放下了自尊心,選擇接受。

各路愛心人士很快給王西勝湊了一萬多塊錢,有了這筆錢,王西勝背著王麗翠再度來到醫院,進行了全面、專業的檢查。

經過將近一個月的等待,王麗翠的病終于有了消息。她的病叫基膜膨出癥,俗稱脊椎斷裂。 這種病的患者背部、腰部會有一個鼓包,形狀像云朵一樣,所以又稱為「云朵天使」。

更幸運的是,王西勝的錢足夠做一次手術,能夠解決大小便失禁的問題。手術很成功,12歲的王麗翠的排泄系統終于恢復正常。

但兩人最關心的問題依然是,王麗翠能否再度站起來?

能!先天性脊椎斷裂在患者年輕的時候,可以通過手術治愈。

但是手術費用需要10萬元(約台幣45萬)!對王西勝來說,10萬元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先前那一萬多還是借助了社會愛心人士的援手,如今再想湊出這十萬元真是難如登天。

大喜大悲的沖擊下,王西勝不禁有些恍惚。但是他依然很樂觀,至少他們現在有錢買一個輪椅了,王麗翠大小便失禁的問題解決了,今后的目標很明確:攢夠手術的錢。

03 種子長成大樹,刺繡賣出天價

回到了那個老家,一切都變得不同了。 生活充滿了希望和動力,王西勝父女倆不再像以前一樣在迷惘中逐漸絕望,每一天都在向目標靠近。

有了輪椅之后,王麗翠的行動方便了很多。她學會了用雙手支撐著自己坐上輪椅,甚至滾著輪椅在院子里干活。

王西勝也干勁十足,每次聽到哪里有零工可以干,他都會沖在最前面。父女倆省吃儉用,從來舍不得浪費一分錢。平時,父女倆根本舍不得買肉吃,更別提營養品了。

從前,村里的人都覺得王麗翠是父親的累贅,對她非常不滿。 但這麼多年來,王麗翠堅強、善良的內心已經打動了所有人,她也被村里人接納,得到了許多幫助。

他們熱情地幫助王西勝父女倆,逢年過節就提著吃的去看望他們,有什麼活兒可以干也會第一時間叫王西勝。這些恩情,王西勝都默默記在心里。

王麗翠沒有什麼可以回報他們的,只有手中的畫筆。每次有熱心人前來送東西,王麗翠都會把自己精心畫好的一些畫送給他們。

她的畫技越來越好,盡管沒有經過什麼專業學習,單單是對著一些教學書、電視節目練習,就有了很大的進步。

2015年春節,王西勝和王麗翠清點了一下,發現已經攢下了三萬元左右。 雖然距離那個目標仍然很遙遠,但是他們已經取得了不小的成果,只要努力,總會熬出頭。

但是也就在這個冬天,王麗翠背上的包開始發作。每天她都感覺背部像是要裂開了一樣,鉆心地疼,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緩解,只能咬著牙承受。

王西勝看在眼里,心疼得要滴血。

有一天,他偶然聽說鄰居們在流行刺繡,便向他們討了一個巴掌大的小刺繡帶回去給王麗翠玩。 沒想到王麗翠很喜歡這種刺繡,在刺繡的時候,注意力高度集中,連那種疼痛也緩解了不少。

王西勝大喜過望,急忙拜托鄰居買了一些刺繡,帶回來給王麗翠玩。

刺繡本身并不貴,只有一些不同顏色的絲線、一張引導圖和一張成品參考紙。 王麗翠照著引導圖提示的顏色和區域一點一點地繡,沒幾天就能繡出來一幅圖。

后來王西勝打聽到這些刺繡可以賣錢,不少人收集刺繡圖作為裝飾。于是他推著王麗翠,在集市上賣刺繡,居然收獲了一筆小錢。

這是王麗翠第一次賺錢,她開心得不得了。回去以后,更加賣力地開始刺繡。王西勝怕她累著,偶爾也會幫忙一起繡。

2016年,王麗翠和父親一起完成了一幅長達3米的巨型刺繡。隨后,他們被邀請參加了一場義賣。

義賣會場,主持人將王西勝父女的故事娓娓道來,不少人聽得淚流滿面。

王麗翠總共帶了7幅畫,其中好幾幅畫都是一兩米長的巨型刺繡。 義賣會非常激烈,這七幅畫賣得了一筆錢。

有了這筆錢,王麗翠離手術更近了一步。不久,中國紅十字會決定為王麗翠舉行募捐,將剩余的一兩萬元湊齊,王麗翠終于可以進行手術了。

2017年,王麗翠接受了手術治療,癥狀有了明顯的好轉,根據醫生的答復,手術后雖然無法直接像常人一樣行走奔跑,但是經過康復與調養,逐漸能夠行走,也不會再疼了。

雖然這之后王麗翠大多數時間依然需要坐在輪椅上,但是她已經可以自己行走,只不過每天行走的時間很有限。

04 守望相助,將愛心傳遞

如今,王麗翠已經25歲,從當年那個癱瘓的嬰兒,長成了落落大方的姑娘。 她溫柔善良,美麗動人,即便坐在輪椅上也絲毫不影響樂觀陽光的氣質,反而彰顯出不畏命運的堅強。

這些年里,她和父親依然相依為命,但他們的生活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不再是以前那個一心籌錢的小家。

早在手術后不久,王麗翠就聽說鄰居有一個女孩也患上了這個病,急缺手術費。她和父親一起去鼓勵了那個女孩,將曾經從愛心人士那里得來的善款轉贈給了那個女孩,希望把愛心傳遞下去。

為了激勵更多人與命運搏斗,堅強地活下去,王麗翠和王西勝決定進行一次空前的刺繡:清明上河圖。

這幅清明上河圖刺繡全場五米,花費了父女倆三年半的時間才完成,一共有560000針。

2020年11月,王麗翠和王西勝來到了天津衛視《跨時代戰書》節目。她來這里的目的很簡單:為父親征婚而戰。 王西勝為了她窮盡心血,操勞二十多年,她想為王西勝找一個伴侶。

那幅長長的清明上河圖,會被售出用于結婚備用金。當然,這次售賣不會采用義賣的形式,而是按照市場價格銷售,算是努力工作的結果。

后來父女倆也上過幾次電視節目,將自己的故事傳達出去,鼓勵更多人堅強生活,不畏困難。

王麗翠是一個不幸的人,出生時患有先天疾病,被親生父母拋棄。她又是一個很幸福的人,被王西勝撿到,辛辛苦苦撫養長大,還治好了病。

王西勝的善良也得到了回報,更讓人感到溫暖的是社會上的愛心人士一次次施以援手。 只有這樣一個傳遞愛的社會,才是有溫度的。我們也應該繼續把愛心傳遞下去,讓社會更加團結和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