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連生3個「盆栽娃娃」,拼命生下第四胎后,人生終于在此刻發生了轉機!

連生3個「盆栽娃娃」,拼命生下第四胎后,人生終于在此刻發生了轉機!
2022/09/21
2022/09/21

網上曾經有一張圖,三個身子像娃娃、頭顱卻像成年人的女性,一人坐在一個水盆之中,就好像「盆栽娃娃」一般。

其實,這三個女性確實是成年人,而且還是三姐妹。

這三姐妹都患有同一個疾病——「成骨不全」。

照理講,一家出了三個同樣疾病的孩子,應該都和遺傳基因脫不了干系。三個人的母親應該不會有再生育的想法。

但是,她們的母親姜廷蘭卻還是選擇拼了四胎。

這第四個孩子也和姐姐們一樣嗎?

第一個孩子經常骨折不知如何是好,二孩出生時抱有很大期望

姜廷蘭在重慶云陽的小寨村生活很多年,那是一個被大山環抱、早晨霧氣迷蒙的村莊,霧氣直到十點也不會散去。

一如姜廷蘭發現自己一歲的女兒又骨折的心情。

1988年,姜廷蘭的大女兒彭燕一歲多,卻已經開始了經常性骨折。

小寨村地處偏僻,離最近能夠趕集的鎮子都有10公里。

深山里的醫生,哪里知道什麼叫做「成骨不全」的疾病,只是姜廷蘭抱著彭燕過來,他看到哪里骨折了,就把骨頭接上。

接了斷,斷了接,反反復復了不知道多少次,彭燕的身子的骨骼慢慢便開始變形,最終無法成長,四肢就像枯萎的樹枝。

姜廷蘭不明白,為什麼她的女兒會有這樣的疾病。后來兜兜轉轉聽說,是因為母體懷孕的時候,孩子吸收的鈣不夠多,才會有這樣的疾病。

這就造成了姜廷蘭的誤解,她以為只是自己沒有吃好,才導致了彭燕的不幸。于是便決定懷第二個孩子。

當然,姜廷蘭也不是沒有過害怕——萬一第二個孩子和彭燕一樣怎麼辦?

于是在懷二女兒彭江秋的時候,姜廷蘭四處托人找關系,終于在醫院里做了B超。

B超的結果顯示——彭江秋的發育是正常的。

這讓姜廷蘭放心了下來,她對彭江秋的到來抱有很大的希望。

彭江秋剛出生沒多久,也發生過間歇性的骨折,但情況比彭燕要好很多,她拄著拐杖還是能走路。

就在彭家都以為彭江秋最多只是一個走路不順暢、但還能健康成長的女孩時,悲劇發生了。

在彭江秋六歲的時候,有一天天色不妙,外公看著就快下雨了,于是催促著彭江秋快點回家。

這在普通小孩身上,只是加快步伐跑兩步的事情,外公也沒有想那麼多。卻未曾料到,正是彭江秋加快了腳步,導致她摔了一跤。

自此,她便再也站不起來了。

而更令人悲劇的是,彭江秋還有個小她3歲的妹妹——彭江丹,她和彭燕一樣,自小就是成骨不全。

連生三個孩子都患有相同的骨折癥,丈夫突然遭意外雪上加霜

成骨不全,在普通人耳里,只是四個不痛不癢的字眼。但是在彭家三姐妹耳中,卻代表著身體上永無止盡的折磨。

得這種疾病的人,骨頭異常脆弱,就像瓷娃娃一般,骨折是經常有的事情。

這樣的疾病大多數是遺傳所致,發病率不足十萬分之三。

雖然彭家人不想承認他們的基因里有這個疾病,但是醫生說50%的可能性是因為遺傳而來的。

彭家三姐妹平均每個月都要骨折一到兩次。

為了給骨頭「減輕負擔」,她們幾乎不能穿太厚的衣服、蓋太厚的被子——否則會把骨頭給壓成骨折;睡覺的時候,最好不要翻身,不知道哪個骨頭就會這樣輕易折斷……

而疊被子這樣一件簡單的事情,需要三姐妹搭把手來幫忙。

這時候,她們的骨頭就會發出微弱的疼痛,讓她們的眼淚忍不住掉下來。

甚至她們連哭泣都不敢放肆,因為這樣只會牽扯到她們身上的骨頭,所以哭也只能「一點點地哭」。

對于三個姐妹來說,她們的世界就只有一張床鋪那麼大。

一天二十四小時,她們就呆在床上。

外面的世界對于她們而言,就是窗口那一小小的方寸。窗外正對著的是一座觀音廟,她們有時看著觀音,心里也會安寧許多。

小時候,彭伯祥為了方便照顧她們,還給三姐妹剃了光頭。

這讓三姐妹對頭發有「補償」心理,每個人長大后都把頭發留得很長,并且都很愛打扮自己。

照顧三個女兒,對彭伯祥和姜廷蘭來說,已經是很重的負擔。

曾經有人讓姜廷蘭把三個孩子給扔了,但是姜廷蘭不同意:「自己的娃娃,好歹是一條命,大人有碗稀飯吃,就不得讓他們餓肚子。」

彭伯祥對女兒的遭遇也毫無怨言,他是個理發師,從年輕時便四處去不同的地方理發,回家的時候就會帶著外面買的小糖果、小零嘴給女兒們,讓她們從味道中感受外面的世界。

但為了家庭的經濟收入,彭伯祥去做修房子的「兼差」。卻沒想到不小心從三樓摔了下來,造成了嚴重的腦震蕩,腹腔也做過手術。

等彭伯祥好不容易從鬼門關撿回來一條命,卻再也干不了重活,也出不了遠門了。

家庭的收入一下子銳減,經濟負擔一下子就落在了姜廷蘭身上。姜廷蘭也知道,農村最缺的就是勞動力。

而他們家,不僅沒有勞動力,還需要有人照顧留在家里的四個人。

也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當時,姜廷蘭的第四個孩子已經出生了。

第四個孩子終是正常人,三歲起就學會照顧姐姐們

生第四個孩子的時候,姜廷蘭也有過一瞬間的猶豫。

但她知道,生了不一定是毀了這個家,缺乏勞動力的農村家庭,不生孩子,才是真的毀了。

四女兒剛滿一歲的時候,出現了脫臼的現象。

三個姐姐都害怕得要命,生怕她們的命運在妹妹身上重蹈覆轍。

她們把吃剩的冰棍當作求簽的竹簽,在上面寫上了對妹妹的祝福,希望窗對面那座觀音廟里的觀音,能夠保佑她們的妹妹。

也許是上天始終對這家人懷有一絲憐憫,四女兒健康地長大了。

她和普通孩子一樣去上學,承載著三個姐姐的希望。

從四妹妹三歲開始,她便開始學會照顧姐姐們。給姐姐梳頭、端茶遞飯、洗澡洗衣服,再稍微長大一點的時候,她也能抱起三個姐姐到處走了。

關于照顧姐姐這件事,四妹妹從未覺得辛苦。因為她認為自己多做一些,父母就少辛苦一點。

讓最小的女兒,如同半個媽一樣照顧著自己一大家子,姜廷蘭內心說不愧疚也是假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怎麼能不心疼?

三個姐姐也知道,妹妹的存在是她們人生的一團新的火焰。

她們雖然力量微薄,但也希望盡自己一切的努力,來保護自己的妹妹。

三姐妹后來為了尋求幫助,上了許多新聞媒體,也有很多人問到了四妹妹的事情。

她們都對妹妹的隱私三緘其口,并不希望自己特殊的人生成為妹妹的負累,為妹妹帶來異樣的眼光。

但是,在妹妹長大成人、有能力賺取經濟收入之前,母親依然是家里經濟收入的主要來源,這對母親來說,擔子依然很重。

母親一人承擔起家里所有經濟負擔,三姐妹一直兼職賺零花錢

隨著丈夫身體日漸康復,逐漸能夠操持家務,姜廷蘭為了賺更多錢,決定離開家,前往縣城打工。

整整的十六年,姜廷蘭都和女兒、丈夫聚少離多,她絕大多數時間都呆在縣城里,每個月只能回來一次。

每次回來的時候,她就會做很多好吃的給女兒們,給她們洗澡、梳頭、抱抱她們。

而讓人心酸的是,她放棄了照顧孩子的時間,去做一個照顧別人孩子的活。

姜廷蘭多賺錢,其實目的也是很簡單——希望能夠湊夠小女兒讀書的學費。小女兒是他們家日后唯一的希望。

彭燕、彭江秋和彭江丹不是不知道母親的辛苦之處。

政府也給了她們一些補貼,省著點也是可以用的。

她們也曾想過幫補家計,但是她們連自己的床都下不了,又怎麼去做別的事情呢?

直到2014年,彭家的堂弟給她們送來了一份禮物——一個手機。

手機讓三姐妹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雖然她們沒讀過書,但是從小只能看電視的她們,也跟著電視學習了很多東西——其中就包括對著字幕學習漢字。

從電視上學習了一定的文化基礎,用起手機來也沒有那麼難。

她們發現下載軟件可以賺錢,雖然只有一角錢,但也能積少成多。

后來,她們又學會了申請賬號來搖流量,把流量低價賣給網友;或者是當陪玩,只是普通的紙牌游戲,一小時只賺3元錢……

最多的時候,一個月能夠賺300元。就這樣一點一點地湊錢。

湊了2年后,2016年他們湊足了錢,就這樣買了人生中的第一台電腦。

網絡時代找到新商機開始幫補家用,現如今依然是樂觀一家人

電腦的功能始終比手機更復雜、更全面,三姐妹從電腦上汲取了更多知識。

后來,她們了解到自己的病叫做「成骨不全」,她們知道網上也有很多人和她們一樣,有這樣的疾病。

2020年,她們還了解到了一些電視欄目組,并且發郵件聯系欄目組,甚至上了電視。

就這樣,通過信息時代的網線,三姐妹的世界逐漸變得寬廣。

她們得以去到北京,去到上海,去到不同的地方……

后來,她們更是在快手這種短視頻平台開起了直播,準備賣一些家鄉的特產。

廣大的世界背后,是更多的眼睛和嘴巴。

許多人在她們直播的時候,都問她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些人還出言嘲諷。

但她們都一一耐心解釋,希望能就此建立友誼的橋梁。

2021年,姐妹們的樂觀感化了一個叫做可馨的小女孩。她家離三姐妹家有10公里。

為了能夠見三姐妹,家境也沒有多好的可馨,頂著炎炎夏日,徒步走10公里來到彭家,還給姐妹三人帶來了許多可愛的頭飾。

三姐妹對頭飾都愛不釋手,經常直播的時候都戴在頭上。她們很高興能夠有這樣的平台,讓她們和更多的人交流。

通過直播,三姐妹認識了許多好心人。他們為了表達自己的善意,很多時候就直接微信轉賬給三姐妹。

但是三姐妹雖然家境貧窮,卻仍然堅持自己賺錢的底線。要憑借自己的努力賺錢,所以斷然拒絕了好心的網友。

對三姐妹來說,未來她們希望能夠開一家實體店,這樣她們在外奔波的母親就能夠安定下來,做個小生意。

而姜廷蘭則希望能夠住去縣城里,因為這樣她們直播的時候賣出去的貨就更方便快遞運送,不用大費周折。

直到2022年,三姐妹依然在她們的老家居住著,做著她們的短視頻賬號。

雖然也有人對她們的近況進行詢問,可和兩年前,新聞媒體剛報道時的熱度相比,則差得遠了。

哪怕人們對三姐妹的一時的熱度散去,三姐妹從不氣餒,始終努力地散發著她們的正能量。

曾經有人問及她們三個,如果父母百年之后,她們將如何是好?她們莞爾一笑,說道,誰先離開還說不定呢。

對于三姐妹而言,「以后」是個遙不可及的詞匯。她們能做的,就是把現在做好。她們在短視頻平台中,多次提到要搬到城里居住,也許不日將會提上議程。

希望她們能夠一步一步完成每一個小小的目標,最后得以在風雨飄搖的人生中,安穩渡過每一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