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這對香港情侶過「窮酸」生活上癮!住著「老破小」,用「垃圾」做家具,一日三餐只要27元,卻引來144萬人圍觀!

這對香港情侶過「窮酸」生活上癮!住著「老破小」,用「垃圾」做家具,一日三餐只要27元,卻引來144萬人圍觀!
2022/12/07
2022/12/07

這對香港情侶過「窮酸」生活上癮!住破屋,用廢品做家具,一日三餐只要27元,引來144萬人圍觀:寒酸?你不懂他們有多快樂

回農村生活,有人是厭倦了外面的漂泊,有人是受不了職場的內卷,而有的人僅僅是喜歡農村原始的生活方式。

在那些民間的技藝里,重拾生活的智慧。

原始生活

前幾天刷到一個視訊,講的是一個女孩回村太無聊,于是養了頭豬當寵物。

不同于關在圈里的豬,這頭豬跑起來非常利索,常常跟著主人在鄉間溜達,樣子十分可愛。

圖源:B站@一只不平凡的豬哼哼

靠分享農村生活小火一把,這個女孩已經不是第一個了,基本都是在城市工作了幾年,但從中體會不到任何快樂,最后選擇回農村過平凡而普通的生活。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城市套路深,我要回農村」不再是一句梗,而是成為了很多年輕人逃離城市生活的真實寫照。

回村的理由,很多人都不一樣,或是厭倦了外面的漂泊,或是受不了職場的內卷,亦或許是覺得城市節奏太快......

三秒(Samuel)去農村生活理由,是為了尋找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

他來自中國香港,80后,在大城市長大,曾經也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只是像很多人一樣,找不到生活的意義。

搬到香港大澳的番鬼塘村后,他租下一間爛屋子,靠回收來的舊物品,將房子親手改成了一間充滿故事的屋子。

他刻意將自己放在一個原始的環境中,學習像以前的人們一樣造房子、做木工、建土窖、造獨木舟.....

在那些被城市遺忘的技藝里,他一點點找回了生活的價值,更懂得了如何好好地生活。

來鄉村里居住前,三秒(Samuel)其實住在市區,曾在澳洲生活和工作。

他有過一段八九年的婚姻,只是最后以失婚收場,之后便一個人過著「了無生氣」的生活。

那時三秒還是平面設計師,一周需要工作6天,每天工作15小時,常常忙到昏天地暗,卻不知道為什麼而忙碌。

有天他生日,工作到凌晨才下班,等出租車時,街上的警察還要查他的身份證,那刻他突然覺得,「為何我這麼慘呢...... 真的有點懷疑人生。」

三秒常常思考,難道生活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嗎?假期時,他回到香港,決定搬到偏遠的地方,重新找回生活的意義。

他向往天天騎著腳踏車,有空就去露營的鄉郊生活,于是獨自在沙頭角生活了半年。

2018年,在一位朋友的介紹下,三秒搬到大澳島,前前后后輾轉了四個地方,最終才定居在了一個原始村落——番鬼塘村。

這個村子很小,只有十幾戶人居住,背后靠山,前面臨海,有巨樹擋風,地理條件十分不錯。

在這里,人們生活得很慢,什麼東西都自己動手制作,奉行的是十分鐘生活圈,「可以十分鐘下到海,十分鐘上到山,十分鐘坐到巴士,更可能十分鐘見到海豚。」

對三秒而言,這是他在城市想都不敢想的,直到看見這種生活方式,他才確信,「生活其實是可以有選擇的。」

也是在這里,三秒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女友小燕。

三秒和小燕現在居住的是一間1000呎(面積約30坪)的老舊房子,剛找到這個地方時,屋旁的小森林堆滿了雜草和垃圾,屋子里更是充滿了老鼠屎和蜘蛛網。

不過房子雖然破敗不堪,但仍保留了很美的瓦片和木橫梁,這樣的房子在整個大澳島都很少見了,而且空間足夠大,很符合三秒的居住要求,于是他便租下來修葺了一番。

像家里的茶幾,就是由街坊小娟的海棠玻璃、木床板,以及街坊Tina的床腳重新組裝后得到的。

除此之外,他們家還有上世紀70年代的牙醫椅子、80年代的舊風扇、改裝成為電燈的英式電箱......每件物品都承載了一個故事和生活痕跡,而這些故事都是香港人曾經的歷史。

三秒家沒有空調,只有風扇,因為空氣對流很好,大熱夏天也不會很熱。

不過由于后山擋住了部分陽光,冬天會冷得多,這時他們就會去掃樹葉、拾柴枝,靠一個鄰居送的柴火爐取暖。

三秒說,生活在城市的人習慣了快捷的模式,只購買,不制造,很多東西都失去了過程。

他想慢慢經歷這種制造的過程,從而將某一種技術、文化代入進生活。

像干了的水塘,他會開墾出來種地;倒了的樹木,他會鋸回來當木料備用;就連過海岸,他都會和小燕親自劃船過去,不是因為快一點,是因為會開心一點。

今年夏天,三秒決定將倒塌了的柴房重修成木工室,不會建,就請教原始村民,村民慢慢說,他慢慢試,現如今對如何用黃泥起屋、做木工、造土窖等都一清二楚。

對三秒而言,如果不了解一個地方的背景、技術和文化,就無法融入整個環境,「否則就單單只在這里睡覺。」

而有些逐漸消失的傳統技能,再無人人學習,就沒有人知道了。

在很多人看來,這樣的日子似乎很無趣,但三秒和小燕卻過得十分開心。

小燕原本就是做社區工作及分享當地一些文化活動的,現在她和三秒一起辦了一間文化工作室,日常的工作就是舉辦不同的體驗活動、工作坊等,帶人玩木工、弄土窯、上山下海......

他們的收入不高,平均每月收入5~6千港幣(約台幣2萬左右),除去租金4千多港幣,剩余的其實不多。

不過他們并不在乎賺多賺少,兩人奉信的本就是低收入、低消費的理念,「消費會制造很多垃圾,其實我們減慢點速度一樣能很好地生活。」

他們有時間會自己種菜,鄰里間也會互相分享食物和食材,所以需要買的東西并不是很多,每天花30~50港幣(約120台幣左右)就能吃到三餐。

三秒說,城市人的價值觀是講效率、要賺很多錢,但賺很多錢是否意味著真的得到了這麼多錢?

他算了一筆賬,假設在香港市區一個月賺2萬多,而僅是房租和飲食就可能需要花費1萬5,如果計時間成本,他覺得現在的生活其實更富有,「雖然實際金錢不多,但時間每天多了很多,那我賺這麼多錢來干什麼?」

想清楚了這個問題,三秒和小燕更加注重自己熱愛的事情。

除了舉辦文化活動,三秒還會做一些物品回收的工作,將回收來的材料或木頭二次創作成工藝品后,就可以拿到生活雜貨店去賣。

而小燕則會義務去雜貨店當店長,幫助像三秒一樣的街坊鄰居,賣他們自己制作的產品。她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促進城市和鄉村的相互連接,呼吁大家尊重大地。

定居大澳島上后,三秒學會了很多民間的生活智慧。

比如不用一根釘子,僅用木頭就能搭起屋頂;稻米田的泥土可以用來建房子,在黃泥中加入糯米粉起屋,泥土會更加堅實牢固;用玻璃纖維造獨木舟等等。

在這里,他親自觸摸到了泥土的質感,體會到了老一輩人擇木而棲的智慧,以及初見海豚時的感動,每一個平凡的瞬間都讓他心生平靜和從容。

有的人或許永遠都不會理解,為什麼要放著城市便利的生活不過,反而來到山村過原始生活,這分明就是「自討苦吃」。

也許正如三秒所說,城市發展太快,很多東西都被遺忘了,他只不過是選擇放了棄所謂的便利,親自一點點將丟失的生活智慧拾起,這未嘗不是一種財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