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親生父母在他30天大就離開,幸好遇到好心人,20年后他出10萬元「買斷養育之恩」,原因令人唏噓!

親生父母在他30天大就離開,幸好遇到好心人,20年后他出10萬元「買斷養育之恩」,原因令人唏噓!
2023/01/02
2023/01/02

1983年10月的一天,小龍剛出生30天,就被一位好心大媽送到平潭縣潭城鎮高榮家中。

高榮夫婦已育有四女,高榮的妻子李華因連續生育,已無法再生了,沒有兒子成為夫妻倆最大的憾事

所以高榮夫婦一看到被生母不顧的小龍,將其視為親生子,高興得大擺筵席慶祝喜得貴子。

小龍是不幸的,但他遇到高榮夫婦,又是幸運與幸福的。

01

李華剛生下四女兒不久,小龍的到來讓李華有些吃不消,只得將精力多用在小龍身上。

小龍愛鬧,每天晚上都要醒三四次。李華忙不迭地起來,換尿布、煮奶瓶、喂奶,根本沒法睡個囫圇覺。

還有更累的是,小龍只有李華抱著才能睡著,累得李華峰麻了,也不敢放下。

白天小龍睡覺時,李華也沒時間補覺。畢竟一家六口的飲食起居,還需要她料理,還有大女兒的功課也需要輔導。

李華多次累的不行,但看到小龍一天比一天大,頓覺再累也值得。

高榮身為男人,雖不善表達感情,但自從小龍進了高家門,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抱起小龍轉幾圈。

女兒們覺得父親太偏心,尤其是小女兒時常追問:「爸爸,我是親生的嗎?我是不是撿來的?」

小龍在養父母與姐姐們的呵護下長大,很快就到了上小學的年齡。雖說學校離家很近,但李華還是每天親自接送小龍上下學。

小龍天賦不錯,尤其是數學能力突出,每次考試都能在年級名列前茅。高榮夫婦為此更看重小龍,將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小龍身上。

02

1997年9月,小龍順利考入縣重點高中。學校先進的管理與教育資源,對于小龍來說既是動力也是壓力。

原本就不太愛說話的小龍,變得更加內向,向心儀大學努力。

而高榮夫婦同樣把小龍的學業當成重中之重,弄得全家都跟著,恐一點事影響到小龍備考的心情。

有一次,小龍發燒,高榮趕緊把小龍送去看。開出各項檢驗單子,可小龍渾身發抖,哪里還有力氣上下樓。

已經年過半百的高榮二話不說,背起小龍就走。背負100多斤重量,上樓下樓開回跑,別說高榮那個年紀的人,就是青壯年估計都受不了。可是小龍住院那幾天,都是那個年過半百的養父背著各處去做。

小龍那次整整落下一周的課程進度,高榮又不厭其煩地給小龍的老師與同學電話,拜托他們幫小龍補課。

2000年7月,小龍不負眾望,以超一本線幾十分的成績,順利考入省城福州的某重點大學,不僅成為高家,也成為全村學歷最高的大學生。

小龍進入大學,成績依舊出類拔萃,很快就被同學們推舉為班長,成為眾星捧月的人物。

青春洋溢的大學生活,逐漸改變了小龍性格,但一封來信卻亂了小龍的平靜生活。

03

2002年9月底的一天,剛進入大三的小龍接到一封信,看信封署名姓秦,像個女人名字,但不認識。

舍友們都調侃可能是封情書。小龍打開來信,可抬頭「吾兒」兩個字,就令其如墜云霧。

原來寫信之人自稱是小龍的生母,當年她與小龍父親相戀,卻因為她是農村,遭到小龍爺爺的不願。

當時她已經懷孕,遂苦苦求小龍爺爺,無論如何也得讓她生下孩子。小龍爺爺答應可以生下孩子,但孩子生下來,得立刻找個好人家送養。

那時她年齡尚小也沒啥主見,只一心想把孩子生下來就行,所以後來就任由小龍爺爺將孩子抱走。

來信瞬間亂了小龍的生活節奏。從天而降的生母,讓小龍一直在想他到底是誰,哪里還能集中精力學習。

04

期末小龍多門功課掛科,這是他從未遇到過的。他回到家猶豫再三,還是向父母提起了,壓在心頭多日的謎團。

「妳確實不是我們親生的,妳的親生母親也的確姓秦。」高榮雖未防兒子問起身世,但他還是說出了實情。

小龍證實了自己的猜測,一時間不僅生活了20多年的潭城鎮,就連曾經至親的父母與姐姐們,都莫名生出一絲隔閡感。

「兒子,妳想和親媽相認,我們同意。但妳可以兩頭跑,高家的大門永遠為妳敞開,記住多層父母多層愛,由妳自己選擇吧!」

高榮夫婦舐犢情深挽留小龍。但小龍與養父母之間,再也沒有了往日溫情,彼此說話都架手架腳顯得有些尬。

與此同時,小龍的生母頻頻來信,一邊傾訴對兒子的思念之情,一邊勸說小龍回到身邊團聚。

一邊是含辛茹苦養育自己20多年的養父母,一邊是親生母親。養父母不惜耗費人力財力,也要供自己上大學。親生母親十月懷胎。

小龍進退兩難,心中天平最終還是傾向了親生母親。

2003年5月,小龍向平潭縣桂山庭提起民事,請求解了自己與養父母的關系。

小龍在狀中承認養父母不易,但其自述在10歲時,就感覺與養父母有疏離感。現在身世真相大白,他雖然也想和養父母搞好關系,但實在缺共同語言,無法繼續生活在一起。

雖經多方調解,但小龍去意已決,只想快點與養父母解除,可以輕松地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高榮夫婦縱有萬般不舍,但也不愿養子太為難,還是隨了養子心愿。

經過調解,高榮夫婦與小龍自愿解除,小龍在2005年前,支付10萬元作為高榮夫婦的經濟補償。

05

生育之恩,斷指可還;養育之恩,永世難還。

高榮夫婦雖不是小龍親生父母,但他們對小龍的愛勝過親生父母。也許他們因自身學識不足,無法達到小龍的需要,但他們對小龍的付出無可厚非。

愛到極致是放手,高榮夫婦放了養子,其實也是希望養子能幸福的一種大愛體現。

反觀小龍的生母,當日被迫不顧小龍,雖情有可原,但其生而未養,卻不顧養家感受,執意讓兒子回到身邊,其對小龍的愛中終透著一份自我。

小龍用10萬一次買了養父母20年養育之恩,看似給予養父母重金補償,以換得平衡,但他卻不知養育之恩,是多少錢也還不清的。

家是愛的溫暖港灣,生育之恩與養育之恩孰輕孰重,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桿秤,這是金錢無法衡量的真情。小龍是否還有更妥帖的方式,來平衡生恩與養恩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