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最小捐獻者」8歲女孩不顧醫生勸阻,執意為母捐獻骨髓,她直言「現在輪到我去救媽媽了,不管多麼危險」今母女平安全網淚目

「最小捐獻者」8歲女孩不顧醫生勸阻,執意為母捐獻骨髓,她直言「現在輪到我去救媽媽了,不管多麼危險」今母女平安全網淚目
2022/11/03
2022/11/03

前言

2017年4月16日,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日期,但對于家住在山東濰坊市壽光縣的肖偉來說,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

他守在手術室外,手術室里躺著的是他年僅8歲的女兒玹玹,以及他身患重病的妻子——巴麗麗。

而他只能像無數留在外面的家屬一樣,不停地向上天祈禱,祈禱上天的憐憫可以放過他的妻子和女兒。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讓這位山東男子的妻子和女兒,同時進到手術室里了呢?又是怎樣深切的愛,才最終將他的妻子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

近乎無解的疾病

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以其稀少的發病率和很高的死亡率著稱,這個疾病一旦侵襲人的身體,病人會在極短的時間里,迅速感受到身體的衰弱。

只有化療才能勉強拖延時間,目前這個疾病在世界上唯一的治療方法,只有骨髓移植。

但由于骨髓匹配是十分困難的事情,很多病人一直從生病到死亡,都不能等到和自己匹配的骨髓。

也正是因為這個病的奇特治療方法,這種病又被稱人,戲稱之為「家屬病」。

也就是說患病病人的直系親屬,他們的骨髓匹配率會高一些。

事實也正如此,絕大多數成功移植骨髓的病人,他們骨髓的來源都是來自于自己的家人。

今天我們要說的這個故事主人公,就是一個十分不幸但又很幸運的,淋巴癌白血病患者。

2015年6月,家住山東壽光圣城街道的巴麗麗,在一段時間里總覺得身體不舒服,于是便去醫院做了檢查。

這一查竟查出她得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她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只是身體不舒服,面臨的竟然就是絕癥。

巴麗麗兩眼一黑,蹲坐在醫院的走廊,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和丈夫說這件事情。

像天底下所有不幸被病癥纏上的普通人一樣,巴麗麗在醫院崩潰了一段時候后,她還是要把情緒整理好。

治病也好,留后事也好,很多事情她總歸要去處理的。

巴麗麗回家之后將女兒玹玹支走,跟丈夫和住在一起的母親,說了自己生病的事情。

丈夫肖偉呆愣了一下,隨即翻看擺放在桌上的診斷書,眼淚立時奪眶而出,巴麗麗的母親更是直呼不敢相信,老淚縱橫。

在這場小小的家庭會議里,肖偉作為老公堅持一定要治,一邊等匹配的骨髓,一邊治,反正是不能放棄希望。

面對巴麗麗沮喪的神情,肖偉勸她如果她不治,病情惡化了走了,誰來照顧他們的女兒?她還那麼小。

想到自己要照顧的女兒玹玹,巴麗麗突然增添了不少動力,她開始下定決心積極配合醫院進行化療。

也許是因為巴麗麗對孩子和丈夫的愛太濃烈,雖然8個療程的化療對巴麗麗身體造成了巨大摧殘,可她依然挺了過來。

不但如此,化療起到了積極的效果,巴麗麗的腫瘤被很好地穩定住了。

當醫生跟巴麗麗和肖偉表示,可以出院時,巴麗麗覺得一切就像是一場夢一樣,她竟然真的戰勝了這個不可能被戰勝的病魔。

回到家里后,丈夫肖偉承擔下了妻子的家務,而他們年僅6歲的女兒玹玹,則承擔起了照顧母親的責任。

她雖然只有6歲,但玹玹已經隱約能夠明白,之前在醫院她已經差一點失去了母親。

玹玹總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母親,無論母親走到哪里,她都跟著,提醒母親吃藥,還幫母親按摩,帶她曬太陽。

玹玹用盡了一切她可以使用的方法,去關心和照顧母親。

如果故事就在這里停止續說,那麼這就是一個大團圓結局,可惜生活不是故事,意外總是會不期而至。

就在巴麗麗做完化療一年后,家庭逐漸回歸正軌時,她的急性白細胞病突然復發了,這一次的復發其兇險程度遠超于上一次。

2017年2月,巴麗麗再次被送到當地的北京的大醫院住院。

她身體的各項指標都開始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失控,即便這個時候使用化療也收效甚微,只剩下了移植骨髓這一條路。

但早在巴麗麗第一次確診白血病時,就已經做過相應的骨髓配對,可惜不管是丈夫肖偉這邊的兄弟姐妹,還是女方這邊的兄弟姐妹,都沒有匹配上的。

而巴麗麗的母親,因年齡已經超過60歲,不在可以捐獻的范圍之內。

隨著時間的推移,巴麗麗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可移植的骨髓卻遲遲沒有出現,醫生對巴麗麗的病情,做出了一個客觀的判斷。

北京人民大學醫學院的黃曉軍主任表示,如果在未來的三、四個月內找不到合適匹配的骨髓的話,那麼巴麗麗的病情,將再難得到控制了。

只有三個月的時間,想要找到匹配的骨髓,可以說是難于登天。每天在醫院的花銷,又都是成千上百的出去。

得知真實病情的巴麗麗,痛苦極了,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沒有意義的累贅,另一邊系著她的家人,她正一點一點的將自己的家人拽入黑暗。

她的丈夫正年輕,女兒也開始懂事了,母親的身體也還算硬朗。

于是趁著一天夜深人靜,巴麗麗逃離了醫院,將手機關機,走到了大橋邊上。

另一邊,肖偉也發現了妻子的失蹤,全家人動員了所有能聯系到的親朋好友一起外出尋找,卻久久沒有巴麗麗的蹤跡。

直到一通電話的到來。

一看來電顯示,肖偉立刻就接通了,他生怕巴麗麗立馬就掛了電話,劈頭蓋臉的就開始數落起:

「為什麼要想不開?為什麼要不開電話到處亂跑,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沒了,我們這個家就沒了。」

肖偉怒斥巴麗麗:

「你是一個母親,玹玹是你的女兒,你如果死了,誰來陪玹玹過完下半生?就算沒機會,我們也要爭那萬分之一的可能。」

聽到聲音出來的玹玹,對著電話那頭的巴麗麗大喊:

「媽媽,媽媽,你不要拋下我媽媽,媽媽你回來啊。媽媽我愛你。」

最終在玹玹不斷地呼喊下,巴麗麗終究難舍心中情誼,放棄了輕生的念頭,回到了醫院。

女兒為愛捐獻骨髓

媽媽只剩下三個月的壽命。

知道這個消息的人中,最難過的當數年僅8歲的女兒玹玹,她不能接受母親在三、四個月后就將離開人世,而自己以后再也見不到母親的現實。

她在大人的談話中知道,想救母親的唯一辦法,就是需要有人的血跟母親的血匹配。

于是玹玹找到父親肖偉,和父親坦言,希望自己也可以去做一次匹配檢查。

肖偉當然知道女兒可以去做匹配,但玹玹才8歲,他們怎麼舍得!

眼看所有的匹配結果都以失敗告終,骨髓庫那邊也遲遲沒有結果。

走投無路的肖偉抱著最后一絲希望,最終還是硬下了心腸,把玹玹帶到了黃曉軍主任的面前,要求給玹玹進行配型。

這個要求立刻遭到了主任的反對,主要是因為當時在世界上最小的骨髓捐獻者,也是有十歲。

玹玹只有8歲,身高1米3,重量也只有30kg。從她身上抽到的骨髓,足不足量還是兩說。

另外抽取骨髓,在很多情況下用不到麻藥,就連成年人都無法承受這其中的痛苦,何況是一個孩子。

如果真的這麼做了,會不會給這個孩子,留下終身的心理陰影?

黃曉軍主任把自己的顧慮都說了,甚至還拿出了抽骨髓配型的針頭針管。

一旁的玹玹看著針管有些害怕,但她始終沒有放棄,她要求醫生一定要給她進行配型。

為了讓醫生徹底放下顧慮,玹玹一直表示自己是母親生出來的,身上流淌著母親一半的血,如果她的血都不能和母親配型,那麼還有誰的可以呢?

最后,玹玹很是鄭重地和黃曉軍主任說道:

「我的媽媽給了我一條命,現在輪到我去救媽媽了,不管多麼危險。」

最終,醫院還是被玹玹的堅持所打動了。

然而沒想到父親同意了,孩子同意了,醫院也同意了,巴麗麗卻怎麼也不肯同意。

即便女兒抽骨髓配型,是為了救她的性命,她也依然不同意。

巴麗麗固執的態度,也引起了一眾醫生的注意。在醫生對肖偉的詢問下,他們才知道,其實巴麗麗還有一個女兒。

巴麗麗的一胎懷得很早,在她19歲的時候,就懷上了大女兒。

那個時候的巴麗麗,自己還是個小女孩,帶孩子難免有很多不周到的地方。

后來,她的大女兒在6歲那年出了車禍,意外離世。

巴麗麗一直沉浸在喪女之痛里,走不出來。花了整整十多年的時間,才最終在35歲的年齡,懷上了玹玹。

換句話來說,玹玹對于巴麗麗來說,不僅僅是二女兒,她在大女兒身上虧欠的所有的遺憾,都被投射到了這個女兒身上。

巴麗麗是絕不可能讓玹玹抽骨髓來救她的,更何況骨髓移植對于一個小孩來說,有很大的可能性會影響到她未來的發育、身高等因素。

巴麗麗不想用自己的后半生,去賭自己孩子光明的未來。

此時能勸巴麗麗的,只有她的孩子玹玹了,玹玹表示:

「我不想懂事,我只是個孩子,我需要媽媽陪伴我長大。如果媽媽你不讓我去救你的話,那你是一個壞媽媽。」

最終,巴麗麗撲倒在玹玹的懷里,泣不成聲。

玹玹的爸爸肖偉也在一旁勸道:

「麗麗,我覺得我們們應該給孩子一個機會,這雖然很殘忍、很痛苦,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玹玹真的有這個機會能救自己的媽媽,最終卻沒有去作為,那麼等她長大了,這會不會成為她一生的陰影?」

聽完丈夫的話語,再看向一旁女兒堅定的面龐,巴麗麗有些后知后覺,最終她含淚點了頭。

由于玹玹年紀小,體重輕,所以抽血抽了很多,用的也都是醫院里較大的針頭。等她從醫療室出來的時候,小臉煞白。

肖偉心疼地把玹玹抱進懷里,玹玹卻每每會在他的耳邊輕聲說:

「爸爸。我剛剛沒有喊痛哦,我是不是很厲害?」

肖偉只能含著淚,不斷地點頭安撫著女兒的后背。

醫生叮囑肖偉,在手術日期來臨之前,能把玹玹的體重多增加一點,就多想辦法增加一點,這樣的話也可以加大手術的成功率。

例如此前,黑龍江省的一個女孩王某婷,為了救治自己患了白血病的媽媽,狂吃饅頭為自己增重,以達到捐獻的標準

有了醫生的囑咐,玹玹一下就成了家里干飯的主力軍,短短一個星期就胖了七八斤。

檢測出來的結果,不算最好,也不是最差,卻讓院方都感到意外,在眾多親屬配型中,唯有玹玹的與巴麗麗的較為匹配,雖然是半相合。

我們都知道骨髓移植,肝移植等等移植,最好是能做到百分百匹配,這樣的話身體排異的可能性就會被降低,以后復發的可能性也會降低。

近幾年,北京人民大學醫院一直都在研究骨髓移植的相關課題,目前已經掌握了在半相合骨髓的情況下,進行完美移植的手術方案。

玹玹,為一家帶來了生的希望。巴麗麗也不再像過去那樣,悲觀失意,而是積極配合著醫生的檢查和治療。

眼看一切就得往好的方向走的時候,事情突然又開始平聲起波瀾。

2017年2月20號,在醫生給巴麗麗做全體檢查,為手術做準備時,醫生意外檢測出,巴麗麗患有膽囊炎和膽結石。

于是經過開會商議,醫生們決定先解決膽的問題。

2017年3月27日,稍作恢復的巴麗麗被送進了血脈移植倉,醫院會通過高強度的化療,殺死她體內所有可能攜帶著癌細胞的白細胞。

這一步就是在為即將進入她身體的新生的骨髓細胞讓路。

毫無疑問,這一過程是無比煎熬和難受的,巴麗麗的面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蒼白,干瘦。

暫時沒有白細胞保護的巴麗麗,在結束化療后,立刻被送進了無菌倉。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醫院以最快的速度,開始了骨髓移植的手術。

2017年4月16日,玹玹和她的媽媽巴麗麗,被一前一后的送進了手術室。

剛開始,巴麗麗還滿眼熱淚的抓著玹玹的小手安慰著她,不要害怕。

等麻藥一推,沒過多久,巴麗麗就失去了意識。

而因為年紀實在太小,不能使用麻醉劑,以防會對腦功能造成損傷的玹玹,成為手術室里除了醫生護士外,唯一清醒的人。

她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有拇指粗的長針,插進了自己的胸膛,這是收取骨髓用的針。

因為玹玹年紀太小,腰椎恐怕沒有多少骨髓分布,于是醫生通過會議決定,將這次去骨細胞的地點劃定在了胸口。

玹玹忍受著劇痛,汗如雨下,小臉慘白,除了剛開始骨髓針進入的時候,沒忍住喊了一聲,之后她始終沒有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她擔心,如果自己出聲了,會讓醫生們分心。

隨著時間的推移,女兒玹玹體內的紅細胞,不斷的被輸入到巴麗麗的身體,她的白細胞指數也在不斷的上漲。

雖然只是半相合的骨髓,但玹玹的骨髓并沒引發巴麗麗身體的排斥,就好像他們知道對方是誰一樣,在彼此的身體里相處得很融洽。

沒多久,身體完全恢復的巴麗麗和玹玹就出院,回歸了正常的生活。

尾聲

2019年,巴麗麗受邀帶著女兒玹玹,參加了一檔名為《越戰越勇》節目。

看起來巴麗麗恢復不錯,面色紅潤,完全看不出之前的病痛,給她留下了什麼痕跡。

2021年,再次出現在大眾視野下的巴麗麗,正在籌備開家婚慶公司,玹玹也已經上了國中,安靜乖巧的坐在媽媽身邊。

我們相信,戰勝病魔的一定是先進的醫療技術,但我們也應該相信,親人對自己的愛和眷戀,有時也會是驅趕死亡陰霾的利器。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