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最狂」釘子戶,僅9坪房產開價6600萬,苦守10年后報應來了

「最狂」釘子戶,僅9坪房產開價6600萬,苦守10年后報應來了
2022/11/14
2022/11/14

「拆遷」這個詞,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就是「一夜暴富的」的代名詞。

城市擴建,一旦自己的老房子被納入規劃區域內,人生的后半段,基本上就算穩了。

特別是大城市,一旦拆遷,補償費動輒就是幾百上千萬,足以改變一家人的命運。

因此,就出現了很多所謂「拆二代」。

他們拿著政府無償的大量現金,住進安置房,再也不需要為房貸發愁,令不少人羨慕不已。

所以,能拆遷,是不少住在城市中住著老房子,做夢都想碰上的好事。

但梁女士卻不這樣認為,他有套9坪房產,城市規劃,正好將她房產規劃其中。

為此,開發商開出3500萬的天價賠償款,梁女士就是不為所動。

多次商議無果,最終,政府只能決定跳過她的房產,重新規劃路線。

如今,梁女士的平房「海珠之眼」,已經成為廣州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很多網紅的打卡圣地。

那麼問題來了,梁女士為什麼寧可不要拆遷款,也要堅持住在9坪的小房間中呢?

這一切,還要從2010年開始說起。

2010年,為了加強經濟建設,決定在環島路建設海珠大橋。

規劃城市,免不了要對老建筑進行拆遷,其中涉及大量群眾的安置工作,廣州市也是早早提出計劃。

和其他市不同,作為國際化大都市,房價要比一般的城市高很多。

經過商議后,市政府決定給每位搬遷用戶補償3.5萬元/平的補償金,并額外提供一套安置房用于居住。

這個價格可謂相當合理,畢竟那是2010年,房價要比現在低很多,這個價格已經高于同地段樓房的市場價。

絕大部分住戶都同意搬遷,并在合同書上簽字,但是梁女士卻是個意外,她拒絕在拆遷合同上簽字。

為此,拆遷辦的工作人員大為不解,親自上門了解情況,這才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原來,梁女士是個非常看重風水的人,如果安置房的風水不好,她是不會搬走的。

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并不難,為了讓梁女士滿意,工作人員親自帶著她去看安置房。

第一套房子,梁女士覺得不夠周正,風水不好,會影響自己的下一代。

之后,工作人員又帶他去看了第二套房子,第二套房子非常方正,布局也相當合理。

但梁女士還是覺得不滿意,因為房子的對面就是醫院,在這里生活,未免有些太陰森了。

但其實,這套房子距離醫院還有兩個路口的距離,完全談不上近。

梁女士的行為,完全就是在挑刺。

之后的幾天里,工作人員帶梁女士開了好幾套房產,但梁女士都以不滿意為由,拒絕在拆遷合同上簽字。

為此,工作人員不打算在她身上再浪費太多的時間,于是決定將安置房折算成人民幣,和賠償款一起交給梁女士,總計四百萬元。

這筆錢在當時可以說是一筆巨款,別說是買套房,就是買套小別墅也綽綽有余。

但梁女士對此依舊不認可,認為補償款太少,依舊沒有在拆遷合同上簽字。

廣州拆遷辦和其他城市有些不太一樣,他們不會太在乎釘子戶是否在拆遷合同上簽字。

如果談不攏,大不了就繞開釘子戶進行規劃,這樣還能省下一大筆安置費。

于是,拆遷辦放棄了梁女士的房產,在修建海珠大橋時,直接繞開了這套房子。

2020年大橋建成之后,因為地基整體抬高,梁女士的房子直接陷入了地下。

而橋面因為梁女士的房子,雙車道也被完全分離,從高空俯瞰,就像一只大大的眼睛。

因此梁女士的房子也被稱為當地人戲稱為「海珠之眼」,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雖然在規劃初期,開發商繞開了梁女士的房子,但她依舊有恃無恐。

因為她的房產在環島路的核心地段,如果不拆遷,工程是不可能進行下去的。

也正是因為此,她才敢坐地起價。

但她顯然低估了開發商的魄力,她怎麼也沒想到,開發商真的敢要開他的房屋。

正是因為梁女士知道自己房屋位置的重要性,因此在開發商規劃初期,他顯得有恃無恐。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梁女士的房產幾乎處于海珠大橋的正中心,是該地段最核心的位置。

如果她不搬遷,的確會對規劃造成很大影響。

思前想后,開發商還是做出妥協,繼續上門和梁女士協商,甚至開出3500萬補償款的天價。

但梁女士覺得,價格還可以再高,于是抬到了6600萬,幾乎是對方的兩倍。

如此高的價格,開發商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接受,3500萬已經是能拿出最高的價格了。

商議沒有談攏,開發商最終帶著遺憾離開了梁女士家。

此時梁女士洋洋得意,還想著過不了多少天,工作人員肯定會再次上門,同意她的要求。

卻沒想到,從這之后,工作人員再也沒有上過門。

正所謂人挪死,樹挪活,海珠大橋這麼大的工程,怎麼可能被移動三十平米的房產限死?

大不了就是讓繞開,顯得不太美觀罷了。

于是開發商在規劃的時候,直接讓海珠大橋左右「分家」,將梁女士的房子直接夾在了中間。

如此,便有了知名風景線「海珠之眼」。

說是眼睛,其實就是大橋中間的一道夾縫罷了。

在建設海珠大橋的時候,地基整個都被拔高了不少,只有梁女士的房產是個例外。

因此在大橋建成后,梁女士的房產整個陷入地下,陽光照不進去,房間里整天都黑漆漆的。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梁女士房子下沉,因為沒有樓梯,一家人連出行都是個大問題。

房子建在這麼一個地方,就如同一座監獄一般。

這還只是肉眼可見的問題,2020年大橋通車后,更多問題接踵而至,打了梁女士一個措手不及。

首當其沖地便是噪音問題,橋面上每天都有大量汽車經過,鳴笛聲、行駛聲,一直困擾著梁女士。

要知道,這種噪音可是二十四小時的,在這樣的環境下,任誰都不可能睡個好覺。

除此之外,房屋下沉后,因為照不著光,地下又潮濕,因此滋生了很多蚊蟲鼠疫。

有時候衣服晾在房間外,幾天都干不了,老鼠還經常在上面留下痕跡。

這些還只是拒絕拆遷帶來的直接問題,后續帶來的間接問題,更是讓梁女士一個頭兩個大。

海珠大橋通車之后,梁女士的房子便成了當地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很多游客慕名而來。

他們吃了水果、零食之后,順手都會扔到大橋下面。

久而久之,梁女士房子所在的位置就成了垃圾場。

不過只是塑料袋還好,但其中還有大量吃剩的食物。

冬天還好,夏天梁女士的房子就會變得惡臭無比,堪比垃圾場,靠近的人無不捂著鼻子避而遠之。

在橋面上的人尚且如此,更不用說住在房子里的梁女士了。

在硬抗了一年多以后,梁女士終于受不了,主動找到媒體,表示自己同意拆遷。

在采訪時,梁女士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三緘其口,表示從來沒有提出過天價賠償款。

但這種說法實在可笑,如果當年同意開發商給出的價格,梁女士又何必拒絕拆遷呢?

如此可見,她本身就是個貪得無厭的人。

而如今,她終于為自己的貪得無厭付出了代價。

事實上,海珠大橋已經建成通車,規劃已經完成,梁女士的房屋并不在規劃內。

也就是說,梁女士的房屋,并沒有對海珠大橋的建設造成影響。

既然沒有影響,開發商又為什麼要吃力不討好,去拆除梁女士的房屋呢?

難道拆除之后,海珠大橋還能推倒重建不成?

由此可見,再次談判時,主動權已經不在梁女士手中,而在開發商這邊。

而且即使開發商幫忙拆除,也不過是出于人道主義。既然是人道主義,補償款估計也不會像之前那麼多。

估計,梁女士最多只能拿到開發商一開始提供了400萬補償金,800萬真的是想都別想。

而這個價格,梁女士只能接受,無法拒絕。

如今的400萬,跟2020年的800萬,完全沒有可比性。

2010年,400萬足以在廣州買套高檔別墅,或者買三四套住宅。

如果梁女士當年接受的這些錢,如今早就已經成了包租婆,下半輩子可以衣食無憂了。

但現在的400萬,別說買別墅,好地段一套房產都買不到,梁女士這下真的是虧大了。

但是她也怨不得別人,這都是她自作自受的結果。

如果當初她同意了拆遷辦和開發商的賠償金,也就不會遭受這樣的無妄之災了。

如今錢沒撈著多少,還白白吃了10年的苦,何必呢?

梁女士的遭遇也告訴我們,如果遇到不公平對待,該維權維權,千萬不要讓自己受委屈。

但如果對方已經提出相對公平的價格,就別想著占便宜,早點接受,對大家都有好處。

畢竟誰也不是傻子,百姓接受不了無理的要求,拆遷辦和開發商自然也無法接受。

換位思考,將心比心,切不要因為自己的貪念,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自討苦吃就不好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